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就我一人(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小曼的父亲手上有一个大项目,从前年开始就被卡住,然后没有任何音讯,后来才知道出于某些特性的原因,导致这个项目被卡住了,什么原因换人啦。

    传闻前后两人有些过节,而杨建和之前那人关系甚好。

    关系找了,

    没有什么用,对方是个牛脾气。

    而这一晃就是两年之久,虽然期间有所交集,但对于那个项目却避而不提,直到上周突然的一个电话。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突然提出要签字?

    难道

    杨建想起了自己的大哥,但很快这个想法被摁了下去,自己的这个大哥从来不插手家中的事务,他把公与私分得很开。

    如果不是自己的大哥,那还能是谁?

    不久,

    到了某院门口。

    因为杨建的车有登记,所以进入大门并没有受到阻拦,直接到那人的家门口。

    “来了小杨。”

    “林哥。”

    杨建对中年男人笑道:“嫂子和孩子在家吗?”

    “回娘家了。”

    “家里有一点事情。”中年男人说道:“东西都带了吗?”

    “嗯。”

    话落,

    杨建拿出一叠纸张,递到中年男人面前,然后他提笔签字,整个过程很快捷,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这让杨建很意外,在商场上混的人都知道,某一群人签字速度之慢,难度之大,无法想象。

    “好了。”

    “谢谢。”杨建一脸诚心地说道。

    “呵呵”

    “不用谢了,这是欠你们杨家的。”中年男人笑道:“没有什么事情吧?要不我们坐下来聊聊?”

    “好。”

    杨建点点头。

    “龙井还是大红袍?”中年男人问道。

    这时,

    杨建起身,对中年男人说道:“我来吧,杨哥。”

    不久,

    杨建拿着两杯龙井,其中一杯递到中年男人面前。

    “小杨,你女儿今年多大了?”中年男人问道。

    “十七。”杨建说道。

    十七

    年龄有点小了。

    中年男人好奇地问道:“听说你女婿计算机很好啊?”

    “哦”

    “什么?!”杨建反应过来,满脸疑惑地问道:“林哥你刚才说我女婿?”

    “呵呵”

    “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你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签字吗?”中年男人说道:“我欠徐茫一个人情。”

    “”

    徐茫,

    这名字太熟悉了!

    杨建虽然没有见过徐茫,可对徐茫那是相当了解,包括自己的夫人,也对徐茫很了解。

    这是一个神奇的小子,

    从前自己的女儿有些冷,包括在家里也很少说话,但直到有一天回家,女儿突然提起在学校遇到一个神经病。

    然后

    这个神经病打开了自己女儿的心扉。

    他叫徐茫,

    只听说名字,却不曾见过的男生。

    他

    他是怎么接触到这个层面的?

    杨建思考了一下,在他的关系中似乎就没有一个徐的,就算有那也到不了这层面,这可是魔都林哥排行老四!

    更加重要的是,

    他今年才不到五十。

    之后,

    杨建和这位中年男人因为徐茫的原因,两人的关系从熟悉的陌生人,到现在朋友。

    回去的路上,杨建给自己的女儿打了一个电话。

    “喂?”

    “小曼呐”杨建笑道:“什么时候把小徐叫过来,到我们家吃顿饭呀。”

    “啊?”

    “我这”杨小曼接到自己父亲的电话,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问候,谁知道是这个情况,欢喜中带着一丝紧张:“他最近挺忙的,要不下个月怎么样?”

    “小徐到底是干什么的?”杨建好奇地问道:“他不是学生吗?”

    “他是”

    “是”

    “是学生的同时又在搞科研。”杨小曼说道:“最近刚刚接手一个国家级重点科研项目,呃为全国高校和科研组织提供数据服务,简单的说他正在搞一个知识库。”

    对于科学方面,

    杨建只是一知半解,好奇地说道:“就是云数据?”

    “差不多吧。”

    “就是云数据”杨小曼说道。

    搞科研的

    杨建并不是对搞科研的有意见,在他的一些部门里面,不乏搞科研的人才,只是只是都有一些倔强。

    “这个小徐是不是有一点呆呆的?”杨建问道。

    呆呆的?

    如果那家伙真是呆呆的就好了。

    唉

    “爸”

    “算了。”杨小曼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以后见到那个白痴,提前备一些药。”

    什么?

    这小徐难道有传染病?

    怎么见他还要准备一些药?

