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三十章 相差五百年的相助

第三十章 相差五百年的相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婆子此时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和两只邪物缠斗在一起。

  一只邪物似乎有些灵智,直接躲过了老婆子的刺击,而另一只乘机抓住了老婆子的手臂,我本以为老婆子遮瑕要完蛋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婆子的力量十分强大,被抓住的手臂直接将哪知邪物拖了过来。直接让我瞠目结舌。

  另一只邪物没有被桃木剑刺中,哪知这老婆子甩起桃木剑一剑斩断了抓住自己胳膊的这只邪物的手。

  顿时绿色粘稠的液体喷溅出来,老婆子一闪便躲开了,因为被斩断了手,邪物顿时身躯一震,向后退了几步。

  而另外一只邪物再一次的向着老婆子扑了过,老婆子丝毫不见慌张,只见老婆不满皱纹的脸上出现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

  转身看向柳树的位置,狂奔过去,狂奔的时候大声喊着八卦镜。

  躲在树后的中年人听到之后,立马丢出一个八卦镜,老婆子起跳之后飞身接住八卦镜之后立马停在距离柳树不过二十米的地方。

  两只邪物向着老婆子的方向不断飞奔过来。

  拿起八卦镜,咬破自己舌尖的精血在八卦镜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勅令,将八卦镜转过去,用镜面对着两只邪物。随后用桃木剑从目光出划过。

  只见八卦镜金光大作,让我没想到的是,此刻的老婆子眼神看向了我。

  “快跟我念,否则光靠我一个人法力不够。”老婆子对着我这个方向说话,让我一阵纳闷,不是看不到我吗?

  “别看了,小伙子,就是说你。”老婆子确定了我的想法。

  “你能看到我?”我指着自己,有点疑惑的问道。

  “快点。”老婆子显然有些无奈,我瞅了瞅周围,确实也没啥人,可能真的再说我。

  我点了点头,老婆子开始念咒,我也跟着念。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

  “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

  “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

  “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

  “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

  “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刚念完咒印,结果八卦镜金光比之前更胜,而被八卦镜照射的邪物不停地颤抖,如何来形容,就跟发了羊癫疯差不多,随后全身开始溃烂,一股股绿色的粘稠液体不断地外流,配合着天上的圆月,显得异常诡异。

  “光是这样还不够,你到柳树底下向那对夫妇要两张三昧真火符。”老婆之看向我说道。

  “可,他们看不到我啊,我也没办法触摸到他们。”我很无奈的说道。

  哪知老婆子好像想到了什么。口中嘀咕了几句,拿着桃木剑的手指指了指,画了一张不知道什么符咒。

  “好了,你现在去吧。”老婆子指了指柳树下。

  我半信半疑的向着柳树下跑去,哪知那对夫妇真的能看到我。

  “你你你,你是谁?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其中的中年男人看着我大喊道。

  “那老婆子要三昧真火符,赶紧给我两张。”我焦急的喊道。

  “啊,啊,我不认识什么三昧真火符,这是王老太的包,你自己找吧!”中年人显然有些忌惮我,退后几步,将包扔在地上让我找。

  我在这个布包中翻了半天,只找到一些法器,还有朱砂墨、毛笔、黄纸。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包里根本就没有三昧真火符,还得我自己写。我心中一阵郁闷,但是看着王老太撑着,时间长了显然有些吃力。

