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八章 四象具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琉璃珠,我倒是有所耳闻,但是并非长生,爷爷曾告诉我,这琉璃珠乃是世间至阴至寒之物。

  即便是这阴间的差使,也承受不住琉璃珠的阴气。当然,爷爷告诉我,这本就是传说,只知道有这么个东西。

  至于从何而来,没人清楚。或许琉璃珠的来历早已消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据我所知,这琉璃珠乃是至阴至寒之物,不具有长生之消,而且已经是传说中的东西了。”我刚说完。

  陈北似乎预料到我会这样说,脸上的微笑始终没有消散。

  “小兄弟,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这时候,我身旁的谭文显然是知道什么,抢过陈北的话头,接着说道:“小兄弟,这琉璃珠来历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

  “这琉璃珠据说是秦时始皇派徐福去寻找长生不老药,但是徐福带了上千童男童女,并没有找到,徐福不敢回去,生怕始皇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杀掉。

  便带着上千童男童女前往传说中的蓬莱,蓬莱本为仙山,徐福带着童男童女打算定居,但是一日,天降陨石。

  陨石碎,碎后徐福从中发现一枚珠子,此珠圆润透亮,不像是凡世能造出来的,当晚,徐福做了一个梦,梦的内容不知道,但是第二天徐福便将上千童男童女全部屠杀。

  为珠子开光,而这个珠子沾染了上千人的鲜血,早已经不像之前一般透亮,而是变成了血红色,徐福拿到这块珠子在手中。

  珠子似乎有灵,瞬间将徐福的血吸干,明时术士找到此珠,给它取名琉璃珠,用木盒装着,据说后来作为某个王公贵族的陪葬品深埋地下。

  因为孩童有灵气,导致此珠也生出了灵智,据说用此珠研磨成粉,便能长生!”

  谭文讲的津津有味,我算是听明白了,没想到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追求什么长生。

  我自然是不会去的。

  “即便这样,你们去吧,我无能为力。”我依旧婉言拒绝。陈北看我对这件事情不感兴趣,可是依旧不想死心。

  “小兄弟,你再考虑考虑!”陈北连忙说着,想要跳开话题。

  “我在长安市的郊区有一栋别墅,只是我在里面住的时候,总是在晚上会听到床边有高跟鞋声音,二位可否跟我去看看。”陈北转而说第一件事。

  “先看看吧!”我冷声道。谭文与陈北脸色有些尴尬,却还是起身。

  “那就去看看吧”二人起身,我也跟着起身,除了咖啡店,一辆看起来十分昂贵车停在咖啡店门口。我对车不了解,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

  不过坐上去确实很舒服。

  车行驶的很快,几个小时便来到了长安市的郊区,说起来,从我们县到长安市也不算远。

  刚下车,便被眼前的一幕给惊讶到了,这果真是有钱人的生活,别墅的格局很大。我很问候一句,这特喵是别墅?

  眼前的院落明显是一个小型庄园的面积。陈北带着我和谭文看了看周围。

  跟着陈北走进了他家,我望了一眼四周的布局,不禁有些赞叹。

  这大门正进便对着一座矗立在水池中假山,假山周围围绕着一条弯弯的小道,小道的尽头便是房子所在。

  整体的布局是十分不错的,最让我瞩目的是假山左边的一尊石像,是一座白虎的塑像。

  我倒是看出了这里的格局,当我正要说出口时,谭文抢先回答道。

  “陈老板,您这的布局是哪位大师布置的?”谭文先是问道。

  陈北一听,脸上不禁露出得意之色,很是得意的说道:“这是我当年请一位老先生帮我布置的,如今哪位老先生已经仙逝,怎么,你看出什么不同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您的屋后一定有一片小树林吧!”谭文神秘莫测的说道,很是笃定。

  “对,没错,先生您接着说。”陈北肯定了一句,示意谭文接着说,谭文顿了顿,指着小路,有指了指假山和白虎石像。

  “这绵延的小路如同一条龙似的,弯弯曲曲的盘绕,而这假山在水中匍匐,而着玄武属水。再看白虎,后方树林属木,而着木本火源。

  朱雀属火,木生火,因而四象聚在,围绕着这个小的庄园,自然风水是极好的。”

