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30章 第三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30

  回家后,一切收拾妥当,夏藤才把手机拿出来看,她没猜错,果然是一番信息轰炸。

  丁遥拉了个微信讨论组,想必是许潮生强行要求的,因为只有她同时拥有他的号和夏藤的新号,再点开,里面全是许潮生愤怒的嘶吼,无一例外,都是骂祁正的。

  许潮生刺激受得不浅,把祁正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鞭挞了个遍。

  最新发来的一句:你让他给我等着,你让他给我好好等着@夏藤

  夏藤回了一串省略号。

  以她的了解,许潮生身上那股家底优越所带出来的贵气与底气,在祁正眼里会一文不值,不仅如此,他那张嘴还会冒出多难听的话,她不敢想。

  许潮生不吃口头亏,一是很少有人说的过他,二是大多数人忌惮他的身份。

  祁正两样都不占。

  到时再加一个丁遥,三个炮.筒放一块儿炸,最惨的只能是她。

  夏藤看着屏幕那头的许潮生噼里啪啦的放狠话,做了一个决定。

  千万不能让他们碰上。

  *

  隔天上学,后座是空的。

  夏藤放书包的时候顺便问秦凡:“他人呢?”

  有过昨天晚上的经历,秦凡对她的询问也没特惊讶,“他感冒,请假了。”

  感冒真不真不知道,“请假”二字搁在他身上,还挺稀奇。

  夏藤点了下头,没再多问。

  她脑海中闪过祁正最后蹲在走廊里的样子。

  他侧过来看她的那一眼,充满了很多她看不懂的东西。

  夏藤摇摇头,甩开那些片段。

  安稳的日子对她来说是奢侈品,祁正不在,她得珍惜。

  一天无风无浪,临放学,江挽月过来找她。

  自从那次一起去完台球厅,回来后她对她的敌意就减少了些,夏藤自顾不暇,没时间分析江挽月的改变为何意,但江挽月是聪明人,想通便放下,不犹豫,她看上去轻松很多。

  人是应该干脆利落地斩断一些不利于自己的情感,包括单向的喜欢,无终的等待。

  江挽月说:“人差不多确定了,周末你有空吗,我们排练一下,讨论跳什么舞。”

  夏藤想了想,周末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那就周六下午四点,市中心体育馆门口集合。”

  夏藤已经很少见到这么线下的约见面方式了,“你可以拉一个群,有什么事儿在里面通知,这样方便点。”

  江挽月皱眉,“什么群?”

  “微……”夏藤顿了顿,她想起赵意晗偷拍她那次,以及吴恬和黄毛用的聊天软件,改口道:“或者,QQ群。”

  “高考之前,我不用手机。”江挽月说。

  也是。

  在曾经手机未普及的年代,大家都喜欢当面约定好,然后早早腾出时间和空闲,开始期待见面。

  “脖子。”江挽月谈完正事儿,目光下移,“好点了吗?”

  夏藤拢了拢领口,“嗯,好多了。”

  江挽月点了点头,她不善此类言辞,为避免继续聊下去气氛尴尬,简单道别之后就走了。

  本想问问她和祁正怎么样了,想想还是作罢。

  自她打算放下的那一刻起,她就该踏上自己选择的路,而不是频频回头。

  *

  夏藤出了校门,今天准备走回家。

  校门口热热闹闹,周五不上晚自习,天还没黑,夕阳半斜,光辉落满身,眼见之处皆是一片灿然暖色。

  转眼已是十一月份,昭县还未落雪,但树都秃了,平日里走到街上,多出一份苍凉之感。

  今儿难得太阳好,光这么照着,看起来也温暖些。

  夏藤走两步,在路口转弯,感觉有什么砸在身上。

  以为是错觉,她没停,继续走。

  紧接着,又一下。

  这回有真实触感了,因为有什么东西砸到她后背,然后掉在地上。

  她低头看,一根棒棒糖。

  她蹲下去捡起来,想到了什么。

  回头,祁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身上只有一件薄外套,她猜他冬天最冷的时候也是这么穿。

  他手里拎个塑料袋,上面印着药店名字。

  他嗤她:“跟你半天,砸两下才有反应。”

  夏藤站起来,手里拿着棒棒糖,“你跟着我干什么?”

