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第91章 我真要当大明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不然呢?”南怀谷反问一句。

    “呃,没什么,我还以为你闺女跟你一起回来了呢。”

    “哦,南笄啊,她还真来……”

    “火车站是吧,马上派人过去接你,然后一起吃个饭,半个多月不见,还怪想你的。”

    ~

    天井县也没什么特别大的饭店,也就茂茂在这里开的福茂大饭店比较像样子。

    因为消费水平高,跟天井县的经济情况不太对等,所有客流并不多,中午尤为冷清。

    他也不为赚钱,主要就为回了老家,能有个地方招待他那些狐朋狗友而不失面子,当初尹鹤家里借用的那两个厨子就是这里的。

    尹鹤带着姑娘们进了包间,“等南大师来了再点吧。”

    她们俩跟南大师也熟,两人还向南大师求过一张素描人面像呢。

    在车上的时候,尹柔的嘴就没停过,“鹤叔,你刚刚在台上那些话简直太帅了!”

    尹鹤笑道,“跟脸的关系不大,就算马老师说那番话,他也一样帅。”

    尹点微笑,“金钱的力量。”

    尹鹤点点头,喝了口茶水,“过年的时候人太多,我也忙,没顾得上问你们俩,你们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之前她们的哥哥尹枭尹战上大学的时候,尹鹤人在国外,只能通过电话给点报考意见,远不如现在直观方便。

    这次是尹点先说的,“以前我就想着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学生物学,现在听了鹤叔的演讲,我想要冲击清北和华大!”

    尹鹤知道尹点的成绩不错,“你平时都能考年级前三吧。”

    尹点点点头。

    “有手机吗?”尹鹤又问。

    “有,不过我爸不让我带来学校,搁家里呢。”尹点回道。

    “等回了家里,你找你小鹭姑姑,让她把你拉到一个群里,那里也有两个高三女生,到时候你们可以互相交流交流,那里有好几个大学生在线授课,包括你小鹭姑姑。”

    “嗯。”尹点乖巧点头。

    尹鹤郑重道:“天井一中每年的高考第一,距离两大名校的提档线都差上不少,不过这次有这么多钱的刺激,或许能再把上限提高一些,希望你能完成鹤叔没做到的事,也希望激励奖金最后都能被咱们自家人拿到手。”

    说到这,尹柔就没精打采起来,那些钱明显是跟她没什么关系的。

    尹鹤又看向尹柔,“柔柔,你呢,我知道你学习成绩不太理想。”

    尹柔低头道,“鹤叔,那些奖金我肯定是没戏的,我也志不在学习。”

    “那你的痣长在哪儿你说啊。”

    “我的痣,”尹柔突然温柔地如她的名字一样,轻轻撩了撩头发,“鹤叔,我漂亮吗?”

    尹鹤头皮一麻,“还,还行吧,你想说啥啊?”

    这丫头跟点点长得很像,点点长得跟玉姐又有点像,总之,都是很漂亮的农村姑娘,缺的只是打扮的技巧和日积月累的时尚感。

    尹柔恢复正常,激昂道,“我想当大明星!”

    尹鹤淡淡地“哦”了一声,“那你为什么不去艺考呢?”

    尹柔顿时怂了,“我也就是想想啊,咱家又没干这个的,我也没基础,啥专业也不懂,肯定考不上的啊,而且赵丽影也没上艺校啊,我就想当赵丽影第二。

    “当然那是我以前的想法,现在我知道了,她是少数特例,成名成腕的基本还是艺校学生,所以考大学很重要!”

    尹鹤突然严肃道,“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最擅长的不是努力,而是努力做梦啊。

    “还有,谁说咱家没有干这个的,你叔我现在就有一家影视娱乐公司,马上要拍两个网剧,另外在好莱坞我也有点人脉。”

    “啥!”尹柔猛地站起来,“鹤叔,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要是早知道,我,我肯定就去试试了!”

