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莫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桑自然是心情大好:“师弟,我给你先烤五串猪肉,再烤五串羊肉,再烤五串鸡肉,最后再烤点蔬菜!”

    举着烤串上下翻滚的莫桑自有万种风情,别看她容貌已经是年近四十,看起来比魏香丘、白玉凰这么金丹元婴都要成熟得多,但是这一刻却是洗去岁月的留痕笑容绽放风韵无限,丰腴之余无限妩媚,让柳空涯都有点看呆了,觉得她手中的烤串动人极了。

    只是莫桑的烤串还没有烤完,那边海上突然传来了水轻盈的声音:“这太妙了,就按魏香丘你的办法来办!”

    说话间,水轻盈与魏香丘已经带着锦娘迫不及待落在沙滩上,她们身上的肌肤上甚至还带着水花,上官雪君一脸欣喜地说道:“小涯,你筑基有望了!”

    柳空涯没想到魏香丘与水轻盈居然真想到了让自己尽早无丹筑基的方法,而锦娘已经跳到了柳空涯的肩头说道:“空涯哥哥,你马上就能筑基了!”

    只是锦娘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小小的生气与委屈,柳空涯把这小妮子抱到怀里:“哥哥筑基了,还是你哥哥啊!”

    魏香丘看得有趣直接接过了话题:“没错了,不管怎么样筑基都是你哥哥啊!”

    锦娘这才终于开心起来,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抬头说道:“哥哥,魏真君给我们送礼物来了!”

    柳空涯抬头一看,却看到空中一只巨鹏飞过,而魏香丘赶紧说道:“是玄天剑宗给我们送东西来了,我先去穿件衣服!”

    只是不说则已,魏香丘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谁叫在场这群女修士之中,就数魏香丘穿得最清凉,如果莫桑的避水衣甚至露出肚脐已经称得上大胆,而上官雪君的避水衣清凉到胸前如雪脸如莲的地步,那么魏香丘或许是在病床呆了四十多年的缘故,她这件避水衣只是几条布缕而已,现在想起来她就觉得害羞。

    明明柳空涯也是个男人,自己怎么鬼使神差般穿着这件避水衣在他身前走来走去,而柳空涯倒是觉得魏香丘这样很美:“好象只是派只巨鹏过来,魏真君不用添衣服!”

    莫桑赶紧站到魏香丘身边说道:“是啊,来的是雷中追电鹏,真君你这么穿特别漂亮特别美,我与白师妹都看呆了,还是这样最好!”

    元婴真君自然有着元婴真君的气度,魏香丘很快就找回了自信:“那行,我们一起去把雷中追电鹏带来的宝物都收下来,等这次星穹海事了,我一定要回这里多玩几天,小桑,到时候你帮我多准备几件避水衣!”

    这具雷中追电鹏并不是属于玄天剑宗的灵禽,它只是奉命把几箱珍贵至极的宝物带给魏香丘而已,而且他带来的宝物也有一小半不属于玄天剑宗,比方说让穆千琼与白玉凰苦寻几十年的承天剑书就属于紫霄宗的珍藏,如果不是遇到这种关系大燕仙朝生死存亡的大事,白玉凰就是再找上几十年终于知道这部承天剑书藏于紫霄宗,也照样拿不到这部承天道书。

    而现在白玉凰已经拿着承天剑书比划开了,虽然这上面记载是元婴期以后的传承,而她现在只是金丹境界而已,但是他山之石尚可攻玉,何况这部承天剑书跟白玉凰的传承本来就是同出一源,对她大有好用。

    在场的每一位修士都拿到了至少一件称心如意的宝物,比方说上官雪君拿到玄冥无忧鼎就开始着手准备炼丹,水轻盈同样拿到了一部《祝融千金翼方》,甚至连锦娘与白秋霜都拿到了一件不错的宝物,就是不知道主持其事的魏香丘真君能有什么样的收获。

    莫桑这位美娘子同样是拿到了一件攻守兼备的上好灵器《昆溪玉镜》,只要用心祭炼至少能让她的战力一下子提升了两成还多,只是她想了想还是对魏香丘说道:“真君,我想试一试闭关突破筑基中期!”

    魏香丘身边这几位女修士情况比较特殊,整天要侍候魏香丘吃食住行,修炼时间自然要比同门少一大截,而且魏香丘也觉得保证她们筑基就行,对于她们筑基之后的修炼并没有提供太多帮助,所以这几位女修士平时就比较闲鱼,筑基成功之后就开始享受生活。

    所以魏真君完全没想到平时不怎么热心修炼的莫桑突然有这么大的决心,宁可放弃祭炼《昆溪玉镜》这件能够立杆见影的上好灵器,也要尝试冲击看起来没有多大希望的筑基中期。

    她并不知道莫桑从上官雪君那里得了两枚九宫赤星丹,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是用人之际:“行,我给小桑你找一枚焚月丹,不过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尝试突破筑基中期?”

