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五十章 我先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看到张岳陵与魏香丘、白秋霜她们联手击杀阴风魔君的场景,那边伐天真君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是一伙的,这是魏香丘!”

    “玄天剑宗来了!”

    “是魏香丘!”

    一说到魏香丘这个名字,万戮魔君就觉得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他毫不客气地说道:“干掉他!”

    只是他的阴森魔手却第一时间攻向了张岳陵,魏香丘可是玄天剑宗第一修士,自己没有三百回合别想解决魏香丘,但是眼前这位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的无名修士不但是魏香丘的同党,而且已经油尽灯枯,不趁现在这个机会斩草除根恐怕后患无穷。

    而对于张岳陵来说,他第一次发现这几个围攻自己的金丹、元婴居然是玄天剑宗与天虹山的死对头,而起初与柳空涯偷袭自己的居然是魏香丘这位玄天剑宗的最强元婴,他不由大声叫道:“诸位道友!”

    只是他话还没口,那边万戮魔君的阴森魔手已经落在他身上,一声巨响之后这枚广陵道君赏下的上古银符终于承受不住轮番重击化作淡色虚影,而一枚带着无限血气魔性的焚野百邪钉已经从阴风魔君留下的血肉突然飞出直接破入张岳陵体内。

    张岳陵虽然肉身坚固程度胜过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但是这一刻对于焚野百邪钉也是毫无抵抗力,何况他强运燃血焚魂功早已经抵达极限,让焚野百邪钉的威力发挥到极限,浑身气血顿时衰竭下去,几乎一眨眼的时间就化成了无数段碎尸,而那边魏香丘也不由赞了一声:“秋霜,这一击漂亮极了,把万戮魔君留下来!”

    不仅是魏香丘对白秋霜这完美一击赞不绝口,就是在场的诸位金丹元婴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白秋霜只不过是个伪金丹而已,她手上的这枚焚野百邪钉虽然魔性十足,但是正常情况下连一位元婴修士的防御都破不开,可是现在白秋霜加上焚野百邪钉的组合居然轻轻松松干掉了两名元婴修士。

    那边伐天真君看到这一幕都觉得胆战心惊起来,虽然他一眼就认出白秋霜手上这枚焚野百邪钉就是他赖以成名的魔兵,但是他从来没想到焚野百邪钉魔性全开的时候竟是如此可怕,可怕他都不敢告诉大家这枚焚野百邪钉是从他手里流散到玄天剑宗之手。

    而对于万戮魔君来说现在最想吃的就是后悔药,白秋霜操纵焚野百邪钉击杀张岳陵的那个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犯下了怎么样的致命错误!

    张岳陵居然也是魏香丘与玄天剑宗的敌人,可是刚才他竟然与掠影越天舰上的筑基、金丹、元婴一起用全身解数去围攻张岳陵并最终为玄天剑宗这个小修士击杀张岳陵创造了条件,而且这个假丹女修士居然还顺手击杀了森罗魔宗的阴风魔君。

    如果自己能与张岳陵联手,胜利岂不是垂手可得?

    但是世界永远没有后悔药,万戮魔君看了一眼觉得虽然这一役的变数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但已方现在在战场上仍然占据了相对优势:“干掉他们!”

    包括伐天真君与斩海魔君在内,已方有三大元婴、近十位金丹修士和上百名筑基修士,而玄天剑宗这边即使镇守野阳塘的三位金丹修士都算进去也是处于绝对优势,只是他话音刚落,就见到玄天剑宗一道强大无比的陌生气息腾空而起,斩海魔君大吃一惊:“玄天剑宗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位元婴真君?”

    白秋霜已经发现这道元婴气息的来源:“是百炼峰方向!是玉凰姑姑!”

    柳空涯也是又惊又喜:“师傅姐姐晋阶元婴了!”

    而魏香丘也没想到白玉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晋阶元婴,虽然从理论上来说白玉凰的晋阶对于战局没有大的影响,毕竟白玉凰晋阶以后并不适合立即出战,至少要几个月时间才能把元婴境界巩固下来才行,这场厮杀恐怕还是玄天剑宗三大元婴修士与伐天真君这边三位元婴一决胜负,但是白玉凰晋阶元婴这个事实却是对空噬魔宗的士气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她不由冷笑一声:“原来是准备我亲手剑斩三元婴,没想到玉凰真君会在现在这个时候晋阶元婴,硬生生变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实在可恨!”

    而魏香丘身后的莫桑师姐她们更是毫不留情开口打击:“想干掉我们,先再找出一位元婴再说!”

    “我们占据主场之利,现在又有四大元婴真君,你们有四位元婴的时候都打不过我们,现在怎么怎么办?”

