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二章 进福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过晚饭后,余晖也渐渐被黑夜代替。

  “三叔,您给准备一些醋,白纸,还有一些香烛,一跟红线,随便折一根柳树枝。”在出发前我将需要用到的东西说给了三叔。

  在我说完之后三叔也是着手去准备,这些东西是十分容易准备的。

  准备好后,我便与三叔再一次前往了墓地。

  村民早已在墓地等候多时,看到我来,准备看我如何去做。

  “待会若要生人回避,你们都转过身去,莫要转头,不然,煞气入体,病殃后辈。”我厉声道,又转头看了看钱谷,可并没有瞧见钱谷的身影。

  我走到三叔跟前,低声问道:“三叔,这钱谷人哪里去了?”

  三叔愣了愣,“钱谷?我今天没见啊,估计是回去了吧。”三叔摸了摸头,很是疑问的说道,不知我这时候找钱谷有何事。

  我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重新走到棺材前,看着棺材,又看了看搭着的白纸帐篷,转头看着抬棺的人说道。

  “过来把帐篷拆了,这纸莫要乱丢,放在一旁。”

  两人闻言,走过来,将棺椁上的帐篷小心翼翼的拆除。放在一旁。又转头看着我等待我的下一步指令。

  我瞅了一眼手臂上的表,抬头看了看山边的余晖,已经消散不见。

  “起棺!”我大声喊了一句,四人便在四边架着棺椁的木棍往起架,可是四个壮汉使劲,棺椁却未动分毫。

  我随手用黄纸撕出两只纸人,把檀香插在棺头,将手中的红线串联在手上,结出一个印拍在了棺头。

  因为我拍的很是用劲,只听到“咚”的一声,短暂的几秒,众人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

  约莫几秒,本来以为没什么了,抬棺的四人呼出一口气。

  就在此时,棺材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不断地摇晃起来,棺盖隐隐有要打开的迹象,将四人吓得直接跪坐在地上,面露惊恐。

  “哼!”我看着棺椁冷哼一声。

  “生人回避!”我大声喊道,听到这句活,所有人,能转身的立马转身闭上眼睛,四个抬棺的也将眼睛闭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最后问你一句,进不进。”我看着棺材,不觉握紧了拳头。

  此时棺椁依旧震动不堪,棺头的檀香也被抖落在地。我见此番景象,拿出原本结印的红线,重新将檀香点燃,套入了接好的红线之中。

  一把将檀香拍在了棺椁之上,双手一拉,檀香徒然直立在了棺椁前方,用红线的另外两头绑在了棺椁之上。

  棺椁的震动显然随着我的操作减弱了。

  我把黄纸折叠成长方形的符纸样,口中抿了一口醋,用打火机点燃黄纸,绕着棺椁的四方来回晃动,直到黄纸燃尽,接着口中的醋猛然间喷在了棺椁之上。

  随着这口醋的喷出,棺椁瞬间恢复了平静。

  我嘴角一阵冷笑,这醋中含有的煞气可是至阳至纯的,与这张德志的死气截然对立。

  “好了可以转过身了。”

  说话间,众人纷纷转过头看了过来。显然是有些惊诧。

  众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棺椁,生怕棺椁在此晃动。

  “那,小林子,现在可以进福地了吗?”三叔想要快点结束,有些焦急问道。

  “莫急,开馆!”我转身又是一句。

  “这怎么可以,死者为大,万万不可啊!”不知人群中谁起哄了一句,结果其他人便跟着吆喝,说是开不得棺。

  “嗯?若不开馆,担了后果,你们来承担。”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好心至此,如何做干我何事!

