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十九章 到达南远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是家,其实就是一个山洞。两位仙人让跟去的村民在外面等着,两位仙人进去。

  不多时,只听得一声惨叫,随后洞口处,两个人互相搀扶这出了洞口,看着眼前的村民,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宵禁。当然,这我是之前听他们那里的人说的。

  有个村名的小儿子晚上不听,出来玩,当天晚上便失踪了,众人也去过那个所谓有蛇精的洞,里面却空无一人。”司机师傅说的很玄乎,不过我看我身旁的谭文倒是对这玩意有点意思。

  “司机师傅,可以走了。”我看着司机师傅。边示意,便说道。

  “啊,对了,你们确定要去吗?”司机师傅边发动车子便问道我们。

  “确定确定。别废话了。”陈北在一旁似乎也听得有些不耐烦,刚才的故事很明显像是司机瞎编的。一点逻辑都没有。

  “哦,好。”司机看我们似乎不太喜欢听他讲的故事,连忙驱动车子向着南远村进发。

  本就离南远村的村子已经不算太远,所以不过一小时便到了南远村了。

  司机师傅将车停在路边,看着我们都下车之后,我们真要走,结果被着司机喊住。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总之记得,进入那个村子之后一定要小心,这里还有一小段山路,你们走去吧,我就不过去了。”司机说着似乎还有点颤颤巍巍的。

  “神经病,调头倒是挺快的。”陈北不由的吐槽一声。

  我也懒得搭理,我敢想,谭文和陈北二十岁的时候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这脾性跟我一个十七岁的差不多。越活越回去了。

  我们三人离开司机之后,向着南远村走去,山路有些崎岖,但是只有一条路,因此一直往前走便能到达南远村。

  即便是背着东西,我们三人倒也是很轻松,许久没走山路,两边的树林很是茂密。

  不多时,我们便远远望着一座石碑,石碑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南远村”。我们看到这座石碑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前面就是南远村,我们走快点吧。”陈北很是激动地说道。

  我和谭文没有接话,但是也加快了脚步。

  走到石碑跟前的时候,我们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唉,你们是什么人?”一声极为不善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我们将目光从石碑上转移到石碑后,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男人大喊道。

  等男人走到我们跟前,才看清楚男人长什么样,这男人没心又一道直直的疤痕,很有特征。

  “小兄弟,我们是来旅游的。”谭文先是打招呼道,但是似乎那个男人并没有听见。

  “你们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们!”男人大声催道。

  “小兄弟,我们不是坏人,只是来这里旅游的。”谭文再一次解释道,可是男人根本不听。

  “我们村子不欢迎外人,你们赶紧走。”男人摆着手,做出一手即将要把人赶走的样子。

  “这……”谭文顿时有些犯难,这明明找到了这目的地,但是就这样被拒与村口,自然是十分难受的。

  这男挡在这里也不是个法子,要去武陵山,只有这一条路,其他路几乎都已经没办法走了。

  正在我们三人犯难之际,一声很是清脆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很是自然的转过头看去,一个穿的很是朴素的姑娘,长得倒是很秀气。

  “小伍,你在干嘛?”女孩的音调很高。

  男孩也是听到女孩的话愣了一下,与我们一同向后看去,当看到女孩的时候,下意识的低头说道。

  “凌凌姐,他们想要进村……”这男人在看到他口中的凌凌姐之后,瞬间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您好,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不知道可以进去吗?”谭文往前走了一步,迎面走向往我们跟前走的女孩面前。

  “当然可以,哈哈,我弟弟在开玩笑。”女孩打趣的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

  第一眼我倒是觉得这姑娘长得很是清秀,但是如今这一个眼神,却让我感到十分的不安,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我没有在对视这女孩。只见谭文跟那女孩聊着。

  女孩带我们进了村,边走路上边讲着,我们才知道,这女孩叫谢凌,而这个男孩是女孩的亲弟弟,叫做谢伍,两人从出生便一直在这武陵山的脚底下,据说是这个村子以前的人留下的规矩,要这个村子的所有人都留在这里守山。