    “你不早问,现在艺考都结束了。”尹鹤叹息。

    尹柔拉着尹鹤的胳膊,“叔,要不你让我去演个戏试试吧,如果我确实是这个料,我,我就算复读也要再考一次艺校!”

    尹鹤看向另一边,“点点,柔柔的成绩大概能考什么样的大学?”

    尹点看了姐妹一眼,如实道,“现在学校的一本上线率5%,本科上线率大概是30%,年级前400名有希望上本科,柔柔的成绩大概是1000多名。”

    得,不用说,就算是专科都上不了好的,成绩烂成这样,似乎除了当明星,也没别的出路了。

    尹鹤叹息道,“点点我是一点都不担心,重点本科没问题,柔柔你呀你,如果真想试试,我可以安排你进剧组。

    “先别急着高兴,能不能获得角色,导演说了算,重要的是,那里的演员基本都是学院派,你跟他们学着点,对你将来艺考会有帮助。

    “另外,专业课成绩也不能落下,现在好像艺考对文化课的成绩要求也高了,别到时候艺考通过了,文化分却不够。”

    “叔,你答应了,那,那什么时候去啊,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尹柔激动地都要沸腾了。

    尹点幽怨道,“你就这么急着离开我啊?”

    尹柔忙安慰姐妹,“将来在京城咱们还会重聚的啊!”

    “等会儿回家我跟你爸商量一下,他同意了才行,”尹鹤道,“剧组在浙省,我过段时间会去探班,你就跟我去,到时候留在剧组打打杂,真实的剧组生活可能会比你想象的无聊的多。”

    尹鹤联想到了自己在复联4剧组的无聊生活,“如果你觉得自己适应不了,再给你想别的出路。”

    尹柔猛点头,“我肯定能适应呢,我这张脸注定了要当明星的!”

    “谁要当明星啊?”南大师的声音传来,晓圆已经把他接回来了。

    尹鹤看了看后面,咦,怎么就他们俩,没有看到熟悉的呆毛。

    尹柔立即笑道,“南大师,你觉得我能不能当明星啊,有人说我长得像李嘉昕呢!”

    南大师笑道:“我认识一个不错的眼科医生,要不要介绍一下。”

    尹鹤也跟着笑了,“南大师是见过李嘉昕本人的,你骗不了人。”

    南大师不客气道,“她结婚的钻戒就是我设计的,还有什么霞玉芳红,贤贞敏之,我都见过的,那时候香江的美人们真的是各有特色,可惜我没能把她们最好的模样留在我的画里。”

    尹鹤也跟着感慨了几句,然后问,“诶,南笄呢?”

    “什么南笄?”

    “你不是说她也来了吗,怎么没见人啊?”

    “哦,她是跟我一起来内地了,不过没跟我来这里啊,”南大师拿起菜单,开始点菜了,嘴里还念叨着,“这次回去还跟蔡蓝吃了顿饭,还是他会吃啊!”

    “不是,”尹鹤又问,“你闺女不跟着你,那她干嘛呢?”

    南大师回道,“她啊,她在京城有个签售活动要参加,我们只是凑巧一起坐飞机去了京城,然后就各忙各的喽。”

    “签售?谁的签售?”众人皆疑。

    “她的签售啊。”

    “南笄不是高中生吗,她签售什么?”尹鹤好奇道。

    “哦,南笄虽然是高中生,不过她从小就热爱漫画,高一开始就在内地的腾讯动漫上连载作品了,现在漫画成绩不错,出了单行本,发行商就请她搞了一次签售,她就来了。”

    “哇,好厉害啊!”尹柔直接发出感叹,虽然没见过这位南笄小姐,但同样是高三学生,自己连艺考都不敢参加,而人家已经是出了书的漫画家,不行,自己必须迎头追赶了!

    尹鹤也觉得好厉害,“她的笔名叫什么啊?”

