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七百七十四章 被使女抢了未婚夫后(6)

第七百七十四章 被使女抢了未婚夫后(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女没什么表情,但给人的感觉并不显冷漠,也不是发呆。

  展昭仔细一回忆,感觉这少女的表情同他去岁见到的柳工部有点相似,都有一种奇妙的专注。

  杨玉英此时并没有看到展昭,她其实感觉有点神奇。

  这位药王庄少主玉英的情感在她识海中缓缓涌动,让她感觉整个识海都被洗涤了一次。

  还有,她家欧阳庄主居然是个戏精?

  没错,就是欧阳庄主。

  虽然是她杨玉英在操控欧阳这个角色,但这个角色并不是死的,他是活的,有他本身的意志。

  杨玉英操作他,是以的意志通入了欧阳雪的意志之中,可以说,这个人既是欧阳雪,也是杨玉英。

  最近一段时间,欧阳在朔月客栈,在开封府所做的一切,可不只是杨玉英戏瘾发作,分明是他本人也很喜欢,给自己立了个天真淳朴的忠仆人设,还立得很是开心。

  欧阳庄主的玩性一起,杨玉英是全然招架不住。

  微风徐来,杨玉英略一转眸,旁边素手纤纤的绝色小使女便夹起一只虾饺,喂到她口中。

  这一喂恰到好处,绝不会让杨玉英有一丝半点的不适。

  当然了,就这一小小动作里,至少夹杂了两种神通,还是不同位面,不同种类的神通。

  他心通和空间挪移术。

  杨玉英吃得很美,就是心情不太美。给她喂食的这位美丽夺目的漂亮使女,是时盟退休了多年的前辈。

  近来这位前辈在一位面外围组织养老,那个位面的外围组织,有六成都是时盟退休人员,和时盟联系极紧密,经常被当做援军去各个位面旅游,呃,支援。

  杨玉英来执行这次任务之前,前辈就给了她一个通讯号,是想着眼下这个位面,神仙妖鬼都存在,青丘的狐狸们虽然偶尔被蔑称狐狸精,但却非一般狐妖。

  大体一看,危险度并不很低。说不定杨玉英就有犯难的时候,需要一点支援。

  没想到啊。

  欧阳雪戏瘾发作,联系上人家之后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给杨玉英立一个超奢侈的人设。

  就这帮退休前辈,搁眼前位面上,再被压制实力也不比仙神差。全高高兴兴地跑来演戏,那些药王庄庄主,前任庄主,什么戒律院长老,药房管家之类的也就罢了。

  现在还有人跑来给她做使女……杨玉英传音道:“青丘的余娉在药王庄待了三年有余,她认识药王庄的人。”

  使女:“少主尝尝这胡麻粥,看看合不合口味……药王庄是什么样子,有什么人,自是我们药王庄说了算,至于那只小狐狸……她的话,连她爹娘都不会信。”

  杨玉英:……到也是。

  这边,杨玉英同时盟前辈的交流只在瞬息之间。

  展昭此时便站在十几步外,冷风吹过,他却仿佛看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也幸亏他认出眼前这女子与画像上相同,又不是傻子,猜到这位必是药王庄少主玉英姑娘,否则,他简直要怀疑自己遭遇了意外事故,就如那刘、阮二人一般,误入了仙境中。

  至于做梦,到不可能。

  展昭自认为头脑清明,不可能梦到这般离奇之事,眼前正殷切服侍药王庄少主的使女,单手轻拂,滚热的粥米就温凉到恰可入口的地步。

  呆立片刻,厨房里霍娘子提着一大铜壶热茶匆匆路过,看到展昭面上露出一笑:“展护卫今儿到是早,来来来,面是没有了,新滚的羊杂汤泡胡饼,正经的好味道。”

  霍娘子先搁下铜壶,照例把展昭迎到厨房一角,让他坐下,端来浓稠鲜美的羊杂汤,并两个胡饼:“吃吧。”

  说完便要走。展昭连忙拦了下,低声问,“这是玉英姑娘?药王庄的人?”

