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36

  又是这样的语气。

  他不上学,一群人嘲笑他,他上学,还有一群人嘲笑他。

  他动手,一群人骂他,他不动手,还有一群人骂他。

  祁正突然笑了,越笑越大声,笑得连腰都直不起,周围人全都看神经病一样看他。

  陈彬被他弄得面上挂不住,脸色黑成一坨,“你笑什么?”

  “你他妈的。”

  祁正抱着肚子笑,直起身,抬起头,同一秒钟,表情瞬间阴狠,他一脚踹到陈彬腹部,看着他跌跌撞撞退出去好几步,紧逼上去,揪住他的领子。

  “别说后面是我学校,今天你老祖宗在后面,老子照样打你。”

  陈彬毕竟是大哥辈的人,反应快,挨了一拳后迅速起身,和祁正扭打在一起。周围的人尖叫着去拉他们,场面混乱不堪。

  动静闹太大,引来了学校的保安和老师,一行人呵斥着“都干什么呢!”人群迅速让出一条道,他们走进去,一眼看到中间的祁正踩在别人身上揍人。

  祁正是熟面孔,他的行事作风,全校师生都有所闻,他闹过的事儿太多了,前段时间和家长在办公室大打出手被停课,这才回来没多久,又在校门口惹起了是非。

  几个保安废了好大劲才把祁正拉开,陈彬被小弟们从地上扶起来,脸破了相,肿的很快,他们被老师们轰走,走之前,一双窄细的眼死死盯着祁正。

  那是这事儿没完的意思。

  *

  几个老师相信“眼见为实”,不去追问原因,直接找到田波说明了情况。

  祁正在校门口与社会人物斗殴,恶意滋事,有失学生品行,有损校方名誉。

  当时天黑,看到的学生不多,事情目前没被学校领导知道,老师们不想多事,把选择权留给田波,这是他班上的学生,上不上报由他决定。

  话是这样说。

  但他若知情不报,就是有包庇嫌疑,免不了遭遇一番口舌。毕竟祁正这样的学生,没有几个老师喜欢。

  田波是了解祁正家庭背景的,他至今记得祁正被他姨妈强行带来学校的那一天,死也不肯开口叫一声“老师”。明明看上去是个孩子,眼睛里却充满仇恨。

  让他坐,不坐,让他自我介绍,不说,破坏力倒是极强,来班上一星期,门上的玻璃碎了,窗台上花盆摔了两个。

  但也有好处。田波发现,自从他到来,学校里那些个成天耀武扬威的问题学生们集体收敛起来,乖了不少。

  一开始田波发过愁,他是周边小城市调过来的老师,县里的孩子大多淳朴,好管,祁正这种学生,任谁遇上都得头疼。

  直到有一次,放学时分,田波绕去小卖部给女儿买果冻,他蹲在货架后找那些小零嘴,货架对面几个学生挑饮料,嘴里叽叽喳喳的,不知怎么就说到了新转来的祁正。

  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祁正身上的各种传闻,想必家中大人就是这么个腔调,有些词句,一听就来自成年人的口中。

  听来的也当真事儿说,语气还要再夸大三分,越说越离谱。到底是自己班的学生,田波听不下去了,故意咳嗽两声,学生们察觉到,立马没了声音,屏住呼吸溜没影儿了。

  田波稍微放下的心,一转头又给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货架后还站着一个人。

  正是他们口中的祁正。

  回去路上,田波第一次有机会和这个新同学交流几句,之前的祁正一直不给任何人跟他说话的机会。

  田波不知怎么安慰,祁正身上问题很大不假,但不代表他就要如此受人非议。然而,话到嘴边也只能无奈地说一句“别往心里去。”

  “也怨我,没看清他们是哪个班的。”田波说,“如果下次还有这种情况,你可以来找我……”

  “我看清了。”祁正打断他,“每一个,我知道是哪个班的。”

  “……”田波沉默,看他。

  祁正也看他。

  那目光不该来自一个孩子。

  冰冷,直接,尖锐,充满直勾勾的讽刺。他似乎猜到了田波接下来要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他选择撕破这份无用的善意,眼神刺的田波脸火辣辣的。

  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说,如果有下次,一定怎么样这种话。

  有些伤害,凭什么要再承受一次才有资格去责怪。

  谁规定的?