    “南小夕,夕阳红的夕,”南怀谷自豪道,“在内地我女儿比我更有名,哈哈!”

    尹鹤准备稍后可以搜来看看,现在,先吃饭。

    菜上齐了,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尹鹤顺便提了一下自己刚刚在天井一中做的演讲,还有他的慈善激励计划。

    南大师表示,“虽然用钱激励学生努力似乎有点歪门邪道,不过只要最终达到的效果是好的,那就没关系,将来如果能超常发挥考上一所好大学,他们肯定会感激你的。”

    尹鹤顺嘴就问了一句,“那你家南笄打算考什么大学呢?”

    南大师擦了擦嘴上的油,“其实她是想考内地大学的。”

    “哦?香江不是也有很多名牌大学吗?怎么不考那些,或者出国也是条路子啊。”

    “首先她的文化课成绩并不算出众,考港大、港中大会比较吃力,”南怀谷认真道,“还有就是去年发生的那一系列事件,也让我看的更清楚,论安全稳定还要说内地,连外国也比不了,让她来内地读书我更放心一些。”

    尹鹤点点头,“那她准备考什么学校呢?有打算了吗?”

    南怀谷:“这个也要看成绩,下个月她就要参加全国联招考试了,如果成绩不错的话,可能会选择清北美院或者央美这样偏艺术的大学吧。”

    所谓全国联招,又叫“华侨港澳台全国联招”,是面向华侨和港澳台地区学生的,每年三月份考试,进入名牌大学的几率远高于内地的高考考生。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会选择加入外国国籍或者换成香江身份,孩子的高考也是一层重要考量。

    吃过饭,尹鹤准备去买单,结果在柜台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虽然是这把岁数了,但依然漂亮。

    而且,她也看到了尹鹤。

    尹鹤有些尴尬,最终硬着头皮叫了声“胡阿姨”。

    雍容华贵的胡秀英点点头,虽然表面波澜不惊,实际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她是尹鹤高中好友宋玉钊的母亲,以前在学校食堂工作,凭借这层关系,尹鹤经常受到额外照顾,菜比别人的多。

    现在,她是茂茂的女人,家里的老大,而茂茂又是尹鹤的侄子,尴尬的点就在这里。

    因为这,尹鹤跟宋玉钊在高中之后就彻底断了联系,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胡秀英问,“你们在这吃饭啊?”

    “对,你这是?”

    “哦,刚过完年,我来巡视一下公司的这几家店,”胡秀英随即又对柜台道,“这位先生是尹总的叔叔,记得免单。”

    对此尹鹤也没客气,当叔的白吃他的怎么了。

    尹鹤道了声谢,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句,“玉钊现在干什么呢,听说也在做餐饮?”

    胡秀英点点头,她从茂茂口中知道了如今尹鹤的飞黄腾达,于是道,“茂茂出钱,让他自己去外面闯荡,做的火锅,还真闯出了名堂,现在连锁店也开了好几家,生意蛮红火的。”

    顿了一下,胡秀英又赧然道,“你们上高中的时候关系那么好,到时候一定要多走动走动,别让感情疏远了。”

    尹鹤客套道,“一定一定。”

    他们一个寝室住了三年,要不是茂茂,本应该是最合得来的朋友,这是走动的主动权在宋玉钊那里,他过不去心里那道坎,自己再主动也没用。

    ~

    接下来尹鹤带着南大师把尹柔尹点两个丫头送回学校,没想到洛校长就在门口等着他。

    “洛老师,你这是不放心我啊,你别急,这个月那笔钱就会落实下来,你们就放心给高三学生安排月考吧。”

    洛怀远:“我不是催你,我是想说,你的这个激励计划的分配细则有没有,我打算张贴出来,不仅在本校张贴,还要在下面所有初中张贴!”

