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他课老师似乎都被田波提前打过招呼,进班看见夏藤,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应,照常上课。

  只不过,夏藤今天的“点击率”格外高,老师总喜欢点她起来回答问题。

  上到张惠的英语课,夏藤分了会儿神,谁知被点了名起来翻译阅读,一人念,一人翻。她一惊,猛得坐起来,举着练习册找题。

  江澄阳在旁边小声提醒,“72页……”

  夏藤只来得及听清一个72页,急急忙忙翻到,但是她题都没做,不知道是哪一篇,她没来学校好几天,进度落了一截。

  安静的时间越久,越证明刚才没听课,夏藤脸上有点儿烧。张惠正要开口,最后一排响起一道声音:“我念吧。”

  全班齐刷刷回头,祁正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张惠一脸难以置信,“你知道我讲到哪了吗?”

  “b篇阅读。”祁正单手卷着练习册,开始从第一行念起。

  他这一说,夏藤马上找到阅读题的地方,拿起一支笔快速圈词翻译。

  除去找茬儿和被找茬儿,祁正的声音很少出现在课堂上,老师点他起来回答问题也是给自己找气受,所以只要他不影响课堂纪律,随他怎么样。

  更何况英语课,祁正没醒着上过几节。

  张惠都做好骂他上课捣乱的准备了,祁正开口,从第一行念起。他这一念,班上逐渐安静下来,夏藤微微侧了下头。

  祁正读英文的声调比平时说话低一些,少了吊儿郎当的不正经,另有一种气息在里面,好像那才是他本来的声音。发音虽然不那么标准,但也不差,不像是他平常表现出来“不学无术的形象”该有的水平。

  所有人,包括夏藤,都以为他会读的坑坑巴巴,然而没有。除了遇到生词会缓下来拼一会儿发音,其他句子都读得很流畅。

  一段读完,该夏藤翻译这一段,她还没从他的声音里回神,祁正从后面轻力道地踢她凳子,“愣什么。”

  夏藤眼睛一眨,赶紧抱起册子翻译起来。

  心思不集中,倒显得她翻译起来坑坑巴巴了,还不如祁正表现得好。

  第二段开始,祁正有意放慢了速度,再遇到生词,他直接停下问她,“怎么读?”

  夏藤回头,小声给他念一遍,他跟着念。

  张惠听到夏藤的正确发音,赞许地点了点头。

  夏藤进入状态,注意力集中在英文句子上,翻译也流畅起来。

  他念一段,她翻译一段,一篇阅读结束,竟然有一种默契十足的感觉。

  班上不少人低声感叹,从没见过祁正这么认真的样子。

  张惠也没想到祁正还有这样一面,一时神情有些复杂,她曾经和所有老师一样,觉得自己一眼就能看透祁正这样的学生,管都懒得管,但是,这一刻她却觉得,她从未真正了解过眼前的学生。

  “翻译得很好,祁正……读得也很不错。”张惠点点头,又道:“还有半个学期,你好好抓紧,有机会提分的。”

  她说完才意识到,好像除了田波私底下说过祁正这孩子其实挺聪明的以外,从来没有老师夸过他。

  他不愿意表现出来是一方面,他们过早的放弃,也是一方面。

  课间,夏藤从厕所出来,江挽月正好接完水,也在走廊上。

  她叫她一声,去了个人少的楼梯间。

  窗户开着,外面冬意正浓,江挽月捧着热水杯,开水的热气在空气中飘散。

  “你要回去了?”

  她用的是“回去”,明明她今天刚回来。

  夏藤没有回答,视线随着蒸腾的热气飘向窗外。

  江挽月问:“你惹了麻烦么?”

  夏藤简短地回答:“算是。”

  “阿正不让别人说。”江挽月靠着窗沿,和她一同看向窗外。“你不在,连你的名字也不许提,我其实不太能想象你走了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

  夏藤呼吸轻了一拍。

  原来大家都看得出她今天是来道别的。

  江挽月说:“但他一定不会表现出来,他看着什么都在脸上了,其实比我们所有人都能藏得住事。”

  夏藤默不作声。

  “我有时候觉得你挺自私的,既然只是回来避一时风头,何必要招惹别人,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风吹久了,沾一身凉意,江挽月往后站了点儿,又道:“可是转念一想,也只有你了,不然我还真想象不出来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她笑了下,摇头,“他和你一样,都让我感觉不属于这里。”

  夏藤看她片刻,问:“你和秦凡呢?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江挽月望着水杯里的自己,“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我不想留在昭县。”

  “那他呢?”

