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六章 尸变的张德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萱一声大叫,冲了过来,显得很是兴奋,但是我却并不觉得好笑。

  “我也想看,小林子。”林萱摆动着双马尾摇头晃脑的走向我。

  “你来干什么?”我皱了皱眉头,想着下午不是告诉过她别出来么,怎么又过来了。

  “别瞎捣乱,快过来。”周明的母亲可不管这些,一把把林萱拽到了身边,林萱欲哭无泪的样子倒是挺搞笑的。

  “你在旁边安稳待着,待会别出声。”我转头看了一眼林萱,继续盯着祭坛。

  “三叔,帮忙把这只公鸡宰了,血用碗接着,准备一只毛笔,待会要用。”我只是说待会,是因为,招魂的法事本就用不上这些东西。

  “敕令,罗刹两列,为其开路,奉老祖命,领孤魂前来询问。”

  念咒的同时将手中早已经折好的黄纸用打火机点燃,又将两炷香点燃插在了盛五谷的碗中,用点燃的黄纸在两炷香上面来回的转动。

  燃烧的第一张黄纸上用毛笔写着周明的生辰八字。

  我连续念咒,几乎一刻不停的烧着黄纸。

  烧了两三张之后,坛前突然起了一阵无根风,在坛前不断的盘旋,形成一股旋风。

  而旋风之中不断盘旋这之前烧化的黄纸的纸灰,而我手中的黄纸依旧不断的燃烧着,飞掉的纸灰毫无例外的都飘入了那阵旋风之中。

  我心中大喜,这证明我成功了,说实在的,自从爷爷教我这些,像着招魂咒,我还是第一回用,没想到一次就成功了。

  “抹上牛眼泪。”我头没转,盯着手中的燃烧的黄纸,赶忙告诉周明的母亲。

  爷爷曾告诉我,这手中的黄纸代表着这死去之人的魂魄在招魂后,能逗留多久,黄纸一灭,阴间的差使立马会将魂魄拘走。

  我很庆幸,黄纸准备的足够多,一张续着一张的燃烧。

  周明的母亲抹上牛眼泪,走到我跟前,看着坛前。

  “吧嗒、吧嗒……”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我并没有抹牛眼泪,自然是看不到周明的母亲看到的究竟是怎么样一番景象。

  “孩子啊……”周明的母亲突然嘶哑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哭泣着。

  与自己的儿子如今阴阳两隔,撕心裂肺的痛,我虽然不能感受,但是却还可以理解。

  只听到周母哭着喊道:“妈不哭,妈不哭,孩子啊,你到底是造了什么罪啊,到底是谁杀了你,快告诉妈妈。”周母脑袋倒也不算糊涂,边哭的同时问出了众人想知道的问题。

  我依旧一刻不敢停的续着黄纸,而周母说完看了几眼坛前,随后哭声更加大了,撕喊的几乎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到。

  哭喊也就罢了,周母乘我没注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周明的母亲已经冲到了坛前的旋风之中。

  坛前的旋风,在周明母亲冲进的那一刻瞬间消散。

  只见周明的母亲趴在地上,哭喊道:“孩子,让我跟你一块走吧,我还能照顾你。”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燃烧的黄纸,这生人的阳气冲过去,自然是将阴人给冲散了,这黄纸还没烧尽,周明的魂便被阴间的差使给带走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冲过去,冲散了阴气,那阴间的差使自然会直接将周明给带下去!”我有些微怒,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咬着牙说道。

  周明的母亲听完一愣,随后更加大声的哭喊。

  我嘱咐三叔将周明的母亲扶进去,倒点开水,随后我提手写了一张金光咒,让三叔将这金光咒烧化在开水中,让周母喝下去。

  其实我很想知道周母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如今这个样,显然是问不出什么。

  至于我为何不涂抹牛眼泪,完全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只要问了我想知道的,至于谁问的,重要么?

