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22

  出了西梁往前走,桥头有个小型集市,商店,菜铺,水果店,五金杂货,什么都有。

  夜幕之下,各家商户亮着灯,照亮西梁桥头,充满了生活气息。

  夏藤走进一家商店,找洗洁精,祁正跟在她后面进来。

  她找了一会儿,在最后面的货架上看见,随便挑了瓶,还没拿稳,被人从后边抽走,她回头,祁正在她身后,“还要别的么?”

  夏藤懵着摇头。

  他拿去前面,又让老板拿了盒烟,一块付了钱。

  夏藤在他身后走出商店,“多少钱?我给你吧。”

  祁正懒得理她。

  手机响了,他掏出来看都没看就接通放耳边。

  那边声音挺大,大的夏藤都听见了,“赶紧过来啊正哥,酒都快喝完了,不是下午说好了八点就过来?”

  他又要去喝酒?

  不要命啊。

  夏藤想说什么,话到嘴巴又咽回去了,横竖她没必要多管闲事,省得又被他笑话。

  她冲他摆摆手,“你要有事儿就先走吧,再见。”

  说完要转身,祁正出声了:“你不回?”

  “啊?”夏藤回头看他一眼,他好像是在问她,她道:“我想去买点水果。”

  她声音淡淡的,身后的灯把她的水蓝色衬衫照的五彩斑斓,那双细腿儿笔直笔直,一路上没少惹人注目。

  祁正跟那头说了句“我还有事”,那边回的乍乍乎乎:“什么事儿啊?刚刚我可听见姑娘的声音了,带过来一块认识下?”

  祁正直接把电话挂了。

  往水果铺走了两步,回头,夏藤还站在原地。

  “愣着干什么?”

  夏藤犹豫了一下,“你朋友不是在等你吗?”

  祁正无所谓,“让他等着。”

  走两步,她还没动,他不耐烦的回头催:“走啊!”

  凶的要死。

  夏藤缩了下脖子赶紧跟上。

  几家水果铺连在一起,一靠近,果香扑鼻而来,飞虫也多,围着大棚下的灯泡嗡嗡转,各种水果堆成堆,色泽鲜艳而诱人。

  夏藤没有自己买过水果,站摊子前左看看右摸摸,商贩是个大娘,给她说葡萄都是今天摘的,可甜,让她称点儿回去。

  夏藤“哦”了一声,大娘扯下个塑料袋就开始给她装,一串一串往里塞,夏藤眼看越装越多,“阿姨,阿姨,太多了。”

  大娘眼睛瞪大,“多?不多啊。这可好吃了。”

  夏藤本来想让她去掉些,一听这话,也不好意思说了,“那……行吧,要这些。”

  她刚说完,祁正突然走过去,一把抢过大娘手里的塑料袋,把口撑开,问夏藤:“去多少?”

  大娘被这蛮横行为吓一跳,刚准备张嘴说人,定睛一看,这不西梁那头祁家的混账儿子么?

  嘴巴闭上了,眼睛却“噌”的亮起八卦之光,一遍遍往他身上扫。

  祁正全然无视,又问她一遍:“去多少?”

  夏藤刚要说话,他又没耐心听了,直接把塑料袋翻过来,倒出去半袋子再翻回来,“这些够了?”

  夏藤这回回答的很快,“够了。”

  “还要什么?”

  夏藤眼睛往旁边扫了一下,“苹果吧。”

  祁正动作很快,又给她扯了个塑料袋下来,没让她挑,也没让大娘动手,他亲力亲为,一边往袋子里扔苹果一边嘲讽她:“也就你这个傻逼晚上买水果,买的全是人家挑剩下的。”

  夏藤想反驳,倒是大娘先忍不住了,白眼一翻,“祁正,你不买也别膈应人家姑娘买啊,这话说的谁心头舒服?”

  祁正把两个袋子丢过去,“我掏钱就是我买。”

  大娘憋着火把俩袋子一拎,搁称上称公斤,“头回见追姑娘这么凶的。”

  “不是,您误会了。”夏藤真是第一次见祁正这种人,跟谁都能杠起来,“我自己买,你别……”

  “就让他掏!什么态度啊真是。”大娘报了价,把塑料袋递给夏藤,“姑娘,我要是你,我就擦亮眼睛,坚决不跟这种人!也不出去打听打听……”

  夏藤不想被这种商贩误会,被这种跟谁都能唠两句的人误会,谣言基本上可以病毒式传播,她解释:“没有阿姨,我们就是普通同学。”

  “她跟不跟,关你屁事?”

