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又开始不做人(3/3,为真是恐怖如斯加更)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又开始不做人(3/3,为真是恐怖如斯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当小组的三人看到徐茫的手稿后,和小曼看到手稿的情况差不多,脸上除了震惊就震惊,万万没有想到徐茫偷偷摸摸就完成了一次大飞跃。

    “教授?!”

    “徐茫到底是不是人?”小组中的一位男生吞咽了一下唾沫,惊恐万分地说道:“我们找新的铜氧基超导体近两个多月的时间,结果徐茫来实验室不到两天...”

    “不!”

    “也就一天的时间,他找到了全新的氢基超导体。”男人叹了口气:“这...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事情。”

    “是呀!”

    “温度居然提升到了两百五十开尔文...简直无法想象。”另一位男生说道:“都快接近常温了!”

    然而,

    小组中的唯一一位女生,虽然处在震惊的状态,可她很快反应过来,担心地说道:“教授...要这么强的大气压,恐怕需要向学校申请一下经费。”

    的确,

    氢化镧在实验室里有一点,正好够做实验的,但在徐茫的理论中,实现氢化镧超导需要超强的大气压才行,而这个数字达到惊人的一百七十个大气压。

    可以想象,

    需要多少电...而现在经费根本无法支付这样巨额的电费。

    没办法,

    看来只能去学校申请经费了。

    范教授一想到这里,脑袋就开始痛,钱...永远是科研工作者最大的障碍,虽然这片土地是世界经济第二大体,然而在科研上所花的钱却是少之又少,加上网络上各种的键盘侠。

    有些不良媒体爆出某科研机构的经费有问题,一个莫名其妙又毫无作用的实验,竟然花费数百万钱,然后引来一群人疯狂抨击,什么有些地方饭都吃不饱,这些科研人员就知道乱花钱。

    其实他们哪知道,

    在这片土地上的科研工作者,都是一块钱当三块钱花,用最少的钱干做多的事情。

    “今天先解散吧。”范教授说道:“我去找方院士,申请一点经费。”

    待小组成员走完,

    范教授拿出手机,给方主任打了一个电话,很快这个电话就通了。

    “方院士。”

    “不好意思...周末的时间打扰到您。”范教授作为相对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恭敬地对方主任说道:“您现在有时间吗?”

    “有。”

    “怎么了?”方主任接到电话后,好奇地问道。

    “我想申请一笔经费。”范教授说道:“大概...五十万左右。”

    “五十万?”

    “你们研究小组不是有经费吗?”方主任好奇地问道:“怎么还要钱?”

    范教授苦笑道:“遇到了一点特殊情况,原本我们只是研究铜氧基超导体,这种超导体只需要低温即可,但是现在情况有些变化,我们需要用到压强设备。”

    方主任是满脸迷茫,他知道小范所领导的小组在干什么的,但这突然之间的改变,有些令人防不胜防,这么说来前面的都白干了?

    “是因为徐茫。”范教授说道:“他找到通过计算找到了全新的氢基超导体,我想我们小组在铜氧基超导体没有任何成果,不如转头研究徐茫的新发现。”

    “怎么又是这小子?!”方主任彻底无语了,这徐茫还真是放在哪里,哪里就开花。

    “等周一。”

    “我向校方申请。”方主任说道:“你周一早上给我一份报告。”

    “好!”

    ...

    翌日,

    范教授拿着昨晚写好的报告,来到方主任的办公室。

    “方院士。”

    “这是报告。”范教授把手上的报告递给了方主任。

    拿起一看,

    标题很显眼。

    《论氢化镧的超导可能性1.0》的研究课题。

    “这什么氢化镧是徐茫的新发现吧?”方主任问道:“你有没有验证过?”

    “昨天下午我在几个关键数据上验证过,基本都符合...”范教授说道:“但最终结论还是需要通过实验。”

    “嗯!”

    “我明白了。”方主任点点头,冲范教授说道:“我尽量把这笔钱申请下来。”

    待范教授离开后,方主任无奈地叹了口气,徐茫是彻底觉醒了吗?

    再次看了看手上的这份报告,里面的内容令人震惊的同时,也为徐茫的强大感到佩服,他完全做到了理论物理学家该有的所有素质和要求,甚至是荣誉。

    以他目前的成就完全可以当教授了。

    想到这里,

    方主任也随之头痛起来,他为之头痛的不是徐茫站得越高,摔得越痛,他是担心获得这么多的成就,会不会让徐茫越来越皮?

    讲真的,

    不能再皮了!

    再皮下去可能会把学校都给皮没了。

    “喂?”

    “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久,

    徐茫就出现在了方主任的面前,看着面前这小子喜气洋洋的面容,方主任不由开始无奈,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总不能上来先教育吧?加上他刚刚又发现重大科研成果。

    “咳咳!”

    “你坐吧。”

    “哦。”

    徐茫坐在椅子上,默默等待方主任开口。

    “...”