    看着老洛激动的满面春光的样子,似乎是对2020年的生源问题不太担心了。

    就凭这么大的奖励力度,恐怕中考的全县状元都会选择留下来。

    要知道现在恒中跟恒二有多抢手,尖子生削尖脑袋往那里钻,中考全县前十能留在县中的寥寥无几,生源越来越差,也难怪一届不如一届。

    尹鹤笑道:“咱们不是加了qq好友吗,我这就发给你,里面有所有的细则,其实除了分给学生和任课老师的,每年还有一个月的收益是给学校的灵活基金,可以用来请名师,买真题,提高全体教师福利,奖励那些认真负责的校长们。”

    洛怀远明白尹鹤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执行这个规则的是校领导,想要让规则圆满地执行,校领导必须积极公正,尹鹤这是想用钱来鞭策他们啊。

    洛怀远回道,“请名师,买真题不错,不过校长就不用奖励了,学校成绩上去了,上面对我们自然有嘉奖。”

    “您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您风华正茂,应该还能再干十几年,如果下一任校长不靠谱,我大不了不玩就是了,虽说钱名义上是学校的,但想要保证基金每年0利润,对我也不难。”

    尹鹤随意的一句话让洛怀远有些担心,决定现在就开始物色靠谱的继承人了,决不能让天井一中大好的局面就此终结!

    ~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尹鹤拿出7000万成立激励基金的事在全县都传开了,尤其是在学生家长群体中,人人都开始算计,讨论。

    诚信中学初三1班的家长群。

    “县中的事都听说了吗?”

    “听说了,我去,那个尹鹤太特么有钱了,听说在北师大捐了1000万美刀,这就一个多亿了!这得多有钱啊!”

    “有多少钱我不关心,我就关心我儿子,本来想拿点钱送到恒中,现在要考虑考虑,以我儿子的成绩,在县中拿到前十名应该不成问题的。”

    “那前十名能有多少钱啊?”

    “我算了一下,最保守最保守的算法,如果高三一年都是第一名,20万,如果一直都是第十名,那就是四分之一的第一名,也就是五万块,比我一年的收入都高了!”

    “可,可县中比不过恒中啊,为了五万十万的牺牲孩子的前途,不值当的。”

    “大哥,我看中的是那点钱吗,我看中的是这个基金对县中的改变,你看着吧,今年高考,县中的成绩肯定要大幅提升,说不定和恒中恒二的差距会越缩越小!”

    “有道理,我听我县中的侄子说,开完大会,全班同学都主动开始学习了,一个赛一个的专注,他们可是出了名的差班都能这样,那快班就更不得了了,有这种劲头,肯定能考好啊!”

    不仅初中的家中热议,高中的家长对尹鹤感激涕零,纷纷在朋友圈、微博、各种群里散播这则还没经过确定的消息。

    ~

    尹鹤在车上的时候就收到了尹柔的微信。

    她表示那张纸已经看到了,并会珍藏的。

    尹柔还啧啧称奇地表示,当她们回来后,全班同学都像着了魔似的开始学习,要放在以前,开学第一天绝不可能这么积极。

    尹鹤微微一笑,现在为了金钱努力学习,等经过几年的良性循环,学校会越办越好,识字会越来越强,学生素质会越来越高,到时金钱的吸引力将会退居其次,考进名牌大学才是他们最大的动力!

    ~

    回到尹庄,听说尹鹤又扔了7000万,老六波澜不惊,眼皮都没抬一下,仿佛捐的是7000块。

    他拿着现代工艺紫砂壶,嘬了口铁观音,“你都这么有钱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确实应该为家乡做点贡献,当年要不是县中太垃圾,我可舍不得小鹭去市里读书,半年才能回来一趟,三年下来瘦得不像样子,也没怎么长个。”

    尹鹤点点头,“用金钱做催动力,只需几年,县中也会越来越好的,到时候家里的孩子们就可以在家门口上学了,爸,我还有点事,去强哥那里一趟。”

    “去吧去吧。”老六扬了扬紫砂壶,漫不经心。

    等尹鹤一走,老六眼前一亮,立即又跑到小玉超市,7000万这种大事,怎么能不让村民们知道呢!