  她和祁正同时开的口。

  后者听见她说的话,脸一沉,把两张零钱往铺子上一甩,转身就走。

  脾气发的猝不及防,也不很礼貌。

  大娘眼尾看人一路离开,嗤笑一声:“就他还能有同学?厉害咯,混子上学还是混子。”

  夏藤看她一眼,没说话,接过找钱,又拎上袋子,在商贩们一片探究又惊奇的目光中追了过去。

  …

  “祁正,祁正!”

  她在他身后喊,祁正走的快,没一会儿就已经过了西梁桥,走到桥头的马路上。

  夏藤提着袋子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祁正!”她又喊,他还是不回头,背影凌厉,冒着寒气,仿佛能割破浓重的夜色。

  夏藤跑不动了,叉着腰冲他喊:“你再不理我我回去了!”

  他仍然没回头,走的不近人情。

  发狠这方面,他一直比任何人都决绝,谁威胁都没用。

  夏藤想,她也是被逼出来的。

  她从袋子里拿了个苹果,扬起胳膊,直接对着那道背影砸了过去,命中率挺高,砸中祁正的背,他往前磕了一步。

  这下他肯回头了,眼冒寒光,盯住夏藤,把苹果捡起来狠狠砸回去,他比她狠多了,“嗖”的一道风声,夏藤尖叫,苹果在她脚边炸开花,溅的满地都是。

  祁正脸色黑的可怕,几乎是在低吼:

  “不想跟老子扯上关系就滚。”

  结合那个大娘各种嫌弃又憎恶的反应,夏藤知道他在发什么火了。

  他们看不起他。

  他们讨厌他。

  他就以为她也是。

  “我只是不想让她误会,那个阿姨以为我们是一对。”夏藤顺过点气了,站直腰身,“了解清楚再发火行不行……你怎么脾气这么坏,跟谁都吵,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追着你解释的。”

  确实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追着他解释的。

  但也不是每个人解释,他都愿意在暴怒状态下回头听的。

  “你有乔子晴,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这种谣言最没必要,传起来反而是负担,我早解释清楚不好么?”

  夏藤慢慢走到他面前,把大娘找的零钱递给他,他不接,她就卷成捆儿往他白马褂胸前的兜里一塞。

  祁正一直不说话,她抬头望他,“还气么?”

  气,她拎的清清楚楚,他比刚才更气。

  夏藤语气柔下来,在劝:“你别总这么跟人说话,人和人都是互相的,你先拿仇视的目光看别人,别人肯定不会对你抱有善意,你……”

  “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突然打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冷漠,话比眼睛更冷。

  “你算个什么东西?”

  夏藤嘴巴还张着,声音却发不出来了。

  她没反应过来,眼神还是柔软的,昏黄的灯光照进去,无辜又无害,越是这样,他就越想欺负她,想看那双眼睛有了受伤的情绪,然后布满泪水,这才是他要的。

  所有美好的东西,他都想撕碎。

  除非只绽放给他一个人,因为他从来得不到。

  直到祁正转身走出去很远,他都没忘记最后一刻夏藤的眼神。

  让人兴奋。

  又让人心碎。

  ……

  那天之后,夏藤两点一线,学校,回家,再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班上有了些变化,比如秦凡和江挽月,俩人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从前她在女神的高度,如今被秦凡这种痞子拉下来,成天被外班几个男生打趣。

  但是说来奇怪,她似乎接受了这个局面,丢掉了些曾经的包袱,和同学之间的距离感消失不少,跟仙女下凡一个道理,仙女谁不爱,请教她问题的同学越来越多,她身边也有了偶尔能结伴的朋友。

  总之不再独来独往了,她变柔和了许多。

  开学就和夏藤找过事儿的赵意晗,依旧和她的小团体招摇过市,自从有祁正替她欺负夏藤,她就不出手了,每天研究涂什么色的指甲油,画什么眉毛烫什么发型,像只花孔雀立在六班。最近好像新认识了个什么厉害人物,逢人就要提两句,眉梢之间的得意难以平敛。