  谭文说完,陈北眼中的欣喜显然已经掩盖不显著,急忙走到谭文身边说道。

  “大师,您说的全对,当年那位老先生也是这样说的。您的技术,我十分佩服。”陈北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我并没有理会这些,缓步走到假山跟前看了一看,虽是活水,但是这水清澈见底,可除了水便的一些植物,水中没有任何活物。

  自然,这活物也包括植物。我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这水底的泥土竟然是青黑色的。跟一滩死水无异。

  看着陈北高兴的样子,说实话,我不忍心打扰他,但是为了钱,咳咳,作为一个济世之人,该说还是得说的。

  “陈老板,您先别急着高兴,嗯,这还是有点问题。”我将正在兴头上的陈北打断。

  显然陈北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但是我可没管这些。

  “您这庄园建造了多长时间了?”我脸上被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问道。

  陈北还在为刚才我打断他的话生气,脸上被没有很明显的笑容。

  “也快有三十多年了吧!怎么了?”

  “您之前说您总是的发觉床边有人在走动是吧,夜里定然会做噩梦,如果我没猜错,梦到的人你从来都没见过吧!”陈北之说了前半段,后面半段说出来的时候。

  陈北呆住了,我知道,自己说对了。

  “您跟我过来看这边!”我将陈北带到假山边上,这是的谭文也是看了泉水一眼,脸色大变急忙问道。

  “您这是通的活水,还是死水?”事实上,我也理解谭文为什么这么问,事实上这种的一般都是活水,不可能通死水。

  谭文这样问是想将自己心中唯一的期待给打破,事实上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这肯定是活水。

  “是活水。”直到陈北说出这句话,谭文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随后看向了我。

  我倒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这古语云,青黑色是死气的颜色,这布局本应当是清澈透明,水中多生水草,现在这泥土发出阵阵臭味,还是青黑色,只能有一种解释。

  那就是,这座假山的下面是人家的福地!被这玄武镇压,三十几年,怨气浓厚,因为玄武等四象守卫,又不能动手,只得托梦。”

  陈北的脸色在我说完之后,也是变得很坏,缓缓说道:“是啊,我之前一直做噩梦,总是梦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似乎是要杀我。”陈北很是胆颤的说道。

  “这假山之中本为活水,就因为压着人家福地,人家怨气徒增,导致死气增加,这死气便呈现了出来。”解释道,看了一眼身边的谭文。

  谭文见我的目光移向了他,愣了一下:“我虽然能看懂风水局,能看懂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实在想不到该怎么样去解决。”

  谭文摆了摆手,我倒是没在意什么,风水局,观易改难,因为稍微一个不小心的改动,可能就会变动整个风水局,真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过眼前的风水局并不难破解,我站起身来,甩掉手上青黑色的泥,对着陈北说道。

  “此局并不难破解,无非是玄武变成了死王八,我选一个日子,你将这前面的假山给挖走,将水下人家的墓地给挖出来。

  挖的时候我会到场做法事,挖出来之后我会为这亡人超度,超度完,你记得将亡人的遗体给火花,骨灰侍奉在自己的家中,每逢鬼节,元宝蜡烛供奉着,也就没事了。

  至于原来的布置,等你做到这些之后我再告诉你,还有,玩出来的,亡人的棺椁不要损毁,我只自有用处!”我嘱托道。

  “还要供奉啊?”陈北显然有些不乐意,但是没有办法,只得在此询问我。

  我倒是挺生气的,这本来就是陈北鸠占鹊巢,阳人抢阴人地盘,如今人家受苦这么些年,供奉一下很难吗?

  “必须得供奉,不然亡人怨气难消,一定会找你算账。”我自然是吓唬他的,亡人都被我超度了,还有什么怨气呢。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此时谭文插嘴了一句,让我有些诧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