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七章 琉璃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缓了一会,看着地上烧化的灰烬,我有些迷茫,这事有些蹊跷。

  我站起身,第一次遇到这种玩意,虽然得救了,腿还是有点软乎乎的。我踉踉跄跄的走到周明母亲的家中。

  我进屋之后,周明的母亲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许是刚才受了阴气的冲击。

  三叔看着我,深深的叹了口气,似乎想要说什么。

  “那张德志我已经处理掉了,只不过,得麻烦三叔你去处理一下。”说着我指了指来时的方向,示意三叔带上铁锹,收拾一下骨灰。

  “那这周明母亲没事吧?”三叔有些担忧的问道。

  “周明母亲并无大碍,只是冲过去的时候,受到阴气冲击,按我刚才说的法子做了,睡一觉也就没事了。”我摆了摆手,金光咒的威力自然不用了我多言。

  还没等我问,林萱着丫头到先问起来了。

  “小林子,你刚才是去干嘛了啊。”林萱晃动着脑袋,圆圆的大眼睛瞅着我,好不可爱,本来有些生气的我也顿时气消了不少。

  “我刚才出去打怪物了。”即便是气消了,但我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林子,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厉害。”林萱说着又想摸我的头。

  “我可去你的吧,没大没小的!”我一个躲过了林萱的偷袭。

  “我想学,不知道你能不能教我?”林萱也没有在意我是不是躲过了,反倒来了一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话。

  “教你?别闹,你还是先问问你爸答不答应吧。”我调侃了一句,心想林萱的父亲一定不会答应的。这件事我也就没往心上去。

  在周明的母亲家里待了一会,睡着的周明母亲也醒了过来。

  周明母亲醒过来之后,嘴角的泪痕隐隐有泛滥的迹象,林萱想要说什么,被我一个嘘声的动作制止了。

  “周明刚才跟你说什么了?”我直接问道,看着周明母亲。

  此时的周明已经哭不出来了,哽咽道。

  “他跟我说,一个长着獠牙的人咬了他,他一直在重复,他说他害怕……”

  剩下的我也没注意提,听到长着獠牙,我已经明白了几分,与我心中猜想并无二般。

  “周明的遗体不能土葬,须得焚烧。”我沉声说道,周明的母亲愣了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我孩子死了,还不能入土为安!”周明母亲几乎是大吼着问道。

  我其实很能理解,夏国人讲究入土为安,但是事实上像周明这种情况,被张德志咬死,十有八九会同化,只能将遗体火葬。

  “你别激动,先听我说,第一,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第二,这周明是被邪物咬死的,中了尸毒,死后尸毒发酵,必然成为新的僵尸。”

  “你也不想你孩子成为吸人血的野兽一般的怪物吧。”我慢慢解释道,周明母亲愣了一下,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在做什么决定。

  思考了一会,下定决心说道:“那,你们烧吧,骨灰留给我埋了吧。”周明母亲祈求着说道,估计是以为最后连骨灰也不会给她。

  我这边正说完,林萱突然大叫一声,搞的我也有些惊慌失措,连忙看向林萱。

  哪知这货缓缓憋出一句:“原来那就是僵尸啊!”

  我真的有种想把这妮子扔出去的感觉。

  我没有理林萱,嘱咐了周母几句,乘着晚上把周明的遗体抬了出来。抬出来的时候,周明的遗体已经发青。

  把周明遗体用三昧真火焚烧之后,三叔也是把张德志的骨灰收拾完毕,回来看着我,在我的示意之下打算第二天将骨灰埋进张德志的坟里。

  把事情处理完之后,我回到家中,但是脑袋还是如同一团乱麻,究竟谁在养活尸,如果不查出来,那这个村子必将受到威胁。

  因为这些事,晚上很是烦躁,这时候,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手机我倒是不经常用,除了接些死活儿之外(并非私活)。

  我拿起手机,是个陌生电话,我接通知后,电话另一头传来。

  “您好,是王林先生吧?我们想找您看下住宅的方位,您啥时候方便,可以过来么?”电话那头很是恭敬。

  我略微一想,这事显然也不是解决办法,养尸这事只得放一边,这线索一断就很难续上,还不如先去接几单,赚点钱。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对方将地址告诉我,这地址就在我们县上的一个比较受欢迎的咖啡厅。

