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子夺唐 > 第十七章 仙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隋后,运河修成,北起幽州,过洛Y、扬州,南至苏杭,一应货物,无论大小宗,大多自水路而运,陆路反倒越发地少了。

    大运河乃南北要道,每日运河之上船只无数,大运河虽然修成不过二十载,但就在这短短的二十载间,漕运已渐渐成了气候。

    运河其长千里,途径州县数十,北段以东都洛Y为中,而过了济州后,便是以扬州为中,因此漕运最为繁盛的自然也是洛Y与扬州两处。

    在扬州,船行靠水吃饭,便是漕运的主G,而随着船行大兴,船行所凝聚不止是河船,还有船工,以及上万来往各地M头挑运的苦役脚夫,故而船行在扬州很有J分势力,仙娘这么说倒也在理。

    至于盐帮,那便更是如此了。

    “自古煮盐之利,重于东南,而淮南为最。”

    淮南临海,自西汉吴王刘濞封于广陵时,便煮海为盐,乃有盐场,而吴王刘濞凭借这淮南之地,便敢兴军北上,与朝廷作对,靠的便是盐利给他的底气。

    淮南盐场,至今已有千载,而天下产盐州郡虽不少,但盐质最上,年产最丰的却莫过于淮南了。

    天下之重,无出盐铁。

    而与铁相较,盐更显暴利,煮盐之利,财或累万金,利或达十倍,“吴煮东海之水为盐,以致富,国用饶足”一说绝非虚言。

    西汉之初,国力疲敝,故自西汉以来,因盐之巨利,盐业大多官营,以丰国库,而自隋开皇三年以后,国库丰实,官府便将盐利放归民间,不以官营,亦不征盐课。

    大唐立国未久,未免与民争利,不利东南安稳,故而唐廷亦随前隋旧例,不涉盐事,贩盐巨利尽入盐商之手,淮南盐商之富,更是甲于天下,甚至到了能够决定东南半壁的安稳的程度。

    仙娘说盐帮在扬州势力极大,自然也是对的。

    “方才仙娘所言,先生以为如何?”仙娘虽美,但李恪倒也不致乱了方寸,一曲奏罢,李恪便命人送了仙娘回船,转而对身旁的王玄策问道。

    王玄策道:“臣虽非南人,但早年尚未出仕前亦曾游学天下,扬州盐商势力之巨,臣早有耳闻。百姓每日所食,一日不可无盐,盐乃东南之基,若盐乱,则东南乱,东南乱,则天下不治,殿下此去扬州,待盐商千万大意不得。”

    王玄策的话说的隐晦,但李恪还是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

    李恪问道:“依先生之意,是要本王对那些个盐商退避三舍?”

    盐商虽非官吏,但却比官吏更能决断地方的安稳,王玄策的意思无非就是要李恪对扬州的盐商多J分忍让,以免引得扬州动荡。

    王玄策回道:“眼下殿下虽外放扬州,但依陛下的意思,殿下在扬州最多也就是三年五载的事情。殿下之心,当在天下,而非东南一隅,为何为了争一时长短,平添事端。”

    在王玄策看来,李恪有夺嫡之心,那他在扬州便绝非长久之计。

    在这短短数年之内,李恪与其设法压F盐商,与他们争长较短,倒不如结好他们,一来可保东南安稳,二来也可为自己平添一分势力。毕竟盐商再强,李恪乃是皇子,明面上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