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冻星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家知道玄天剑宗这边总共只有三位元婴修士,所以这位最弱元婴只能用对面有“五位元婴与元婴级的大修士”为替自己辩护,实在是今天的失败实在太沉重太打击了,更不要说最后居然把真魔蝗巢扔给了玄天剑宗,魔蝗教近百年来还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空前惨败。

    但正因为败得这么惨,所以大家都需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马上就有金丹修士响应:“至少是一位元神,五位元婴与元婴级,金丹修士三十余名,还有两艘元婴级别的浮空飞舰,所以我们才会输得这么惨!”

    只是马上就有修士找到了更好的借口:“今天这一役我们不是输,是成功挫败了玄天剑宗的惊天阴谋,他们虽然胜了却是惨胜,我们虽然败了却是败得无比辉煌,如果没有我们今天的牺牲,星穹海的局面恐怕不堪设想!”

    而这位最弱的元婴修士也终于觉得能跟上面勉强有个交代:“没错,玄天剑宗这支大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星穹海,而且这艘御虚凌云舰正常情况能塞下两千修士,而战到最后却只剩下二三十名修士而已。”

    不知不觉间,魔蝗教这边已经基本统一口径了。

    而现在御虚凌云舰与真魔蝗巢之间已经近在咫尺,舰上的修士们都对这座真魔蝗巢上的所有一切充满了无限希望。

    谁叫这是一艘专门用来运输的真魔蝗巢,大家觉得除了数以万计的海量魔修之外,里面有不计其数的珍贵物资,毕竟一般的廉价物资根本不需要动用真武蝗巢这种战略级别的大杀器,按照魏香丘的说法就是这艘真魔蝗巢价值三百万到五百万灵石,而上面运输的物资至少有这个数!

    虽然说魔蝗教与大燕仙朝不是一个修炼体系,而且很多对于魔蝗教至为珍贵的至宝玄天剑宗这边根本用不上了,但是大多数天材地宝大家还是基本通用的,即使用不上也能通过黑市卖出去,大家现在担心的反而是魔蝗教刚才逃跑的时候带走了多少珍贵物资。

    但是只要想到魔蝗教甚至连真魔蝗巢的操纵系统都没怎么破坏,大家心头就一团火热,都想着亲自跑一趟然后收获不计其数的天材地宝。

    毕竟刚才这一仗大家几乎都把多年积攒下来的一身小极品消耗得干干净净,现在不借这个机会到真魔蝗巢上打个秋风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遇了,只是在大家跃跃欲试之间莫桑这位风情万种的美妇人却是朝着白玉凰说道:“玉凰真人,可否麻烦你跟柳师弟一起先去真魔蝗巢探个路!”

    如果是几天之前,莫桑的提议肯定会受到雁回峰师姐们的一致指责,大家都会说她吃里扒外只会想着百炼峰的俏师弟,但是今日之捷百炼峰与天虹山绝对是功不可没,而且莫桑点名要“柳师弟”过去绝对符合大家的一致意愿,无数双美目就第一时间给柳空涯送去了波光。

    而白玉凰毫不客气地抓住柳空涯就往下跳了下去:“小涯,小心些!”

    跟着白玉凰一起冲下去的还有白秋霜,现在她握紧焚野百邪钉说道:“柳师弟,小心这里面还有残敌!”

    柳空涯肩头的锦娘也说道:“空涯哥哥,千万小心魔修,锦娘帮你预警!”

    只是现在的柳空涯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可能存在的残敌,而是迎面而来的漫天魔气,虽然他已经是筑基修士而且论实力远远胜过一般筑基修士,但是如此浓烈的魔气之中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虚弱下来。

    而一旁的白秋霜也觉得颇为不适:“柳师弟,这好象不是一般的魔气!”

    白玉凰当即答道:“魔蝗教与魔道修士本来就不是一个路子!”

    虽然魔蝗教与魔道诸门都有一个“魔”字,但这完全是两回事,仙道与魔修之间很大程度是理念、利益之争,多数魔道修士即使没有夏人血脉也是认可大燕仙朝的存在意义,可是魔蝗教却是标准的“非我族类其心异类”,与大燕仙朝、玄天剑宗都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而双方不管是功法体系还是理念、利益、血脉肉身都是完全不相容。

    现在只有白玉凰是金丹后期,行动起来不受阻碍,柳空涯觉得自己明明有十成本领,但是到了这座真魔蝗巢最多只发挥出七分而已,因此他只能运转玄功握紧空霜冻星剑应付随时可能爆发的激战,而御虚凌云舰这边也是齐齐吃了一惊。

    虽然柳空涯刚刚筑基没多久,但是他今天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可是大家眼中的柳空涯却变成了一个柔弱的美男子,让雁回峰的师姐们都变得心疼起来!

