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君心难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张飞一脸畅快的回到营中时,却正看到庞统在跟黄忠坐在一起,有些意外:“汉升将军来啦?”

    “陈仓战事已了,末将前来复命。”黄忠起身,躬身道。

    如今关中之战,局势已经日趋明朗起来,汉魏两家大军在武功这一带集结,这一场大战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整个关中之地的归属,黄忠了结了陈仓之事,如今陈仓已经算是后方,自然也没必要再屯集重兵把守,是以黄忠请命调来这边助阵。

    毕竟以黄忠的年纪,比张飞、关羽都大了十几岁,这一仗之后,恐怕再难有机会上战场了,自然不想错过这一场大战。

    张飞大概是能够明白黄忠迫切的心情的,刚刚斩了几员魏军将领,心情正好,当下准备设宴与黄忠喝一杯,不过喝酒的事情,却被庞统给否了。

    毕竟眼下决战在即,汉军虽然占据优势,但若因此而掉以轻心,为曹真所趁的话,那可就太冤了,越是这个时候,越该警惕,庞统是绝不容许大好局势在自己这里出了岔子。

    黄忠也不是太同意这个时候喝酒,三人坐下来聊些关于这场战争的事情,黄忠说到郝昭的时候,不免有些唏嘘。

    “可惜了一员良将,若能收降,却是我大汉之福啊。”黄忠对于郝昭的死,依旧有些叹息。

    “忠臣良将,确实难求。”庞统赞同的点了点头,曹家执掌天下远不止六载,事实上曹操执掌天下的时候,其实已经算是中原之主了,曹丕若无曹操打下的基础,如何能够称帝?不过这对大汉来说,首先便是要粉碎的。

    末了,庞统笑道:“曹魏虽有良将,但我大汉亦是不少,汉升将军也不必因此而介怀,人各有志。”

    “却不知洛阳那边战况如何?最近从粮队那边传来些消息……”黄忠点点头,看向两人笑问道。

    虽然主战场是关中,但洛阳那边也颇为重要,刘毅占据函谷关却没能把弘农与潼关拿下,黄忠从陈仓过来,离汉中最近,听那押粮官说最近朝中有人开始上表刘备,弹劾刘毅作战不利之事,甚至传出要换帅的消息。

    毕竟刘毅独领一军,却在其他各路都已经完成各自任务的情况下,没能最好的完成战前定下的任务,让一些嫉妒刘毅地位或是利益相冲之人找到了扳倒刘毅的机会。

    “汉升老兄可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庞统眉头一挑,张飞却是沉下脸来,看着黄忠。

    “只是听闻朝中有人上表陛下言墨侯作战不利之事!”黄忠摇了摇头,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太了解,但连押粮官都知道的话,至少背后有人推动,甚至在民间和军中舆论上给刘毅造成了不利。

    “放屁,伯渊若是不行,换成他们谁能胜任?”张飞一拍桌案骂道:“再说,若非伯渊之功,我军如何能够这般声势浩大的触动二十万大军伐魏?”

    轨道车的出现,的确为大汉节省了不少人力、物力,再说以刘毅的本事,没有去攻潼关和弘农郡,肯定有他的原因,这帮人没事在后方扯什么后腿?

    “将军息怒!”庞统连忙劝道:“陛下此时并未下令,这些消息也是小道传来,说明对方没能力说服陛下撤换伯渊,是以想以这般方式来给伯渊施压,将军不可因此事乱了阵脚。”

    “莫要让我知道是谁,否则……”张飞恨恨的骂了一声道。

    “将军放心,伯渊行事沉稳,陛下也是睿智之君,这等事情,不会影响陛下的判断。”庞统笑道。

    “一次两次不行,那十次八次如何?”张飞冷哼道:“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人的嘴脸,打的就是这个算盘,伯渊物实,久不在朝中,否则怎会有这些糟心事?”

    张飞看似粗犷,实则有他的心细之处,别看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不管事儿,但要真以为他什么都不懂,那就有些小看张飞了。

    庞统叹了口气道:“也是该让那些人消停消停了,我书信孔明与伯渊,此事需从长计议,不动则矣,若动,需将对方摁死!”

