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十三章 又是钱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两个小时,黄昏便已落幕,黑夜来了。

  “可以走了吗?”闲聊了一会,我看着谭文问道。

  “跟我出来。”谭文站起身,向着窑外走去,我也跟着谭文走出去,谭文走到邪尸跟前。

  捏了一个剑指,再一次在指在了邪尸的额头上。

  “上清敕令,万物有召,听吾号令,起!”谭文念完之后。

  邪尸突然一个机灵,跳了起来,不过只是在原地跳动,只见谭文继续问道。

  “速去寻找炼你之人。”谭文说罢,指了指邪尸的前方,没想到还在原地跳动的邪尸像是有了灵智一般,向前方跳去。

  谭文赶紧转过头喊了我一句。

  “跟着邪尸,就能找到是谁在炼制邪尸了。”

  我听到之后,也赶忙跟着谭文追了出去,当然,再出门前我已经将要准备的家伙带在了身上。

  本以为这邪尸会在本村找,可是这邪尸却蹦蹦跳跳的向着村口跳去。

  夜很黑,不过村口倒是因为有路灯照着,不算是看不到。

  跟着这邪尸出了村口之后邪尸一蹦一跳的向着隔壁下庄村跳去,我与谭文不动声色的跟了过去。

  邪尸并没有向着村内跳去,在下庄村的后面有一座山丘,据说那山丘其实是人为的,本来哪里是一块平地。

  因为古代打仗,一帮军队来到此处,与敌对的开战,很多人都死在这里,而死亡的人数太多,尸横遍野,尸骨的堆积堆的跟山一样高,足足有数万人。

  后来这军队的将领逃了出去,为了祭奠这些人,便命令后来的兵士用土将这些人集体埋葬了,但是因为人数太过庞大,导致埋了数月。

  埋葬完之后,兵士们便离开了这里,但是住在这里的人据说每晚都能听到惨叫声,极为恐怖,后来村民们请了一个不知名的大师做了一场将近半月的超度法事。

  做完之后,那位大师没过五日便暴毙了,而那山丘每晚上也听不到惨叫声了,后来那山丘得了一个名字,叫做万石山,谐音万尸山。

  “他怎么向万石山去了?”我边走便有些疑惑地说着。

  谭文听到我说万石山,好奇的问了一下,我在跟着邪尸的同时跟谭文说了说这事。

  “这些毕竟是传说,不可信,不可信。”我看谭文一脸惊呆的样子,赶忙边跑便说道。

  “或许不是传说呢。嘘,这邪尸停下来了。”谭文边说着一把拽住正在冲出去的我。

  只见邪尸停在这个山丘上挖出来的一个窑口处。

  “莫非,炼尸体的人就在里面?”我猜测到,显然,这事不猜测也能知道。

  “不着急,待会自然会有人出来。”谭文十分镇静的说道,似乎料定了有人会出来。

  我也安静的等待,天很黑,借着月色倒是能看清楚几分,远处的邪尸停在窑口,而窑口中,突然,一道光打了出来。

  “你怎么回来了?没杀掉吗?”声音从窑口中传了出来,渐渐的,窑口中走出来一个人,我定睛一看。

  这,这不是钱谷吗?虽然我之前对他有过怀疑,但是如今看到这一幕,证实了我的猜测。

  钱谷拿着手中的手电四处照了照,我和谭文没有出声,静静的躲在小山丘的树后面看着。

  钱谷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人,又拿手电筒照在邪尸身上。

  不知道用手在邪尸身上画了什么东西,邪尸瞬间瘫软在地上。

  钱谷将倒地的尸体抬起来扛在自己的身上,走进了窑洞内。

  我与谭文也跟了上去,因为不能开手电,月光又不是十分明显,导致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一个踉跄,向前栽去。

  谭文一把将我拽住,拉了起来,我随口说了句谢谢,不过此刻我还没注意到,黑夜似乎对谭文没有一丁点的影响。

  我与谭文偷偷的走到了窑口,像极了两个小偷,站在窑口,我俩向窑内望去,窑里面,钱谷正拿着手电筒照着里面。

  而照射的东西,正是一具一具的尸体,这些尸体便是最近失踪的这些尸体。

  尸体上面笼罩的正是之前丢失的纸帐篷。

  我顿气上心头,站起身来就要冲进去,这人命以为是白菜啊,难不成人的性命在他眼里就这样廉价吗?

