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50章 第五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球场上,祁正和一帮人打篮球。

  午休时候,学校大多数学生都回家吃饭,时间还早,操场上人不多。

  篮球撞在地上,一声一声的,夏藤从前很少看人打篮球,球场上的欢呼,旁边女孩们扎堆凑在一块偷瞄的小心思,大多时候都和她无关。上面打球的没有她的青春,她也没多余的时间关注这些。

  今天看来,她是懂了。

  看他一身少年气,蓬勃又朝气,她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

  手里抱着祁正的衣服坐在观礼台上,冬天这么冷,他们几个还是敢在棉衣里只穿一件短袖,好像永远不知道冷。

  她把祁正的外套整理好,两条袖子拉出来,折叠放在腿上,看了一会儿,把手机拿出来。

  日头高照,夏藤装模作样地举起来,假装拿屏幕当镜子,然后点开照相机。

  都说原相机是照妖镜,能把人照丑十倍,可是底子好的,拿什么拍都一个样。

  夏藤没有偷拍过别人,紧张的手抖,匆忙拍了一张就赶紧把手机放下去,生怕被发现。

  拍好了,也不敢看,手机在掌心发烫,她把外套挪过去,悄无声息从操场偏门出去了。

  跑出去一截才停下,她靠着一棵树喘气儿,手心拢住屏幕,打开看。

  只有一张,好在没糊。是他低头运球的一瞬间,衣服被风吹起一角,露一截腰线,黑发飞扬,两只胳膊瘦长却紧实。他骨相好,哪哪都看着修长漂亮,只这么一道身影已是极佳,长相不长相都无所谓,但又偏偏又长了一张好脸。

  背景的球场,蓝天,其他同伴,都虚化了,她也只能看到他一个人。

  她突然涌上一层难过。

  他应是无拘无束的风,随便吹去哪,游于天地间,享受他该享受的爱与美好,而不是为俗事所牵制,困于此处,一辈子受旁人不理解的目光。

  既然出来了,夏藤顺道去小卖部买了两瓶水才回操场。

  刚踏上去,和迎面冲出来的人一撞,她“啊”了一声,被撞得晕头转向,还没看清是谁,被那人!人一把扶住,他冲那边喊:“阿正,夏藤在这儿呢!”

  夏藤晃眼看过去,观礼台边,祁正手里捏着他的外套,盯着她刚坐的位置,听见这一声,目光陡然移过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看到了祁正眼底的委屈,转瞬即逝。

  他似乎上了火,看见她的那一刻,把手里的外套猛摔在观礼台上,人坐一旁,脸扭过去不看她。

  其他人见她回来,都松了一口气,很有眼色地回球场上打球,秦凡路过她身边,小声告诉她:“阿正还以为你走了,你哄哄他。”

  夏藤想笑,可是笑意还未达眼底,秦凡转过身又自己嘀咕一句,“这还没走呢就成这样了……”

  夏藤一怔,垂下眼,笑不出来了。

  她收敛好情绪,走到祁正旁边,把水递给他。

  祁正不接,脸朝她反方向摆着,他刚打过篮球,头发有些乱。

  她也不强求,一瓶放在身侧,一瓶拧开,在他身边坐下,两腿踩台阶上,喝了一口水。

  “我去小卖部买水了。”她解释。

  祁正没反应,盯着别处看。

  他不看她,她看他。夏藤轻声说:“你找不到我给我打电话啊。”

  祁正好像找到理由回头了似的,瞪她:“谁找你了?”

  好,没找。夏藤不敢反驳,又把那瓶水递过去,“要吗?”

  他扫了一眼,“不要。”

  她不说话了,胳膊收回去,双腿并拢,乖乖坐着。

  不远处,秦凡他们开始打新一局,夏藤跟着看了一会儿,祁正兀自梗了会脖子,觉得自己现在发脾气有病,转回去想找她说话,见她一副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火又上来了。

  “谁那么好看?”

  听语气,这位阎王还没消气,夏藤道:“都没你好看。”

  祁正冷笑,“没我好看你看什么看?”

  “……”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哄了。

  祁正视线下落,“我要喝水。”

  夏藤侧身给他拿那瓶未开封的。

  他不要,直接拿走她手里的那瓶,随便两下就旋!旋开,嘴唇对上去喝了一口。

  夏藤:“……这是我的。”

  “没亲过么?你矫情什么?”

  行吧。

  她看了两眼就迅速收回视线,怕被发觉,但祁正这人观察力惊人,而且从不给人面子。他眼神变得兴味,能探进她眼底,“想什么了?”

  夏藤躲开他,“没什么。”

  他向来直接。“你想亲我?”

  “……不是。”

  她一躲再躲,祁正却不饶她,扯住她的校服领口,把她拉向自己,“不是就把你这种眼神收回去。”

  夏藤还想为自己辩解,“我没……”

  本章节

  “你不想,我想。”他打断她,“别这么看我,不然我就不想放你走了。”

  篮球自然没有再打成,夏藤回来了,祁正心思早从球场上飞出去了。

  观礼台上坐着一男一女,女孩一直被欺负,惹生气了,男孩再拽着她哄,哄也跟大爷似的。他总那样,喜欢得要死也不肯嘴上饶人家半分。

  秦凡手底下运着球,往那边瞅一眼,不得不感叹,祁正那一脸完蛋样儿,这是栽得彻彻底底。

  十分钟前,祁正投进去一个三分球,哥几个都给他欢呼,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夏藤,一扭头发现人不见了,脸当即就沉了。

  秦凡以为祁正早做好了思想准备,已经全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不会受多大的影响,这一上午过去了,他没发现祁正的反应有丝毫的不妥。

