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祁正说,他早知道了。

  夏藤想起前一刻她的种种表现,她的自以为是,她的无理取闹,全都变得滑稽而可笑。“什么时候

  开始?”

  “记不清了。”他只看过那一次,之后没有刻意关注过,自然不记得是什么时候。

  “你都看到了?”夏藤身体不受控制地发抖,“他们说我的那些,你都看到了?”

  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极具煽动性的言论,铺天盖地的辱骂,她自己都耻于去看,如果他看了……

  她受不了。

  夏藤的眼睛几乎瞬间变红,脸颊,耳朵,脖子,红成一片,她喘不上气,每一丝呼吸都震得整个胸腔

  在痛,她突然尖声叫道:“不是我!不是我!”

  她越抖越厉害,压抑得太久了,从出事到现在,她找不到地方发泄,怎么做都没有用,就算她一头碰

  死,他们还是会笑话她,会说她不堪舆论压力自杀,会说娱乐圈就是这样,适者生存,这点儿承受能

  力都没有被淘汰是必然的。

  她选择这份职业就得承受别人泼脏水,回击要被骂,走法律途径会被骂,怎么样都要被骂,只能一

  声不吭,忍不了也得忍。

  倘若最后承受不住,就是她活该,心理不够强大。

  你看,说来说去,理都让世人占完了。

  “你早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一直都等着看我笑话是不是?”夏藤拿起桌上的东西往他那

  边砸,“你觉得我很可怜?还是觉得我很恶心?”

  “我都跟那么多人睡过了,不知检点私生活混乱,还装什么纯学生,对吧?”

  “一出事就躲到没人认识的小地方来,想避完风头再回去洗白捞钱,是不是特别不要脸?”

  她越说越歇斯底里,声音凄厉尖锐,喊到破音,在房间里回荡。能砸过去的全砸了,台灯划过祁正

  的脸,一道血口子立马显形,他没躲,也没管脸上烂在哪儿了,看着她发狂。

  舆论可怕么,也是!是,也不是。不在意,咬咬牙就过去了,可这些被伤害的人心里永远有一块是鲜血

  淋漓的,无法痊愈。

  但更多的是过不去那道坎儿的,比如夏藤。它们让她变成疯子,神经病,让她丑态百出,形象全

  无。那么爱漂亮的一个人,活得像条见不得光的虫,匍匐在脏乱的角落里。

  就像现在,她顶着最丑陋的嘴脸张牙舞爪地泄恨,如果让清醒的她看见自己现在这样子,估计会晕

  过去。

  祁正静静听着她骂,听着她骂完他再骂她自己,什么也没说。

  他没有刺激她,他的姑娘疯了,他不能跟着疯。

  夏藤喊累了,往后退,最后站不住,摔倒在地上,祁正过去拉她,她不起,死死拽着他的衣服,眼

  睛里布满红血丝。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干那些事情,你别听他们说,好不好……”

  祁正任她拉着,“我知道。”

  “你别看了好不好?我不想看,你也别看……”

  她的声音充满祈求。

  祁正说:“我本来就不想看。”

  “不要告诉学校的人,不要告诉他们……”夏藤拽紧他的衣服,人缩起来,蜷成瘦小一团,“求你

  了。”

  “……”她没这么低声下气过。

  网上似乎已经曝光了她的藏身之处,那两个狗仔能找到他们学校,肯定还会有别人找到,消息蔓延

  到昭县这儿的人耳朵里,是迟早的,但祁正没说,现在说了,她会彻底崩溃。虽然比她现在的状态差

  不了多少。

  “好。”

  他答应她。如果她还回得去学校,他会堵上所有人的嘴。

  夏藤听到这一句后就不动了,头埋在膝盖上,肩头一直在颤抖。

  祁正看不见她的脸,“哭了?”

  夏藤轻轻摇了摇头,她哭不出来,如果只是悲伤就好了,哭完还能好受点儿,她的身体机能就像坏

  死过去,做不出任何反应。

  “我不知道怎!怎么办了。”夏藤说,“我以后怎么办?他们永远不会放过我,一直盯着我……为什么

  总是我?”

  “我是真的喜欢表演,我想有观众,我想演故事给他们看……他们喜欢我的演出就好了,欢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我不想像现在这样……”

  “我十五岁就开始拍戏了,生活也规划好了,未来就准备走这条路。以前的时候,他们都跟我说,

  自言自语,“现在好像全毁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什么。”

  “不拍戏,我还能干什么?”

  祁正没被她的情绪影响,“你那些规划都是空中楼阁,刮点大风就全塌了。”

  夏藤侧过脸,看他一会儿,最后道:“也是。”

  来,人又倒了下去,祁正眼疾手快揽住她的腰,把她圈进怀里。

  “你纸糊的吧。”他声音在她头顶。

  夏藤没乱动,额头贴着他的肩,“我不想出去。”

  “这儿没人认识你。”

  “万一呢?”

  “哪有这么快?除非你红透半边天,大街上随便拉一个都知道你是谁。”祁正把她下巴掐起来,

  “你红吗?不就是个十八线。”

  夏藤被他掐住脸,不能动,只能皱眉,“你安慰就安慰,为什么总要讽刺我一下?”

  “让你清醒点。”

  她情绪恢复了些,他眼睛里覆上一层浅淡的笑意,“该来的迟早要来,没来之前就先吃饭。夏藤,

  别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夏藤身上只有一件t恤,虽然够长,能挡住一半膝盖,祁正还是推她一把,“去穿裤子。”

  夏藤早翻过袋子,“你没买。”

  祁正:“……”

  她走进浴室,从被她踢进角落的衣服堆里捡出牛仔裤,光腿套上,然后出去穿大衣。

  !她什么都没带过来,眼镜口罩帽子围巾倒是一应俱全,生怕别人把她认出来。祁正看她一层一层往

  脸上带,“你是巴不得别人注意到你么?”