    朝中有争端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两人便可成江湖,若朝中真的一派和谐的话,那刘备该头疼了,但这一次,乃是大汉光复中兴最重要的一战,有人在此时给前线将士上眼药,这就有些过了,若不惩处,可不只是寒了刘毅的心,军中将士心中恐怕也会有所不满,毕竟刘毅的虽然很少治军,但若论影响力,上到关羽、张飞、赵云、陈到这些刘备身边最早的亲信武将,下到关兴、张苞这些二代,跟刘毅关系都不错,更别说还有魏延、黄忠、孟达、魏越这些人几乎都是刘毅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今也都是中流砥柱,就算刘毅不说什么,这些人恐怕也会有不满。

    看看张飞现在要吃人的表情就知道了。

    不过也是此时,庞统发现一件很可怕,但一直以来被人忽略的事情,刘毅在刘备麾下的影响力,有些大啊!

    甚至超出了关羽、张飞这些老将,庞统有些明白为何刘备这段时间虽然没有理会那些声音,却也没有将之镇压了,坐在刘备的位置上,或许感觉到的东西更多吧?

    庞统突然有些不敢想了,现在没人能知道刘备在想什么,毕竟所处位置不同,想的东西也会不一样,孔明一直不做声,或许便是因此吧?

    “最好如此!”张飞倒是没想到庞统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想了那么多,只是闷闷不乐的道:“快些击败这曹仁,等定鼎了关中,某亲自回去,看看谁这般不识好歹?”

    庞统心中有事,闻言只是强笑着点点头,众人接下来吃了一顿宴席,只是各自心中有事,这一顿吃的有些无味。

    庞统最先告辞离开,一路上心事重重,若刘备真的有这方面的想法,那他倒希望刘毅这次被拉下来,或许能省许多事端,大汉好不容易有了今日之局,若因此事出现内患的话,实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

    就在关中之战进入决战阶段的时候,上庸这边,却发生一些不快。

    “府君,若将府库中存粮送往前线的话,上庸这边会出现亏空!”太守府里,仓曹掾吏进来,对着刘封躬身道。

    “那军粮呢?”刘封闻言,胖胖的脸上表情有些难看,刘毅担心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

    “他们说,这不合规矩,需要向朝廷请命,他们只负责墨侯这一路人马的粮草供应!”仓曹掾吏躬身道。

    洛阳之战结束的消息尚未传来,刘毅为了稳妥,做了两手准备,命人通知李严,告知这边情况,要求李严多发一份军粮给关羽那边,不过李严显然拒绝了。

    混账!

    刘封冷哼一声,他知道,就算事后追究下来,这件事也怪不到李严头上,毕竟李严是按规矩足份足量的供应刘毅这边,至于关羽那里,是南阳的事情,李严没有义务去帮忙,但就是有些恶心人,要是关羽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朝廷追责时,刘毅这里都得担责,反倒是李严没有任何责任。

    没有明面上为难刘毅,但这个时候来这么一手,这李严当真有些不顾大局!

    “先将府库之中的粮草送过去,另外命人给我备马,我要去汉中,亲自去见陛下!”刘封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怒声道。

    “喏!”仓曹掾吏连忙躬身道。

    “府君!”郡丞连忙上前阻拦道:“此事乃是李严与墨侯之争,府君还是莫要参与其中为好。”

    “哼,我私自调动上庸粮仓,也是罪责,为免有人事后拿此事来说事,我现在便去向陛下请罪!”刘封冷笑道。

    郡丞闻言只能点头,命人去给刘封备马。

    很快,刘封颤巍巍的来到府外,早有人备好了战马等待刘封。

    “我走后,前线的粮草不可有失,若有罪责,事后自有我来承担!”刘封看着郡丞,嘱咐道。

    “喏!”郡丞叹了口气,躬身一礼道。

    刘封准备翻身上马,多年未曾骑马,加上体型肥胖,一时间,竟是没能翻上去。

    本来很严肃的事情,此刻再旁人看来,确有些好笑,却又没人敢笑。

    “看什么?还不过来扶我上马?”刘封回头,瞪了一眼那些想笑又不敢笑的亲卫道。

    “喏!”

    几名亲卫连忙上前,合力将刘封送到马背上。

    “走!”刘封拽着马缰,喝了一声,双腿一夹马腹,战马往前冲了几步,两只前蹄突然咔嚓一声折了,惨嘶一声,栽倒在地。

    刘封虽然这些年荒废了武艺,但底子还有一些,灵活的一个翻滚,从马背上滚下来,并没有受伤。

    “……”看着这段前蹄,无助嘶鸣的战马,刘封有些无语,也有些闹心,现在的自己,连马都不能骑了?

    “府君,正好有发往汉中的粮车,不如乘坐粮车前去汉中?”一名亲卫小心的建议道。

    刘封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带路!”

    “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