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26

  夏藤身高中等偏高,但人很瘦,不是干瘪的瘦,为了上镜好看,她一直被要求进行严格的身材管理,健身,塑型,每一个露出来的部位都要漂漂亮亮。

  偶尔瘦过头,还需要反过来增重,和她合作过的演员也好,朋友也罢,从来没人说她沉。

  但是祁正说了。

  说得正大光明,一字不落的落进在场同学的耳朵里。

  夏藤脸烧的火红,她闷着声,站起来就走。

  身后有脚步跟着。

  “喂。”他声调懒洋洋的。

  还有脸喊她?

  夏藤充耳不闻,越走越快,恨不得飞起来。

  校服衣领突然被人从后面拽住,夏藤往前一步,差点儿被勒死,脚底下倒退好几步,撞他身上。

  头顶传来祁正的声音:“叫你呢,听不见?”

  这话她好像也对他说过,在第一次见到的那天晚上,她对他的性格一无所知。

  当时他是什么反应?脸冷的掉冰渣,好像为她停下脚步已经耗尽所有的耐心。

  夏藤也想摆出那副脸,但是她没有祁正的狠劲儿,她也不敢。把他惹毛了,受折磨的还是她自己。

  他一时兴起的愧疚心,不值得相信,她在彼时心软,就一定会在某一刻再次受罪。

  这道理,在一个月前祁正对她说“你算个什么东西”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

  夏藤从他身上爬起来,理好头发,“你别跟着我。”

  显然是废话,祁正抬脚就要跟,那边秦凡喊他:“阿正,等等!”

  祁正回了个头,夏藤趁机就跑。躲鬼似的。

  秦凡走过来,祁正沉着脸要踢他,“你叫我最好有事儿要说。”

  秦凡躲开他的攻击,嘴上“啧”了一声,“你真是毫无经验啊,你刚刚让人当众丢面儿了知不知道?现在就算追上去她也不想搭理你。”

  祁正心烦意燥,仰头把矿泉水喝空,一把捏扁瓶身,“什么时候轮到她不想搭理我了?”

  “认清现实吧你。你再这么拉不下脸,真把她气走了咋办?”

  祁正折腾一上午都没进度,夏藤来来去去就一句“我不想和你说话”,他这辈子的好脸色都快用完了。

  “再作老子不哄了。”

  秦凡想说哄人没你这么哄的,那哪儿是哄,那是逼人就范,老子给你台阶你就赶紧下,不下老子饶不了你,他给他教的那些“友善”的沟通方法,祁正切身实践起来,又诡异又惊悚,什么话到他那儿都带点威胁的意思,不像求和,像恐吓。

  失策了。

  但是见祁正一脸不爽,他憋住了,胳膊搭上他的肩,“行了,先吃饭。”

  *

  午休时间,学校很快空了。

  昭县一中没有食堂,学生老师全是本地人,家离的都不远,不回家吃的,校门口马路两边全是小饭馆,从早餐到晚饭,应有尽有。

  打她来这儿,沈蘩天天给她做饭,一星期都不重样,她还没在学校附近的饭馆吃过饭。

  今天是头一回。

  沈蘩一大早就动身,去昭县最东面看望老朋友,从西梁到最东面,路途算远,要早点出发,夏藤没让她准备午饭,打算自己解决一顿。

  校门口小饭馆一排排到路尽头,夏藤左看右看,走出去好一截,最后挑中一家门面还算干净的。

  中午这会儿学生多,离校门口最近的几家全都人满为患,她挑的这家离得稍远些,起码有空桌。

  夏藤进店,墙上贴着一幅巨大的绿底白字菜单,她仰头看了一会儿,目光略过各种肉类,停在最后一栏看名字就很寡淡无味的,她过去跟老板说要一碗清汤砂锅。

  老板让她先坐,撩起帘子进了后厨。

  付完钱,她找了一张空桌,坐下,发现茶水是要自己倒的,她又过去,拉开消毒柜门,里面的架子上铺着白毛巾,上面放着两排不锈钢碗,没有茶杯。

  夏藤回头往别人的桌上看了看,大家好像都直接用碗盛水,她扭回头,也给自己拿了个碗。

  消毒柜旁边摆着几个茶壶,她拎了一个,回到位置。

  茶是浅褐色的砖茶,闻着浓,喝着更浓,苦中留香,夏藤喝惯淡茶,这一口下去,眉头蹙成一团。

  她琢磨着要不要出去买瓶矿泉水,门口一阵打闹声,“再走都没饭馆了,还不如回溢香居吃。”