    杨建内心充满了疑惑。

    这天,

    徐茫又前往了图书馆,最近他刚刚弄懂数据库,现在打算搞清楚一件事情,数据库能够给材料学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差不多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徐茫基本明白了材料学的难点在哪里,就是因为机制特别复杂,材料的可能性太多了。

    所有从实验角度出发,会出现很多不确定的地方,这时候需要有用的理论介入其中,而数据库存在的意义就是如此,让材料学成为一种理性设计,而不是全部试错的方法来研发。

    接下来就是文献问题。

    起初,

    文献问题并不是徐茫所要考虑的,他的任务只是建立设计数据库,然后不断完善和优化,让其科研人员使用数据库时,没有那么费劲。

    因为原本就有大量的数据,而且材料系到时候会过来帮忙,把原先的数据进行划分,让其更加合理一下,届时只需把划分好的数据移植过去即可换句话说,徐茫只是重新建立一个平台罢了。

    但徐茫对自我要求很高。

    他要全世界所有的材料学数据!

    然后问题来了,

    如果快速收集到全世界的材料学文献?

    此时,

    徐茫坐在椅子上,手托着脑袋,全力思考这个问题中。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非常无耻的办法,利用自己的黑客技术,制作出一个数据采集工具,在全世界上疯狂采集数据,然后把这些数据存放在实验室的服务器中,当然最近几天复大的网络可能会崩溃。

    只是,

    这个办法只限于那些公开的,而未公开需要其他途径。

    没办法,

    谁让徐茫天生就是坏蛋。

    之后的几天,

    复大的这个校区网络出现了卡顿现象,很多学生反映虽然显示连接网络,可却不能上网。

    提供网络服务的公司派来技术人员调查此事,结果发现网络并没有异常,只是有一个混蛋把给学生用的宽带给霸占了,但这个混蛋是谁查不到。

    学生们那个愤怒,这简直就是无耻,要霸占整个学校一起霸占,凭什么只占学生宿舍的网络?

    此后,

    周边的网吧爆满。

    断网第二天,

    实验室角落处的一张钢丝床上,一位拥有盛世美颜的男子从睡梦中醒来,拿着脸盆前往了附近厕所洗手台,开始洗脸刷牙,然后前往图书馆重新拿起物理书,毕竟徐茫是物理系的一员。

    到时候大学四年,任何专业都是鬼精鬼精的,结果物理不及格,这就很尴尬不,是特别尴尬!

    第五天,

    学校的学生宿舍网络终于恢复正常,徐茫恰巧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计算机夏主任打来的。

    “夏主任?”

    “找我做什么?”徐茫问道:“我现在很忙。”

    “现在进展如何了?”夏主任问道:“数据库的整个框架有没有完成?”

    “没有!”

    “这个框架需要材料学来制定,万一我制作的框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这不是白白折腾。”徐茫说道:“最近我只是优化了服务器,然后找漏洞打补丁。”

    “嗯”

    “下午有三位材料系的高材生过来,帮你完成文献方面的问题。”夏主任说道:“团队磨合的怎么样了?这些天系里很忙,我也没有时间过来,听说你换了一把门锁,怎么?保密工作这么好?”

    “哦。”

    “迫不得已。”徐茫尴尬地说道,他可不想告诉夏主任实情,其实整个实验室,就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不然被他知道一定会怒火冲天的。

    “呵呵。”

    “我在系里通知过了,谁都不能来打扰你。”夏主任严肃地说道:“所以一定要争气!”

    “好的!”

    挂断电话,

    徐茫叹了口气,重新趴在桌子上。

    下午,

    徐茫趁机材料学的三位高材生尚未到来之际,打扫了一下卫生,以免别人说闲话。

    很快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

    “喂?”

    “是徐组长吗?”是位女生。

    “你是?”

    “我们是过来分析文献的。”这位女生说道:“能不能过来接我们一下,就在计算机系大楼门口。”

    “呃”

    “自己上来吧。”徐茫说道:“xx楼左边尽头。”

    不久徐茫见到了所谓的材料系高材生,两男一女,长相普通,可普通中带有一丝顶级学霸的气质。

    “你好,徐组长,我们是材料系的。”唯一的一位女生说道:“刚刚我们通过电话。”

    “你好你好。”徐茫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你们的工作地点。”

    “好。”

    不愧是顶级学霸,工作态度让徐茫倒吸一口凉气,刚刚认识没多久,三人就进入到工作的状态中。

    只是,

    很快这三位学霸开始懵逼了。

    不对呀,

    怎么数据突然有那么多?

    足足扩展了三倍!

    “徐组长?”

    “这数据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某位男生好奇地问道。

    “你说这个啊?”

    徐茫笑道:“我自己收集起来的。”

    对于徐茫的擅自行为,三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反而给予了高度的赞赏。

    “徐组长,谢谢你和你的团队所作出的贡献,想必花了不少功夫吧?”那位女生认真地说道:“对了,你的团队其他成员呢?怎么就看到你一个人?”

    徐茫再次笑道:“整个项目就只有我一个人。”

    哦,

    就他一个人,

    的确辛苦。

    等等,

    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