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9章 第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09

  祁正在二楼和一群人抽烟,远远就看到楼上冲下来一女的。踩得楼梯“嗙嗙”响,马尾左摇右摆,她一路凶巴巴的跑过来,到他面前也没减速,直接上手推他的肩,“祁正你太过分了!”

  这一声出来,人群爆发出一阵狂笑,有人捏着嗓子学夏藤,“祁正你太过分啦”。

  啦,啦,啦,啦你个头。

  夏藤气的脸颊涨红,还要说什么,祁正把烟叼进嘴里,转身就往楼下走。

  夏藤追过去挡在他面前,“你干什么去?我还没说完。”

  祁正:“买水。”

  夏藤拦住他,“我们谈谈。”

  祁正的头点的相当敷衍,点完绕过她继续往下走,完全没关心她在说什么。

  夏藤咬着牙跟上去,“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儿?你没觉得你刚才很过分吗?”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出教学楼,祁正把烟丢进楼下的垃圾桶,然后抬头,“这不在听你兴师问罪么。”

  夏藤一愣,随即更气了。

  “你什么态度!”

  “阿正?”有人走过来和他打招呼,目光落在夏藤身上,调笑着说:“这你对象啊?”

  祁正没解释,倒是夏藤,倏地一下低下头,似乎很排斥别人探究的目光。

  祁正淡淡看她一眼,和男生随便说了两句就走了。

  教学楼到小卖部不长不短一截路,和祁正打招呼的人很多,一半都忍不住要打探夏藤是谁,夏藤几次想说话都没成功,还得顾着低头躲开那些好奇的视线,一路憋到小卖部门口,她嘀咕了一句:“怎么谁都认识你。”

  祁正没听见。

  他走进小卖部,弓着腰在冰柜里挑水,越靠近底部的水越冰。他捞了一瓶出来,拧开仰起头就灌,他本来就瘦,脖颈修长,这一拉伸,经络凸显更分明,喉结一动一动的,这画面放在电影里绝对要给个大特写。

  不得不服,祁正很耀眼,他确实有被那么多人关注的资本。

  夏藤撇开视线,站在门口等他。

  祁正肺活量大,一口气喝空一瓶,喝完顺手把瓶身捏扁,转身又在冰柜里拿了一瓶。

  “两瓶,结账。”

  轮到他付钱,收银台上放着一盒棒棒糖,五颜六色的,祁正扫了一眼,扭头问她:“要么?”

  夏藤看鬼一样看他,但从小到大的家教让她脱口而出后两个字:“不要,谢谢。”

  祁正听见,扯了下嘴角。

  夏藤恨不得自己刚才没张过嘴。

  祁正并不是真的在问她,他根本没管她要还是不要,随手抓了两根棒棒糖,付钱走人。

  出了小卖部,祁正撕开一根棒棒糖叼着,嘴里没有烟他不习惯。

  水买完了,招呼也打够了,总算是能说事儿了,夏藤把自己要说的话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深吸一口气,问:“现在能好好和我谈了吗?”

  祁正听完这话,笑了一声,“谈对象?”

  夏藤眉心一皱,“祁正!”

  他把糖从左边捣鼓到右边,似乎闹够了,稍微站直了点,“你有这时间跟我耗,不如直接找张惠。”

  “谁是张惠?”夏藤反应过来,“英语老师?”

  甜味太浓,祁正皱着眉把糖拿出来丢垃圾桶,拧开瓶盖喝了口水。

  夏藤目光紧跟着他,“事情是你干的,为什么是我去找?”

  “不愿意去也行,等她查出来你都赖给我,想怎么说都行。”祁正垂眼看着她,“这总行了吧,祖宗?”

  他这么有耐心,绝对没好事。夏藤抿着唇瞪他,果然,他那股蔫坏蔫坏的劲儿又上来了。

  “张惠比你还能絮叨,你俩应该比一下,看谁厉害。”

  夏藤要发飙了:“祁正!!!!”

