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置业难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是对于玄天剑宗的普通修士来说,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并不是与空噬魔宗之间的这一场大战,也不是可能爆发的魔蝗之劫,而是要不要选择在野阳塘置业。

    虽然除了野阳塘之外也有更多的选择,甚至有的修士觉得在玄天城内置业才是真正正确的选择,但是大家根本买不起玄天城内的宅子,而其它几家城外的坊市、镇子并没有野阳塘所享受的这种特殊待遇,更没有野阳塘有金丹修士与多名玄天剑宗筑基修士坐镇的繁荣局面。

    现在大家都不得不承认野阳塘成了气候,不但有仙城与坊市,而且还有着自己的产业体系,许多意料之外的产业都在野阳塘发展起来,不管是吃饭还是发展野阳塘都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虽然在几波暴涨之后也曾经出现横盘调整甚至局部下调的情况,但是谁都看得出来野阳塘将成为玄天城外的次中心,现在野阳塘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三万人,每天都有人成为野阳塘的新居民,很多小修士与凡人在玄天城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却终于在野阳塘完成了自己的置业梦想,而且更让人纠结的是现在如果不在野阳塘置业,恐怕以后一辈子都要买不起。

    前几个月你可以在酒卓上毫不客气地数落别人“你再不努力,恐怕只能在野阳塘买宅子”,可是现在大家数数手上的灵石与碎灵,却发现自己的积蓄只够在野阳塘勉强买个小宅子,明明几个月之前可以买个大宅子还能剩下一小半,可现在借钱才能买个小宅子,而且价格再这么涨上去恐怕真连野阳塘外城都买不起了。

    但是对于把全部积蓄拿出来在野阳塘买个小宅子,大家又有些心有不甘,因此王宣仪成了整个玄天剑宗人人痛恨的奸商,而柳空涯则是收获了很多格外的人情,有了大家欠下的这些人情,不管什么大事他在百炼峰都能处理好。

    在这种情况下,奉广陵道君之令来玄天城坐镇的张岳陵则是焦头烂额:“柳空涯这小子也未必太小心吧,他难道从来不出门吗?”

    虽然张岳陵已经是元婴大修士,但是他也不敢在玄天宫内出手突袭,而且更糟的是他来玄天城已经两个月,别说是拿下柳空涯这么一个筑基小修士甚至柳空涯的面都没见到,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广陵道君交代,而且他的时间也非常珍贵不能这么随意浪费在玄天城,再这么混下去他的修为都要倒退了。

    负责跟踪柳空涯的简木易同样也觉得非常头痛:“柳空涯最近出门倒是不少,但是他几乎每次都是去雁回峰找魏香丘办事,而且我觉得不能在玄天宫内动手啊!”

    由于白玉凰闭关晋阶的缘关,柳空涯基本只在玄天宫内活动,出门办事多数也是去同样处于玄天宫内的雁回峰,简木易虽然是元婴大修士,可是也不敢在这么多位金丹、元婴修士坐镇的玄天宫内动手,何况雁回峰还有魏香丘这么一位元婴大成修士坐镇,自己在魏香丘眼皮底下对柳空涯下手等于自寻死路。

    张岳陵当即说道:“我听说最近空噬魔宗对玄天城有些想法甚至谋划着突袭玄天城,要不要我们帮空噬魔宗试一试玄天剑宗的成色!”

    简木易真被张岳陵的想法给吓着了,连连摇头道:“张师伯,你千万别打这样的主意了,这事咱们师祖来了或许差不多,我们肯定没这样的机会,张师伯您千万别抱有这样的想法!”

    张岳陵也不由着急起来:“那咱们不能这么一直拖着,再这怎么下去我出来个三四个月都还是拿不下一个筑基小修士,你说该怎么办?别说是怎么向广陵道君交代,我也浪费不起这么多时间啊,你这里只有金丹级别的聚灵阵,再这么下去我的修为都要倒退了!”

    简木易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简师伯,既然大家都说野阳塘是柳空涯的产业,咱们不如在野阳塘这上面想想办法,野阳塘与玄天城毕竟是两回事!”

    张岳陵觉得这个办法似乎可行:“事到如今,也只能在野阳塘想想办法!”

    只是张陵岳并没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也有很多人想在野阳塘处想办法,血煞教的伐天真君现在就对林真人说道:“野阳塘那边的情况弄清楚没有?到底有多少玄天剑宗大修士在那里镇守?”

    伐天真君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已经被一连串的情报失误折腾出心理阴影,而那边林真人同样是错误情报的受害者:“我让人问清楚了,现在野阳塘只有一个金丹散修王宣仪在帮天虹山在那里镇守!”

