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四章 接连死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伙子,可不要乱说!”那中年人看到我说话之后,显然有些慌张的。

  “大叔啊,这你又没见过僵尸,怎么知道有没有僵尸啊!”我反问到,大叔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时语塞,竟直直的说不出话来。

  “啊,这,僵尸也就是那么一说,估计也就是人们臆想的呢。”大叔打着哈哈说道。

  “大叔,你知道钱谷家在哪里吗?”我拉入正题。

  “小伙,我看你面生,你找钱谷干嘛?”中年大叔听到我提及钱谷,显然有些惊诧,眉毛突然皱起来,似乎很是警惕的问道。

  “我找他有点事。”我并不想把找钱谷的真实目的告诉他。

  “嗯,那行,这样,我带你去吧!”中年大叔见问我问不出问题,自觉充当导游想要带我去。

  我本想推脱,但眼见这中年大叔,莫名而来的激动劲,非得给我引路,我也只能跟着他引的路走。

  “小伙,这钱谷可是邪乎的很呢,你找他干嘛啊?这人,虽然是个阴阳,我们村的压根不找他的。”大叔很是认真的说道。

  “大叔,这钱谷怎么邪乎了?”我倒是来了兴趣,本来这次就是为了找钱谷,多知道一点自然是好。

  “这家伙一天基本不会出来,邻居有时候敲门借东西,他也不搭理,每次从房间里出来,身上尽是大汗淋漓,也不知道在干吗。”大叔嘟囔着说道。

  我虽然想到有些不堪入目的事情,但还是忍住没说出来。

  大叔路上一直在吐槽钱谷,自然是想从我口中套出什么话,不过一路上我也没有太说话。大叔说着也介绍起自己。

  大叔名叫李丘,平时在外打工,今年恰好没有出门,在家种地。

  走了没多久,就到了。

  钱谷的的家算不上很宏大,但是对于一个吃阴阳饭的人来说,确实已经不错了。

  二层小洋楼配上一个铁大门,墙也不算高。

  李丘走到铁大门的门前,用自己粗大的手掌使劲的拍着大铁门,只听到咚咚的响声,看样子这已经成为了常态。

  “谁呀!”门里传来一声大叫,声音略带微怒,自然,李丘也没有觉得自己做的过分。

  “我!李丘,有个小伙找你有点事,你出来一下,人我带到了!”李丘说着,极不情愿与钱谷接话。

  听到很沉重的脚步声,铁门被缓缓打开。

  钱谷站在门里一脸阴沉,打开门看到我的刹那,脸色瞬间变得十分欣喜。

  “唉,是你啊,小兄弟,快快快,进来。”钱谷说着走到我跟前,作势要拉住我的手臂,将我往家中迎。

  我甚是诧异,这神情与之前对我的态度截然相反。

  李丘眼瞅着钱谷将我迎了进去,仿佛从未见过似的,也想跟进去。

  正要迈进大门,只见钱谷转头冲着李丘说道。

  “我请你了吗?不要进来,我不欢迎你。”

  李丘脸色有些难看,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气愤的说道。

  “不进去就不进去,你以为我稀罕进去啊。”

  “小兄弟,你可要小心,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李丘指着钱谷说着,说完拔腿便走。

  钱谷冲着我哈哈一笑,看也没看离开的李丘。

  钱谷的家中布置的很是简洁,将我迎进去,安排我落座,急忙去倒茶。

  “不用准备了,明人不说暗话,那天晚上的纸帐篷是不是你拿的?”我开门见山的说道,自己来不就是为了这件事,而且我自己也不喜欢太过客套。

  本以为钱谷会矢口否认,没想到钱谷停下脚步,转过头笑着回答。

  “是,纸帐篷是我拿的。”钱谷脸上的笑意不减,似乎说了一件根本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有些恼火,气不打一处来,“你身为一个阴阳,岂不知道,这东西害人害己,一旦沾染了那些死气,会给生人带来影响!”

  我一时气愤,竟然不知不觉间站起了身。

  “小兄弟,不要惊慌,是我拿的,但是我也并非恶意。”钱谷解释道。

  “当时因为你让我很没面子,晚上我就想着给你找点事,但是又不好出面去这么做,只能将你移开的纸帐篷给拿走。”

  “后来我有些后悔,便在拿走的当晚将纸帐篷用除煞符给焚毁了。”钱谷说的很是真诚,一点也不像是撒谎,如此镇静,反倒是让我有些疑虑。

  钱谷这么说,我也只能暂时将此事放下,针对我倒没啥,我本来就已经想到了,回想起今早三叔的话,语气稍弱的问道。

  “那你知不知道,昨晚张德志的尸体便不见了!”我极力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端倪,钱谷的表现依旧十分镇静。

  似乎早就知道我要这样问,“什么,张德志的尸体没了?”钱谷放下手中要去烧水的烧水壶,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不知道?”我看着钱谷,再一次问道,钱谷收了收脸上的笑容,摆了摆手。

  “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很明显,在钱谷这里基本问不出什么。现在必须赶回去,这纸帐篷权且当做钱谷焚毁了,但是这尸体不翼而飞确实大事。

  “你不再留一会了?才刚来。”钱谷疑惑地问道。似乎也是想要我在他家多留一会。

  可惜我并没有应声挽留,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钱谷的家。

  要紧的是回村子。

  回到村子,我直接去了三叔家中。

  三叔见我来,也是慌忙了走到我跟前,三叔刚想开口,哪知我先一步问道。

  “三叔,尸体找到了吗?”我有些焦急,三叔似乎也是要说这事。

  “尸体没找到,但是就在早晨找尸体的时候,咱们村西头有个叫周明的孩子死了,据说发现的时候身上的血都被吸干了,尸体应该还在周明家中置放着。”

  听到血被吸干,我一个机灵,在下庄村的时候,也有人是因为血被吸干而死的。

  我在脑海中捋了捋,总觉得这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有着某种联系。

  “三叔,你先别担心,我跟你一块去看看这孩子的尸体。”我十分冷静,毕竟这事越慌张,反而越得不到解决的方法。

  走在路上,我问三叔通知警方了吗,哪知三叔虽然是村长,却因为孩子死的诡异,加之农村对于有些事情比较相信,硬是把事情压下去,没敢报警。

  村子很小,也就用了十几分钟,便到了周明的家中。

  农村的习俗,孩子死亡算作夭折,不易做丧葬大事。只是在家中摆一个灵堂,尸体停在后面,下葬之日下葬便好。

  还没进门,便听到门里的传来阵阵女人的哭声。

  “孩子,你这是受了什么罪啊,你让妈以后怎么办啊!”

  哭的声音几乎是撕心裂肺,周明的父亲在外打工,在得知周明死了的时候,立刻买了车票往回赶。

  “孩他妈,节哀啊,”三叔走进门,到周明的母亲身边,小声安慰道。

  周明的母亲看到三叔走了进来,慢慢的止住了哭声,看了三叔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你把你侄子带来干嘛?”周明的母亲有些生气的说道。

  “先别生气了,我侄子会点法官(道士)的法术,先让他帮你看看孩子是究竟怎么殁的。”三叔也不敢大声。

  “你为什么不报警,我孩子绝对不是正常死的!”周明的母亲看着三叔坚定地说道。

  “你侄子有巡捕厉害?赶紧走,要么带巡捕,要么别来。”很显然,周明的母亲有些生气,已经开始赶人了。因为激动,双手竟挥舞起来,要赶走我和三叔。

  三叔见到此情此景,也有些无奈,正要拉着我走。

  “我或许能让你跟周明再见一面。”听到我说的,周明的母亲显然有些愣住,止了哭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