    “...”

    然而,

    过去一分钟,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最终,

    徐茫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方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啊?我最近挺忙的,后天还要参加那个什么校级大学生数学竞赛,我和小曼两人都报名了。”

    “我说你能不能给同学一点机会?”方主任无奈地说道:“你现在是物理系高数讲师,领工资的那种,你都是代课老师了,还去参加这种学生比赛?”

    徐茫:#¥%……&*

    这...

    自己好像忘记是老师了。

    “咳咳!”

    “方主任...我真没有考虑到这点。”徐茫缩了缩脑袋,谨慎地说道:“我是代课老师没有错,可我真实身份却是学生,凭什么我不能去比赛,我可是要去拿第一名的!”

    听到徐茫的话,方主任苦笑了一下,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情况,如果未来有任何比赛项目,只要徐茫参加,那其他人就没有什么机会了,这无疑会造成学生们的议论。

    一但议论起来,就会变成流言,然后传到网上,然后不明真相的网友掺合进来,各种阴谋论就出来了。

    阴谋论出来,学校就要发公告,最终被强行实锤。

    这种事情太多,

    舆论导向,非常可怕!

    “方主任?”

    “您是不是担心我拿到第一名,同学们会有什么想法?”徐茫笑呵呵地说道:“以为里面有黑幕?”

    “有一点。”

    “但是我更加担心,你的出现打击了学生的积极性。”方主任苦笑道:“这次校级大学生数学竞赛,不要让学生们输得太难堪,懂了没有?”

    “哦!”

    这一声‘哦’有些苍白无力。

    看着徐茫离去的背影,方主任不由祈祷后天千万别出事情。

    ...

    下午,

    方主任带着范教授的报告,找到了复大的校长。

    “怎么又是他?”

    “杨建这是上辈子积了什么福?”校长看着这份报告,满脸无奈地说道:“这女婿不得了...虽然看上很皮,想不到他有皮的资本。”

    “校长?”

    “这经费给不给?”方主任问道。

    “我想想...”校长沉思了一下,别看复大很厉害,但也被钱所困扰,每一个学校都一样,那么多的科研小组,补贴和上面下款的钱,根本不可能维持全部的科研小组开支。

    有时候,

    一些烧钱的小组长时间没有成果,被砍掉也是正常。

    现在,

    校长所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基于一个纯理论计算的结果,去进行大规模实验,而这个理论还是学生弄出来的。

    很难办。

    “校长!”

    “这是一个机会。”方主任说道:“我们学校在凝聚态物理学上没有太多话语权,如果这次我们实验成功,意味着在凝聚态物理学上,将有我们复大一席之地。”

    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校长最终给了钱。

    方主任离开后,

    校长给杨建打了一个电话,有些事情不得不谈一下。

    “喂?”

    “杨建。”校长淡然地说道:“你这女婿很费钱啊!”

    ...

    终于到万分期待的一天,

    徐茫驱车前往小曼的所在校区,按照校内网通知的地址,徐茫来到了比赛场地外,是一巨大的会议厅,可以容纳近一千多人。

    距离开始比赛还有两个小时,

    徐茫找了一个厕所,在里面开始烟雾云绕起来。

    抽着抽着,

    就进来一群人。

    “兄弟有火吗?”一位颇为帅气的男生冲徐茫问道:“借个火。”

    “哦...”

    一群人点着后,徐茫跟着他们享受其精神上的粮食。

    “唉?”

    “兄弟你有点面生啊。”这位帅气的男生问道:“是其他系过来参加竞赛的吗?”

    “嗯!”

    “我是...国语言文学系的。”徐茫笑嘻嘻地说道。

    “???”

    “???”

    “???”

    啥玩意?

    国语言文学系的?

    跑过来参加数学竞赛?

    “兄弟?”

    “你什么情况啊?”这位帅气的男生说道:“怎么这么想不开?”

    徐茫依旧笑嘻嘻地说道:“虽然我是文科的,但我有一颗理科的心,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数学系的吧?”

    “对!”

    “这个比赛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是数学系的。”这位帅气男生说道:“其他都是过来凑数的。”

    “是吗?”

    “我听说...物理系有一个叫做徐茫的大帅哥。”徐茫好奇地问道:“实力很强劲啊,他似乎也参加了本次比赛,你们就没有一点点担心和害怕吗?”

    “还行吧。”

    “其实也就这样了。”这位帅气的男生表情有些难堪,故作淡定地说道:“可惜不是我的对手。”

    我靠!

    如此狂妄?

    徐茫愣了一下,冲其他人问道:“你们认为呢?”

    “呃...”

    “唉!”某位男生笑道:“搞清楚,我们是数学系的!根本没有怕的!”

    之后,

    这群数学系的学生离开了厕所。

    此时,

    徐茫叹了口气,内心有些痛苦。

    对不起,方主任。

    我,

    徐茫,

    又要开始不做人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