    她觉得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莫桑选择现在突破筑基中期都有点早了,再等上三年五年左右再行突破也不迟,而莫桑则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柳空涯身上:“我听说百炼峰柳师弟要准备筑基,自然就不敢松懈了,他现在才是炼气期都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若是筑基成功那岂不是我任由柳师弟摆布,我这面子还要不要,不趁现在这个机会冲一冲恐怕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莫桑这番话让魏香丘大起知音之感,别说莫桑这么一位筑基初期的美娘子,就连她这么一位元婴真君遇到柳空涯总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明明自己有着近于完美的计划,但是每次遇到柳空涯总是三言两语之后落于下风,最后原来完美的计划几乎变成了柳空涯的一言堂,因此她脱口而出:“要敬称人家一句少执掌,少执掌这人很不好打交道,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狠心,对柔弱女子下这样的狠手!”

    魏香丘这么一说莫桑反而更掂记着柳空涯的好处,谁叫柳空涯很多时候连魏香丘的面子都不给,但是对她却是格外照顾:“真君说得甚是,但是柳师弟也有柳师弟的好处,咱们这次星穹海之行如果没有少执掌的支持恐怕会遇到大麻烦!”

    魏香丘觉得莫桑这话也是非常在理,如果没有天虹山的支持,那么玄天剑宗肯定要临时抽调海量金丹、筑基修士赶来星穹海,可现在又是大战在即玄天剑宗根本抽不出这么多修士,但她仍然有点想法:“但是我们玄天剑宗也拿了不少宝物出来!”

    莫桑刚才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那也是宗里还有上面拿出来的宝物,我们又没付出什么,反而是收获了少执掌与天虹山的一份友谊,我觉得这次星穹海之行我们雁回峰收获最大,而且相处久了我觉得柳师弟这人挺有人情味,实际还是很好打交道的,而且跟他打交道我也有不少收获!”

    虽然莫桑实际是说她个人的情况与感想,但是魏香丘却觉得非常在理:“看来少执掌这边我们还是要多打交道,小桑,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有机会多跟少执掌联络一下感情,对了,我再给你一枚焚月丹,回头你再跟水真人请教一下怎么样把这两枚焚月丹的药力发挥到极致,这方面她才是专家!”

    这次莫桑可以说是占了大便宜,因此她回头就去找水轻盈这位涂州第一女神医询问怎么样用手上的丹药突破筑基中期,而现在水轻盈似乎因为拿到那部《祝融千金翼方》所以心情特别好:“你把手头有的丹药都列一列,我给你一个尽可能完美的方案!”

    虽然水轻盈只是名医,对于修炼遇到的问题不是都能精通,但是水轻盈现在已经都已经是金丹中期,指导一位筑基初期晋阶自然不算什么难事,只是当莫桑把手上的丹药都列出来之后,水轻盈突然问了一句:“九宫赤星丹之前是雪君姐替小涯炼制的那一批吗?”

    莫桑这才知道手上这两枚九宫赤星丹的来历,她当即说道:“是柳师弟与上官真人觉得我资质还行而且接下去又是星穹海之战,所以才会特意相赠!除了这两枚九宫赤星丹之外,柳师弟还答应过我,如果我在星穹海有什么三长两短,给我们莫家专门留一枚半筑基丹!”

    这是把水轻盈当成了自己人所以才坦诚相告,而水轻盈听到不由盈盈一笑,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你想十拿九稳地突破筑基中期,还是为以后成就金丹留有余地!”

    莫桑差点就跳起来了:“还能为成就金丹留有余地?”

    水轻盈当即给出了明确的答复:“没错,别人没有这样的本领,但是我既然是涂州第一女神医,肯定是没问题的!”

    莫桑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水真人,您跟我说说怎么为成就金丹留有余地!”

    别看她在魏香丘身边这么多年都只是个筑基初期,但是哪个修士没有一个成就金丹的梦想,何况莫家当年可是出过金丹修士,就是莫桑父母这一代莫家都有三位筑基修士,因此水轻盈一句话就点燃了莫桑心底隐藏几十年的全部梦想:“小桑,我虽然帮你为成就金丹留有余地,但这事先得问问小涯同意不同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