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风水寻龙王林林萱 > 第三十七章 接连被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左边的岔道相对于之前的洞口矮了许多,两个人并排走刚好合适。

  我和谭文急速的向前奔跑着,然而洞口只是原来越窄,再加上潮湿的岩壁凸起,洞穴中光线不是很充足,导致时不时的将我和谭文的胳膊撞伤。

  而洞口的不远处也时时传来陈北的惨叫声。

  惨叫声越来越远,我发现以我们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抓走陈北的。

  “这玩意是不是就是他们说的什么守护灵?”不知道,或许是吧,不过我现在敢肯定的是,这抓走陈北的一定是某种精怪。

  我倒是没想到,转头问向谭文。

  “何以见得?”

  谭文将手电照向墙壁,哪知墙壁上出现一道道很是明显的抓痕,像是什么野兽抓的。

  “看起来,真是的啊。”我和谭文虽然嘴上说着,但是依旧没有停下脚步,不一会,洞穴的通道又变得宽敞起来了。

  眼看宽敞起来,我们向前的速度逐渐加快,终于,眼前出现了一丝亮光,我心中大为欣喜,亮光越来越亮。

  也就是说洞穴的出口就在眼前,我和谭文朝着亮光冲了出去。

  从洞口出来以后,实现一下子敞亮了,我和谭文转头看去,身后的出口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这洞口与之前的入口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洞口并没有之前我丝毫看不懂的文字。

  “我们寻着踪迹找吧,这孽畜抓走陈北的时候留下了爪印。”谭文提议道,我自然是没有异议,如今除了顺着踪迹找,也没有办法。

  抓走陈北留下的踪迹从洞口一直往出眼神,隐没在一片灌木丛之中。

  我和谭文跑进灌木丛,灌木丛之中很多杂草都有没被压过的迹象,看着身躯,抓走陈北的玩意体积还是十分大的。

  “这家伙看起来体积还挺大的。”谭文边说,我二人也是顺着灌木丛中的踪迹继续往前奔跑。

  跑的实在是喘不过气了,大约跑了将近一个小时,可是往前有数不尽的灌木丛。

  “这玩意怎么这么能跑!”我蹲坐在灌木丛中大口喘着气说道。

  “歇会继续追,我们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没有恶意。关键是现在没他的踪迹,我甚至怀疑咱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

  “或许这根本不是抓走陈北的那个东西留下的印记。”谭文摸着脑袋,仿佛根本想不通。

  “那我们还要不要追?”我试探性的问道。

  “我其实不是很想追,第六感总让我觉得,咱们被忽悠了,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啊,只能追。”谭文很是无奈的说道。

  歇息了一会我们继续的按照踪迹追,不过这次追了没一会,踪迹便消失了。

  “要不要继续往前,现在痕迹消失了,咋办。”我转头问谭文。

  谭文现在也没有什么思绪,正在考虑。

  “你让我想想,如果这个踪迹不是陈北的,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被这玩意给忽悠了。”谭文说到这,好像是想起什么来了,转过身喊了一句。

  “赶紧往回跑,不然来不及了。”闻言。

  我想都没想就转头又往回跑,虽然不知道谭文想到了什么,但是既然他这么说了,一定有他的道理。

  在灌木丛中穿梭本来就比较费劲,再加上之前被木刺给伤到,导致返回的时候速度慢了许多。

  来回折返的时间算上,已经差不多下午四五点了,当然,我是没有空看时间的。

  等我们赶到洞穴出口的时候,谭文突然停下来。

  “我们返回到刚才的分叉口。”谭文说道。

  我其实一直没有搞懂,所以想要问他,但是看了他一眼,他只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我将即将飞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等返回到之前的岔路口时,令我大吃一惊的是,被拐走的陈北安然无恙的躺在那里。

  我十分不解,“怎么会这样。”

  谭文神秘莫测的笑道:“你到我跟前。”

  我百思不得其解,急忙走到谭文的跟前,只见谭文用手在我额头不知道画了什么,随后双手做剑指,从我双眼划了过去。

  “你在回头看看,还有没有抓痕了?”我闻言,转过头,才发现洞穴的墙壁之上的抓痕都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着实惊讶。