  林萱甩着马尾跑到我跟前,“为什么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去里屋待着去,不要出来,待会跟你解释。”我指了指里屋,推着林萱,示意赶紧进去。

  林萱看我脸色不对,也没多说,听我的话进了屋子,如今屋外只剩我一人。

  相比较于招魂而言,我更在意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引尸。

  引的尸体自然是张德志,种种迹象表明这玩意已经尸变,总不能留着祸祸村民吧。

  不过,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僵尸,心底竟有一丝小兴奋。兴奋的同时也没忘记,今晚弱处理不了这货,留着终究是个祸害。

  我用毛笔蘸这鸡血写了几张去煞符和三昧真火符,至于什么镇尸符,别问,问就是不会,毕竟爷爷也没教过我啊。

  我手中紧紧捏着三昧真火符,一手拿着打火机,冲出了周明家,站在门口,将打火机揣在口袋中。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一横心,一口咬了下去,可是本以为一口下去会流血,但是事实并非想的那么简单,五个牙印,疼的我龇牙咧嘴。

  只能被迫将目标转移到了手指,又是一口,终于流血了。

  尸变后的尸体对于鲜血是十分敏感的,不出我的所料,半小时内尸变的张德志应该会出现,想到半个小时我的血都得留着,就很难受,先别说血小板会不会凝固。

  本来我以为要等半小时,可是短短几分钟,便有了动静。

  因为周明的家是在村口,正大门对的便是一条街道。

  接着月光看过去,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向我跑了过来,传言僵尸可闻千里,果然不假。

  虽然是准备好了,但是看到远处黑影跑向我的速度,还是吓了一跳,这哪里是人能品种的出来的,短短20多秒,身影已经距离我不到100米。

  此时我才看清,尽管准备了那么久,看到张德志的面孔,还是被吓了一跳。

  只见张德志脸上的两三块烂肉只剩下一些肉丝连接着,下颌的骨头已经全然露了出来,眼睛显得十分空洞。

  穿着的寿衣也被撕破的几乎没有什么了。

  我心中大惊,看着冲向我的张德志,完全没有了之前下葬时的那股气息。身上的煞气老远处就让我打了个寒颤。

  我慌乱之中掏出打火机,打算用打火机点燃三昧真火符。

  张德志就在我掏出打火机的那一刹那扑向了我,辛亏我在爷爷的锻炼下,反应也算敏捷,一个翻身躲过了张德志。

  张德志一把扑空,转身又想扑过来。我扔出一张去煞符,粘在张德志身上,去煞符顿时红光闪动,随后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我见状急忙把打火机拿出来,想趁着张德志被控的同时,点燃三昧真火符。

  人背了就真的干啥啥不行,我点打火机,可是怎么点,都点不燃,就好像旁边有人吹似的。

  此时的张德志也是如同解开了封印似的,比刚才还狂躁,速度加快想我冲了过来。

  我还哪敢管打火机点不点得着,撒丫子就顺着街道往前跑,张德志在后面追着,因为去煞符的原因,张德志的速度也是减缓了不少。

  我顺手将打火机揣兜里,想起爷爷之前说过,人的精气神聚集而成的便是三昧真火,而将这种精气神聚集在指尖便能点燃符纸。

  爷爷虽是这样说,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次。

  看着已经迫近的张德志,我又看了看手中的打火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一个前扑被绊倒在了路上,划出十几厘米,手直接被擦破,这打火机,淦!

  手擦破流出的血反倒是让我眼前这张德志更加兴奋。

  瞬间便跑到了距离我不过两米的距离,我心中顿时慌了起来。

  玛德自己学艺不精,这下要结果在这里了。但是转念一想,我是能死在这里的人吗?

  看了看手中的三昧真火符,不觉摇了摇吖,最后拼一把,点着就不用死,不点着就完蛋。

  想到这里,我紧攥着的三昧真火符举到眼前,紧盯着符纸,按照爷爷教的方法,聚精会神。

  “着!”我大喊一声,没想到符纸顺势着了起来,我一把将燃烧的·符咒扔在了张德志的身上。

  扑向我的张德志感受到身上的三昧真火,一下子退出去老远。然而三昧真火遇到邪祟只会越少越往,我连忙站起身,看着远处被三昧真火焚烧的张德志。

  一股股恶臭味传来,我忍不住的捏住了鼻子,因为被三昧真火符焚烧,逐渐蹦跶的张德志倒在了地上,随着火势越来越大,张德志彻底成为了灰烬。

  烧了足足有十几分钟,看着火光渐渐减弱,我腿一软,蹲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要是没点着,劳资也就完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