  “那就是他的决定了。”江挽月说,“现在的都不算什么,做选择的时候,才能看出来是不是一路人。”

  夏藤觉得,江挽月还是那样,喜欢任何人都不会胜过自己,她一直清楚自己要什么,永远不会让自己置于进退两难的地步,所以她一直向前走,不会停下,也不会回头。

  她曾说,她没有像她那样的底气。可是夏藤觉得,她有,她的底气就是她自己。

  夏藤由衷地开口:“希望你能去到想去的地方。”

  江挽月点头,“也希望你能解决好你的麻烦。”

  她们相视一笑,年轻总是如此,日子还长,所以万事新鲜。哪怕风雨未停,也随时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

  百无聊赖无所事事时,嫌日子多,时间走得格外慢,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珍惜时,时间却快马加鞭德往前赶,转眼间,四节课过去了。

  一上午,只要是课间休息,总有人围过来想跟夏藤打听点儿什么,好不容易见着个名人,虽然没怎么听过,但也觉得好奇。

  都到中午放学,还有人想问,夏藤还没不耐烦,后座的人不乐意了,“有完没完?”

  祁正一生气,大事不妙,来八卦的人都溜得飞快。

  夏藤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他往墙上一靠,盯着她的背影,“你真是好兴致。”

  本来就好几天没见了,时间还尽被这群不长眼的占了,祁正脸色很不好看。

  后门等着几个他们那一帮的人,秦凡把手机往兜里一揣,喊祁正:“走了,去吃饭。”

  祁正从位置起身,直接过去拉夏藤的胳膊,也不管她东西收拾好没。

  “你跟我走。”

  夏藤本就打算和他一起吃,但面上还是要矫情一下的,她问:“去哪?”

  祁正看她一眼,“去把你卖了。”

  “……”

  饭店是祁正他们几个经常去的,老板都不用问他们吃什么,直接按老规矩来。夏藤坐祁正旁边,刚拉开椅子坐下,祁正胳膊就搭她椅背上了。

  秦凡要坐夏藤右边,还没坐稳,祁正把夏藤的椅子往自己身边一拉,对着秦凡,“你过去一点。”

  秦凡睁大眼睛,一脸受伤,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祁正,夏藤坐的才是我曾经的位置。”

  夏藤要起身,“那我还给你。”

  祁正不动,就那么看着她。

  夏藤被看得头皮发麻,重新坐回去,“我开玩笑的。”

  “好笑么?”

  “……”

  祁正沉着脸,拿筷子把碗盘外面那层塑料包装纸戳烂,东西全部拿出来,放她跟前,再把她的拿过来自己用。

  夏藤有点搞不懂他了。

  一边发脾气,还要一边帮她拆塑料袋。

  秦凡在旁边看笑话:“你就让他作吧。”

  一顿饭,众人像约好一样,对于夏藤的事只字不提。他们不问她发生了什么,也不问她的去留,仿佛今天也只是众多星期一中的一个,说着谁谁谁的笑话,骂着谁谁谁傻逼,约着周末去哪儿玩。

  祁正话不多,夏藤发现,他和他的朋友们在一块的时候,都不是很爱说话。明明是很热闹的场子,他时常表现得像一个人。

  或许是没有人走进他的心里。

  夏藤低头咬着筷子,有很多瞬间,她都想让时间停止。她想在这里上学,想让他少打架,想让他注意休息,还想告诉他,他不会永远孤独。

  可惜。

  吃过饭,祁正去掏钱。一行人在外面边走边等他。

  夏藤看着他付钱,印象里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她帮他拿着外套,问:“多少钱?”

  祁正说:“没多少。”

  夏藤忍不住皱眉,“你这么有钱的吗?”

  祁正把外套接过来套身上,“请你吃饭还是够的。”

  她就没见他什么时候说话不狂过。“……你还是个学生。”

  祁正穿好外套,拍拍她的脸,“等我再有钱点,直接包养你,让你跟我睡。”

  夏藤一秒反应过来,大白天的,人还这么多,她脸瞬间变红,“你乱说什么啊!”

  他看着好笑,掐她脸一把,“皮真薄。”

  她打掉他的手,气呼呼地走出饭店。

  祁正追出来,也不哄她,没事人一样走她旁边。

  她不说话,他嘴角一直挂着笑。

  夏藤气不过,转过去瞪他:“干嘛,前面吃饭不是跟我发脾气么?”

  祁正说:“我跟你这种没心没肺的女的计较什么。”

  “?”夏藤惊了,“你有什么可跟我计较的?”

  “一上午你跟我说过几句话?”

  “好几句。”

  “哦。”祁正叼了根烟在嘴里,“还他妈没我念得英语课文多。”

  夏藤说:“全班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老子还就只能看见你一个。”

  “……”

  夏藤转过头,不说话了。祁正直来直去,她要不是能演,根本招架不住。

  祁正侧头点上烟,抽了一口,想起什么,“以后别碰这玩意儿,一个姑娘家。”

  夏藤“切”了一声,“你不碰我就不碰。”

  祁正说:“行啊。”

  她想都没想,就接了一句,“我走了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戒?”

  祁正顿了一下,没说话,半秒后把烟扔了。

  夏藤反应过来,脑子空了一瞬。

  “我……”

  “行了。”他不想听,“我们现在去打篮球,你过来给我拿衣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