  田波无言片刻,说:“好,明天我去联系他们的班主任。”

  田波平时是个“老好人”形象,学生中间是,老师中间也是。他不轻易跟人红脸,啥事儿都想和和气气解决,说出这句话,已是做了很大的决定。

  第二天,田波确实找到了那几个学生的班主任,反应了这个情况。

  学生之间,私底下谁还没传过几句闲话,几个老师嘴上说着知道了,脸上表情都不大好,似乎嫌他小题大做。

  这些,祁正全看在眼里。

  那是他第一次受到陌生人的维护。

  后来想想,祁正最初能在这个学校呆下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碰到了一个称得上“老师”二字的老师。

  田波身上的闪光点,旁人再不屑,也给过祁正一丝温暖。

  ……

  这一次,祁正没为难田波。主动走人。

  田波还没上报,学生中间已经有人传开,既然传开,校领导也就知道了。

  就在田波想,这一次或许真的无能为力时,夏藤主动出来替祁正解释。

  她道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放出一段手机录音。

  证据确凿,是校外人员先恶言恶语挑衅祁正,并且对夏藤动手动脚。

  祁正确实动手了,但对方不是校内人士,而且以当时的处境来看,事出有因。

  夏藤对着田波说,对着主任说,对着各方领导说,然而,结局并非她想象中的真相大白,鉴于祁正“前科”太多,对于他的处分决定,学校还有待商议。

  从办公室出来回班的路上,赵意晗把她堵在楼梯口,质问她有没有把她扯进去。

  夏藤那段录音简单处理过别人的声音,包括赵意晗的,她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听到想要的答案后,赵意晗心满意足,放松地笑起来,“算你识相。”

  这一笑,让夏藤极为不舒服。

  仿佛祁正的死与活跟她无关,如果不是她,那群人怎么会找来这个学校,如果不是赵意晗挑拨,那群人又怎么会看到她,堵着她不让她回家。

  夏藤的怒火一点一点攀升。

  “你别高兴的太早。”

  她冷冰冰开口:“如果祁正回不来,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绕是赵意晗,也被她的表情吓到了,“你想干什么?”

  夏藤头也不回地离开。

  *

  距离晚会开始,还有一周的时间。

  天气预报说本周会降雪,可惜不知是哪一天,沈蘩说昭县的天气预报都不准,只能信个一半一半。

  学校专门为晚会做了入场券,虽然只是一张粗制滥造的粉色纸片,上面印着昭县一中,但仪式感十足,薄薄一张纸,让拿到的人多了份期待。

  夏藤作为参与者,多分到一张券,她留了一张给自己做纪念,一张夹进书里。

  祁正没来上课,也整整一周了。

  如果说上一次被停课,她只是一小部分原因,那么这一次,就是彻彻底底的因她而起。

  夏藤不想欠他的。

  可是不知不觉中,她越欠越多。

  还也还不清。

  ……

  秦凡带夏藤见了一次祁正。

  小网吧里烟熏雾绕的,混杂着泡面味,到处是网游格斗厮杀的声音,小间隔里,祁正一脚踩在椅子上,叼着烟斗地主。

  眼前的烟灰缸插满烟头,还有几个啤酒的空罐,吃一半的炒饭。

  他这状态,不比上次好多少。

  秦凡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往他身后指了指。

  祁正回头,看到夏藤怀里抱一本书,校服外套着大衣,人在不远处站着。

  两目相对,祁正没有像上次那样,感觉到被窥探的暴跳如雷,夏藤也没有眼含轻视,看不起他的生活。

  都很平静。

  目光里,也多了些更深的东西。

  夏藤轻轻道:“出去说吧。”

  祁正安静片刻,起身,捞过椅背上的外套。

  *

  网吧外的小巷子,祁正靠墙上,下巴微抬,对着夜空吐烟圈。

  夏藤把那张入场券从书里拿出来,没皱没折,保存完好,她递给他。

  祁正低头看了一眼,没接。

  “你来吗?”夏藤问。

  “又开始了。”祁正笑了一声,她的态度变化他都能察觉到,并且很快猜到原因。

  “我发现你这人够矫情的,每次不往自己身上扣点锅不舒服。”

  夏藤:“……我怎么了?”

