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31

  天彻底黑下来时,旷野只剩这间屋子亮起的灯光,小小一隅。

  屋内,灶上架着铁锅,祁正掌勺,在锅里翻翻炒炒。

  十分钟前,他要喝药,夏藤顺口说了句空腹最好不要喝药,她猜他都没吃。

  他看她一会儿,没说话,扔掉药盒做饭去了。

  夏藤从没做过饭,家里有保姆,家务她也很少做。

  厨房在院子里,单独成间,没有抽油烟机,小房里连着跟管子通往外面的烟囱,她左晃晃右转转,帮不上忙,主要是都不会,还被油烟呛的直咳嗽。

  祁正听见,“什么都不会,在这晃什么?”他举着锅铲朝门口指了指,“你出去。”

  夏藤没争没辩,继续装模作样呆下去,她也炒不出菜来,放下手中的西红柿就出去了。

  重回客厅,她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吃,于是帮他把沙发那一片整理了一下,茶几上收拾干净,她找了两个小板凳摆在旁边。

  估计等会儿要坐,想了想,又摆成面对面的。

  祁正这间屋子不算太乱,可能是东西少的缘故,碰到点什么还会有回音,显得房间空荡荡的。

  她收拾完,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停在卧室门口。

  没进去,她就站在门口大概往里扫了一眼,比客厅的设备还简陋,一个衣柜,一张床,一个床头柜,没了。

  唯一让她目光停留住的,是床头柜上的插座,上面连着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

  那或许是这整排屋子里最现代化的设备了。

  手机背朝上,苹果的标识有点反光。

  她想,现在的盗版都这么猖獗么……

  赵意晗就拿着一部假苹果,粗制滥造到她看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假的,祁正这个,稍微像样些,但是她离得远,具体细节看不真切。

  她知道越是偏僻的地方,盗版就越多,这一点她已经在昭县的商场里领略过了。这里的人大多听都没听过原品牌是什么,只图个能用。

  她在这边伫立,祁正从那头进来,手边各端一盘菜,菜盘上放两双木筷,两臂夹着两碗饭。

  这高难度动作看得夏藤心头一跳,她冲过去要接碗,祁正已经稳稳当当放在桌子上了。

  他没坐板凳,直接盘腿坐在木地板上。

  夏藤挪过小板凳,双腿并拢,坐下。

  两盘菜,一盘番茄炒蛋,一盘炒茄子,用那种旧时候的红边铁盘装着,米饭盛在小铁盆里,筷子则是头部裹一层碎花贴纸的细长木头筷。

  这是她和祁正第三次坐在一起吃饭。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此前发生过那么多事儿,还能心平气和面对面坐下来。

  很多事情,寻求原因,没人说得清。

  说实话她饿了,放学到现在,走了那么多路,早已过了她平常吃晚饭的时间。

  祁正做菜,味道还不错,这一点比她强。她那些同学里,进厨房的少之又少。

  祁正今天话很少,就这么一直安静着,她扒拉掉半碗饭,抬头,发现他基本没怎么动筷子。

  夏藤这才反应过来,他还发着烧。他这顿饭,十有**是给她做的。

  “你是不是没胃口?”

  她这一问,自己吃饭的动作也慢下来。

  祁正知道她这人顾虑多,夹了一口菜搁嘴里,“吃你的,别瞎操心。”

  夏藤低头把饭咽进去,问:“我等会怎么回去?”

  “没车了。”

  “……”

  夏藤放下碗筷,“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得回家。”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祁正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碗里的饭解决完,倾过身,往她脸跟前一凑。

  “认清点现实,你被我拐了。”

  ……

  祁正端着空碗出去,夏藤赶紧把最后几口吃完,也跟着出去。

  她想洗碗,祁正看她抹袖子的动作就猜出来她想干什么,“手好了么你就沾水?”

  “就两个碗,我单手洗。”

  祁正眯起眼。

  夏藤很自然地接下去:“洗完碗我就走了。”

  祁正提起她的衣领就往回拽。

  进门,关门,上锁,普通的锁也就算了,这门挂的是最原始的铁锁,得用钥匙捅进去拧开的那种。

  夏藤的心跟着铁锁一块死了。

  客厅的灯瓦数不高,照什么东西都有黑影。

  祁正丢下她,过去倒水,“急着回去干什么?”

