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拜见君子 > 第186章 天下之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台外黑雾滚滚,如同汹涌浪潮,淹没一片片空间。

    云台内则浩然冲天而起,宛若化为汪洋大海,浩浩荡荡般朝滚滚的黑雾压去。

    两道气息剧烈碰撞起来,迸发出恐怖的力量,瞬间便撕裂层层的空间。或许是无意识的碰撞,又或许是两人刻意的收敛,迸发出来的恐怖力量,几乎全朝空间里涌去。

    要不然云台上的年轻人,根本就承受不起。

    “汝之大仁,只为儒家之人,何曾为过天下之人?这不过是假仁而已。”刑官王怒喝道,“汝儒家门徒不顾天下之安危,冒天下之大不韪放出恶鬼,乃是千古罪人!倘若不以死谢罪,可对得起天下之人?可对得起千千万万为天下安宁而赴死之人?”

    “刑官王此言有理。”

    墨家大墨摸着山羊胡子点点头,道:“为了镇守黄泉鬼地,每年有多少的圣道门徒赴死?这不仅仅有儒家弟子,更有诸家门徒,吾等与恶鬼不死不休,凡是助恶鬼者皆是我人族大敌……”

    “放出恶鬼乃是大罪,按律当斩!”

    法家大律冷声道。

    “大仁主,我幽都位于周天下的背阴之处,这可不属于圣道天下。”刑官王冷冷道,“圣道法则在人间,的确代表着天地之法,天地之义,但我幽都不是人间,还管不到我幽都来。”

    “哼!”

    大仁主冷哼一声,喝道:“上至九天,下到九幽,只要圣道法则所到之处,皆为我圣道天下。”

    “不错,上至九天,下到九幽,凡是圣道法则所到之处,皆为我圣道之天下。”云台上有殿士附言道,“即使是幽都,亦在圣道之内,不在圣道之外。”

    “哈哈——”

    刑官王气极而笑,指着怒道:“无耻之尤,无耻之尤!大仁主,汝铁定要包庇,放出恶鬼的天下罪人?”

    “谁是天下罪人?”

    大仁主冷哼,道:“只凭汝一面之词?汝说有罪,便有罪?”

    “刑官王暂且息怒,此事先由我圣殿审问清楚,再作定罪。倘若封青岩真放出了恶鬼,必定还幽都一个公道……”

    墨家大墨道。

    “此言有理,倘若封青岩真有罪,便交由幽都处置。”法家大律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天下任何人皆不例外。”

    在刑官王和大仁主等诸方争辩之时。

    有幽都鬼伯乘着遮天蔽日般的乌云北上,前往葬山书院欲要捉拿封青岩。

    在天下人震惊封三鼎摧毁幽都城,灭掉数百万阴兵时,便传来封三鼎放出恶鬼的消息,瞬间便引起周天下的震动。

    “什么,封三鼎放出恶鬼?这不可能!封三鼎乃是三鼎君子,岂会做危害天下之事?”有崇拜封青岩的学子不相信道,“这一定是假的,封三鼎岂会放出恶鬼?必定是幽都妖言惑众!”

    “不错,幽都必定是见封三鼎摧毁了幽都城,灭掉了数百万阴兵,心中怨恨而污蔑!”又有人道,并不相信封青岩会放出恶鬼,在这个世上,凡是有理智之人,皆不会做出如此疯狂之事。

    不过,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封三鼎放出恶鬼的消息,似乎瞬间就传遍了天下,令不少人勃然大怒起来。

    这两千余年来,为了赶走恶鬼,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又死了多少人?

    “哼,不为人子!”

    “堂堂的三鼎君子,竟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封三鼎乃天下罪人也。”

    不久后,周天下便分为三派,一派坚信封三鼎不会做出如此疯狂之事,必定是幽都污蔑。一派则相信幽都所言,认定封三鼎乃是天下罪人,该以死谢罪。

    还有一派为中立派,在吃瓜看戏。

    在儒教的八十一书院,绝大部分学子都相信封青岩,认为是幽都污蔑。特别是葬山书院,几乎所有人都不认同幽都所言,皆相信封三鼎的品德,不会做出如此疯狂之事……

    这必定是幽都的污蔑。

    但是,因为圣术《坐而论道》第三式的出现,导致有不少教派欲置封青岩于死地。

    不断地推波助澜,甚至是引导。

    儒家将要出世圣人般的存在,那么就不能再多一位大贤。

    倘若没有圣术《坐而论道》的出世,或许便没有那么多人,欲要置封青岩于死地。虽然有不少教派,皆欲要毁掉创造圣术之人,但是创造圣术之人,乃是打开圣路的关键。

    即使成圣了,打破了眼前没有圣人的平衡。

    但是,他们为了成圣,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甚至还要保护,不能让其出意外。倘若成圣之路再次打通了,那么封三鼎不仅仅是大贤,甚至还有可能成圣了。

    天下各派谁愿看着,儒家再出两位圣人?

    倘若儒家真出两位圣人,那么便是儒教一家独大,到时何有其他教派的生存之地?

    再说,封青岩摧毁幽都城,灭掉数百万阴兵,乃是铁般的事实。而幽都城和数百万阴兵,则是镇守恶鬼道的关隘和主力,说是封青岩欲要放出恶鬼,也说得通……

    随着时间的过去。

    除了儒家之外,其他教派皆有愤怒之声,张口闭口皆言封三鼎乃天下之罪人,该以死谢罪。

    还有人上圣殿,请求圣殿剥夺封青岩的君子鼎。

    葬山书院。

    “这不是欺负人吗?”

    有学子大怒不已,因为外面皆是一片喊打喊声,皆言封三鼎乃是天下之罪人,“明明是幽都污蔑,乃是幽都阴谋,为何如此人却不愿睁大眼睛去看去想?”

    “有人想要除掉君子。”

    书院里有人叹息道。

    “为何?”

    有学子不解道。

    “君子实在太过出色了,一个便压下天下同辈。”有人摇摇头道,“世人只知封三鼎,可知他人?”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

    周昌蹙着眉头叹息道。

    “现在该怎么办?”牧雨满脸担忧,才刚刚震惊于师兄的恐怖,但还不到半天,整个天下的风向突然变了。

    这很明显,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但是,知道又能如何?

    封三鼎的确是引下圣道法则,摧毁了幽都城,灭掉了数百万的阴兵。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