  “天天在那吃腻不腻?换一家换一家。”

  几个人话就这么说着,走在最前面的人一停,二话不说抬脚上台阶,进了一家饭店。秦凡“哎”了一声跟过去,进到店里眼睛一扫,懂了。

  从感觉到他可能会出现到他真的出现,不过三秒钟。

  夏藤把头低的不能更低,恨不得全部藏进衣服立领里,祁正走过去,“别藏了,我在门外就看见了。”

  她脖子一顿,慢慢把脸放出来,然后在凳子上挪了挪,又动了动腿。

  祁正看了一眼,对陆续进来的几个男生说:“你们坐门口,她想跑。”

  夏藤:“……”

  他什么时候这么有观察力了?

  刚才还有几桌空位的小饭馆,现在全坐满了,还都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口。

  后路被封,还是拿水泥给糊死了。

  这个排场,他们去哪家吃饭得是哪家老板倒霉。

  祁正轻车熟路拿碗倒水,他喝这种浓茶倒是眼睛不眨一下,转眼就空一碗,那件黑外套这会儿穿身上了,薄薄一件。夏藤目光没地儿放,只能盯着自己的茶碗,祈祷饭能赶快上来。

  祁正坐她对面,半边肩靠着墙,“怎么没回家?”

  夏藤看着沉在碗底的茶叶渣,心里想着赶紧上饭,赶紧上饭。

  她一直沉默,祁正问:“你和我说句话能死?”

  她没抬头看他的脸,光听语气,她已经可以判断出他不高兴了。

  这个人一点都没有变,好坏全随他意。

  千呼万唤,她的砂锅终于端上来了。

  老板一看进来这么多人,就近问祁正:“吃点什么?”

  祁正眼睛往她的碗一瞥,“跟她一样。”

  其他人点完,一听他点了个清汤砂锅,都笑起来:“阿正要改吃素了啊。”

  明显话里有话,祁正也不解释,他靠着墙,看她忍。

  夏藤都快把头吃进碗里去了,她确实在忍,忍到祁正没耐心的时候,她就解脱了。

  祁正盯着她的头顶,突然叫她一声。

  夏藤下意识抬头,他两胳膊撑着桌子,半截身倾过来,离她的脸不过一指。

  夏藤瞬间停住呼吸。

  “你是不是以为,你一直这样装死,我就会没耐心,然后放过你?”

  夏藤攥紧筷子,没有移开视线。

  “牛逼了,还挺了解我的。”

  他在笑,夏藤感觉不到一点儿笑意。

  他笑完,嘴角一收,“你想耗,我就陪你耗,我时间多的是。”

  语气越轻越严重。

  夏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放下筷子,“我吃好了,先走了。”

  她转身就走,门口的男生不知道拦还是不拦。

  祁正摇了下头,还保持着那个姿势,看着她逃。

  *

  放学铃一响,一天要结束。

  一下午相安无事。

  祁正秦凡和隔壁班的翘了晚自习,他们今晚好像有活动,早已不知所踪。

  夏藤长长舒了一口气,装好书包准备回家,刚出班门,身后有人叫住她。

  “夏藤。”

  她回头,是个挺眼熟的女生,她想了下,好像是隔壁班那个黄毛的女朋友,黄毛是祁正那一帮狐朋狗友中的一个。

  思及此,夏藤问:“什么事?”

  “你跟我过来一下。”女生冲她招招手,夏藤犹豫了一下,跟上去。

  她把她带到女厕,推开门,里面烟雾缭绕的,人人夹着烟,门口还站着俩放风的,看模样不像本年级的。

  里面几个女生,都是年级里叫的上名字的混混,名声都不怎么好,在年级里横行霸道也没人敢招惹。夏藤能有印象,是因为她们当中有几个是祁正那帮狐朋狗友的对象,比如带她过来的这位,就是黄毛的女朋友。

  夏藤没觉得自己惹到过她们,眼睛再一转,看到了门后面瑟瑟发抖的高雅歌。

  她有点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高雅歌整个人都在颤抖,披头散发,估计是辫子被扯乱了,眼镜歪斜着半挂在鼻梁上,一高一低。