  三叔瞅着我有些不高兴,朝着众人喊话道。

  “你们谁会这些法术?一个一个都不懂,瞎说什么?开棺!”毕竟三叔是村长,说的话还是十分管用的。

  一声斥责之下,所有人都开始沉默。

  在三叔的训斥下,四人也停下手,帮着将棺材上钉进去九颗长钉拔了出来,缓缓推开了棺材上的棺椁。

  当棺盖打开的时候,一张所有人十分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张德志脸色煞白的躺在棺椁内。

  而尸体的手在不停的颤抖,我凑近一看,才发现,尸体的双手已经逐渐变成了黑青色。

  风水之术,关乎外,亦合内也,所谓红黄紫白主生,青黑主死,外也,土色若呈现红黄紫白这是吉,若成青黑则此地不宜立穴。

  与阴人,若尸身呈现红黄紫白无恙,若成青黑,则是死气过胜,易尸变,并祸及子孙。

  眼前的张德志已然是死气过胜,在死后数天没人收尸,加之生前无妻无子,怨气戾气汇集一身,又因身死,结合死气,自身便有了尸变的症状。

  “这,这,他不是死了吗,怎么,怎么手还在动?”村民看到这一幕,赶忙往后退去,一些胆大的还是围在我身边继续看着。

  四个开棺的壮汉,看到这一幕也是下意识的向后退。

  “怕什么,这不是还没成僵尸嘛!”我看着这群村民,笑了笑,没想到平时一个比一个能吹,都说自己胆子大,此时却又害怕成这样。

  “柳树枝拿过来。”三叔闻言,把柳树枝递了上来,虽然害怕,因为我的原因,却也陪着我站在身后,似乎是一有时拉着我跑路。

  我将柳树枝捏在手中,折断一小部分,折成两根很短的树枝,剩下的放在一旁,把手中的两根短树枝结了一个印,双手放下一插,准确无误的使两根柳树枝插在了张德志的口中。

  插进去的刹那,我隐约看到张德志口中的两颗犬齿已经长得长于其他牙齿。两根树枝含在张德志的口中。

  我一刻也不敢停的拿起装在身上的黄纸折成符纸,用手再凭空写了一个“敕令”

  “四方邪魔,听我号令,一纸法令,诸邪退散。敕令!”边说边把口袋中装的打火机拿了出来,用剑指在符纸上又是画了一张驱煞符。

  “人非人,魂非魂,入阴莫怀阳,我知你有怨,今朝我来破,有何事非,可做指示,我方解怨。”我盯着张德志煞白的面孔说道。

  下一秒,尸体微微颤抖的左手缓缓的伸出了棺材,指着某一个地方,我抬头看去,尸体指的地方正是原先放白纸帐篷的位置,可是此刻白纸帐篷早已经不翼而飞。

  我心生疑惑,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徒然想到眼前将张德志埋葬才是最为关键。

  “我知你怨,如今福地绵延,我与你化煞,你且入阴,莫在纠缠于阳世,若信与我,即可散去!否则定要尔灰飞烟灭于此!”我声音很大。导致所有人都听到了。

  我说完之后,张德志的手臂便很顺畅的放了下去,此刻含有口中的木绿色的树枝早已经变色发黑,柳树本是阴木,用来引走煞气,最合适不过。

  我看了看旁边剩下的柳树枝,庆幸没有用到。用黄纸将发黑的柳木给取了出来,把柳树枝点燃,焚烧在了坟头处。

  “好了,盖棺!进福地!”我看着抬棺的四个人,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动手了。

  四人也是十分机敏的看懂了我的眼神,过来重新把封棺钉给钉上,这回一抬,整个棺材很轻易的被抬了起来!

  四人发力,顺利的将棺椁送入了福地之中!之后便按照常规的丧葬方式,只不过没人哭丧罢了!

  我倒是不在意这些,我依稀记得张德志指的地方,我转身看着所有村民大声问道。

  “纸帐篷呢!”

  村民听到这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表示不知道。我顿时有些火大,那是为阴人挡阳气的,粘了阴人身上的死气,本来须得在阴人坟前焚烧。

  如今竟然不翼而飞,白纸易折,我估莫着是乘着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有人给带走了。

  这人会是谁呢?张德志指的方向,又是纸帐篷的方向,这绝非巧合,自己已经答应要帮他。况且,这种阴物流落出去,定会害人害己!

  “我,刚才好像隐约看到钱谷来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