  祁正捂住耳朵,自己乐的不行。

  再这样下去不行。

  他太容易让别人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夏藤背过身不断深呼吸,平稳好情绪,重新转过来,人已经恢复平静。

  她抬眸,道:“我不会去找她,发现了也不会揭发你,那张卷子就当是你写的,我只有一个条件。”

  气氛被她强行转向严肃,祁正没说话,她停顿一下,继续按照她的想法往下说:“……那天用酒泼你的事我跟你道声歉,以后不会发生了,如果作为同学,我们不能好好相处的话,那就做到起码的互相尊重。”

  她压着音量,控制着语速,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一些,而这期间,祁正一直侧着脸,也不知道在听还是没在听。

  快到上课时间,外面的人越来越少,四周安静到只有她在讲话。

  祁正一直没反应,她心里愈发没底,越说声音越小,气越来越短,心跳越来越快。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她能感觉到空气在一点一点绷紧。

  夏藤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了,只是条件反射的重复着在脑海中设想过无数遍的台词:

  “之前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你了,总之这次的事我不追究,我们就当扯平,以后谁也不欠谁。”

  ……

  夏藤有点难堪的闭上眼睛。

  这本来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牺牲考试成绩能换来日后的安稳,她愿意牺牲一次。

  再这样没完没了下去,她不知道哪天才是个头。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她之前觉得很完美很得体的一番话,此刻显得那么苍白。

  祁正转过来,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他完全感受不到她的窒息。

  是她要找他谈话,结果把弄得自己紧张兮兮。

  “说完了?”他就问了一句。

  夏藤强撑着:“嗯。”

  艳阳天,风乍起,妖风吹的头顶的树枝张牙舞爪,像祁正说来就来的脾气,发作的毫无征兆。

  他手里的矿泉水瓶口对准她的头顶,哗啦哗啦浇了夏藤一身。水洒完,瓶子被砸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咚”的一声巨响,垃圾桶一阵颤动,承载着他突如其来的怒火。

  夏藤被浇懵了。

  不断有水沿着脸庞滴下去,地上积了一滩水。

  她打了个哆嗦,意识恢复两秒,然后整个人止不住的后退,退到第三步,祁正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虎口正对她的嘴唇,他劲大的出奇,手指的骨头硌得脸生疼。

  她被他单手掐了回去。

  “这种程度,才能叫扯平,懂吗?”

  他一字一句的说话,尖锐的像在冰上刻字。

  夏藤一张脸惨白,眼泪唰的就涌上来,在眼眶里疯狂打转。

  她第一次在一个人眼中看到如此浓重的狠戾。

  又凶又恶,像最原始的动物,沾着吞食生肉的血腥气。

  祁正没给她喘息的机会,一步一步逼近:

  “你他妈真高贵啊,高贵的新同学,你和我说互相尊重,看我就像看一条路边的野狗。”

  “我用不用跪下来谢你?谢你不追究,谢你施舍给我的道歉?”

  夏藤从嗓子里溢出一声呜咽。

  祁正冷笑了一声:“哭什么,老子配不上你的眼泪。”

  *

  傍晚,夏藤洗过澡,湿着头发在阳台上吹自然风。

  晚上温度比白天低很多,黑夜之下,西梁家家户户亮起灯,高低错落明暗不一,将昭县笼在一簇簇人间艳火里。

  夏天晚上虫儿多,都躲在草丛里叫唤,小孩儿明天不上课,沿着整条街道追逐打闹,各家老太老头凑一块儿唠嗑,不知道谁家厨房里“乒乒乓乓”锅碗瓢盆的声音,这些来自生活的碎片,汇成西梁的周末夜曲。自然而美好。

  夏藤闭着眼睛听,放空大脑,暂且忘记白天那一堆破事。

  灵魂还未出壳,被房间里突然大作的手机铃声拖回现实。

  她不怎么情愿的睁开眼,回屋去拿。

  不是陈非晚,她松了一口气。

  来昭县之前,陈非晚给她换了个新手机号,先前的私人号不准她用,为了防止其他人找到她。

  夏藤向来只记得住三个号码,自己的,陈非晚和夏文驰的,经纪人的她都记不住。

  丁遥的稍微属于例外,因为她的号码是专门找人弄的,尾号是她生日。

  至于她怎么搞到她现在这个电话号码的……丁遥总归是办法比想法多的那种人。

  按开免提,夏藤拿起把木梳坐镜子跟前梳头,床上的手机传来丁遥的声音,先是一句“卧槽接了?”然后就是破口大骂,“几天了你给我数数,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你人间蒸发?我他妈以为下次见你又得是新闻头条。”

  又得是新闻头条。

  夏藤手顿了一下,继续梳。

  “你妈也真行,把你藏的严严实实,我死皮赖脸去了无数次都不告诉我你在哪。知道多少记者蹲我吗?都以为你在我这儿呢。”