    “王宣仪?”伐天真君不由紧锁眉头:“这名字好熟悉啊!”

    林真人当即说道:“原本是咱们空噬魔宗这边的盟友,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突然跑去跟天虹山混了!”

    林真人这么一说伐天真君突然想起来了:“对对对,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我跟他还吃过一顿酒,他怎么跑玄天剑宗那边去了?有他坐镇的话咱们想拿下野阳塘就麻烦多了!”

    林真人回复道:“如果没有王宣仪坐镇,恐怕野阳塘也没有今天这样的人气,咱们也不会选择突袭野阳袭,真君,你是咱们血煞教仅存的元婴真君,这次突袭野阳塘千万要小心再小心!”

    伐天真君不由苦笑了一声:“我这是上了贼船,想下来都下不来,何况这次空噬魔宗诚意很足!”

    伐天真君前面所说的都是一通废话,在听说魏香丘元婴大成之后他原本是准备放弃跟空噬魔宗合作,但问题是空噬魔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大批让他无法拒绝的丹药、神兵、宝物,所以他根本下不了这条贼船。

    不仅血煞教与伐天真君下不了这条贼船,就连一度放弃与空噬魔宗联手的森罗魔宗现在也重新上了这条贼船,而万戮魔君始终不肯透露这批来历不明的宝物到底来源于何处,但是伐天真君私下找朋友打听了一下,很快就知道这批宝物应当是来源于魔蝗教。

    虽然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是伐天真君一向认为不管拿多少灵石都只会出一点力,而且他与魔蝗教本来就有合作,所以他对于收下魔蝗教的这批丹药毫无心理障碍,而且魔蝗教的丹药确实好用,几瓶丹药下去伐天真君觉得自己伤势得到了全面恢复。

    但是正因为不管拿多少灵石都只能出一点力,所以伐天真君在对于强攻玄天城那是毫无兴趣,哪怕万戮魔君费尽口舌也毫无办法,其它几位共襄盛举的金丹、元婴魔修也不愿意强攻玄天城,毕竟当年魔蝗教的兆万大军都没能拿下玄天城,强袭玄天城是自讨苦吃,最后万戮魔君只能选择相对容易的野阳塘。

    听说野阳塘只有一位金丹中期出身的散修之后,伐天真君觉得这么多位元婴、金丹修士突袭野阳塘绝对是万无一失,但是前次他对自己在南荒的遭遇也是心有余悸:“现在最怕的问题是攻击野阳塘的时候,野阳塘这边突然又冒出一位金丹修士或是元婴修士,那咱们与空噬魔宗都会遇到大麻烦!”

    林真人当即信心十足地说道:“真君,这事只管放心,空噬魔宗这边是花了大笔灵石请王启年真君专门调查过了,现在野阳塘确实只有一位王宣仪在那里镇守,说不定看到咱们这么多位元婴金丹杀到,说不定王宣仪就会当场反水!”

    伐天真君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那好,王宣仪那小子就是个土路子出身的散修,纵然他操控金丹防御阵也挡不住我们这边全力一击,而且……”

    说到这伐天真君嘴角不由浮现笑意:“而且万戮魔君跟我们交代过了,如果野阳塘突然冒出来一位元婴,那么咱们先集中全力干掉这位元婴,我就不信四位元婴与二十多位金丹联手干不掉一位元婴!”

    对于柳空源来说,最近可以说是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先是雁回峰那边又有一位师姐在魏香丘的帮助之下凝结假丹,为了帮助更多的师姐凝结伪金丹,魏香丘已经快把市面上仅存的上品金丹一扫而空了,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御虚凌云舰能创造人人金丹的奇迹。

    除此之外天虹山那边又有好消息传来,水轻盈寄来飞符告诉柳空涯她已经成功晋阶元婴,等她境界巩固下来就跟上官雪君一起过来跟柳空涯会合,到时候就没有人敢打柳空涯的主意,除此之外二姑姑与三姑姑近期也准备来一趟玄天城。

    毕竟上官雪君与水轻盈来一趟玄天剑宗居然有这么大的收获,二姑姑与三姑姑听说之后都觉得非常神奇,所以决定跑一趟玄天剑宗看看柳空涯过得怎么样。

    一想到二姑姑与三姑姑要赶来玄天剑宗,柳空涯特意请几位师姐帮自己整理一下房间省得在她们面前出丑,但是这些好消息都比不上闭关之中的白玉凰终于给柳空涯传音:“师傅一切都很顺利,凝结元婴只是时间问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