  “谁跟着你?我出来买药。”

  他脸色不好,透着病态的白,说完这句还咳嗽了两声。

  看来是真感冒了。

  “那再见。”夏藤转身。

  她听到祁正在身后“我靠”了一声。

  他在那矛盾半天,她看不见。

  “喂。”

  末了,还是情感战胜理智。

  他挡她面前,“陪我去个地方。”

  离得近,她看到他面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总不可能是害羞。

  他应该在发烧。

  夏藤道:“你好像病的挺严重的。”

  “死不了。”他无所谓,又问:“你去不去?”

  周六要排练的话,周天用来复习,她最好今晚就把学校布置的作业写完。

  但是,稍微推后一点,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她脑海中总是浮现他昨天的样子,她原本以为,他又要消失一段时间。

  她没问去哪。“陪你去,我有什么好处?”

  祁正看她手中一眼。

  “糖送你,行不行?”

  ……

  昭县总共三条公交车路线,一趟走市区,一趟走农村,还有一趟走得偏远些,快要出县城。

  夏藤一直以为西梁桥在昭县的最西面,她总觉得昭县走到西梁便到头了,在公交站台上看了路线图才知道,西梁只是靠近西面,再往西,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地方。

  祁正一手提着药,站垃圾桶旁边和着冷风抽烟,夏藤正想问他们要去哪儿,一侧脸,对上他的视线。

  他吐着烟雾,一直在看她。

  最后几缕夕阳从天尽头照过来,照的他半边脸亮堂,烧着火光般明亮,半边沉在阴影里。

  正如他这个人,完完全全的矛盾体。

  对视中,谁都没说话。

  矮胖矮胖的公交车驶入站台,其他等车的人向车门围过去。

  她还没找出自己答应他的理由。

  祁正收回视线,把烟在垃圾桶摁灭,“走了。”

  *

  车上人不多,最后一排空着。

  夏藤上去才发现,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公交车,更类似于一种乡镇大巴,但体型又算不上大巴。

  座位上都套着布套,印着妇科医院的广告。

  有人在走廊放着大包小包,还有买菜的兜,夏藤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跨进去,走到最后一排,她想问他要不要坐靠窗户的位置,还没扭头,被他一把推了进去。

  夏藤坐里边的位置,刚坐正,校服被人压住,他挨着她坐下了。

  本就狭窄的空间瞬间变得更挤。

  夏藤怎么调整都不对,只能把注意力挪向窗外。

  窗外景色在转变,一路西行,大多是些村子,越往后越空旷,车上的人都下的差不多了。

  夏藤不禁转头问:“……不会出县城吧,我晚上要回家。”

  祁正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帽子拉起来扣头上的,下巴藏进衣服里,他半醒着,“不会,终点站下车。”

  鼻音很重,头也昏,他说完,脑袋一歪,又睡过去了。

  *

  祁正每回坐这趟车都会睡着。

  目的地是终点站,他不用担心睡过站。

  回回睡着,回回做梦。

  越往西,有些回忆闹得越凶,搅得他在梦里也不安生。他明明知道结局,还得看着那些事儿一遍遍上演,梦里他发不出声音,也改变不了任何。

  但有些画面,又是幸福的。

  他们都在的时候,他舍不得醒来。

  醒来即是一场空。

  面对空荡荡的车厢,他不止一次在下车后想,他这人,无非两种下场。

  被回忆逼疯,被孤独折磨死。

  不会有人难过,不会有人记得他。

  他拼命留下的那么多痕迹,都成为不了他存在的意义。

  一场雨,一场雪,甚至随便刮起的一阵风,他都可以被彻底的抹去。

  …

  祁正醒来的时候,车厢空空荡荡,一片安静。

  和他无数次醒来时一样,他等待着孤独翻涌上来把他淹没的那一刻。

  他该下车了。

  直到衣服袖子被人扯了扯。

  他回头。

  夏藤也是刚醒,眼睛迷蒙,头发有点儿呲,正看着他。

  “我们该下车了。”

  *

  车程将近晃了半个多小时,夏藤没想到她也跟着睡着了。

  这一路都很安静。

  她的生活中,已经鲜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刻,可以远离尘嚣,静听自然的声音。

  天快黑了,余光渐在,眼前是一片旷野,杂草乱生,野蛮生长,快到半膝处,只是大多数都是枯萎的,生命痕迹衰败,放眼望去,一片哀颓之景,很是荒凉。

  脚踩在上面,皆是枯枝落叶断裂之声。

  “可惜了。”她小声感叹一句,“如果冬天下了雪,这里肯定很美。”

  “美?”祁正走在前面,听见这句话停住了,“这些破草全是死的,有什么可美的?”