  丁遥电话那边很吵,人声嘈杂,音乐和酒瓶碰撞,肆意的男女欢笑,是浓烈的城市之音,她曾经最熟悉的。

  夏藤突然衍生出一种脱离感,她离开城市的时间并不长,但再次听见来自那里的声音,她只感觉到陌生。

  很奇怪,只是陌生,没有孤独。

  她比想象中更容易,也更快的习惯了这里。

  长久的沉默让丁遥停止了骂人,她似乎换了个清净的地方,夏藤猜应该是酒吧门口,果然,电话那边风呼啦啦的就吹起来,然后“咔嚓”一声,打火机点火。

  丁遥深吸一口,呼出去,换了个环境,她的声音比刚才清晰许多,“你不会说话了?”

  “……”夏藤无声笑了一下,对着电话说:“你少抽点。”

  “还有闲心操心我。”

  夏藤抿唇。

  “你在哪儿呢。”丁遥问,“不能说就别说,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夏藤知道她是在替她考虑,也没遮遮掩掩,“回老家了。”

  陈非晚知道她这么轻易就暴露位置一定得骂死她。

  “老家?”丁遥果然声音提高八度,“你哪来的老家?”

  夏藤把头发顺开,松散的甩到腰后,淡淡道:“你怎么不拿个话筒喊。”

  “靠。”丁遥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声音低回去,“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夏藤放下梳子,过去把手机拿起来,“先过了这阵吧。”

  其实她知道,她要回去参加高考,但那是将近一年后的事。出了这次的事,陈非晚重新审视了很多问题,她目前的年纪和阅历禁不起圈子里的任何风浪,她太年轻,作品少,根基浅,不先自我沉淀的后果就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年,很多东西都会改变吧。

  或许人们会淡忘她。

  丁遥问她:“怎么不回我微信?”

  夏藤说:“换了个新号。”

  “旧的不用了?”

  “……不敢登。”

  不止微信,所有的社交软件她都不敢登。

  “出息。”丁遥嗤她:“这点破事儿把你吓成这样。”

  “……”夏藤重复:“这点破事儿?”

  丁遥还是那个样子,嚣张高傲,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她家有钱,从小离经叛道,家里的期望都在她能力强悍的哥身上,有人承担了重任,倒也就放养她了。丁遥乐得自在,喜欢什么做什么,成天四处浪,拍点视频发网上,长得漂亮说话劲爆,竟然火了,揽了一群粉丝。

  丁遥喜欢夏藤拍电影的样子,照她的话说就是带感。那会儿夏藤还没红,各种私信都还看得过来,一来二去两人就说上话了。虽说一个是网红一个是明星,但二人都不是矫情八卦的事儿逼,意外的聊得来,又都在魔都,关系就越来越好了。

  丁遥做事随性惯了,各方面都活得令人羡慕,少不了一群人酸,天生的混血硬让人说成整容脸,两条大花臂,帅的没边,纹着她最喜欢的皇后乐队,可惜网友不懂她的情怀与信仰,骂她不珍惜自己,骂她神经病,说她纹身丑……乌七八糟什么都有,但她看得开,还能专门录一期视频读那些喷子的私信,一边读一边笑话人家有错别字。

  这都是夏藤做不到的。

  在这个打字不用负责的年代,每个在公众平台露面的人,似乎都避免不了被恶意揣测和流言攻击这两件事。

  ……

  “不是破事是什么?你躲的人影都没。”

  “现在……怎么样了?”夏藤捏紧手机,终于问出这一句。

  她离开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网上的消息自己不敢看,都是陈非晚在处理。

  “王导的电影女主角换穆含廷了,现在她的通稿满天飞,还都是踩着你发的,这女的也是牛逼。”

  穆含廷是与她同期的“小花”,虽然二人的形象风格不同,但资源重合度很高,人气相当,和夏藤一样,也急需一部作品翻身。

  当初夏藤去试镜时,她也在场。

  从电影方面来说,夏藤更适合这个角色,但她也是可以被替代的,换句话讲,谁演都可以。

  资本运作之下,实力与演技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出事”前一晚,真正有事儿的其实不是她。

  然而,有事儿的穆含廷成功上位。

  躲过一劫的她却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丁遥不想骗她,可以听得出来,一切还是老样子。

  也就是说,热度还没下去。

  那些“朋友”还是不肯站出来替她澄清。

  舆论还是没有放过她。

  她成为了权利与金钱万恶交易的众多牺牲品中的一个,淹没在无尽的人言与黑暗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