  “我和陈彬有仇,有你没你,他都欠打。”

  “我知道。”她只是一个□□,她知道。“我没自作多情。”

  “所以别干多余的事。”祁正听秦凡说了她在学校的所作所为,他根本不在乎那些人怎么想,怎么看,也不想跟任何一个解释。

  “我用不着你替我求情。”

  “那你来吗?”她没继续这个话题,重新问了一遍,手一直伸着,“我邀请你。”

  她这样,祁正有气也撒不出来了。

  他别过脸,“我不想看老巫婆跳舞。”

  夏藤慢慢呼出一口气,“好吧。”

  她收回手,“那提前跟你说一句新年快乐。”

  风吹过,捎来冬夜的凉。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了。

  她有一股说不上来的难过。

  很淡,淡到冷风一吹,就掩去了。

  她把脸埋进衣领里,转身要走,手中突然一松,粉色的纸片被祁正一把抽走。

  他嫌弃地看一眼,“丑死了。”

  夏藤心又慢慢跳起来。

  “又不是我做的。”

  “你做的更丑。”

  夏藤不接这一茬,“晚会是周六晚上七点开始,周末学校应该可以进来吧?”

  “我说我一定去了?你哪来的自信?”

  “……”

  夏藤停步,认真看他一眼,“祁正,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很烦?你能不能稍微……态度好一点?”

  祁正听见,唇角一扬,两指夹着入场券,抵上她细小的下巴,一点一点往高抬:

  “夏藤,你在我这儿的作劲,全都是我惯出来的,还不够?”

  *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晚会如期举行。

  会场闹哄哄的,夏藤她们从中午一点就候在后台,晚会彩排了两遍,每个班的彩排时间有规定,赵意晗的社会摇占了大头,轮到夏藤和江挽月就没剩多少时间了,只能简单过一遍,走一下位置,没怎么跳,也没放音乐。

  底下的人都以为她们没排练好,赵意晗抱着胳膊,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五点半放演员去吃饭补妆,夏藤带了一堆化妆品,舞房已经被霸占,她们凑合在女厕里画完,换上了跳舞的衣服。

  她头发披着,要的是头发甩起来的效果,江挽月则高高束起,她脸型好,禁得住头皮紧绷的高马尾。

  夏藤化妆技术过关,舞台妆多为夸张,她化了来昭县以来最浓的妆。而江挽月,她替她勾了上挑的眉型,整个妆容偏欧美,五官深邃了不止一个度。

  二人再次进入会场,虽然身上裹着厚厚的大衣,但与往常气质截然不同的妆发惊艳了来往的人。

  这儿的女孩们,化妆还追求着粉底与脖子不同色度,粗重的眉毛,几乎飞到太阳穴的黑眼线,和极重且不自然的鼻影阴影。水平远比不及夏藤。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赵意晗看见,表情变得不太好看。

  “又跳不好,化成那样干什么。”

  高不高级,她们没有这个概念,但好不好看,她们分辨得出来。

  夏藤不予理会。

  离正式开场还有半小时,她们坐在舞台下方左侧的演员席,她们班的节目比较靠后,暂且不用急着去后台。

  观众手拿入场券陆陆续续进场,座位很快满了一大半。

  还有十分钟,夏藤看到了江澄阳和秦凡那几个班上的同学。

  他们找到座位,隔着人群冲她们这边挥挥手。

  夏藤打完招呼,看了好几遍,又注意着后来每个进场的人。

  主持人上台念开场白的那一刻,她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

  祁正没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