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二十五章 故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在昏迷的最候一刻看到了自己的心脏,一刻不断在滴血的心脏,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我陷入了昏迷,不知道为何,我闭上眼睛之后,不知道为何,我已经感受不到了疼痛,我看到一束白光,人在死之前会看到自己的亲人向自己招手,随后便会化为无知无觉的魂魄飘入地府。

  我看到了,白光中,依稀有一个人在向我招手,是爷爷,我愣住了,想起之前爷爷说的。

  “爷爷,是你来接我了吗?”我大声对着眼前白光中的那个人喊道。

  然而白光中的爷爷没有说话,依旧只是微笑着,不断的想着我招手,我想我已经死了,不过这种感觉很舒服,想必死也是种解脱吧,可惜的是,还没有进入武陵山,连墓葬都没有找到,就已经结束了。

  我惨笑一声,不知不觉的向着白光中的人走去。

  “给老子出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忽然间,我眼前的一切似乎是崩溃的一般,如碎片般散落近黑暗,而我也止不住的下落,似乎是要落进这无尽的深渊。

  我睁开眼睛,才发觉此时的自己早已经是一身冷汗,而我眼前的正是十分紧张的盯着我的谭文,。还有陈北。

  “你没丢???”我惊诧的看着陈北,一切都是因为陈北丢了,才发生的,可是,现在的陈北竟然站在自己眼前,还十分关切的看着自己。

  我拍了拍脑袋,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我刚才都在做梦?”我疑惑的问道,并不仅仅是在问谭文,更像是在,问自己,如果刚才是梦,那么现在会不会也是梦?我有些疑惑。

  “你再好奇,现在是不是也是梦境?我们是不是压根只是你臆想出来的?”谭文一语道破我所想的。

  其实验证是不是梦是很轻易的,你仔细回想刚才,在现在想起来,你梦中的一切是不是都很模糊梦幻。

  “嗯。”我轻轻地嗯了一声,因为现在想起来确实是这样,刚才的梦境似乎已经渐渐的在我脑海中消失了,或者说是渐渐趋于模糊。

  “那就没错了。”谭文若有所思的回答道,随后眼神一阵冷冽。

  “如果我猜的没错,一定是我们昨天吃的东西有问题。”谭文眼神冷冽的说道。然而陈北此时疑惑道。

  “为什么只是王林入梦了,我们却没事呢?”

  “如果我猜的没错,王林中的是一种致幻类毒药,照目前的状况来说,跟我记忆中的一种毒药有点像。”

  “这毒药名叫致魇,据说是由魇和古时的一些方士达成协议,所以制作了这种药,因为魇需要大量的壮年人来补充精元,而只有入梦之人才会被魇找到,只不过这种毒药只存在于传说,我没想到会在这个小山村看到这种毒药。”

  “我估摸着是因为我们已经年近半百,因此并不符合毒药的服用标准,所以我们才会没事吧。”谭林这样说着,虽然我跟感觉很不可信,但是目前也只有这一种解释。

  要么我入梦跟所在这个地方有关,要么就只能跟所食用的食物有关了。

  “不管情况是怎么样,我们去问问村长就知道了,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村长有点问题,我想着一切村长应该都知道吧。”

  虽然不敢肯定谭文的说法是否是正确的,但是也没有背的说法可以解释我入梦的情况,因此只能先按照谭文的说法来。

  我和陈北同时点了点头,我赶紧起来,走到这件房间中的一个水盆中,用清凉的水洗了一把脸,对刚才梦境中的一切甚至有些后怕。

  我洗完脸,便和陈北还有谭文一块出了谢平三叔的家,离开的时候谢平的三叔似乎并没有在意我们要去哪里。前往村长的住处,一路上倒是没什么异常。

  说实话,其实现在到底是不是现实我还不能肯定,但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很快便来到了村长的家中,村长似乎早就知道我们要来似的,早已在堂前准备好了,端坐在堂前的椅子上。

  我们刚进门,村长便微笑着说道:“你们来了。”

  谭文倒也是直白,大声说道:“老先生,既然你知道我们要来,想必也是知道我们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吧,为什么会这样。”

  村长自然知道谭文说的·是什么事情,微微一顿,随后又恢复了笑容,“没想到你的朋友还能逃出来,不愧是少年出英才啊。”

  “看来你是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说,否则,这件事决不可善了。”谭文突然眼神眯起来,很是严肃的说道。

  “别着急,这件事我确实知道,但你朋友入梦却和我没有关系,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这件事说起来有点长。”村长苦笑着说道。

  “那就快点说。”谭文让村长开始说。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我睡了一觉之后谭文好像变得更加暴躁了,戾气多了不少。

  村长也开始不紧不慢的讲了起来。

  “五百年前有一个村子,这个村子依山傍水,也就是现在的南远村。村民的生活好不逍遥自在,村民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突然有一天,来了两个外乡人,一个叫成越,一个叫成生,说是要在村子借宿几晚,因为灾荒,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吃上一顿好好的饭了。”

  “村民倒是十分·朴素,并没有多想,便让这两人住下,原定的住几日,可是他们在期限到后,也并未离开,村民倒也没有去催,只是都商量让这两人住下。”

  “本来原定的几日,逐渐变成了几年,这两人也跟村民逐渐熟络起来,村民们都觉得自己了解这两人,而且逐渐的适应了这两人在这里常住。”

  “但是谁又会想到,这村子却因为这两人,而遭受了百年的大劫难,这两人日里和村民们和睦相处,但是到夜里,便到连通着全族的水井,位于村口的那口主井上去,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多久开始做这种事情了,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某一天下午,村里的几个孩童约定晚上去近处的武陵山上逛,因为早有传言,夜里上山是及其危险的,村里的长辈明令禁止晚上上山,几个孩子打赌,约定谁不去就变小狗,晚上乘着自家父母都睡熟之后,便偷偷的溜出来,想要练练胆子。”

  “几个小孩约定的时间是夜里一点钟,而地点正是村口。”

  “晚上两点很快便到了,几个小孩头装作睡意,实则在各自父母熟睡的时候纷纷起身,穿好衣服鞋子,准备赴约下午的赌注。”

  “此时的两名外乡人正待在主井处,拿着一些黄符,手中端着鲜血,似乎是在做什么法事。”

  “此时孩童们陆续出了自己家门,总共有五个孩子,其中一个叫做王小虎的是最先到地点的,因为那口主井就在村口,王小虎看到井边的两个人,顿时停下来,以为是村中的长辈,要被逮住,会挨揍,于是便躲在距离村口不远的一处粗壮的柳树旁,刚好能看到主井边上的那两个人。”

  村长说着招了招手,吴花从厨房走了出来,倒了一杯水,结过来给村长,村长喝了口水,转而继续说道。

  “王小虎站在柳树旁看着两人的行为,仔细一想,这不是村上来了没几年的外乡人嘛,他们在这里干什么。此时另外的三个孩童也陆续赶到,王小虎跟他们说清楚了情况,两个小男孩跟着王小虎躲在了柳树后面。”

  “其中有个叫做张勾的小男孩是第四个来的,看到王小虎和其他两个男孩躲在柳树后面躲在树下,于是大声叫了一声,很是疑惑地问道‘你们躲在柳树后面干什么?’”

  “这一声喊叫直接让在井口的成生和成越听到了,此时王小虎心中不断的打鼓,心想,这下坏了。”

  “再听到张勾的叫喊声时,二人中的一人转过脸,看到这张脸的王小虎着实一惊,背后冷汗直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