  她缩在角落里,头低着。

  黄毛女朋友走过去揪住她的衣服,把她扯到夏藤面前,“你跟她道歉。”

  高雅歌处在惊吓状态,突然被人这么一扯,马上就哭了出来。

  夏藤只觉得大脑在“嗡嗡”响。

  这个场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

  “让你道歉,你哭个屁啊!”一个叼着烟的女生不耐烦,推她一把。

  高雅歌一推就倒,一跟头摔地上,眼镜飞出去。

  她在地上爬着,两手摸索着找眼镜,那女生要上前踩,夏藤先一步捡起来了。

  她把高雅歌扶起来,眼镜塞回她手里。

  这一举动,让高雅歌在绝望之中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紧紧攀住夏藤的胳膊,眼泪和鼻涕一起往下流,一个劲儿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夏藤对不起,我那天不是故意的,我太害怕了,如果祁正知道是我先把东西乱放上去的,我就完了……”

  真是个糟糕的道歉。

  她害怕死,所以就要推她出去替她挡枪。

  “对不起……对不起夏藤……你让她们放我出去吧好不好?我想回家……”

  抽烟的女生大骂出声:“你妈的让你道歉你就道歉,废话再多你今天别想走。”

  高雅歌抖的更厉害了,眼泪全流在夏藤的校服上。

  夏藤想把胳膊抽出来,高雅歌紧紧攥着她不放手,随着她想摆脱的动作,高雅歌从嗓子里冒出一声重重的哭腔。

  固然她生气,但高雅歌罪不至此。她不需要逼迫来的道歉,这样她占理也会变成不讲理。

  如果不是做错的人自己反省到错误,那这个道歉又有何意义。

  夏藤说:“行了,你走吧。”

  高雅歌哭的断断续续,“啊?”

  黄毛女朋友倏地看向她,“你没搞错吧,就这么让她走?”

  夏藤没理她,拉着高雅歌走到门口,“你回家吧。”

  高雅歌还不能相信自己脱险了。

  黄毛女朋友问:“你想好了?”

  夏藤:“嗯。”

  “等等。”刚才骂人的女生走过去,把高雅歌的皮筋扯下来,给她重新扎了个辫子,她狠狠一勒紧,给高雅歌扎的头皮紧绷,然后理好她的碎发,“如果不想有下一次,回家以后管好自己的嘴巴,听懂了吗?”

  “听懂了,听懂了。”高雅歌颤颤巍巍的点头,一直后退,退到楼梯口,转身就跑。

  那女生不屑的嗤笑一声,转回来,上下打量夏藤,“没想到你还挺宽宏大量啊。”

  夏藤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懒得解释,小小的空间充斥尼古丁的毒气,她呆不下去。

  女生又道:“怎么对阿正就那么不依不饶?你还看人下菜碟啊?”

  夏藤离开的步子一顿,眼睛直直看过去,“知道高雅歌为什么要给我道歉么?”

  女生无视这句话,跟那边的姐妹们调笑,“谁说白莲花没人喜欢?这不连阿正都沦陷了,没想到阿正喜欢这一款,姐妹们,我以后要转型了。”

  夏藤不恼,还是问:“知道高雅歌为什么要给我道歉么?”

  女生听烦了,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

  “既然不知道,你凭什么那么对她?你了解过事情原委么?你知道她错在哪儿么?她欠一句道歉的人是我,不是你,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少说两句话,无知,而且蠢。”

  这么多年,也就一个脾气恶劣的祁正让她莫名其妙的害怕,其他人,夏藤从来不放在眼里。

  女生被夏藤说的冷下脸。“你别不识好歹。”

  “我放过她,是因为我讨厌这样的处理方式,你们逼着她说一句对不起,也得看看我稀不稀罕。”

  女生气的满脸涨红,要冲上来打她,其他人赶紧拦住,“你别,阿正知道了怎么办!”

  女生气的骂骂咧咧,夏藤别过脸,她真是烦透了这些人的自以为是。

  她要走,黄毛女朋友叫住她:“喂。”

  夏藤侧头。

  她说:“这些话,你敢直接和阿正说吗?你自己清楚,我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帮你。”

  夏藤:“你想说什么?”

  女生卷着自己的发尾,“既然你觉得我们多管闲事,你就去和阿正说,如果阿正听你的,我们就自认倒霉,如果你不敢。”

  她笑笑,“我的姐们也不能白白被你讽刺一顿,是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