    ……

    在大强主任家,尹鹤意外看到了黎落所掌。

    “小师妹也在啊,给你带了点东西,正琢磨着是给你送到所里,还是送到洛校长家里呢,哈哈……”

    突然,尹鹤注意到黎落的表情有些严肃,再看同样苦瓜脸的大强主任,他不禁道,“大强哥,你,你是不是腐败了!”

    大强对尹鹤不敢开玩笑,“是县里征地建机场的事,也涉及咱们村的部分土地,可是村民胡老栓不同意,跟征地的工作人员打起来了,现在黎所长过来拿人了。”

    黎落哼道,“不同意可以谈,为什么要打人呢,人家全程录像,胡老栓根本不占理,他简直就是法盲!”

    尹鹤眯着眼睛,关上门,“胡老栓?我记得是强哥你大舅子吧。”

    “表的,”大强忙摆手,“这件事跟我可没关系,我不知道他会犯傻啊,可是你嫂子她……”

    “强哥,这种事能用钱解决你就别让黎所为难了,我还要跟你聊聊柔柔的终身大事呢!”

    “啥,柔柔早恋了!”大强子跳了起来。

    “当着黎所的面我不好说啊。”尹鹤故作神秘。

    大强子是标准的女儿奴,比大部分村里汉子都疼闺女,他当即告诉黎落,胡老栓的藏身之所。

    然而黎所也是个爽快人,“我就不抓他了,让他自己来所里吧,还能从轻一些,先走了。”

    尹鹤把黎落送了出去,“晚上来家里吃饭,顺便拿走你的礼物,我明天又要走了。”

    黎落心中一动,本来晚上和所里人有聚餐的,现在看来只能推了。

    黎落一走,大强忙道,“大鹤,柔柔到底怎么了,那个男孩叫啥,父母是干嘛的,家里有钱没钱!”

    尹鹤呵呵一乐,走进屋里,“不是那个终身大事,我说的是她的未来职业规划。”

    然后尹鹤把尹柔的那些想法说给大强听。

    “净瞎扯淡,她,就她还能当明星呢,可拉倒吧!”

    “哦,你不同意啊,那我回头跟她说,还是让她考大学吧,上个大专也不是一定不行,只是以后跟点点可就拉开差距了,人家点点现在的目标是清北跟华大。”

    听尹鹤这么一说,大强忙道,“我没说不同意啊,我是说,她真的行吗,我闺女我知道,除了能瞎白话,长得好看,个子高,有眼力见,也没别的长处了吧。”

    “你别说,在娱乐圈啊,能白话,敢说话,有眼力,有时候比长得漂亮还重要呢,我听说柔柔在班里是文艺委员,还是有点小才华的。”

    “可,娱乐圈黑着呢!”大强盘起腿,臊眉耷眼道,“我听说里面到处都是潜规则,我闺女清清白白的,我就怕……”

    尹鹤:“这个是最不需要担心的,我买了个影视公司,如果柔柔真的想混娱乐圈,我肯定不会让她受一丁点伤害的。”

    “啊,真的啊!”大强的脸,六月的天,一下子就阳光灿烂了,“那还有啥说的,混,就混这个娱乐圈了,以后咱老尹家也能出个大明星了!”

    “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哪那么好混啊,那就说定了,过阵子我带她进剧组体验体验,今年的高考就不要抱什么希望了,到时候我再给她找几个艺术类的老师补补课。”

    大强感激地握着尹鹤的手,“大鹤,哥谢谢你了,我家尹枭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就指着柔柔能出息了。”

    “咦,枭枭不是跟正宝搭档拍抖音的吗,他又怎么了?”