    “那是沈益真君与林蔚真君的气息,他们要赶来支援,你们怎么办?”

    “当然是快跑啊!除了赶紧跑还能有什么选择!”

    掠影越天舰这边却是心都凉透了,虽然他们也知道白玉凰刚刚晋阶元婴,一般情况是不会出战,而且沈益与林蔚两位元婴真君未必能这么快赶来增援,但是已方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就连野阳塘内的玄天剑宗三大金丹修士已经从防御大阵杀出来了。

    那边伐天真君已经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先走了!诸位道友好好保重身体!”

    说话间天空中已经多了一道血虹,伐天真君竟是还没遇到生死危机的情况直接血遁而走,这让万戮魔宗直接傻眼了:“伐天道友,你给我回来!我们还有机会!我们有绝对胜算!”

    他怎么也想不通伐天真君为什么会在已方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直接血遁,毕竟玄天剑场在场上只有魏香丘一位元婴真君,只要抓紧时机干掉魏香丘局面自然活了,而且伐天真君这么一场血遁之后肯定要休养上若干年月才能恢复元气,以万戮魔君的性子宁可与玄天剑宗决一胜负也不愿意就这么遁走。

    可是伐天真君的想法却与空戮魔君完全不同,且不说这是玄天剑宗的绝对主场,沈益与林蔚这两位元婴真君随时可能赶到战场,就是眼前这位元婴大成的魏香丘自己这边也未必有胜算,四十年前魏香丘就已经剑斩三元婴重创七元婴,前几个月据说在星穹海又击杀了魔蝗教至少五六位元婴魔修。

    虽然魔蝗教一再否认这一点,声称最近在星穹海只损失了一位元婴修士,但是看他们全力扶植空噬魔宗甚至把掠影越天舰都借出来的架势就知道的魔蝗教损失绝对惊人,而且刚才两位元婴修士的陨落也提醒伐天真君眼前的敌人有多么可怕而凶残,说不定魏香丘真要重演一回剑斩三元婴的场面,何况现在玄天剑宗又多出了位新晋元婴已方胜算更小了,而他的原则从来是不管收多少灵石都只出一点力绝对不会拼命,因此伐天真君非常仗义地打声招呼就直接遁走了。

    而伐天真君这么一跑让万戮魔君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虽然他还抱有阵前斩杀魏香丘的幻想,但魏香丘可是实打实的元婴大成,而他与斩海真君一个元婴初期一个元婴中期,虽然多出几位金丹修士,但怎么看都是全无胜算,但是他之所以被称为“万戮魔君”就是杀戮之念强得惊人,现在这一刻更是尽显无遗:“魏香丘,咱们试试同归于尽!”

    说话间,万戮魔君已经吞下了整整一瓶丹药,丹药入口之后他整个人见风就长,瞬间之间已经变成了身高三丈有余的猿型怪兽,而他身侧的斩海真君也没想到才元婴初期的万戮魔君居然敢正面挑战一位元婴大成,虽然万戮魔君魔功盖世,实力远远胜过一般的元婴初期,但问题是对面这位魏香丘也不是普通的元婴初期。

    只是在斩海魔君犹豫之际,就听到空噬魔宗中的金丹修士有人大声叫道:“伐天真君你真是害死人了,不管了,我也拼了!”

    对于这位突然冒出来的金丹修士斩海魔君没有多少印象,但是下一刻他就知道“伐天真君害死人”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位金丹修士现在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攻向了魏香丘,居然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元婴修士,而且实力比他与万戮魔君都要强!

    如果伐天真君没阵前逃跑的话,空噬魔宗这边仍然是四大元婴修士,群起围攻魏香丘绝对有全胜把握,而那边魏香丘却是一边与柳空涯联手催动引雷钟一边冷笑一声:“原来是魔蝗教,在星穹海被我杀到那种程度还不死心吗!”

    说话间天枢玉尺与引雷钟两种法宝已经合二为一,直接挡住万戮魔君挥出的阴森魔手,虽然万戮魔君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是把巨大的魔手直接弹飞,诸位师姐容颜不变,只是稍稍向后退了一步。

    但接下去才是真正的挑战,斩海魔君与那位魔蝗教的无名魔婴都是实打实的元婴中期,魔蝗教的无名魔婴实力更是快赶上元婴后期,而且他们虽然是初次联手,配合上却是挑不出多少毛病,斩海魔君催动一把光刀正面强攻,而魔蝗教的无名魔婴却是祭出一把阴索侧击,而万戮魔君也是再次攻势,散去的阴森魔手再次凝聚攻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