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运动品牌店里放着歌,里面逛的人不是很多,价格全国统一,这儿的大多数人消费水平还是有限。

  夏藤看着看着就往男装区走,挑起一件类似于棉服的外套,黑色,连帽,有点儿夹克款式,摸里面的料子,衣服很厚实,型也好看。

  她抽出来往祁正身上一贴,“你要不要试试?”

  祁正扭头,“不要。”

  她手仍举着,“套一下就好。”

  祁正盯她,她回视,她睁着那双眼睛扑腾着看他,最后结果大都是他先妥协。

  祁正不情不愿地脱了自己的外套,把那件衣服穿上身。

  效果和夏藤想的差不多,他适合黑色,身架子和脸摆在那儿,衣服随随便便一套,气质就出来了,帅的没边。

  也是神奇,小破县城里养出他这样一个人。

  祁正镜子都懒得照,半截领子还窝在里边,他看向夏藤,“行了吧。”

  一副敷衍完准备随时脱掉走人的样子。

  夏藤踮起脚,把那半截领子翻出来,衣服给他整理利索,然后道:“买了吧。”

  店员原本都没上前的打算,来他们店的大多只是看看,掏钱买走的很少,听见二人对话,感觉有戏,踱步过来附和,“他穿这件很好看啊。”

  夏藤看得出祁正没耐心逛了,没让他试别的,直接去柜台付钱,祁正没拦,原地站着等她。

  她才没那么在意他,不过是想还身上那条裙子的钱。

  这么想着,挺不爽的。他就喜欢让她欠着她,可她总能找到点儿办法还回来。

  可是不爽归不爽,他没吭声,怎么着这也算夏藤送给他的,她还没送过他什么。

  祁正那件外套的吊牌也剪了,俩人换了身衣服走出商场,厚重的门帘拉开,冷风劈头盖脸地扑过来,祁正身上裹着新衣服,第一次没有感觉到钻骨头的冷。

  以前的冬天,他都是在感冒和抗冻之间反复度过去的,加件衣服就能解决的事儿,从来没人嘱咐过他而已。

  他紧了紧外套,没有说话。

  夏藤把口罩拉回鼻梁上,问:“然后去哪儿?”

  祁正:“问你自己。”

  “我想喝酒。”

  祁正侧头看了她一眼。

  夏藤继续说:“但是我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喝。”

  越说越没谱。祁正嗤笑:“你还想干什么?”

  !

  夏藤不管,“是你说的,问我自己。”风吹起她的头发,她的声音闷在口罩之后

  “就今天一天,我想做想做的事情。”

  祁正觉得自己肯定脑子抽风了,她想逛街,他就陪着逛,她想喝酒,他就去买了一兜啤酒,她不想引人耳目,他就带她去了一个山头。

  叫山头也不叫,说是山坡又比坡高些。他们这边的县城有很多这样未开发的区域,一片连一片的土高坡,杂草丛生,枯枝缠绕,位于县城边缘,没什么人来。若是途径此处,会觉得这里像是一片被遗忘的荒凉之地。

  祁正手里提一兜啤酒,下了车后带着她走了很长一截路,路不平坦,不好走,疙里疙瘩的,积雪冻得硬邦邦,走起来磕磕碰碰。

  走的很费劲,但到顶时,四周安静的不剩一点儿喧闹之音,唯有呼啸的风,没了遮挡物,刮得肆意。

  视野变得开阔,从偏僻一方,却能纵观县城全貌。不那么繁华,却也充满烟火气。

  天色渐晚,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折腾去了好些时间,冬季昼短,到这会儿,暮色气息愈发多了。

  坡顶有遗弃的垃圾,不知从哪儿来的,祁正找了一圈,拆了个纸箱,给夏藤一块纸板。

  她接过来,“干嘛?”

  “不想坐你就站着。”

  祁正把纸板垫地上坐下,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罐啤酒,单手拉开拉环,一口下去,半罐没了。

  夏藤撇唇,拉紧大衣下摆也跟着坐下,她拉开一罐,“你不和我碰一下吗?”

  祁正眼尾睨她,好像在说你怎么这么事儿,但到最后他也没出声,和她的啤酒罐“咣当”一碰,仰头喝掉剩下半罐。

  速度之快,夏藤忍不住说:“你别喝醉了,我扛不动你。”

  祁正仿佛听了个笑话,懒得回这种不可能发生的废话。

  夏藤摘掉口罩,对着瓶沿儿抿了一口,酒精的味道迅速占满口腔,一路烧到喉咙,人马上就热和起来。

  “不过,如果我喝多了,你可以扛得动我。”

  她声音很小,像自言自语,祁正听到了,“谁管你?你喝多我就把你扔这儿。”

  夏藤又喝了一口,祁正老这么说她,欺负她,脾气也坏,从没收敛过,她根本不相信他喜欢她。

  “你干嘛总是讲话这么难听?”

  夏藤越想越自闭,她今天情绪很不稳定,自己抱着酒瓶咕噜咕噜地喝!,没想到一罐很快见了底,她酒量很一般,人情绪上头的时候,再加上喝的速度快,就极容易醉。夏藤又给自己开一罐,嘴里嘟囔着:“你一直这样,不会有女生喜欢你的……”

  说到这儿,她突然想起台球厅那个红发女孩,好像叫什么晴,直往他身上贴,还有不久之前的江挽月,还有那群曾经把她堵在厕所里的女生……她说错了,他性格再恶劣,说话再难听,总有源源不断的姑娘迷恋他。

  真气人。

  十几分钟的时间,夏藤喝空了两罐,她打了个小小的酒嗝,两颊粉扑扑的,她有点儿莫名的委屈,更有点儿莫名的生气。

  祁正看着她两个脸蛋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变红,问:“那又怎样?”