    “那混小子,说什么要去北漂了,偷了我五万块就跑了,就他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他能漂啥啊!”大强叹息道。

    尹枭一走,也就没人帮正宝打理抖音了,尹鹤当即告辞,去了三伯家一趟,昨天回来后他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一情况。

    正好,正宝的师父南大师也在,灵灵还是左牵黄右擎苍的架势,一手边牧,一手鹞子,两只动物都很喜欢她,南大师想摸鹞子一下,不给摸的。

    这段时间靠着直播和订制面人,正宝赚了不少钱,在抖音也有几十万粉丝了,可以称之为家里的顶梁柱了。

    不过尹枭一走,已经好久没更新视频了,大勇哥夫妇和三伯都很犯难,他家玩手机最溜的是灵灵,可尹鹤有言,小孩不许玩抖音,这个必须要听。

    南大师拍着正宝的脑袋,“好啦好啦,我怎么说也见识过香江电影剧组,以后拍视频直播的事就交给我好了。”

    “这个会不会太麻烦大师你了?”尹鹤有点不好意思。

    “无所谓啦,不就是拍些日常吗,我女儿经常拍那个什么vlog,把视频剪辑一下,我也会啊,不难的。”南大师为了这个徒弟,大无畏地承担起这份任务。

    南怀谷发现正宝进步很大,虽然他嘴里依然说不出几句聪明话,但创作的作品越来越有灵魂,这是开窍了!

    所以他每次看着正宝都是笑眯眯的,他开心,一切都好说。

    尹鹤热情邀请道,“晚上南大师来家里吃个饭吧,正宝你们也来。”

    之后尹鹤又去了酱婶家一趟,看到她家已经用上净水器了,现在做酱都用纯净水了。

    酱婶的儿子跑了,不过她像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见尹鹤回来了,还跟他聊了聊7000万的事。

    “啊,您怎么知道呀?”

    酱婶大方笑道,“全村都知道了。”

    好吧,尹鹤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强行转移话题,“柱子给您报平安了吗?”

    “昨天打了一个电话回来,说他在鹅国已经安顿好了,在找工作。”

    “为啥去那么远啊!”尹鹤不解。

    “他说那边男少女多,好找媳妇儿。”

    尹鹤摇摇头,“下次他再来电话,你跟他说,乌克兰更好找媳妇,而且也更漂亮,不行就去那边试试。”

    酱婶认真记下了“乌克兰”的名字,还硬是送了尹鹤两瓶新酱。

    尹鹤回了家,老妈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没有林祥嫂的日子,不好过啊,好在自己马上就要回京了,不好过的日子就留给老爹吧。

    “我爸呢?”尹鹤一边逗猫,一边问老妈。

    “大街上说话呢,没完没了,不打电话叫不回来!”老妈有气道。

    现在老六说话,没人敢不听,以前觉得是吹牛,现在是真想听,他们的心理大概就是想知道皇帝家的金扁担是什么样的吧。

    老妈又道,“你上楼歇会儿吧,好一会儿才能吃呢。”

    “行吧,等会儿黎落和南大师要来,你招待着点。”尹鹤放下小猫咪们,上了楼。

    刚躺下,就收到了阿芙的电话,“鹤哥,我得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啊,怎么感觉你带着气呢?”尹鹤好笑道。

    阿芙道,“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马上就要公布了,这次咱们高调一次行不行!”

    “怎么了,你慢点说~”

    “我是生气了,今天想要投资一家很有潜力的新公司,结果被另一家公司截胡了,就因为那家基金公司的老板是华夏的商界名人,人家更信赖他,反倒是觉得我们公司是个皮包公司,不值得信赖,我报了你的名字,人家根本不认识啊!”

    “所以呢?”

    “所以这次你肯定上榜,我想让你的知名度再高一些!”

    ………………

    要高调一把吗?

    1、必须高调,叔不可忍!

    2、低调为王,方便泡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