  谭文倒是十分耐心的解释起来;“本来我没有怀疑,直到刚才我跟你说完调虎离山之后,我转念一想。”

  “这些痕迹不见了,说明这东西到这里边停止了,可是这里并没有看到带走陈北的东西,在跑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

  “这里的灌木丛都出奇的一致,我在我们跑的道上仔细观察了,就连灌木倾斜的方向都是一致,这让我不得不怀疑。”

  “我把自己的法眼打开之后,才发现我们脚下的灌木丛根本没有倾倒,唯一倒的是我们踩出来的痕迹,既然痕迹是假的。”

  我听到谭文的话算是明白了,也就是说,我和谭文都被这东西给骗了,陈北并没有被抓,只是昏倒在了原地。

  “我知道了,他是在阻止我们去右边这个岔路。”我恍然大悟。

  “应该是这样,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但是这洞穴里面的东西这样做应该是想要防止我们进入右边的岔道。”

  “陈北说去左边,所以只是被整晕了。”谭文解释道。

  我蹲下甚至将倒在一旁的陈北摇了摇,没想到陈北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让我来。”谭文蹲下来,看着谭文说道。

  我将手拿开,哪知道谭文直接两把掌拍了下去,看着都疼,随后只听到一声惨叫,陈北睁开了眼睛。

  “你他喵的真打啊!”陈北抱着自己的脸庞一脸苦楚的说道。

  “走吧,赶紧的,整完我们就走。”谭文并没有理会陈北的叫喊,急忙说道。

  “这是几张驱邪符,你拿着。”谭文将手中的一张驱邪符递给了陈北。

  陈北急忙收了起来。我们正要向着右边的岔路走,三人并排,没人拿着一个手电,手电的光一眼打到底,看不清楚这个通道到底有多远。

  我们刚踏进去,走了还没有五米,眼前哗啦啦的飞出来一大堆蝙蝠,把陈北吓得连连后退。

  “实在不行,你先回去,我们找到什么好东西带出来给你?”我试探性的问道。陈北听到我这样说,故意挺直腰杆。

  “没事,继续走。”我看着陈北,有种说不出的笑意。

  我们打着手电往洞穴里面走着,可是不管怎么走,手电的灯光始终照不到尽头,走了将近两个小时。

  “这洞穴什么鬼,两个小时,我他吗隧道都走出去了。”陈北抱怨道,我和谭文也觉得不对劲。

  “我们继续走。”谭文说着,不过这回是在原地做了标记,我们向前走着,大约十几分钟后,谭文指着之前做的标记。

  “我们被困在里面了。”说着无奈的摆了摆手。

  “会不会是鬼打墙?”陈北好奇的问道。其实他说的也没错,有可能遇到这种情况。

  所谓民间说的鬼打墙,其实无非就两种现象。

  一种是遇到过路的魂灵,被戏弄了,一般这种的没有恶意,戏弄够了·自然会离开,还有一种,就是所在的地方阴气十分的重。

  造成阴路占了阳路,将进入的人封闭在这一小段的阴路上。

  如果真是鬼打墙,那么极有可能是第二种,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块地方从之前的亭子到这里,阴气都非常的重。

  “这样,不管是不是鬼打墙,我们先试试,破除鬼打墙最有效,也是最省事的方法就是在一旁撒尿。”我提议道。

  “你确定不是童子尿?”陈北此时质疑道。

  “尿不尿看你。”我懒得解释,只是看着陈北说道。

  其实撒尿是因为尿乃污秽之物,正好可以破除这里纯阴的磁场,也就是常说的一颗老鼠屎坏掉一锅汤。

  陈北迟迟不行动,而谭文已经背过身,唰的一下,一泡尿洒在了地上。

  陈北看到谭文也是如此,背过身自己也是好好小解了一下。

  尿完之后我们便继续出发了,不过,这次我们并没有在看到标记,而洞穴的路也慢慢的变得宽敞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