  霍娘子到没注意到展护卫神色有异。

  “是啊,昨天晚上来的客人,递了帖子进来找的公孙先生,先生让人收拾得客院,特意交代下来,大厨房这边要先照应客人们。”

  霍娘子神色略有些激动,“好家伙,以前八王爷到咱开封府都没那么大的排场,就这一顿早饭,人家家里的大厨做了天南海北,四地八方,足足一百零八道早点。”

  “做得那是一等一的地道,就展护卫现在喝的羊杂汤,也是人家给调的味,好喝。”

  “瞧瞧,这厨子看起来比展护卫你还小,分明是个后生,却是这般好手艺,难得!”

  展昭的目光落在那位厨子身上,果然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几,滚烫的,被烧红的汤锅被他轻轻松松抓在手中,汤锅高一米半,举步若行云流水,只这一手硬功夫,江湖上那些练掌法的高手,有一个算一个,恐怕绝大多数都做不到。

  刹那间,展昭背脊发凉,随即一怔,微微苦笑。

  昨晚他不当值,早早就睡了,却睡得不踏实,总感觉心惊,一直到黎明都处于莫名警惕中,可他没发现开封府有异常。

  没想到,药王庄的人居然来了。

  那位少主看模样十八九岁,生得非常美丽,仙姿玉质,气韵独特。只看面相,便不似那等会挖人心肝的酷烈之人。

  诸般思量只在片刻,展昭默默低头喝起羊汤,果然鲜美,胡饼也好吃,一边吃饭,就见药王庄的仆从有条不紊地收拾起厨房来。

  别看药王庄排场很大,但待人接物却是十分和气,无论是开封府的厨娘,还是他这位南侠展昭,在这些仆从眼中都无甚分别,言笑皆是温和有礼,却也不见外,行事在众人看来,那是十分舒服。

  霍娘子是个火爆脾气,动辄要生气,可这会儿满面堆笑,显然和这些人相处得不坏。

  展昭再一想,到也不以为奇。

  他此时觉得师父所言,药王庄中人都是神仙人物,这话有七八成为真,一个人想要有这样的修为,即便他们专修的不是武功,而是他完全不了解的东西,那也必要经历无数磨难才行,到了这个境界,达官显贵与寻常仆妇,在这些人眼中又能有多少区别?

  药王庄少主是个女子,展昭并未上前打扰,其实也是难得有些怯,想他行走江湖多年,即便遇到再厉害的对头,也不曾有半分迟疑后退之念,为一义字,江湖儿女抛头颅洒热血,死也无惧。

  可今天坐在开封府后厨门外,看一身形纤细,容色绝艳的女孩子静静地在这里吃饭,他却心下犹豫,有些没来头的胆怯。

  他感觉自己的心开始变得不正,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同这姑娘说,他就先替她洗去了九成的嫌疑。

  这显然不是个好现象。

  展昭赶紧把羊汤吃了,吃了一张胡饼,又揣了一张胡饼在怀里,就赶紧去找公孙先生。

  果然,公孙先生和府台都在书房。

  公孙策一见展昭,就笑道:“昨天晚上咱们开封府忽然有客人到访,展护卫竟然不曾第一个迎出来,可把我吓了一跳。我特意叫小豆子去看了看,小豆子说你正在房里读书,我这才安心。”

  展昭笑道:“是卑职懈怠了。”

  包拯摇头:“不要说笑了。展护卫,你观这药王庄少主,如何?”

  展昭叹气:“我觉得……我还是什么都不要说才好。”

  包拯和公孙策对视一眼,心下了然。

  他们三人在开封府共事多年,彼此都十分了解,听展昭一句话,就知他更倾向那位少主清白无辜。

  但案子还是要问。

  包拯正细细整理此案细节,考虑等下要如何问话才更妥当,这位特殊客人便客客气气地登门拜访。

  公孙策失笑:“我看这药王庄到不像江湖门派,反而像世家大族,实在守礼的很。”

  江湖人去朋友家摆放,固然也要投拜帖,但与朝中官员之间的交际却不同。

  现在从江湖人手中收到这么一封盛装在镀金锦盒里,行文流畅,字迹飘逸,拿出去不说一字千金,可碰见爱书法之人,说不得至少也能卖上千金的帖子,由不得公孙策不震惊。

  “我们这位客人,可真是先声夺人。”

