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行尸腐肉 > 第108章:疯人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08章:疯人院!

    “那天在突围时,我就已经被咬了。这些天,伤口一直在恶化,我不想成为你们的负担、累赘。”

    地中海双眼湿润,他知道这个队伍里,最没用的就是他了!大家一直在付出,让这个团队变得更好。

    只有自己不能分担,不能为大家做些什么。之前营救凯文,所有人都参与其中,只有他留在监狱里。

    望着自己的断臂,地中海为此恨过自己,也用拳头砸过断臂,可那只胳膊已经废了,没有任何知觉!

    从尸变的黑熊囚犯手中,救下婴儿的那刻,让他从新找回自己的价值,让他第一次那么渴望活着。

    他不想死,很想陪大家一起走下去,但是恐怕再没有机会了。在发现伤口恶化的时候,他真感觉上天在开玩笑。

    他感叹老天的不公,先是老婆孩子离开自己,没了完整的家。后又赶上了病毒爆发,失去了工作。

    到现在连命也没了,什么都没了。

    但在末世中,也让他结识了这群朋友,让原本不相集的一群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大家。

    让一群不甘命运,没有放弃希望的人,一起去追寻微弱的曙光。他很开心,觉得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可以帮我拿支烟吗?在我床角的夹缝里,没有抽完的最后半只。”

    地中海望着神父,用微笑掩饰痛苦,提出自己的最后心愿。神父难过的点了点头,拿到那半支烟。

    递到地中海嘴边,他张嘴咬住,神父摸了摸衣兜,用地中海送他的那个打火机,将那半只烟给点着。

    吸了一口,地中海望向一旁的孙敏,抬起头,让她帮助自己,取出枕头下的一把小刀,交给她。

    “拿着!等我变成行尸,就用它刺穿我的脑袋,不用留情。我相信你可以做的很好,这是我想要的。”

    地中海握住孙敏的手,希望她帮助自己解脱。孙敏一直摇头,说自己做不到。眼睛里泪光在闪烁,难过的望着他。

    望着这个有些油腻,好.色且自私的男人,虽然有时候,他做的那些事很讨人厌,但还是会为他难过。

    而这里面,地中海除了和大家一样,是孙敏的伙伴,还是孙敏的副院长,比其他人都要认识的早。

    看出孙敏的为难,晴雪接过那把刀,说让她来做这件事。与此同时,摇篮里的婴儿哭喊起来,像是知道此事。

    一听到小家伙哭,地中海将烟掐灭,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说还想再看孩子一眼,想再抱一抱孩子。

    孙敏点头答应,走向另一间牢房,从摇篮里抱起婴儿,将她带到地中海所在牢房,交到地中海手中。

    说也奇怪。刚才还哇哇大哭的婴儿,在地中海用一个胳膊,爱护的搂住她的时候,突然停止哭泣。

    “小家伙眼睛很美,真可爱。等她长大了,一定和她妈妈一样漂亮,是个大美女!会有不少男的追。”

    抱着婴儿,地中海开始憧憬以后,想象她长大后的样子。望着望着,眼泪不自觉的滑落,伤感起来。

    婴儿眨着眼睛,用小手去摸地中海的脸,并不知道他为什么难过,只是独自傻笑。而且,是在所有人哭的时候。

    她真的很可怜,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母亲也在她出生以后,大出血死了,变成了行尸。只剩下她孤单的一个人。

    看着婴儿,地中海慢慢合上眼睛,满意的离开。手从婴儿的身上滑下,带着微笑死去,没有痛苦。

    片刻后,地中海的手指动了动,突然再次睁开眼睛。孙敏将婴儿抱走,用手遮住她眼睛,好不让她看到那一幕。

    随即,晴雪拿起小刀,举过自己的头顶,朝着地中海额头刺去。刀在落到一半,手腕却突然被抓住。

    “省点力气,我还没死!”

    地中海没有变异,只是身子十分疲惫,闭上眼休息了一下。见到他没尸变,晴雪激动一笑,将小刀给收了起来。

    为了让他休息,晴雪将桌子上的台灯,亮度又给调暗了许多。看到她的贴心,地中海轻说了声谢谢。

    大家随即都退出牢房,不舍的告别,留晴雪一个人守着,等他尸变之后送他离开。陪他最后一程。

    ……

    一家精神病院。

    一楼到四楼,灯光都是熄灭的。唯有过道里,几根忽明忽暗的故障灯管,还在不停闪烁,十分诡异。

    嗒,嗒,嗒,嗒!!!!

    安静的走廊内,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因为没有其它声音,就显得很是清晰,每一声都十分清脆。

    一间病房内,里昂和东子,都被绷带缠成了木乃伊,只将脸部露在外面。用胶带固定在床上,都处于昏睡状态。

    两人的手臂上,都扎着一根针管,刺在厚厚的绷带上。顺着输液管向上看,在玻璃吊瓶里面,各装着一只活金鱼。

    高跟鞋的声音,最终止步在病房外。一个身着护士装,身材饱满的女护士,伸手将房门推向两边。

    在她的颈部,挂着一个塑料听诊器,是儿童款的那种。领口的纽扣敞开,一抹艳红色的文.胸边角,若隐若现。

    洁白的双腿上,绷着一双紫色丝袜,脚上踩着一双红色细高跟,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拿着注射器。

    她的五官十分精致,脸上画着淡妆,嘴唇被涂抹上鲜红的口红,就像是刚吸过血一样,娇.艳欲滴。

    “吃药时间到了。”

    女人邪魅一笑,走向最右边的一个病床,拿着手中的注射器,直接刺进一个病人的额头,将药推完。

    那个病人,不知被注射了什么,脑袋非常的大,半睁着双眼,一副痛苦的表情望着他,但无能为力。

    他的身体,同样被绑在病床上,每天被迫注射药剂。在一星期前,他的脑袋还是正常的,并没有现在的这么大。

    为他打完针,护士从衣兜掏出一个药瓶。上面写着几个英文,翻译过来,就是精神病专用药的意思。

    拧开瓶盖,护士来到另一个病人床边,那人听到熟悉的高跟鞋,把被子盖住头,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一把揭去被子,护士捏住他的嘴,把药全部倒进他嘴里,睁大眼睛望着他,看着他痛苦的把药吞下。

    随即拿着剩余的药,一蹦一跳的,发出惊悚的咯咯笑声,走向里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