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零九章 真仙宝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过去魏香丘一直躺在病床,所以雁回峰这些师姐别说是“乐一乐”,就是出门散个心都没时间没心情,可是现在魏香丘带头吃喝玩乐,她们自然是无师自通浪到飞起,马上就有一位师姐说道:“我们可以在沙滩玩一整天,虽然这荒岛什么都没有,但是这片沙滩还有这海水都不错!”

    “不止有海水,而且还有不少鲜美的海货,我们可以来一场烤鱼宴!”

    “我觉得不但要烤鱼,还要炸鱼、蒸鱼,而且我前几天看过海里面不止有鱼,还有许多好东西!”

    “这只是好吃,还要好玩,我们不如来借这机会来比一比,让柳师弟来当裁判!”

    那边白玉凰见到雁回峰的女弟子虽然来了兴致,虽然也觉得挺好,但是凡事总要巧立名目,她告诉柳空涯:“乐一乐当然没问题,但是不能这么搞,一定要有个合理的名义才行,不然回了玄天宫我也没办法给你报销啊!”

    虽然远在数十万里之外,而且大家对于怎么回到玄天剑宗全无头绪,但是做为百炼峰主,白玉凰必须所有人只要努力就能回到玄天城甚至还能报销,至于怎么努力那就是细节问题。

    而那边魏香丘听到这就笑了起来:“是啊,大家把具体的票据都保存好,回了玄天城还得走报销程序,总不能自己负责所有费用吧!少执掌,你觉得用什么名目比较合适,我听说你们地火盟搞地火传道大会大家一向是赞不绝口,都说你们搞得特别漂亮!”

    柳空涯一开始还不明白魏香丘与白玉凰的具体想法,但是魏香丘一说地火盟搞的“地火传道大会”、“地火同好会”之类的形式就立即明白过来,那就是在吃喝玩乐浪到飞起之外添上了一层道术研究的光环而已,让外人根本无从指摘甚至赞声如潮。

    但是地火盟搞得这些地火道术会议的种种黑幕,柳空涯自然是了如指掌,只是这种道术会议向来是所有人都满意甚至连宗里都觉得最好能多办几场,因此柳空涯当即说道:“那就按魏真君的想法来办,我们不用去找什么真仙宝藏,御虚凌云舰就有不计其数的真仙宝藏,大家不知道如何利用才好,只要大家好好配合,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真仙宝藏!”

    柳空涯这话自然是有所夸大,但是从某种意义来说大家被困在天潮海之后反而有利于打破过去的种种瓶颈,让所有人都能有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

    在修仙界只要跟道途有关,即使是亲自师徒、兄弟、父子、母女,大家都喜欢守口如瓶,不到最后关头都会藏一手,但是现在大家既然困在天潮海必须同舟共济,自然是要需要打破瓶颈把自己最珍贵的修炼知识传授过去。

    现在不仅是魏香丘向大家传授她的修炼心得,上官雪君讲炼丹术,水轻盈讲医术,白玉凰讲炼器学,每一个都是如醉如醉,象沈绮云师姐听着听着整个人都忘记吃肉了,结果手上的一盘肉全凉了。

    而对于一次道术大会来说,这样的演讲只是标配而已,真正的精华不在于成功经验,而是柳空涯特别请几位师姐上去讲自己失败的经验,然后再请有兴趣的师姐进行针对性的提问,会后更请几位大修士进行点评。

    虽然对于每一位上场的修士来说这种场面有点难堪,但是大家很快就认识这种交流的价值非凡,有些时候知道为什么失败比为什么成功还要重要,特别是沈骑云上去讲自己几次炼器失败的得失,就连白玉凰都觉得获益不小。

    整个会议的气绪现在是越来越热烈,柳空涯自己上去也讲了一番灵植术的问题,接着又把整套地火全书摆了出来,而那位莫桑师姐当即说道:“现在柳师弟已经弄了地火全书与灵植全书两大套全部,我觉得我们雁回峰似乎也可以搞一套全书!”

    她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心底早有相应谋划,而那边魏香丘没想到莫桑居然有这样的主动意识:“这个主意不错,小桑你觉得搞什么全书比较合适!”

    莫桑与一群师姐当即异口同志说道:“当然是金丹全书!”

    而魏香丘立即明白了莫桑与这群雁回峰女修士的小心思:“金丹全书这个名字不错,我们雁回峰也有这样的条件,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请教少执掌!”

