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人造秘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空涯觉得自己确实是忘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细节,但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想不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或许是在庄梦蝶腿上睡了整整一天的缘故,关于《铸剑书》的许多记载突然变得鲜活起来,甚至很多已经不明白的关键细节突然恍然大悟,甚至连许多其它铸造道书似乎都因为这一觉变得容易理解起来甚至有一种融会贯通的感觉。

    这是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但是柳空涯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睡了一觉的缘故,因此头又枕在了庄梦蝶这对弹性极佳的美腿上享受无限的快乐,而身后庄梦蝶抚摸着他的头发说道:“想睡多久就睡多久,现在小涯想起了什么?”

    柳空涯当即说道:“我想起来了,是梦蝶姐在梦里传我炼宝术,所以等会我要去试手帮梦蝶姐炼制第一件法宝!”

    他是下意识地觉得这样惊??的变化肯定与庄梦蝶有关,而且他已经突然想起这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过好多次,自己与庄梦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是一觉醒来就恍然大悟,以前几乎完全看不懂的地方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只是过去柳空涯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现在柳空涯却能肯定这肯定与庄梦蝶有关。

    而庄梦蝶则是摇了摇头说道:“小涯你肯定是想太多了,梦蝶姐才不会这么无聊,就是你梦里都在读了这部《铸剑书》,仔细再想想!”

    柳空涯注意到庄梦蝶的神情稍稍有点憔悴,很显然在这一天一夜之中庄梦蝶肯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仔细想想好象庄梦蝶说的又似乎有这么一回事,自己在梦里似乎都在读这部《铸剑书》,非但是《铸剑书》,在梦里他把这些时日读过的道书都读了一遍,很多以前读不过的道书突然就读通了。

    但是这样的好事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落到柳空涯身上,柳空涯就趴在庄梦蝶的腿上继续享受着软玉温香:“反正一定跟梦蝶姐还有雁筠姐有关系,我也要雁筠姐抱着枕着!”

    看着柳空涯这般无赖模样江雁筠却是心中一暖,先是与柳空涯无闹了一番才说道:“都是小涯你自己的功劳,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想好帮我与梦蝶炼制什么法宝灵器没有!”

    柳空涯还真没想好这个问题,而且他对自己的炼器炼剑水准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虽然看起来他是水平大进,但纯粹是在理论上有所突破,实践水平终究有限,何况他只是个筑基后期而已。

    刚想到这他就紧紧抱紧了庄梦蝶,因为他突然发现了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现在已经不是筑基后期,而是实打实的筑基大成境界。

    因为他在筑基后期已经停留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筑基大成应当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即使今天不突破过个十天半月总能突破,但是睡上一觉就能筑基大成甚至都不用巩固境界实在有点过于神奇,再看到庄梦蝶这略显憔悴又带着骄傲的面容,柳空涯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因此柳空涯什么都没说只是付绪行动,今天他比平时都要大胆,该亲就亲该抱就抱该摸就摸就开始对着庄梦蝶与江雁筠展开攻势,而庄梦蝶与江雁筠似乎是把柳空涯的行动当成一种玩闹几乎是开门延盗就差把自己送到柳空涯嘴边,那边魏香丘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少执掌,你们姐弟就别闹了,咱们已经到地方,先办正事要紧!”

    柳空涯有点不明白“到地方”是什么概念,但是魏香丘既然这么提醒自然是有缘故,因此他在庄梦蝶与江雁筠脸上亲了两口之后才大大方方靠在她们怀里问道:“魏真君,这是什么地方?咱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散心?”

    魏香丘当即说道:“少执掌,还记得孔见书吗?”

    太平道藏中那么多道书,柳空涯唯一没怎么翻过的就是这部《孔见书》,毕竟里面虽然是柳空涯很感兴趣的内容,但是这段时间柳空涯忙于修炼与读书,暂时还没时间阅读这部《孔见书》中的内容:“当然记得!”

    江雁筠对于魏香丘的出言提醒有点不满意,但她毕竟跟魏香丘有过约定而且现在是甲板上大家都看着,所以一边搂着柳空涯感受自家小涯的气息一边说道:“当时赵三达说过孔见书里有一张藏宝图!”

    柳空涯对于这个细节还印象挺深:“是有这么一回事,据说不更魔君还整天盯着这张藏宝图看个不停!”