  听听,明明他才应该是被牵制的那一个,凭什么能拽成这样?

  “不公平。”

  “怎么?”

  这跟公平有什么关系,没事找事儿。

  祁正点了根烟,烟雾飘出来就被风吹走,他眯着眼吸了一口,眼睛看她,“然后?”

  他看她能扯出什么花来。

  “你还总惹我生气。”

  他点头,你继续。

  “你……”夏藤一边喝一边想,“你应该让我开心,不是让我伤心。”

  说了半天,就是想要他跟其他人一样,把她当星星月亮捧着。

  祁正呼出一口烟,等她喝完第三罐,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单膝抵着地。

  他问她:“想让我说好听的?”

  是这样吗?

  好像不是啊。夏藤脑子已经迷糊了,但她没听过他讲好听的,于是稀里糊涂点点头。

  “那公平点,我说一句,你亲我一次。”?

  怎么就她也要参与其中了,祁正说:“你要的公平,不能做到就别跟我扯。”

  既然是她自己说的,夏藤只好点头,“哦。”

  祁正问:“你喝多了吗?”

  夏藤:“有点儿。”

  “喝多了记事儿吗?”

  夏藤摇头,实话实说,“睡醒什么都忘了。”

  “那先亲吧,免得你忘了。”

  啊?

  夏藤还没反应过来,祁正已经压着她的后脑勺开始了。

  到处都是酒味,唇齿间,!舌尖,呼吸里,身上,分不清是谁的,纠缠不清,风吹过此,也要绕道而行。

  夏藤被咬得昏头转向,她喘着气儿,“你就死也不愿意说一句……”

  祁正说:“我喜欢你。”

  少年的声音,干净,坦荡。

  夏藤不知道为什么,听红了眼。可能是这个时代太坏了,随便出口的喜欢与爱,配不上一颗赤诚的真心。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驳不了,他就承认。

  如果一定要追溯源头,那就是她不该看他那一眼。

  他被那个眼神刺激出了所有隐匿在骨子里的,独占,毁灭,保护,好的坏的,全都因她而起。

  天完全暗下去,底下的县城灯火亮堂,尘世间万分热闹,他们却被遗忘在无人的山顶,人人低头行走,谁也看不到他们,只有风。

  这是两个被各自的世界抛弃的人。

  可是他们心中,都有一片旁人无法理解的天地。

  千百种不同,不过活这一生而已,谁是对的,谁又是错的,没人有资格定论。

  夏藤的眼泪流的毫无征兆,和进唇齿拉扯间,吻变得湿闲。

  “你……以后会记得我吗?”

  他没有停顿,仍然细咬着她的嘴角,他似乎早想过这个问题。

  “你走了我就忘了你。”

  早知道是个火坑,他跳的义无反顾,就怪不得任何人。

  夏藤的心被揪住,疼的厉害,她忍耐着,说:“那我也要忘了你。”

  “行。”祁正腾出手抹掉她的眼泪,“你别哭啊,我又没怎么着你。”

  天全黑了,意味着这一天的结束。

  这一天的结束……意味着同样的时刻,地方,眼前的人,再也回不来。

  不值得为他哭是她说的,可到头来,为他掉的眼泪也是最多的。

  夏藤的眼泪止不住似的,没其他人在,她不需要有所顾及,想不哭都难。

  她推他一把,“你干嘛带我来这里……”

  “让你看看我生活的地方。”祁正揽着她的腰让她站起来,他对着底下,说:“就这几个破楼,你留下,可能吗?”

  这都算好了,昭县比这儿还差些。

  他们都知道,不可能。

  她不属于这里。甚!至,他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这样的阴差阳错,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那天的最后,祁正只说了一句。

  “你走的时候别告诉我,我就当这儿的夏藤死了。”

  ……

  许家没和许潮生商量,为保许潮生的名声,把夏藤推出去顶锅,各种所谓的黑料与带节奏的言论暴增,舆论开始趋于偏激化,网络民众说风就是雨,对夏藤的人身攻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许潮生和丁遥的名字,淹没在了更大的浪潮之中,逐渐不被提及。

  像一场精妙绝伦的电视剧,每天都能扒出点新料,没有人喊停,就永远不会停。

  王导的新电影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映了,夏藤作为曾经的备选女主角之一,话题度自然又提高一个度,为捧此次电影女主角穆含廷,又是一番运作,多家资本下场,夏藤像条被锤烂的过街老鼠,名声发恶,发臭,人人嗤之以鼻。

  事情变得愈发过分,他们扒出了她的所在的县城,扒出了她现在上的学校,甚至扒出了她外婆家的地址。这座未被沾染半分城市气息的小城,突然被大众的眼睛盯上,涌进来一堆妖魔鬼怪。

  信息从何得知,不知道,这是个身份信息透明化的时代,公众人物没有可言。

  偶尔有一两句微弱的声音,斥责这些行为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很快,浪花一打,消失得无影无踪。

  况且,她在明处,他们在暗处,她找谁说理去?更可悲的是,就算说了,也解决不了半点问题。

  事情愈演愈烈,严重至此,陈非晚把烂摊子处理一半,不得不腾出时间回一趟昭县。

  她于深夜到达夏藤所在的宾馆,上楼,到对应的房间号敲门,门从里面打开,出现在眼前的却不是夏藤,而是一个男生,个头很高,她得稍微抬点头才能看清楚。

  陈非晚没有收拾行李箱,只拎着一个包,她奔波一天,面上满是疲态,但眼睛是准的。

  她上下打量他,男生先开口了,“阿姨好。”

  陈非晚有一秒没说话,但也只是一秒,她没理他,直接走进房间,“你还真给我在昭县谈了个男朋友?”

  一秒记住域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