  “写作业。”

  “在这儿写。”

  夏藤找借口,“灯太暗了,看不清。”

  祁正看她一眼,放下水杯,去卧室翻箱倒柜一通,竟然拿出一盏折叠台灯来。

  他搁茶几上捣鼓一会儿,把卧室那插座拽出来,台灯的插头往上一插,灯亮了。

  屋子比刚才不知道清晰多少。

  祁正弄好台灯,抬起头看她,“行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光照,他的眼亮晶晶的。

  她从未看到他眼里亮起光。

  她放弃挣扎,转身去拿书包,“你总不能困我一晚上吧。”

  祁正笑了,“真困你一晚上,我还让你写什么作业?”

  *

  夏藤在台灯下翻开复习卷。

  拿起笔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有病。

  可是现在不写,他也不可能放她走,祁正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和他好好商量,行不通,那是最没用的解决办法。

  得随着他来,他高兴了,乐意了,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她写两笔,看他,他坐她对面,把药盒撕得乱七八糟,抠了几个胶囊和药片出来,全部放嘴里。

  动作生猛。

  吃完,他问她:“我脸上有题?”

  夏藤倒也没急着移开,“怎么突然感冒的?”

  祁正把药板一股脑丢塑料袋里,没回答。

  昨晚她走之后,他醉地东倒西歪,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撞进门,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窗户没关紧,一晚上都有冷风往里窜,他被冻醒好几次,但是身体太沉了,他起不来。

  醉酒不宜受冻,容易死人。

  而他第二天醒来,只是感冒发烧,也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连阎王也不收他。

  他既然不说,夏藤就没再问,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卷子上。

  祁正把药兜提远,不知从哪儿拿来纸笔,他坐她对面窸窸窣窣,她没再抬过头。

  过一阵,他靠近她,不知在端详什么,看两眼又远离。

  再过一阵,又凑近,她不用抬头,也知道他没干好事。

  他第三次准备凑过来时,夏藤来脾气了,他这么干扰,题还怎么写,笔一摔,皱着眉,“你要干什么?”

  祁正看到她这个表情,抱着手中的厚书本笑起来。

  夏藤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祁正把垫在书本上的纸拿给她看,“你。”

  纸上,一个女孩手里握着笔,胳膊压着复习卷,她抬头,与她对视,五官紧皱在一起,眉毛打结,眼神含怒,嘴唇抿着,一脸不高兴和嫌弃。

  他刚才窸窸窣窣半天,就是在画她。

  画中的她头顶长角,还写着三个字:老巫婆。

  夏藤不想去探究他哪来的绘画功底,“你在画鬼?”

  “我在画你。”

  “我不是鬼。”

  祁正不服,拿着画纸几步跨到她这边,他在她面前“咚”的一声坐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那画几乎要贴她脸上。

  “你跟老巫婆一模一样。”

  “……”

  “喜不喜欢?”

  “……”

  祁正捏着她的下巴晃,“问你话,喜不喜欢?”

  夏藤:“你把我画成巫婆,你问我喜不喜欢?”

  “你不是么?一天到晚发脾气。”

  她反驳,“你不惹我,我不会发脾气。”

  祁正纠正,“是你惹我。”

  夏藤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执着这个问题,拨开他的手,祁正顺势松开她的下巴,直接去扯她的领子。

  他想到一出是一出,“我看看你脖子好了没。”

  夏藤来不及捂,他已经扯开了,她第一反应不是骂他,而是先快速扫视周围有没有利器,她笔袋里有一把圆规,她想都没想,抓起笔袋一把扔出去。

  祁正听见动静,看过去。

  笔袋摔在角落,东西洒了一地,圆规也跟着掉出来。

  夏藤扯他衣服,分散他视线,“别看了。”

  但是祁正察觉到了。

  他没回头,“你怕什么?”

  被看出来,夏藤也没装,“我怕你又犯神经。”

  祁正盯着笔袋摔过去的角落,半天没出声。

  他在想什么,她无从所知。

  夏藤有点儿紧张,今天这里没别人,祁正如果再像昨天那样发疯,她拦不住。

  半晌。

  他转过头,眼睛直直看她,“你不会喜欢我吧?”