  谢凌边走路边讲道。

  “虽然说不让村里的人出去,可是事实上依旧是有人会出这个村子,在外面打拼。”

  我一边仔细听着谢凌说话,一边看着村子中的环境。

  讲真的,这村子要比我们村子老式多了,时不时旁边会经过几个担着木桶挑水的人。

  我倒是很纳闷,这武陵山已经算是景区了,中国的龙脉就在于此,而且上山的路只有这一条,理论上来说,这里不应该这么老式啊,竟然还在担水喝。

  处于好奇心,一直沉默的我开口问道。

  “你们这里怎么还在用木桶铁通担水喝?”

  谢凌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复杂,我倒是没看懂是什么意思,谢凌解释道。

  “虽然这里是景区,以前也来这里旅游的人不少,可是我们村子的老人始终认为,别人来我们这里,会给我们这里的人带来灾难,于是特别抵触。”

  “近几年好多了,但是允许来旅游了,可是却不允许外人将自己带来的任何一件东西落在我们村,之前有几次工程队想来我们这里,可是硬是被我们村的老者给拦在村外不能过去。”

  谢凌无奈的笑了笑,我算是明白了,谢伍为什么这么抵触我们。

  走着走着,一个迎面而来的长得很是壮实的男人扛着锄头。

  “小凌啊,干嘛去啊?”

  “啊,叔,我在村口碰到几个来旅游的,想着先把他们带进村安顿一下。”谢凌急忙解释道。

  “来旅游的?”我很明显的看到谢凌他叔皱了一下眉头,可却是转瞬即逝。

  “啊,你最好把这事给你村长爷爷说下,免得他生气,你忘记上回来的说是旅游的人了吗?”男人看着谢凌,很是严肃的吩咐道。

  吩咐完之后将头扭过来看向了我们,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没人知道那笑容中藏了什么。

  “上次旅游?啥情况?”谭文看向谢凌,有些疑问。

  “啊,是这样,上次有个旅游小队从我们这里过去之后,失踪在武陵山上了,一直也没下来,而他们留在村里的东西,起先是保存了一段时间剑,后来村长很是生气,便扔了。”谢凌倒是毫不避讳的说道。

  可我总觉的谢凌没有说实话,说不上哪里有问题,可能是直觉。

  “我先带你们去我们村长哪里说下吧。”谢凌说着脸上似乎有些无奈,不过我们也没有在意。

  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就到了村长家中。

  只见谢凌走到村长的门前敲了敲门。

  村长家倒是很是简陋,一个院子,一个大门,大门也是那种木门,两扇,很容易便能破开。

  呸,说这些干嘛,又不是去偷东西。

  谢凌敲了敲门,没人应,又敲了敲门,只见里面传来了一声。

  “谁啊?”说着门便被打开了。

  “哎,是小凌啊,快进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绑着布做的围裙,双手很明显有没有擦净的面粉。估计是在做饭。

  当中年妇女看向我们的时候,脸上顺带着一脸问号飘过。

  “这是?我怎么不记得咋们村有这些人,外来的吧?”中年妇女拍了拍手,将手上的面粉抖落在地,似乎并不在乎我们是不是外来的。

  “啊,姨娘,他们是来旅游的,到村口,我就给接了进来。”谢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没事没事,先进来再说吧。我正在做饭,你们都来了,就一块吃饭吧。”中年妇女很是热情,笑着将我们一行人迎了进去。

  后来,通过谢凌的口中知道,这中年妇女叫吴花,是这村长的儿媳妇。

  “媳妇,谁来了啊。”吴花将我们引到门口的时候,门里的声音问道。

  “啊,是来旅游,找咱爸登记的。”

  边说着,我们便进了门,看清了说话的人是什么样子。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脸色并不太好,看到我们之后,很是勉强的笑了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