    这些年柳空涯见识多了,对于普通的洞府宝藏并不怎么在意,但是能让不更魔君这么一位元婴大修士都一直掂记着的洞府宝藏绝对不简单,他当即说道:“莫不成魏真君已经找到了这张藏宝图标识的地方?”

    魏香丘非常明确地说道:“对,我刚拿到孔见书一眼就认出这张藏宝图是什么地方,实际这地方我当初也掂记过的,只是当时缺了这张最关键的藏宝图!”

    柳空涯却是有点犹豫地说道:“魏真君,这样的宝藏绝对不简单,咱们还是等我师傅境界巩固了再说,而且这次事情怎么能离得开锦娘!”

    说到一直睡在心底的柳空涯就有点忧伤,虽然他确认锦娘一直平安无事而且状态非常好,但是跟锦娘分开这么久他还有点不习惯,一心希望锦娘能早点醒过来。

    但是魏香丘专门把柳空涯与两位姑姑姐姐请上御虚凌云舰并不是仅仅为了散心,而且她之所以能同庄梦蝶与江雁筠一拍即合达成共识,自然是都想趁着锦娘与白玉凰不在的时候采取一点行动,因此魏香丘非常明确地告诉柳空涯:“其它宝藏我自然不敢有多余的想法,但是这处宝藏就不一样,知道这是谁留下的宝藏吗?你一定能猜出来的!”

    虽然躺在两位姑姑的怀里,但是魏香丘说得这么明确,柳空涯自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莫不成是禾山道留下的宝藏?”

    魏香丘给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没错,就是禾山道,而且这还是禾山道复兴的最后希望,少执掌觉得有趣吗?”

    柳空涯已经明白了:“魏真君手上不仅仅是一张藏宝图那么吧?”

    魏香丘就喜欢与柳空涯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对,有了不更魔君这张那更是尽善尽美了,而且这还是一处秘境,我们可以把御虚凌云舰直接开进去!”

    柳空涯觉得魏香丘的说法有点过于夸张了:“秘境通道一般都会限制修为,御虚凌云舰没办法进去。”

    以前的御虚凌云舰只要有一位元婴修士主持,增加的战力足以胜过了一位最顶尖的元婴大修士,而御虚凌云觅升级之后应当能与一位元神道君抗衡,御虚凌云舰真能杀入这处秘境的话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

    而魏香丘非常明确地说道:“当初发现这处秘境并设置秘境通道的雅安道君不过是一位元神初期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最弱的元神初期,他布设的元神通道之所以限制元婴以下修为进出也完全是因为他的实力问题,而我们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魏香丘就十分霸气地提出了自己的方案:“我们可以用御虚凌云舰的仙炮直接打开空间通道!”

    有这么夸张吗?

    柳空涯虽然觉得魏香丘既然提出这一方案肯定是有十成把案,但还是不得不多说了一句:“魏真君,这事有多大把握?”

    柳空涯身后的庄梦蝶轻声说道:“十成,我在梦里已经计算过了,十成把握,而且这处秘境我们会有很大收获。”

    柳空涯却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魏真君,这处秘境是不是自禾山道崩盘以后就没启用过?”

    魏香丘给出明确的答案:“禾山道想启用这处秘境也得有这个实力啊,少执掌有什么想法不成?现在禾山道已经是彻底不行了!”

    在这一轮玄天剑宗与空噬魔宗的对抗之中,禾山道是最大的受害者,由于玄天剑宗发现是禾山道在空噬魔宗与森罗魔宗之间引针引线的缘故所以把禾山道视为头号打击对象,特别是空噬魔宗倒台之后禾山道可以说是首当其冲,几乎所有的金丹修士与筑基修士都尽数折损,从某种意义来说,禾山道对玄天剑宗已经不再是什么威胁。

    只是柳空涯却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禾山道在倒下之前却给我们制造了很多麻烦,比方说一直跟魏真君对着干的森罗魔宗,所以我觉得不能给空噬魔宗这种机会!”

    一说到森罗魔宗魏香丘就觉得十分生气,毕竟森罗剑宗名义是对着玄天剑宗而来,实际却是故意来找她的麻烦,只是女人生气起来就特别可怕,魏香丘当即说道:“看来不管是森罗魔君还是空噬魔宗都要彻底连根拔起,莫不成少执掌有什么好建议!”

    柳空涯当即说道:“我们先进这处秘境再说!”

    但魏香丘已经想到柳空涯到底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她当即告诉柳空涯:“我刚好有这么一处合适的秘境,只是放什么宝贝才让这些老朋友与新朋友自相残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