  而且人家的手段非常有效,瞧瞧,现在包公都不自觉换了一身簇新的衣服出门见客。

  “咱们家府台,可是把污了的袖子一折,藏一藏就敢进宫面见陛下的人。”

  公孙策笑道。

  包拯轻咳一声,冲公孙策使了个眼色。

  展昭低声道:“以那位少主的耳力,想听的话,隔着大半个府衙也能听见窃窃私语声。”

  公孙策:“……”

  幸好下面的人近前通传,说是玉英姑娘到了。

  杨玉英推门而入,第一眼看到这位在电视剧,话本,小说里经常出没的,赫赫有名的包青天,第一个念头就是,眼下这个确实是演义中的包公。

  只是他这么黑的脸,当初是怎么考中的进士?

  “本府年轻时虽有些黑,但五官端正,身无残疾,不说气宇轩昂却也并不难看。”

  杨玉英惊觉自己好像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只能说,都是原主的意识作祟,她本人绝没有这么不警惕,面上却丝毫不显,轻轻一笑,盈盈下拜:“民女见过府台大人。”

  “昨日接到欧阳传讯,始知陈留这边的挖心大案竟牵扯到民女,民女便立即来了。”

  包拯盯着杨玉英,见她眉目清正,神色坦然,心下微动,只不等他开口问,杨玉英便道:“此案并非民女所为,只是民女自小修习异术,本身武功虽比较一般,却有飞天遁地之异能,天南到海北,瞬息可至,所以即便民女此前人在襄阳,并不在开封,呃,陈留,也拿不出不在场证明。”

  开封府几人都一怔。

  包拯听到飞艇遁地几字,嘴角不禁一抽,努力做一本正经模样,只是接下来的询问也被打得支棱劈碎。

  他勉强问了一些少主这些日子的行踪,听了一堆在某某地,吃饭,喝茶,练武,求偶,睡觉之类的话。

  求偶是什么鬼?

  “咳咳咳咳咳!”

  总之,药王庄的少主自己都很坦然,直言自己不是凶嫌,近来人都在襄阳,但没有不在场证明,他们一时都不知该怎么继续讯问。

  正沉默间,外面忽起嘈杂,门口守门的下人急声道:“府台,先生,郑宇郑公子求见。”

  说话间,大门已被撞开,郑宇两步闯进门,见到杨玉英,身形一顿,面上又红又白,瞪大眼道:“你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地来开封府?”

  玉英蹙眉,目光朝屋檐上一瞥。

  屋内三人顿时发现她这个小动作,展昭笑道:“欧阳兄,屋顶风冷,还请下来一聚。”

  欧阳雪闻声从窗中飞入,先向包拯和公孙策略一抱拳,才对自家少主道:“少主,这是第四十九号未婚夫人选,姓郑,名郑宇,两个月前走的。”

  玉英沉思片刻,面上露出些许歉意:“抱歉,郑公子,您是不是有什么不满……”

  “少主,四十九号违了药王庄的规矩,未曾归还信物,还拐带家中使女私奔。”欧阳雪快速道。

  玉英话音一顿,咳了声:“信物可追回来?”

  欧阳雪颔首。

  玉英又道:“使女可是自愿。”

  欧阳雪冷声道:“……是。”

  玉英松了口气:“那便罢了。”

  她面上露出些许和善,对郑宇道:“郑公子违了药王庄的规矩,那药王庄承诺的金银财帛恐怕不能算数,不过,玉英自己做主,一千两白银如何?可够?再多我手头就有点紧,不知你能不能接受分期付?”

  郑宇愕然,随即面上一红,又是一黑,怒道:“你什么意思?拿钱收买我?”

  玉英眨了眨眼,恍然道:“明白了,公子是读书人,我差点忘了,读书人是要麻烦一点。”

  她想了想:“您是想要古董字画?还是想要拜哪位名士为师?我药王庄远离世俗,实在没有能力直接举荐你为官,但如果公子对自己的才学有信心,其他资源我都可以为你争取,名师?书籍?”

  郑宇怔了半晌,完全不明白杨玉英在说什么,咬牙道:“别以为你这般收买我,我就不会指证你,你做下那般残忍之事,你,你,真是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