    谁叫现在御虚凌云舰只有柳空涯这么一个美男子,大家看到柳空涯的遭遇都是感同身受,而第一个出手相助的正是水轻盈:“小涯,凡事交给轻盈姐!”

    说话间,水轻盈已经是玉指轻弹,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无上秘术,那边的柳空涯精神一下子就振奋起来,他甚至想到了什么朝着御虚凌云舰这边问道:“魏真君,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魏香丘虽然在全力操控着御虚凌云舰,但对于真魔蝗巢里的宝物也是十分眼热:“少执掌你们最多还有两个时辰!”

    说到这魏香丘不由轻轻说了一声:“可惜!”

    现在这座真魔蝗巢是凭借着惯性向前飞行,但是最多两个时辰就要跌落入海,魏香丘之所以说可惜就是她甚至想用御虚凌云舰去拖拉这座真魔蝗巢,但是她发现双方不在一个重量级,御虚凌云舰根本不可能拖得动这座与一座仙城相同的真魔蝗巢倒有可能直接凌空解体。

    但是看到再过两个时辰这座真魔蝗巢连同价值数百万灵石的天材地宝就要掉落入海,说魏香丘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今天最重要的战利品就是这座真魔蝗巢,而且不需要走任何报销手续。

    今日之战是百年一遇的空前胜捷,不管是玄天剑宗还是大燕仙朝或是那一位都会重赏再重赏,而且经过柳空涯的提醒所以有千摄镜全程记录,谁也别想抢走魏香丘这份战功,但是这些重赏不但需要走繁琐无比的流程而且往往会附加各种各样的附加条件,而且很多时候虽然也算是重赏却不一定符合自己的需求,哪有象现在想抢多少就抢多少这么痛快。

    而那边柳空涯得到“两个时辰”这个明确时间之后就已经明白过来:“既然时间不多,咱们就赶紧从仓库下手!”

    白秋霜却是觉得柳空涯这个答案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柳师弟,你觉得仓库的出入口会在哪里?”

    柳空涯看了一圈就说道:“既然这座真魔蝗巢是专门用来运输的,那么肯定是放在最方便的地方,不然装货卸货的时间比在路上的更久,谁也接受不了!”

    虽然觉得柳空涯的说法未必正确,但是白玉凰知道这么一艘真魔蝗巢运载的物资实在太惊人了,不是一两天能装完卸完的,而且海量物资的装货卸货是一件异常复杂的事情,百炼峰很多时候都出现在途只要半个月卸货分装却花了一个月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确实存在柳空涯所说这种可能,因此白玉凰毫不犹豫地说道:“看那边!”

    那是一段平坦的中部地带,虽然看不到什么仓库货仓的影子,但是按照柳空涯的说法这似乎是最合适的地方,而白秋霜虽然还有些不适的感觉,现在却是有一种异常的直觉:“肯定在那里,我们快走!”

    “走!”

    “我们去看看!”

    虽然真魔蝗巢事实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大城,但对于修士来说一二里根本不算距离,不过是几个起落,白玉凰已经站到这块平地上,而旁边的白秋霜异常惊喜地说道:“看这里,这应当就是仓库的入口!”

    柳空涯注意到这个非常明显的出入口,魔蝗教逃跑的时候太仓促,甚至没来得及封闭这个库洞,但是柳空涯总觉得有点夸张:“师傅,师姐,千万小心些,里面或许有埋伏!”

    白秋霜却是毫不犹豫地说道:“进去再说了!”

    锦娘第一时间跳出去了:“先去,里面没埋伏!”

    虽然白玉凰也很快确认里面没埋伏,但是柳空涯仍然是觉得有点没底,只是真正从库门杀入的时间柳空涯还是被巨大的惊喜给吓住了:“这么多冻星石?”

    别的东西或许柳空涯不怎么熟悉,但是冻星石他实在太熟悉了,谁叫他手上这把空霜冻星剑之所以这么顺手就是白玉凰特意加了一枚冻星石,但是他实在没想到这个仓库之中一眼望去都是冻星石,而且品相都不差,甚至凭直觉都能发现好几枚冻星石比用在空霜冻星剑的那一枚要好得多,品相最好的那枚更是。

    白玉凰也吓了一跳:“这里至少六七百块冻星石!”

    白秋霜立即说道:“绝对不止六七百块,赶紧,让雁回峰的师姐还有两位真人过来帮忙,这么多冻星石我们根本运不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