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朝堂之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柳空涯的邀请魏香丘自然是喜不自胜,却是故作矜持地说道:“实际我也一直想知道金珠海的尽头是怎么样的,毕竟我听那位前辈说过金珠海一路向东就是无穷无尽的苍茫大海,怎么也望不到边而且灵气稀薄,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但是不但他没找到金珠海的尽头,就连炼虚道尊都不知道天珠海的尽头在哪里……不过少执掌,你到时候可不许借着看日出或是看晚霞的名义来欺负我!”

    只是魏香丘这话刚说出口水轻盈已经捷足先登了:“小涯,到时候我们一起看日出看晚霞好了,只要小涯心里喜欢,你想怎么欺负轻盈姐都行!”

    虽然知道水轻盈特别溺爱柳空涯,但是魏香丘与白玉凰都觉得水轻盈这话太肉麻了,而且这种话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说这种话,因此她们的神情变得格外庄严郑重起来,而把一双美腿借给柳空涯作为头枕的上官雪君当即说道:“小涯,可不许欺负你轻盈姐,我刚才跟你梦蝶姐、雁筠姐商量过了,在抵达那处秘境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们与你轻盈姐得一起帮你突破金丹中期!”

    庄梦蝶也是一边吹海风一边说道:“没错,一定要在抵达秘境之前必须突破金丹中期,这样才能操纵空霜冻星剑应对秘境中可能发生的种种危机!”

    虽然上官雪君与庄梦蝶只说突破金丹中期,但是谁都知道以柳空涯现在这种情况突破金丹中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四位都是元婴期的姑姑姐姐缠着柳空涯展开一次又一次的双修强行把柳空涯的修为提升上去,但是很显然上官雪君与庄梦蝶她们就准备这么干。

    魏香丘没想明白上官雪君与庄梦蝶为什么会这么干,但是几个月前她或许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击上官雪君的挑战,但是前次的秘境之行她与柳空涯除了最后一步之外该突破的底线与不该突破的底线都突破了不止一回,自然知道怎么应付这种情况:“那接下去这段时间就要辛苦少执掌了,我觉得我们雁回峰这段时间应当抓紧时间多出几个双金丹修士保证万无一失,少执掌你看怎么样?”

    柳空涯虽然知道这段时间自己肯定艳福不浅,但是他也知道接下去一定要小心应付不能翻船,因此他看着远方的红日轻声问道:“明天谁跟我一起看旭日东升?谁跟我一起看晚霞落日?”

    而对于广陵道君与李汉严来说,他们终于从不更魔君这边得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不更道友,这就是魏香丘那条灵石矿脉所在的地点?居然是金珠海外?难怪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

    不更魔君提供的是一张海图,他告诉李汉严是怎么一回事:“不但是在金珠海外,而且还是在某处石岛的秘境之中,如果不是有这张藏宝图咱们就再费上一千年也别想找到这条灵石矿脉!”

    广陵道君虽然觉得不更魔君一向喜欢夸大其辞,但是这一次却觉得不更魔君说得大致没错,他去过好几次金珠海知道这边海域无边无际,对于普通修士来说跟一处荒漠没有区别,除了可能隐藏的凶险与极少量世俗渔获之外什么都没有,甚至到了飞行几个月都找不到一个落脚的礁盘,据说有好几位大修士都被金珠海的单调给逼疯了。

    而这处秘境所在的岛屿距离陆地至少有一百多万里甚至可能在两三百万里之外,按照广陵道君的记忆那里已经是十几万里甚至几十万里都找不到一个能落脚的岛屿,如果没有这张藏宝图,别说等上一千年就是等上一万年自己都不可能去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是他还是得先问一句:“不更道友,你这藏宝图可靠不?真有这么一处秘境?”