  因为这事,我便将养尸的事放一边,很是安心的睡下了。

  次日,我起床很早,因为我们这个小村子很难打到车,只得赶早晨的班车。

  到地方已经接近十点了,我看了下眼前的咖啡厅,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小时,我想着先进去坐着,等他们过来,哪知我刚进门,迎面便走过来两个身穿西装革履的人。

  将我堵在门口问道:“您是王林先生么?”我一愣,这些人怎么知道我就是王林的。

  “是,怎么了?”我有些警惕的问道,毕竟被两个西装革履的大汉围住,我心中的戒备心自然是十分强的。

  “您跟我们走吧!”这俩大汉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特喵……看了看两个大汉的体积,我略微想了一下,步子一迈,向前走去,不管有什么事情看了才知道,我像是会害怕的人吗?

  两人带着我走到咖啡专门设置的一个包间里。

  包间门里一进去,正面便看到,一个约莫40岁左右的大叔级别中年人。

  左手的劳力士似乎是故意暴露在我的眼前,整个人的面相看起来很是温和,从第一面看此人应该不坏,这是我的直观感受。

  “您有什么事么?”我依旧很警惕的问道,你面善我就放心?那是不可能滴。

  “您就是王林吧,看起来很年轻,先坐下来吧,在等一个人。”中年大叔嘴角微笑着说道。

  “额,抱歉,我一个小时后还有约,恐怕不能在这里呆了。”我说完打算转身走。

  “我就是约你的人。”中年大叔夺口而出,我略微愣了下,转头很是无语的坐在了位置上。

  也并没有纠结他们为什么能确定是我,有钱人什么办不到,这就是现实!

  “还有谁啊?”我好奇的问道,不过中年人并没有搭理我,只是微笑着坐在座位上不说话。

  不多时,包间门再一次被打开,进来一个穿着一身唐装,从脸上的褶皱看来,年龄应该是跟坐着的人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进来看了一眼我,嘴角略微微笑。

  等中年人坐下,戴着劳力士的中年人才缓缓开口。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北,不是本地人,此次除了想让二位帮我看风水之外,还有一事相托,达成之后,必有重谢!”陈北起身介绍到,还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

  “陈老板,此行能帮的上先生忙,自然是十分乐意效劳。”另一个中年人抖动着下巴仅有的几根长胡须说道。

  依我看,不是帮忙,是为了重谢吧,那中年人再听到重谢二字时眼神都不对了。

  我也象征性的笑了一下,随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就是来看风水的,至于其他事情,我其实不是很想参加。”我摊了摊手,论交际能力,我可比不过这些上年龄的。

  面对这些老油条,客套反倒没啥用。

  “王林小兄弟,这先别急着拒绝,也许听完你会很有兴趣哦。”陈北倒是一脸平淡,似乎已经预料到我是这种反应了。

  “小兄弟,先听陈老板说完,不要那么着急拒绝,我叫谭文,认识一下啊。”谭文伸出手想要和我握手。

  我也是象征意义的伸出手,握手的一刹那,我发现这谭文的手背往上有一点黑色的条纹,我估摸着这家伙是纹身了,并没有很在意。

  既然二人都这样说,我自然是没有理由去拒绝,也就静坐下来听陈北说话。

  “二位都是很有名气的道门弟子,此次请二位前来,一是看看风水,这并非重点,第二是,我巧得一张地图,上面似乎是某个贵族的坟墓。”

  陈北说道这里,很是激动地说道。

  “据传说里面有古时候传下来的一颗琉璃珠,据说可以长生,当人,这自然不可信,不过我还是想一见这琉璃珠的真面目。”陈北摸了摸胡须。

  “钱我已经不在乎,主要是找点兴趣爱好的事情做。二位所能办成此事,定当重谢。”陈北说着站起身来举拳向着我和谭文。

  我脸色一变,连忙摇晃着脑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