  直到刚才,他捏着自己的外套发颤的那一刻,像无坚不摧的外壳突然裂开一道口子,所有的“正常”都成了伪装。哪怕它们在夏藤回来后顷刻间消失,秦凡也从未那么清晰地感受过,来自祁正情绪里的崩溃。

  下午听起来,就比上午的日子短些。

  一天已经过半,!,尽管祁正还未表现出什么不一样,夏藤是不太能笑出来了。

  下午的课,她听得断断续续。

  祁正没闲过,不是玩她的头发,就是在她校服背后画乌龟。

  她转过去瞪他,他装装样子消停两秒,继续。

  放学铃大响,夏藤第一次不愿意听见这道铃声,这意味着,她在昭县一中高三六班的生活,从此结束。

  班上吵闹起来,在黑板前记作业的,借答案的,还有奋笔疾书最后写两笔的,讨论着等会去哪吃饭的……他们像往常一样议论着明天,因为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个明天。

  祁正书包往肩上一挎,一句话没说,从后门出去了。

  夏藤目光随过去,刚挨到他背影,江澄阳叫她一声。

  他背着书包,坐进她前面的位置里,笑容一如她刚进班那天,“等会要不要一起吃饭?”

  夏藤看他,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澄澈,说话做事一股乡野之间的大男孩气息,和她初来昭县那天,见到的仍是一个样子。

  本章节

  这是她来到这里,第一个带给她温暖的同龄人。

  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可是意外是祁正,她后来的生活被他全部霸占,她分不出时间再去看到任何一个人。

  夏藤笑着摇摇头,手机里是陈非晚发来的微信,她的车停在校门口,让她不要留在里面怀念个不停。

  “那……你有空要回来看我们啊,我和我妹都在的。”

  江澄阳没有勉强她,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沈奶奶也不知道去哪了,你们都要走了。”

  夏藤说:“以后你们去上海,可以找我玩,我带你们玩。”

  江澄阳睁大眼睛,“原来你在上海啊,那离我们好远。”

  听起来就像一个难以触碰的地方。

  “江澄阳,走了,别磨蹭。”江挽月靠着后门催他。

  这一幕,就像那个大晴天,他们初次见面,江挽月也是这样催他。

  夏藤目光望过去,江挽!挽月和她对视一眼,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她挥了挥手,“再见。”

  夏藤也挥了一下,“再见。”

  祁正在楼下,他没和那群狐朋狗友在一起,一个人迎着风站着。

  放学走得那么快,她以为他不想见她。

  祁正也看到她,开口:“过来。”

  看唇形也是这两个字,她一节一节下楼梯,走向他。

  天色将黑,学校里的路灯亮了,投下不明不暗的光。

  夏藤刚要说话,手机来电话了,陈非晚打来的,她在催她。

  祁正瞟了一眼,“就一圈。”

  本章节

  他声音褪去了所有的情绪,平平淡淡,不带一丝语气。

  但听着,比这冬夜的寒风还要冷清。

  夏藤没有管那通电话,把手机收起来,吸进一口冷空气。“好。”

  ……

  他们并排绕着学校走。离得不远不近,肩膀偶尔擦到,再移开。

  地上有积雪,脚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平时那么吵的校园,今天却觉得过分安静,他们没有人先开口,因为说什么都不对。

  于是就这样,无声地绕完学校一圈。

  每一个角落,都跟她一起看过了。

  最后,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初雪那天一起坐过的长椅。树还是那棵树,枝桠沉满雪,压弯了腰。

  夏藤说:“坐会儿吧。”

  祁正站着没动。

  他看得到她的手机屏幕一直在闪,他想给她摔了,可他知道那边是她妈。

  他不是没完没了的人。

  祁正说:“回去记得写作业,明天给我抄。”

  明天,明天。夏藤放轻呼吸,“嗯。”

  “你想吃什么,明天我给你带。”祁正想了想,“如果带不来,你就不用见我了。”

  他的借口找得又烂又牵强。

  夏藤说:“我没有想吃的。”

  “水!水果吧。你不是爱买么?”

  他陪她买过一次。

  “酸梅。”夏藤说,“你吃过吗?很少有人喜欢这么酸的东西。”

  “现在一月份,我还真弄不来。”祁正笑了声,“你真会挑啊。”

  祁正就想了一下,六月,那似乎是个遥远的日子,他想象不到,太模糊了。

  还有很多话要说,还有一些事没做,但总没个完的,怎样都会有遗憾。

  祁正像是跟自己较上劲,他明明可以送她出校门,可是他偏不要,他不想让自己连这么点可怜时间都舍不得,那他往后还怎么过。

  “你回家吧。”

  她攥紧书包带,“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

  她说得轻快。

  本章节

  祁正“嗯”了一声。

  像一场最普通的道别,像是明天还会见面。

  她转身,往前走。

  身后又传来他的声音。

  “夏藤。”他叫她,“别遇到点事儿就知道缩脑袋,你长那张脸,低三下四的也不嫌难看。”

  她停下了。

  “怎么跟我横的,怎么跟那群人横回去。”

  “你是任我欺负,不是任人欺负。”

  “别他妈回头,走你的。”

  夏藤浑身一颤,眼泪在疯狂打转。她也生气了,吼回去:

  “我他妈没回头!”

  她很少这么说话,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这一句里。

  祁正嘴角一扬,却没有再说话了。

  他不是个容易悲伤的人,虽然他的日子总是在失去,他没有得到过什么。

  但他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抽离,像是活生生抽掉一根骨头,疼到全身不能动。

  到最后,他也没再说一遍她想听的。

  她也是。

  漫长的沉默中,一个不回头,一个不肯看,中间的路越来越长,风雪又飘起来了。

  冬天还未过去。

  而离别,是不需要声音的。

  "

  一秒记住域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