    刚才他已经摸过了这张藏宝图,根据他的眼力觉得这张藏宝图至少也有上千年的历史,或者说比玄天剑宗的历史还要久远一些,绝不是一般小人物能泡制出来的,光这张藏张图就价值不少灵石。

    而不更魔君立即给出了十分明确的答复:“广陵道君,您不愿意一起去的话可以在岸上留守,我与森罗魔宗走一趟,不过到时候灵石就是另一种分法了,这张藏宝图是我们经书阁的赵三达传出来的,他不但是我最看好的一个弟子,而且我当初就特意安排他在这样的关健场面发挥作用,而他也确实没辜负我的期望。”

    所谓“特意安排”都是不更魔君的一家之言,他从来没考虑过空噬魔宗失守的说法而且对于赵三达这个弟子几乎没有什么印象,现在完全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但是他活了一千多年已经是真正的人精,一番大话直接就把广陵道君与李汉严糊弄住了。

    虽然广陵道君与李汉严也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但是谁叫这不是普通的秘境藏宝,而是一条顶尖的灵石矿脉,魏香丘现在是一船一船地往玄天剑宗搬运灵石,让广陵道君这么一位元神道君都没办法保持理智,只能按照不更魔君与伐天魔君的思路走下去:“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跑一趟金珠海,只是出海之前我也向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

    新朋友?

    这次金珠海之行不更魔君与伐天真君都邀请了一位信得过的元婴老友带着一群门生弟子共襄盛举,而森罗魔宗的李汉严虽然没找什么老朋友,但却利用这个机会又拉拢了一位元婴散修加入了森罗魔宗,让森罗魔宗变成了拥有六位元婴的顶尖宗门,不但弥补了阴风魔君陨落的损失而且实力大增,只有扫叶山庄这边没什么动作让不更魔君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而现在广陵道君终于也请出他的强援。

    因此不更魔君带着笑意:“不知是哪位道友,你是?”

    不更魔君的神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他本来以为自己活了上千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是见到对面这位穿着一身仙官服饰浑身珠光宝气的富贵修士仍然是吃了一惊:“朝廷的人?”

    对面这位天生就带着富贵气的仙官带着一身威严之气说道:“在下是唐王府长史赵百乐,听说吕太后最近在金珠海上可能有大动作,所以跟广陵老友过来转转,免得吕娘娘这边做出什么不太明智的举动!”

    不更魔君、伐天真君与李汉严都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把朝廷都卷进来了,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合情合理,毕竟吕娘娘垂帘听政已经有上百年,而且看这架势她还想秉政上百年甚至上千年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几位等了上百年还没有机会上位的王爷不着急上火才怪了。

    不更魔君甚至想起了一件他印象很深的旧事,五十年前魏香丘在魔蝗之役身负重创,当时她一直病床上养伤,结果没过多久广陵道君就向玄天剑宗索要她那艘御虚凌云舰,这件事当时引发很大波澜,大家都觉得广陵道君逼人太甚,甚至气得魏香丘强行从病床上跳起来跑到仙京去告状,而以后几十年为了引进广陵道君的事情魏香丘与广陵道君之间一直闹得很不愉快。

    当时不更魔君虽然在一旁看玄天剑宗的笑话,认为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闹大以后没有多少人会替玄天剑宗卖命,但也觉得广陵道君提的要求太过了,魏香丘为玄天剑宗与大燕仙朝立下了那么多战功,何至于步步紧逼到这等程度。

    但是现在看到席广陵道君居然把赵百乐请过来,就知道广陵道君只是赵王府与某些幕后黑手试探吕娘娘一派的棋子而已,而这件事已经是不仅仅是已方与玄天剑宗之争,已经是大燕仙朝的朝堂暗斗,也不知这位赵长史带了多少唐王府的高手过来。

    只是想到自己这边也早有布置,不更魔君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次金珠之行能有两位元神道君坐镇,纵然魏香丘与天虹山有多少阴谋手段,我们都能稳操胜卷!”

    虽然魏香丘只是元婴大成,正常情况广陵道君收拾魏香丘应当是十拿九稳,但据说天虹山的陈慧娘已经晋阶六尾仙狐与人族的元神道君,给这次金珠海夺宝带来很大变数,但是这位唐王府的赵百乐长史自身既然也是元神境界,而且肯定会带来多位元婴强援,从明面上来说对付魏香丘与三家联盟已经是十拿九稳,哪怕是魏香丘把陈慧娘请出来都无济于事。

    没错,明面上十拿九稳了!

    而不更魔君赶紧催促道:“咱们赶紧去金珠海,若是晚了恐怕又要被魏香丘运走了整整一船灵石!”

    虽然不知道魏香丘的御虚凌云舰一次到底能运走多少灵石,但是一想到御虚凌云舰进行了一次全面升级改造,据说载货量至少提升了三成,一次性至少能运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灵石,所有在场的修士都是无比心疼,都觉得必须第一时间赶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