  我急忙拿起黄纸,蘸着朱砂墨,在黄纸上书写起三昧真火符。这两个中年人站在旁边不敢言语。

  只是方寸之间,我已经写好两张了。拿起三昧真火符便冲向王老太。

  王老太伸出桃木剑,示意我将符咒戳挂在剑头。我立刻反应过来,按照指示将符咒戳挂在剑头上。

  王老太拿起桃木剑冲着邪物比划着什么符咒,突然,剑头的三昧真火符自燃了起来。

  随着王老太一声“破!”出口,桃木剑也被王老太用力掷向了邪物,桃木剑在接触到邪物的时候,符咒的火焰瞬间遍袭邪物全身,另外一只邪物也难逃厄运。

  火焰很快蔓延到了一只邪物的全身,另一只邪物想要去搭救,结果触碰到火焰的瞬间也被火焰吞噬了。

  邪物不停地发出惨叫声,似乎是人的声音,可是又不太像!惨叫声着实让我有些惊恐。

  不一会,两个邪物便在三昧真火的吞噬下化成了灰。

  王老太捧着八卦镜也掉落在地上,而王老太自己也是瞬间瘫软在了地上,与之前除妖的时候判若两人。

  柳树下的夫妇看到这里,也是飞快的跑到了王老太的身边。

  我想试试能不能搀扶起王老太,结果被王老太制止了。

  这对夫妇跑过来搀扶这王老太,但是王老太并未起身,反倒是盘腿坐下,眼神看向了我。

  “这是在你的梦里,记住,这里并不是现实,但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小鬼已经除掉,但是想要彻底解决,还是得找出存在这里的魇。”王老太喘着气说道。

  “魇因为这两个活尸妖,暂时会隐匿起来,但是今后这个村子将会被噩梦笼罩,你所在的梦就是魇施法变化的,我用尽最后一丝法力将你拉到了这个梦境,魇无法插足。”王老太说着突然口中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让在场的夫妇和我有些猝不及防。

  “想要出去便默念拘魂咒跟驱魂咒,可以将魇束缚到现实,我将用毕生法力护这里的村民五百年周全。”

  王老太说完突然伸出右手,咬破中指指尖,在自己的衣服上画了一张我也不认识的符咒。口中默念着咒语。

  “以吾之命,敕令,驱除万邪,证道成善,敕令诸神,以吾之力,力佑众生,诸邪退散,诸神渡苦!”王老太不停地念着这这段咒语。

  砰的一声,王老太自己燃起了火焰,这让这对夫妇着实吃了一惊,急忙往后退去。

  火势越烧越大,在烧尽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熟悉的场面,我们此次来的目的,琉璃珠,我全部想了起来。

  心中默默感谢王老太,没想到王老太早已经料到了今天这一劫,特意留下一丝法力,让我走出困境。

  感怀的同时,我眼前的画面也在不断地崩塌,我知道,王老太随后一丝法力逐渐消散了,我急忙心中默念拘魂咒跟驱魂咒。

  崩塌之后,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但是心中默念的咒语依旧不敢停。

  “别念了,我是谭文……啊!”一阵阵声音不断在我耳边想起,喊叫一会,声音又变成了林萱的声音,继续喊叫。

  不停地变成我身边人的声音,我嘴角冷笑,心中念咒的速度顺势增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睛猛然睁开,发现自己躺在黄布上,我摸了摸额头,早已经被汗水浸湿。

  而眼前谭文用一个葫芦,葫芦上画满了拘魂符,对着我,不一会,我再次陷入了昏厥,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谭文已经收拾好了器具。

  “你醒了就好,魇就在这葫芦里,待会还得靠你超度,你先起来。”谭文说着解开了我手上的红绳。

  “嗯,行。”我脑袋刚醒有点晕,但是梦里的一切我却都已经记得很清楚。

  此刻的陈北突然冲过来,抓住我,很是着急的说道,辛亏我没事,不然这趟行程不就亏死了!我心中暗嘲无语。

  眼前的场景不在想梦里那样既熟悉又陌生,听到陈北的话,我也能判断是否是现实。其实偷偷说,我甚至想抽自己一巴掌,看看自己醒没醒过来。

  站起身,我接过谭文手中的葫芦,心中一阵感叹,我这算是已经找了这玩意两次道了。

  心中倒也有些苦涩。现在想想那王老太怕是已经有了半仙的实力,一脚已经踏进仙家行列的人。五百年前的人仅仅凭着一丝法力就能帮我脱困。

  自己竟然能的到这样的人的帮助,不觉有些幸运。此时村长不知从何处出现,身边站着一个七旬的老太。

  看到那老太的面容,我不觉一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