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4章 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04

  如陈非晚所说,她多虑了,人不该给自己加那么多假想观众。

  她站在讲台上,除了刚进班的时候后排几个男生发出的嗷嗷叫和女生们上上下下的打量以外,没有异常,她的出现,就是一个普通转学生的身份。

  他们不认识她。

  夏藤简单自我介绍完,紧绷一早晨的神经终于松了。

  直到一句抬高八度的声音响起——

  “夏藤?”

  她猛的抬头,心脏一停。

  看清楚脸后,差点骂出一句脏话。

  江澄阳从座位上“腾”的站起来,一脸欣喜:“你和我一个班啊!”

  “江澄阳你牛逼啊,什么时候背着我们勾搭上的?”说话的是刚才在走廊和田波勾肩搭背的男生,坐最后一排,脚在江澄阳的凳腿儿上一踢一踢的。

  “我们才认识的,她是我邻居。”

  秦凡来劲了:“你家住哪来着?今天我去你家做做客行么?”

  田波拍讲桌:“江澄阳秦凡!你们俩没完了是不是!”

  江澄阳赶紧转回来,秦凡保持着大爷坐姿,笑的痞里痞气,一点知错的意思都没有:“我们完了,田哥您继续。”

  田波瞪他一眼,看向夏藤时一秒换成温和的面孔,“还有没有想说的?”

  夏藤摇头。

  “好,那么我来说两句……”

  田波开始做总结发言,长篇大论,弘扬真善美,官方又无聊,夏藤没心思听,底下的人也没心思听,开始各干各的事。

  趁这空档,夏藤打量起教室,水泥地,漆的白墙,头顶三排大灯,悬挂着一个电风扇,天花板的四个角落要么掉块墙皮,要么就是下雨渗进来的雨水污痕,室内设施都很旧,没有多媒体讲台,没有银幕投屏,前黑板还勉强是块板,后黑板就干脆是在墙上钉了个方框,把框起来的墙刷成了黑色。

  课桌与课桌间隙很小,好在是单人单桌,教室卫生也还说得过去。

  至于学生……

  已经是上课时间,后两排还有几个位置没坐人,坐着的也大多和刚才那个秦凡类型相似。

  夏藤还在想着,目光突然一停,田波的发言主题已经从“欢迎新同学”变成“新学期新打算”,他还在讲,突然被旁边的夏藤打断。

  “喂。”她看着一个方向,声音不大不小。

  听到的人都齐刷刷抬头。

  田波疑惑的转头,“啊?”

  夏藤指了指倒数第三排一个女生,“你刚在干什么?”

  这回全班都听到了,动作整齐划一,看向倒数第三排。田波跟着看过去,问:“赵意晗,你干嘛了?”

  “我干嘛了?”

  赵意晗不慌不乱的摊开手,十个指甲都涂着黑色,“我不知道啊,你问问她我干嘛了。”

  田波又一脸好奇的看向夏藤,“她干嘛了?”

  夏藤吸了一口气,道:“麻烦你删掉刚才的照片。”

  赵意晗往后一靠,不认,“谁拍你了?”

  她对镜头的敏感度几乎到了神经的地步,夏藤觉得好笑:“要我去翻你手机?”

  她这语气,与前一刻安静到有些疏离的形象实在不符。

  秦凡坐最后一排,靠着墙抖腿,看热闹不嫌事大:“哟,原来不是小绵羊。”

  赵意晗显然不是好惹那一挂的,直接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咣当”一声,然后两手往口袋里一揣,斜着脑袋说:“你来试试呗。”

  夏藤就等着这句话,抬脚就要往下走,田波及时拉住她,“你先等等。”他走到赵意晗的座位旁:“到底拍了没有?”

  赵意晗翻了个白眼,“没有。”

  田波又看一眼夏藤,说:“赵意晗,上课时间不准玩手机,你不实话实说,我可就给你没收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相信她,全班的注视都在她身上,赵意晗被看烦了,不耐烦的踢了桌腿一脚,“噌”的站起来,道:“就有个二班的问我我们班是不是转来个美女,让我给他拍一张!靠,一直问一直问,烦不烦?”

  赵意晗把手机摁开举给夏藤看,用的是很粗劣的盗版苹果手机,页面是QQ聊天。确实如她所说,是别人来打听夏藤的,她拍了一张发过去,而夏藤敏感的抓到了镜头,对方恰好在这时候发过来一句:她是不是发现你了?卧槽,真挺好看的。

  赵意晗一脸不爽,“不就一张照片吗?你至于吗?”

  不就一张照片吗?

  夏藤解释不了,也不想解释。

  她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我不喜欢被偷拍,希望你下次这样做之前先征得我的同意。”

  赵意晗一听,眼睛瞪圆还要开口,田波赶快出来打岔,“好了好了,念在今天第一天上课,我先不收你的,上课不许玩了听到没有?”

  赵意晗还在气头上,田波的劝解没有起到任何安抚作用,嘴里嘟囔着像在骂人,夏藤没去理会,重新回到讲台上。

  ……

  “那么从今天起,夏藤就是我们高三六班的一份子了,大家鼓掌欢迎!”