  “……”夏藤皱起眉,“你这种人,就算见到了,也不会夸它美。”

  “我这种人,见到了,只会把你丢雪里。”

  “到底要去哪儿?不去我走了。”她停止和他没营养的对话。

  祁正却在这会儿露出得逞的笑,“刚才那是最后一班,没车了。”

  夏藤瞪他:“那我怎么回?这里荒郊野岭的!”

  “你现在应该担心,这里荒郊野岭的,我会把你怎么样。”

  “……”

  生了病的祁正也比健康的她战斗力强。

  夏藤转身就走。

  祁正几步追上她,“喂。”

  夏藤绕开他。

  祁正胳膊一伸,把她拦腰抱起,直接扛上肩头。

  “啊啊啊啊——”

  夏藤头朝下,屁股撅着,两腿在空中乱蹬,“你放我下来你个神经病!”

  她没被人这么扛麻袋似的扛过,祁正有多劲大她算是清楚了,走路一颠一颠的,硌的她难受。

  “祁正!!!”

  她即将要爆发,他停下了,从兜里掏了串钥匙出来。

  她这才发现,眼前景换了。

  是比刚才更宽阔的一处旷野,旷野之中盘绕一条小溪,目光能看到的最远处,与暮色连接。

  太阳已经西落,残留几寸余晖在天边。

  这儿没有遮挡物,风刮得生猛,气温也比在市区里更冷。

  打量间,他打开门,把她扛了进去。

  这儿竟然有一排房子,还带庭院,建筑看上去应该有些年代了。

  祁正插上插销,把她放下来,径自进了里屋,到了这儿,她也跑不了了。

  院中的衣线上晾着洗干净的衣服,灰的,黑的,她见过这几件外套。

  风这么吹,洗干净也能给吹脏。

  夏藤过去摸了把,已经干了,她收下来搭臂弯里。

  她跟着进去,是寻常平房的构造,又有点儿不一样,一间大客厅,一间卧室,屋外一条走廊,连接到这一排的其他房子。

  祁正拉开灯,直接倒进沙发里,腿搭靠背上,买回来的药就那么扔在地上。

  地板是木质的,里面的家具也大多是木质的,她环顾一圈,房子是好的,但没人打理,陈设很是简陋,四周了无生机。

  她目前能看到的,唯一的电器是头顶的灯。

  就一个灯泡,上面罩了个灯罩。

  窗户外便是那片旷野,冷风呜呼,像谁在哭。

  祁正进来就一直趴着,脸蒙住,背对着她。

  沙发旁边摆一个低茶几,一个茶壶,一个杯子,其他全是烟和酒。

  她目光一转,茶几旁放着几个纸箱,她蹲下去看,里面全是……书?

  她把几个箱子看过来,天文地理,历史政治,一堆仅书名她就看不懂的,还有几本哲学书。

  她能看得懂的文学类,也大都是严肃文学。

  都被他翻过,堆的乱七八糟的。

  书很旧,但全。

  不像是他买的,应该是,什么人留下来的。

  这和祁正的画风完全不相符。

  她看向沙发上闷着脑袋的人。

  “这儿……是哪里?”

  他没说话,她以为他睡着了。

  她起身,把手里那两件衣服搭在沙发边,想去其他房间看看。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房子。”他突然回答,声音从臂弯里发出来,“我爸不知道,知道他能卖了继续赌。”

  “你平时住这里吗?”

  “有时候。”

  她猜测,这里应该没有别人来过。

  这里像是他的秘密,他躲避外界的地方。

  只是……有些冷清。

  “你叫我来这干什么?”她问。

  他还是那么趴着,看不见脸,也就藏住了情绪。

  “太安静了。”

  他说。早晨在这里醒来的时候,他嗓子哑的说不出话,发不出声音,那时候他就在想,

  “只有我一个人,太安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