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二十三章 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啊,怎么了?”谭文依旧不明所以,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啊,你的眼睛成了血红色,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将谭文眼睛上的异状告诉了谭文,如今看来,这红眼对谭文并没有什么影响。

  “那,咱们这么跑,陈北怎么办?”我将此行的目的提了起来,

  刚顾着跟谭文跑,差点把此行的目的忘记了。

  “让我想想。”面对自身的异象,再加上之前的种种事情,让谭文陷入了沉思,事实上,我也在很努力的想,这些事情究竟是怎么样产生的。

  红眼红眼,这种情况下的红眼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

  突然,我脑海中似乎跳过了什么,可是又有些抓不住,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总感觉许多知识在脑海中,可是关键时候却也又翻不出来。

  “我知道了!”谭文突然喊道,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我盯着谭文,想看他是否想的是我没有抓住的。

  “古书中有一种灵,名为魇,而魇可以让入梦之人陷入无尽的循环之中,即便你发现这里是梦魇,你也出不来,因为你已经分辨不出你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中了。”谭文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听到谭文说这话,忽的也想起来了,梦魇梦魇,爷爷曾经讲过,我忽然脑海中闪烁出了相关的内容,急忙补充道。

  “据说这种灵食善恶,惧无心,万物入其中,非无心不可解。”我将爷爷告诉我的原话原木原样的说了出来。

  谭文点了点头,示意我说的正是他想说的,但是问题又来了。

  “如果是中了魇,那,这,无心是什么鬼,总不能让我俩把心剜出来吧,其次,如果是中魇,我们俩为什么会在同一个梦中?”

  首先不说着无心,既然是中了魇,我们为何会在同一个梦中?

  “这……确实奇怪,让我想想……”谭文听到我话后,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努力想着。

  想了一会,谭文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渗人的红眼让我十分不适。

  “我知道了,是因为磁场!”谭文盯着我十分严肃的说道。

  “我说的这个磁场更像是一个结界,但是他又不是结界,他没有结界的功效,但是能阻断人意识的传播,再加上我们中了魇,自然是出现在同一和个梦境中。”谭文说。

  “人那?怎么不见了?”此时远处一整声响传来,很明显是村民的声音,我估摸着是村民在四处找寻我们。

  “走,我们先躲起来,在想办法。”谭文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再一次向前拽去,我暗叫一声,身子便不受控制的跟着谭文向前走去。

  因为偏离了小路,导致趟进了灌木丛,在穿梭衣物也逐渐被划破了,谭文拉着我在一处比较高一点的树后停了下来,拉着我蹲了下来。

  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因为刚经过灌木丛时有了声音,那些村民也闻声赶了过来。

  “刚才明明听到这边有声音的,人呢?”

  “我怎么知道,刚才明明听到的。”问询追来的两个村民顿了顿,便离开了。

  我摸了摸胸口,稍显安慰,随后看向谭文,谭文的血红色的眼睛还是没有褪去。

  “如何破了这魇?”我发问道,毕竟这家伙见多识广,看到这些肯定要比我知道的多。

  “还记得你刚才说的吗?只有无心才能破了此局。”谭文盯着我说,好像破解的办法就是在我身上。

  “你总不见得让我自己把心挖出来吧!”开玩笑,万一这不是魇了,我不就白白牺牲了吗,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嗯哼,这也不失为一个妙计,都说无心方可破解,也许是这个意思呢。”谭文此时突然看向我,一阵阴森的笑容突然袭来,我大惊,急忙往后退去,眼前的人绝对不是谭文,虽然只和谭文共处几天,即便不了解,但是谭文绝对不可能有这种神情。

  “你不是谭文?”我大喊道,蹲着的身子站起身来,向后退去,结果一个踉跄躺在了荆棘丛中,倒了上去。荆棘上的刺扎得我生疼。

  “你才发现?”谭文此时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眼珠中的血红色愈加显眼,有些可怖。

  我双手向后撑着,往后移去,完全顾不得手上的疼痛,而谭文也在此时向我逼近。

  可这眼前之人除了谭文外还应该是谁呢,我完全没有线索。

  “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谭文?”我双腿缓过劲,急忙将双手撑着,一个转背站了起来。往后退去,退的时候不断留意这草丛中的荆棘,以免再次摔倒。

  “我?你问我是谁?那可厉害了。”突然谭文的嘴角魔衣一抹怪异的笑容,却并没有停止向我迈进的步伐。

  我随着谭文向我走来的节奏,不缓不慢的向后退去。

  “我的名字很多,一般来说,你们管我叫做梦魇,也有人叫我食梦,都没错,不过我还是喜欢我的本名,那就是魇。”谭文的笑容丝毫没有变化,这反倒让我觉得十分的恐怖。

  人们的恐惧从在于未知,我们不曾知晓即将到来的恐惧指的是什么事情,而这往往才是最大的,令人崩溃的恐惧。

  我不知道魇的真正意图。

  “为什么找上我?”我打算转头跑,但是还是留下一个问题,其实之前我就应该发现的,为什么谭文突然就要拉着我跑,村民并没有说会打我们,再者,为什么才第二次,谭文就说着是梦魇,还十分肯定。

  这些事情我都没有仔细去想,现在想起来,真的是觉得自己有些愚蠢。

  “找上你?是你自己陷入我这里,我找上你?”魇说着竟然等着鲜红的眼珠,似乎想告诉我,是我自己要来寻死。

  “难道不是么?”我脱口而出,倒是对眼前的魇来了兴趣,只要还有疑问,就能商量,即便是魇。

  “你想和我商量?商量什么?别忘了,我属于梦境,在梦境中,你想什么我都能知道。”魇似乎有些得意的低眼望着我。

  我顿时觉得有些难受,没想到眼前的竟然可以看穿我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要把对付你的办法讲给我听?”我轻笑了一声,心里并没有想任何事情,因为我知道,心中的事情下魇的眼中,基本都会暴露,还不如沉下心来不去想这些东西。

  “哦,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剜掉自己的心?实话告诉你,虽然这是梦境,但是梦境中你剜掉心,现实生活中,你也会死掉哦。”魇提醒似的说道,说着,终于魇停住了脚步,我也没有再向后退去。

  魇似乎笃定了我不会剜掉自己的心,然而事实上我确实不会。

  “既然你不会自杀,何不待在这个梦境中,与我为伴。”魇一改之前十分阴森的笑容,用手比划了两下,指了指周围。

  “你看看,你呆在这里,这里多好,况且在这里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何乐而不为。”魇嬉笑道。

  我不知为何,魇没有了那种阴森的表情,我本应该畏惧的心理减少一点,可是现如今,脑子反倒有点迷糊,不知为何,总觉得魇说的其实是有道理的。

  “想想吧,沉迷在这里,这个世界中,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魇继续诱惑到,然而我总觉得自己不应该相信,可是不禁的有去思考这个问题,觉得自己应该搭理,即便是觉得这个不应该答应。

  “答应吧?”魇继续喊着问道,似乎笃定了这次我一定会答应。

  魇的表情显得很是柔和,但是我却在这一刻觉得十分的恐怖。

  “……”正当我即将要说出自己答应魇的提议时,脑海中突然有一种振聋发聩的声音,将我喊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