  田波企图挽回点气氛,但经过刚才那么一茬,掌声稀稀拉拉的,女生大多象征性的拍两下,赵意晗选择无视,直接趴下睡觉,这次秦凡也没调侃,只是靠着墙打量她。

  男生没有他带头,都没动,只有江澄阳一个劲的拍,掌声在班里逐渐向“不欢迎”靠拢的氛围里显得很突兀。

  夏藤察觉到了,她作为一个新同学,一个转学生,刚才的行为或许错了,但她现在在极度敏感时期,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提起十二分的警戒。

  如果解释清楚会面对更多未知的麻烦,她宁愿不被欢迎,反而落个自在。

  田波让她坐在靠窗的第五排,也是倒数第三排,和赵意晗一排,不过她在靠墙那边。听田波话里的意思是现在只有这个位置没人坐,之后会给她往前调。

  夏藤没有异议,背着书包入座,木桌木凳,桌面上被小刀刻的坑坑洼洼,这一个洞那一个坑。

  江澄阳在她斜后排,一直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叫她,夏藤吵的头疼,她不想搭理,但出于礼貌还是跟他点了下头,算是回应,江澄阳再跟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快速把头转回去了。

  秦凡看乐了,“你看人家都瞧不上你。”

  ……

  前两节课是田波的语文连排课,除了前三排勉强看起来像在听课,后面的人都跟集体放羊似的,一片闲散。

  上课期间后门溜进来几个男生,先把包甩进来,人再蹲着一步一步挪到座位上,动作这完全就是掩耳盗铃,因为从他们鬼鬼祟祟进门开始田波就已经发现了。

  他们热衷于那种上课迟到被公然点名教训自己再摆出一副不屑表情的场景,很特殊,很带劲。

  课上到大半时,后两排基本坐满了。

  只剩一个空着,靠窗户,最后一排,这位置和夏藤属于一竖溜儿,她看不见。

  田波这人对学生很包容,课讲完空了十分钟出来,念叨了迟到的那几个男生几句,罚他们扫三天教室就算完了。这种行为搁在夏藤以前的学校是要请家长记处分的。

  她再一次刷新了师生关系的认知,怪不得学生都不怎么怕田波。

  短暂的批评完,田波眼睛一扫,定在最后一排的空座上,“祁正呢?没来?”

  很快有男生回答:“没有。”

  “这小子又野哪去了?知不知道今天开学?”

  秦凡说:“他昨天晚上喝多了。”

  班里其他人好像都习惯了这个画风,没什么大反应。

  田波似乎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指了指秦凡,“明天你把他弄过来上课。”

  “田哥你为难我啊,我没那么大本事。”

  “少贫,弄不来我就找你。”田波合上教案本,“好了,今天课先上到这里,等会各科课代表把暑假作业没交的名单送我办公室。没补完的赶紧,过了今天可就不是补交那么简单了啊。”

  田波说完,下课铃刚好打完,教室里马上闹起来,赵意晗第一个出了教室,身后跟着两个小姐妹,课代表被围堵,手里仅有的几本写完的作业被哄抢,男生女生脑袋凑一块猛抄,秦凡也在抄,一边抄一边骂:“这他妈谁写的字,看都看不清。”

  女课代表抄起一本书打他:“拿回来,嫌弃就别抄!”

  秦凡笔一扔,“那不抄了,随你便吧。”说完就跳出座位往外跑,课代表喊他也不回头。

  乱哄哄的。

  夏藤收回视线,面前多了个人,吓她一跳。

  江澄阳坐在她前面的位置,人趴在她的课桌上,眨着眼:“要不要出去逛逛学校?”

  夏藤往后挪了点,他好像永远都充满热情,感觉不到尴尬。

  她还没说话,江澄阳突然冲另一边喊:“江挽月!”

  课代表群体里一个女生回过头,看江澄阳一眼,又看夏藤一眼。

  江澄阳跟她招手:“你过来一下。”

  女生不动,江澄阳不停招手:“来来来来来。”

  女生被他吵的有点烦,把手里一摞练习册放在桌子上,然后走过来。

  “干什么?”她问。

  这个声音,夏藤听出来了,是昨天那个女孩。

  高高瘦瘦,皮肤挺白,江家基因不错,江澄阳生的明朗帅气,江挽月干净清秀,俩人眉眼七分像,气质却不同,一热一冷,一外一内。

  夏藤看了眼她校服上别着的名卡:江挽月。

  确实,人如名,皎皎如月。

  江澄阳又开始自来熟,介绍起来:“这就是我昨天和你说的那个,沈奶奶的孙女,你俩认识认识?你看前面赵意晗一搅和,我怕没女生和她玩。”

  夏藤看他一眼,这人怎么回事……

  江挽月说:“不是有你吗?”

  江澄阳:“我又不是女的。”

  “人家都没担心,你担心什么?”

  江澄阳不乐意了,“沈奶奶平时对你不好啊?她人生地不熟的,咱们照顾下她不应该?”

  问题问的相当有水平,江挽月皱了下眉,不说话了。

  “不必,谢谢。”夏藤终于找到空隙发言,“不用为难你妹妹。”

  “没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江挽月突然看向她,“你以为我怕她?”

  “……”

  “我和赵意晗她们不玩,我们学校的老规矩,好坏互不招惹。”

  没想到昭县这小破地儿的学校,帮派划分的还挺明显。

  然而夏藤并不关心,她原本就不打算融入任何一个集体。

  只是,不主动融入,和被排斥出去是不同的。

  江澄阳问:“那去不去小卖部?我请你俩喝饮料。”

  “不去,我要收作业。”

  江挽月拒绝的很干脆。

  但是停了一下,她又道:“放学再说吧。”

  夏藤本想摇头,听到这句,没再动。

  “说话算话啊。”江澄阳特开心,跳起身两手从背后搭上江挽月的肩,他推着她往前走,“不就是作业吗,我帮你收,谁不交我去催。”

  走了两步,他回头冲夏藤笑笑:“记得放学等下我。”

  他没等夏藤回答就去闹腾别人了。

  夏藤后知后觉,回了声“好”,轻轻一声,化进了窗口吹进来的暖风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