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圣光骑士 > 第0287章 不过是群混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HK是个没有经历过社会改革的旧世界。它处在中西方对撞的交汇点,利用自己的买办地位而发家,也沉积了双方文化中的腐朽糟粕。

    比如阶级。

    大陆的演员干得好,可以是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赢得全国老百姓会发自内心的喜爱。就算是偷税漏税被舆论唾骂进监狱,人还是那个人,出狱后享受基本的权益。

    可在HK,演员就是戏子。再出名如何?

    运气好,拿枪指你脑袋,你就得乖乖演烂片洗钱。

    旧社会,人就是这般糟蹋人。

    再比如,迷信。

    HK的迷信都成文化一部分了。

    庙街,‘未亡人’第一册火爆发售,现场气氛极其热烈。等到摊贩打烊,人群散去,帮派头目们全都浑身颤颤,遍体生凉——莫名其妙的倒下二十几个马仔,谁不怕?

    有人喝口水就晕倒,有人走在路上昏厥。有人正在骂天骂地,突然就嗝屁。马仔们被送去医院。医生都莫名惊诧,还以为发生了集体中毒。

    这些人都在庙街几百米的地段中招,相对集中的时间,身份大致统一。对于事因,医院还没得出结果。可帮派头目却已然惊惧——这怎么看都像是中邪了。

    恶鬼出巡,收魂夺魄。

    但只要细一问,所有线索通通指向夜里突然出现的周青峰——一个陌生的外来年轻人,他突然出手把去受保护费的马仔给打了。打了人,他居然还不跑,原地摆摊。

    帮派就靠脸面混,躺在医院的马仔大多是听到消息去报复。可这批人走到半路上就倒下,越靠近卖漫画的摊子,越是倒霉。然而没谁说得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地摊原主被抓来,什么也问不出。给周青峰指路的中年扒手被逮住了,哭丧着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帮派头目们交代情况。可他能说的也有限。

    所谓‘红棍’‘香主’‘话事人’,老老少少一群流氓聚集,全在传阅一百港币买到手的‘超必杀’浮夸漫画。他们看完后有种荒谬的感觉......

    阎王爷是不是缺钱花了?缺钱了说一声呀,我们给你烧一点。怎么也跑到阳间来跟帮派抢生意?这要抢生意干点什么不好?非要搞这种低俗的事?

    周青峰肯定一脸苦逼的回答——天阳那地方就这个发展条件,想搞高科技也搞不来啊!

    要问老流氓们怎么办?绝不能干看着呀。

    帮派头目们脸皮直跳,又惊又惧却不会善罢甘休。这种事情要是不给小弟出头,以后大佬说话还有谁听?下重赏,赏花红,派几个不信邪的小弟去。

    泼上黑狗血,捧上关爷像,再带上大蒜和十字架,找街坊里最灵验的风水师算个卦,请教堂里的神父披上袍子祝福一番。

    拿把斧头,上吧!

    等等......,斧头只怕不行,对付极其凶狠的恶鬼得用枪。这年头悍匪必须用AK47才能出门,卡拉什尼科夫会保佑你的。

    几个帮派头目鼓舞逼迫,被怂恿的古惑仔再嗑点药,无畏无惧的就进了周青峰落脚的庙街小旅店——这位大爷根本没走。

    然而嗑药带枪的马仔进去半天,压根没动静。

    既没人喊,也没枪响。

    小旅馆里只有死寂,等在外头的流氓混混全都面面相觑。就听一声长叹幽幽扬扬的传来。

    夜深人静的,路灯啪啪闪动,光影昏暗。不知何处传来水花滴落声,真有几分恶鬼恐怖片里的气氛。

    滴落声从个黑乎乎的小巷子传出,听仔细了才分辨是有人的脚步在踩踏地面水渍。长叹声便在其中,带着无奈和不屑,连绵不绝。

    帮派头目们也是人,心里害怕,左顾右看。谁也没见过这种事。随着脚步和叹息逐渐靠近,每一声响起,小旅馆外的街道就会发生些许变化。

    地面伸出刀林,路灯化作绞架,街边店铺燃起油锅,倒吊的铁钩挂满窗沿,黑白无常飘然而至,牛头马面守在前后。

    这是到阎罗殿了。

    帮派头目们惊骇欲死。可当他们尖声大叫,一切虚幻又回归正常。只有个年轻人大大方方的走到他们面前,犹如看玩物般戏虐蔑笑。

    大街上,年轻人打了个响指,地面出现一张沙发。他顺势坐下,面前又多了几张板凳。

    “坐下吧。”年轻人说道:“我本来没想那么快收拾你们的,可你们非要大半夜来扰我清静。那么我就见见你们这些城狐社鼠。”

    几个帮派头目不是什么满面横肉,更不是器宇昂然。不过是土埋半截的糟老头,或者街头厮混的大流氓。平日的恶形恶状,难掩此刻的丑态和胆怯。

    其中一人见了这等奇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乱七八糟的符篆来,狠心咬破舌尖吐出鲜血一喷。他抓着沾血的符篆就扑上前,要把这不干不净的黄裱纸贴到年轻人身上。

    这人不但要贴符,还满口是血的大喊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

    “这位大概是林正英的影迷吧,看电影都看晕头了。”沙发上的年轻人缓缓低语,斜靠沙发再打个响指,“你这么喜欢演戏,我送你去演。”

    轻轻啪的一声......,满口是血的这位大佬扑通倒地,栽下不起,没了动静。其他几人更是亡魂离体。

    慌乱间有人想跑,却犹如撞上‘鬼打墙’,跑进黑暗中却又从黑暗中跑出来。有人晕死倒下,却又惊叫的从晕厥状态醒来。有人痛哭拜倒,磕头求饶,弄得满脸是血。

    等着这些人哭啊喊的玩够了把戏,才发现年轻人依旧不动声色的坐在沙发上。他们一个个心头砰砰,难以言语心头慌乱,只盼这是一场噩梦,却死活醒不来。

    年轻人还是指着几张板凳,“坐下吧。希望你们这些废物能帮上点忙,否则跟那位喷血的老兄一样倒下吧。”

    帮派头目们只能乖乖坐下,犹如见了教导主任的小学生般规规矩矩。平时都是他们这般威慑戏耍普通人,收获惊慌不安而自喜。可今晚......

    “我不是来这买办港口除暴安良的,别太紧张。”

    年轻人甩出几本超必杀的浮夸漫画,狞笑道:“资本主义么,大家在商言商。你们每人给我包销三千册,今天的事就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