  我刚站起来,便被谭文拉住。

  “先别激动,看看再说,你现在这样没有一点用。”谭文声音很小。

  我虽然很是气愤,可细细一想谭文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多看一会也无妨。

  在窑口,这窑很深,不过勉强还能听到声音,钱谷将电灯放在一旁,随身掏出一个小的水果刀。

  刷的一下,划破了自己的手掌。

  鲜血瞬间从手掌中流了出来,钱谷将手掌伸出去,往每具尸体的口中个滴了几滴,因为是侧身,看不清钱谷脸上的表情如何。

  “我们进去,谭文说了一句。”我立马站起身来,和谭文走了进去。

  脚步声被钱谷听到了,钱谷转过脸看了过来,当钱谷看向我和谭文时,我竟然被钱谷吓了一跳。

  此刻钱谷的脸上满是鲜血,脸部极度的扭曲。

  “你已经被尸毒侵蚀了,知道么?”谭文大声说道,嘴角一丝轻蔑,似乎钱谷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小丑。

  “不可能,不可能!”听到谭文的话,钱谷突然很是激动的大喊道。

  “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你们,也成为我的石试验品吧!”钱谷极为恶心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道,而钱谷的嘴唇早已变形。

  “就凭你?”谭文依旧轻笑着说道,钱谷可不管这么多,向着我和谭文冲了过来。

  钱谷冲过来的速度十分快,我还没留意,自己便被撞到了窑左侧的墙壁上,倒在了地上。由于突然受到钱谷的撞击,导致我的脊背生疼。我忍着疼痛站了起来。

  钱谷并没有在继续向我撞过来,反而将目标看向了谭文。

  如同猛兽一般向谭文撞了过去。谭文自然不像我一样,反应迟钝,一个闪身便避过了钱谷的攻击。

  “你现在还算是人吗?白天人样,可这夜晚,你不久是个野兽吗?”谭文边躲边嘲讽,钱谷听到谭文的嘲讽之后,攻击跟加猛烈。

  “哼,真当我怕你?”正躲着钱谷的谭文突然停住身,冷哼一声,与钱谷相对的冲了过去。

  冲过去的同时借着钱谷手电的光芒,我明显看到谭文口中在念叨着什么,而双手在短短的几秒之中,不停的变幻着手中的法印。

  两人“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谭文双手拍向钱谷,钱谷似乎顿时没了力气一般倒飞了出去,飞倒在尸体一边。

  谭文并没有说什么,口中只是冷笑,谭文一步一步的向着钱谷逼近,躺在尸体旁边的钱谷似乎是很是无力,看着谭文逼近,没有什么办法,无奈之下,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钱谷转头看向身旁的几句尸体,一口咬了下去,咬在了这几句尸体的脖子上。

  此时我的疼痛减弱不小,几步走到谭文身边问道。

  “他这是在干嘛?”

  谭文也没有看我,语气冷冷的说道:“他在吸僵尸血。”

  我记得爷爷说过,这尸体的血本就含有阴煞之气,尸变之后的血能让人变成半死不活的妖魔,莫非……

  我作势想要上前阻止钱谷,谭文一把拉住了我。这让我极为不满。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这样吸下去会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妖魔吧?到时候我们俩估计都难以对付。”

  谭文似乎早就猜到了我要这么说,举起手示意我别说了。

  “你放心,这家伙吸不完就会暴毙。”谭文很是自信。

  我有点迷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谭文,因为他的阻拦和爷爷说的产生了分歧。

  最终,我选择相信谭文。

  钱谷一口一口的吸食这这几具邪尸身上的血液。钱谷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红色,没多久,钱谷便吸收完了这几具尸体的血液,此时的钱谷早已变得不人不鬼。

  吸完尸体血的钱谷突然抬头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看着我和谭文,本来趴在尸体上的钱谷也站起了身。

  显得十分精神,可这精神在我看来,十分的瘆人,我心想这回惨了,我就不该相信这谭文。

  钱谷一步一步的向着我走了过来。我十分生气的看向谭文。

  “这回惨了,早知道就不该相信你,跑啊!”说完我就要跑,哪知这该死的谭文再一次将我拉住。

  “别走,相信我!你自己看嘛!”谭文一脸胸有成竹的表情。

  我心中边咒骂着谭文,边转身看向了钱谷,这一看,看到的画面我估计我终身难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