  小破城哪儿有人这么打扮的。

  他靠着门,道:“你戴眼镜很难看。”

  “……”夏藤把眼镜也摘了,小声嘀咕一句:“我怎样都难看。”

  “你知道就好,遮不遮都丑,不如少折腾。”

  他说完起身,拉开门出去了。

  这几天全靠面包泡面度日,再吃就该吐了。

  本不觉得饿,他这样一说,她才感觉到饥饿。

  楼下有家水饺,夏藤第一次自己吃完整整二十个饺子,肚皮都要撑破。

  她何其注重形象,尤其和异性在一起。但今天,她只想破罐子破摔。

  她知道,这样可以无所顾忌的时刻,过一秒少一秒。

  当然了,如果没有祁正在,一秒都不可能有。

  祁正几乎没怎么动筷,看着她吃完,“你平时那点可怜兮兮的饭量都是装的?”

  夏藤不想解释,吃得浑身暖乎乎的,她擦完嘴,“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就想。”

  好像一直不允许吃糖的小孩,面前突然摆满各种各样的糖果。

  夏藤眨眨眼睛,试探地问:

  “逛街?”

  这里的商场比昭县的正规一些,估计是准备长期发展旅游业的原因。夏藤环顾一圈,商场里起码没

  有那些明目张胆的盗版大牌了,都是些国产老牌,还有很多大众牌子。

  夏藤拉高口罩,过去买了一套护肤品,虽然不及她平日里用的,但应急抹一抹还是没问题。

  买完一楼,转战二楼女装区。

  夏藤身上的衣服大多是千元起价的,在这儿买到同等的!的不太可能,她就想买两件能换的,起码把身上这条牛仔裤换了。

  途径一家店,里面都是些偏少女系的裙子,她有点儿心动,转头看祁正。

  祁正已经有些后悔陪她逛街了,他没陪人逛过街,他们都知道他肯定没那个耐心。走完第一层他就

  想出去,但是夏藤直接踩上通往二楼的电梯,他再不耐烦,也只能跟着。

  “这种就是冬天穿的裙子。”

  她带着口罩,一张脸就剩下眼睛了,扑腾扑腾望着他。

  祁正被她盯得没辙了,“行吧。”

  两人进店,店员立马迎上来,“想买什么样的?有看上的可以试一下哦。”

  朋友看看吗?”

  祁正:“不帮。”

  以前这样问顾客,大多都是笑笑了事,祁正这样直截了当拒绝的,店员笑容一顿。

  夏藤不在意:“那你看包。”说完就去挑裙子了。

  她没在这种店买过衣服,质量款式都不强求,简单就好。挑来挑去,选中一条白色连衣裙,身上是

  紧身的,长至膝盖上方。亮点在于衣袖,一层薄纱,灯笼款式,纱中有带细闪的银丝线。

  夏藤从试衣间出来,站在镜子前撩头发,她身形好,撑得起各式各样的衣服,黑发肤白,白裙贴

  身,裙下两条腿纤瘦笔直,落进黑靴里。

  遇见这样衬衣服的顾客,店员向来赞不绝口,夏藤也挺满意,镜子里看到后方沙发上看手机的祁正,走过去站他面前。

  “好看吗?”

  店员也跟过去,一脸期待。

  祁正抬头,目光在她的新裙子上停了不到一秒。

  “光腿,你找死?”

  “……”夏藤说:“让你看裙子,你看哪儿?”

  “你露这么多,我不看这看哪?”祁正不乐意,“换了。”

  “哎呀!呀,我们店里有薄袜,给姑娘拿一条。”店员很会来事儿,问了夏藤的尺码,遣另一位店员去

  拿。

  薄袜的颜色是肤色,里面带一层薄薄的绒。夏藤钻回试衣间套上,她腿细,穿一层仍然腿型漂亮,

  丝毫不显臃肿。

  裙子,同行的男人亦是。

  祁正手机不玩了,拿着她的大衣走过去,从后拥住她,往她身上一盖,该裹的全裹住,挡住了周围

  的视线。

  “喜欢?”他问。

  “那穿着吧。”祁正说完就走了。

  夏藤原本也打算换掉那条牛仔裤,剪了吊牌准备去结账时,店员笑眯眯地说:“你男朋友刚付过

  了。”

  夏藤:“啊?”

  她剪吊牌时看过一眼,裙子六百多,商场里一条冬季连衣裙这个价位,已经算相当便宜了,但在类

  似于昭县的地方,尤其祁正还是个学生,六百多不是小数目。

  夏藤感觉得到他平常花钱就有些大手大脚,但也不能到这种程度。店员还在打趣说:“他看着不耐

  烦,其实还是很关心你嘛。”

  夏藤没有多解释,接过装着牛仔裤的手提袋,出去找祁正。

  他没等她,都快走到电梯口了,背影高瘦颀长,很好找。

  夏藤追上去,拿袋子打了他一下,“你干嘛付钱?”

  祁正回头,“不然你还准备在里面磨蹭多久?买个衣服婆婆妈妈的。”

  “我怎么婆婆妈妈了?买衣服不要试啊。”

  “买完了吧,能走了吗?”

  他已经一半脚踏上下楼的电梯了。

  夏藤琢磨着怎么把钱还给他,直接还,祁正肯定不要,她扫到电梯旁的商场立牌,上面标注了三楼

  有运动品牌。

  祁正总爱穿外套。

  夏藤把他拉住,“不能。”

  一秒记住域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