    《灵植全书》、《地火全书》都是百炼峰在主导,而这部《金丹全书》虽然也是由柳空涯负责,却是雁回峰负责主导,毕竟这艘御虚凌云舰是雁回峰的绝对主场,魏香丘觉得自己夺回主场优势才行。

    而柳空涯并不知道魏香丘与雁回峰还存在着这样的小心思,现在她与白秋霜谈论着怎么偷工减料的问题:“现在我们手上的肉食有限,所以能少用就少用些!”

    他所说的肉类并不是鱼肉,而是他们从玄天城、南荒带出来的各种兽肉、禽肉,只是在经过近三个月的消耗之后,现在这些兽肉、禽肉已经所剩无多,如果不是为了这次真仙宝藏大会,柳空涯并不准备动用这批库存。

    而那边白秋霜当即说道:“我已经想好怎么调配了!”

    她的办法是某些味道相近的肉类与某些鱼肉用道术混杂在一起,最大程度降低肉食消耗又能让大家吃到熟悉的肉味:“反正大家吃得挺开心!柳师弟,要不要来串羊肉串,这可是真正的羊肉串!”

    整个真仙福藏的饮食是自取性质,虽然谈不上酒池肉林,但是在柳空涯与白秋霜的主持之下也是极大丰富,而且最大程度利用天潮海出产的各种特产,但是对于自家师弟白秋霜自然是特别照顾,不但这串羊肉是她亲自烤制,而且里面没有掺杂任何羊肉之外的成份。

    柳空涯虽然不知道白秋霜的一片苦心,但也知道白秋霜对自己是特别关爱,当即准备从白秋霜手中接过这串羊肉,只是他手刚伸出去就听到有人说道:“这串羊肉先给我!”

    这是谁?那边白秋霜已经握紧了焚野百劫钉这件灵兵还大声问道:“大家小心,有奸细!”

    “有奸细!”

    “大家注意!”

    “有敌人!”

    “大家准备动手!”

    虽然是研讨道术之余吃喝玩乐而且很多师姐都穿得非常清凉,但是由于身处天潮海,所以大家一直保持警戒状况,而现在大家都注意到这个脚下吊着超长铁索的黄衣老者:“别让他跑了!”

    “道友是何方人士?”

    “道士到此有何贵干?”

    这位红衣修士年约六十,一脸沧桑,虽然还没秃顶但是跟秃顶也没有多少区别,而且鸡皮鹤发浑身都是苍老气息,身上这件黄色道袍也是,他现在一脸苦恼地问道:“你们怎么能发现我的换形术?”

    那边莫桑听到不由笑出声来,虽然刚才这位黄衣修士造诣极高,但是他终究是个男人,偏偏整艘御虚凌云舰就只有柳空涯一个男人而已,因此他的换形术不管有多高明,在大家眼中都是破绽而出。

    而那边的白玉凰却是告诉大家:“大家先别出手,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我们是无意误入天潮海,现在只想着早点回家,如何有什么得罪道友的地方还请见谅!”

    看到白玉凰说话这么客气,大家就知道这位黄衣老者来历绝对不简单,毕竟为了保证真仙宝藏大会万无一失可是布置了好几个元婴级别的禁制,对面这位黄衣老者还是无声无息地溜了进来,如果不是他没注意到男女比例直接换形成一个青年修士或许自己这边会吃大亏。

    而全场最强的魏香丘也说道:“道友,相逢既是有缘,大家不必一见就生死相搏两败俱伤,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

    趁着这个机会好几位穿着特别清凉的已经披上了道袍,而黄衣老者则是死死盯着白秋霜的羊肉串:“这串羊肉能否让我尝个味道,我已经一千多年没尝到真正的肉味了!”

    不管是魏香丘与白玉凰,或者是上官雪君与水轻盈现在都确认她们的猜测没错,眼前这位看不穿修士的黄衣修士实力远远超过了他们联手。

    虽然不知道这位黄衣老修士为什么会被困在天潮海,他脚下那条通向海底的铁索又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大家很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全场实力最强的魏香丘离黄衣修士有一两个大境界的差距,而且黄衣修士也承认自已被困在天潮海一千多年,那就是两三个仙朝之前的老怪物。

    虽然魏香丘这也还有杀手锏,但是现在天潮海这种补给断绝的绝地并不适合拼得两败俱伤,因此柳空涯大大方方地说道:“不就是一串羊肉吗?我现在就给你烤一串,但是白师姐这一串我舍不得!”

    白秋霜先把这串羊肉递给了柳空涯,然后才说道:“这位道友想要几串羊肉,我就去冰库多搬一些下来,到时候柳师弟负责烤,我负责帮忙!”

    这位黄衣修士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小的要求会被柳空涯拒绝,但是他也认识到眼前这批修士并不象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们对天潮海的真仙宝藏没兴趣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