  “………………”

  夏藤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祁正有点儿讽刺,还有点儿得意,“你被我虐出感情来了?”

  别的她都可以不争论,这题不行。

  她慢慢回望他,眼神平静,语气平静。

  “我们之间,好像更像你喜欢我。”

  祁正安静听完她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之后,表情就有些变了,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他站起来,把那张画恨恨地扔她身上。

  明明有那么多反驳的方式,他只想得到最幼稚的一句。

  “谁喜欢你谁傻逼,你少自以为是。”

  *

  最后回家,是祁正的朋友开车送的。

  他接送过祁正好几次,每次都把车停公交站台附近等他出来就行了,虽然这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昭县最西面谁的地盘,大家心里都有数。

  祁正每次回这儿,气压都很低。

  今天也是。

  不过有一点不同,他带了个姑娘一起。

  车是辆桑塔纳,瘦瘦长长的,见他们走过来,开了下双闪。

  祁正出来这一路都没说一句话,不知道气什么,夏藤懒得问。

  他没管夏藤,径直上了副驾,夏藤也没多话,自己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

  能回家就行。

  驾驶位的人转过身,看夏藤两眼,好奇变成了然,“哟。”

  夏藤抬眼,这人有点眼熟。

  男生笑了笑,“不记得了?那天吃烧烤,我坐你旁边。”

  她来昭县总共就吃过一次烧烤,拜祁正所赐,那天之后,她看见烧烤就有阴影。

  他这么一说,她想起来了。

  她被江澄阳带去夜市的那天,和他们拼桌,他就坐在她旁边。总共说过两句话,一句提醒她别端着,阿正不喜欢这一套,一句是给她使眼色,让她赶紧走。

  现在想来,当时她对祁正一无所知,他两次都是在帮她。

  夏藤也对他笑了笑。

  祁正坐在副驾,腿翘着,胳膊搭车窗沿儿,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撕着嘴上的破皮。

  他在后视镜看到了她那一笑,龇牙咧嘴的,丑死了。

  他隔着镜子狠狠瞪她一眼,夏藤没发现。

  车驶上马路,男生下巴朝后面指了指,问:“你女朋友?”

  祁正:“你女朋友。”

  男生侧头,问夏藤:“考虑一下当我女朋友?”

  夏藤还没出声,祁正面无表情地开口:“不想开你就滚下去。”

  男生扶着方向盘哈哈大笑。

  *

  来的时候半个多小时,开车回去也得一会儿。

  男生道:“今晚他们在和城,去不去?”

  和城离昭县不远,二十多公里。但比昭县大,好歹算个城,娱乐项目也多。

  祁正兴致不高,但他无聊,不如出去玩。“几天?”

  “周末两天呗,周一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

  夏藤一直看着窗外,降低存在感。

  驾驶座的人却把她拉进话题里,“你周末干什么?要不要一块儿去玩?”

  夏藤赶紧摇头,“不了,周末和同学有事。”

  男生显然不信,“什么事儿啊?你上次吃饭也说有事。”

  “真有事。报了跨年晚会,明天去体育馆排练。”

  “学校就是活动多啊。”男生感慨,又问:“唱歌还是跳舞?”

  “跳舞。”

  “厉害,没看出来。”

  祁正冷不丁开口:“再开就得调头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行驶到昭县市区内,不过走的另一条路,还差个路口才到西梁,夏藤看不出来,他可以,不过他没揭穿。

  祁正这是要他闭嘴。

  他问他:“给个准话啊,去不去和城?”

  祁正:“不去,没意思。”

  男生笑的意味深长,“行吧,是不如昭县有意思。”

  *

  车从另一边拐进西梁,里面进不去,只能停在住户区入口。

  夏藤道了谢,看祁正一眼,他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不说再见,完全无视她。

  夏藤撇开眼,开门下车。

  走出去好一截,祁正的目光还没从后视镜挪开。

  男生感叹,“她敢当那么多人面泼你一脸酒,那会儿我就觉得她不一般。”

  “她那是不知死活。”

  “那我看你也没把她怎么着啊。”

  夏藤的身影消失不见,祁正才回过头,“我再怎么着,她就受不住了。”

  “得了吧。”

  男生心里跟明镜似的,“你看看你这一路飞醋吃成什么样了,她能忍你那是她脾气好,你再作,小心把人作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