  唯一没变的只有江澄阳,对谁都是一张笑脸,干净如名,澄澈的太阳,远远看见人就跳起来打招呼。

  教室最后一排始终是空着的,班上座位换了几轮都没人敢坐,也还是会有人提起他,毕竟曾经坐在那里的人,足够深刻印在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里。

  他或许会忘记他们,但他们不会忘记他。

  夏藤没有要求换座。

  她和这个班仍然保持着相对距离,你进我退,不融入任何一个团体。

  她从商店要了几个大纸箱过来,把原本堆在那张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归整好,罗列在箱子里,摆在桌子底下。她做这些的时候,班里没有一个人问,但是打那之后,大家有实在放不下的东西都会放箱子里,而不是扔在那张桌子上。

  几个大箱子沉沉置在他的桌子下,好像这样就可以封存在那里发生过的一段回忆。

  关于祁正,夏藤知道他从未消失,他只是回到了他原来的生活,秦凡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有时候是去喝酒,有时候是去打架,年级里那帮男生嘴里也没停过他的消息,连江挽月和江澄阳都能在放学路上碰到他。

  偏是她一次没碰上。

  也不奇怪,她有意避开,碰不上对她来说是好事。

  她不想看见他。

  夏藤渐渐喜欢上了靠窗的位置,从窗户看出去,她可以躲在暗处,静静观察外面的世界。

  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景色。是阴是晴,是风是雨,都逐渐成为影响她喜忧的一部分。

  日子就这样过着,看似归于平淡,实则驶向未知。

  但风暴仍未来,以为一场雨,就只是一场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转眼间,窗外茂盛的绿叶变黄,枯萎,凋谢。

  开学两个多月了。

  距离最后一次见到祁正,也是将近一个月之前的事儿了。

  ……

  新一周,昭县一中迎来一位客。

  夏藤早上来上学就看见校门口停着一辆宝马,平时门口也停私家车,但大多是她没见过的品牌,款式老旧,车前玻璃总是蒙着一层土,还有雨刷器硬生生刮出来的半弧。

  这辆车放城市里也不会多引人注目,但开在昭县,还停在校门口,就有点儿让人好奇了。

  来领导也不敢这么大张旗鼓吧。

  还是哪位学生家长的?

  夏藤是今天的室外值日生,她没上楼,而是先去了趟清洁区。

  天儿冷,她想早早扫完早早上去,懒得上去再下来的跑趟了。

  头天晚上放学她就把室外值日用的垃圾桶给拎下来了,锁在他们班的工具房里,夏藤拿着钥匙过去,拿了把大扫帚,垃圾桶也提出来,然后去清洁区扫地。

  大清早的,还没太多外界的噪音,所以那道女人的声音和高跟鞋声就非常明显。

  夏藤往声源地看过去一眼,一个女人正和两位老师从楼里走出来,没看错的话,楼是校长办公室的楼,两位老师,一位是校长,一位是……韩主任?

  女人黑发紧紧低盘在脑后,黑色长大衣,高跟靴,手里拎的包,夏藤眯眼看了会儿,Dior戴妃包。

  天还没大亮,五官看不太清,但气场逼人。

  这应该不能是领导吧……

  夏藤还肘着个大扫帚发愣,那边已经交谈完毕,校长回到楼里,韩主任带着女人走下台阶。

  夏藤赶紧转身,怕被发现自己在偷看。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最后不知道去哪儿了。

  天气缘故,逗留在外的学生变少了,清洁区垃圾不是很多,夏藤扫的差不多的时候,其他值日生差不多到齐。

  大家都背着书包过来打扫,一个想法,扫完直接回教室,省得回到暖烘烘的教室就不想下楼。

  夏藤把自己负责的那一块清理干净,然后提着桶去把垃圾到了,回来的时候另一女生说:“垃圾桶留着吧,我待会儿倒完拎上去。”

  夏藤点点头,把桶子给她搁下,然后拖着大扫帚去工具房。

  全部收拾完,她的手已经冻木了,夏藤把手藏进袖子里跑进教学楼,暖气扑面而来,她呼出一口气,活过来了。

  而此时此刻,她并不知道,楼上的高三六班正在经历着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