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一月份的上海很冷,夜里一点半,一下机,机舱外的冷风入侵,头发吹了一脸。

  不同于昭县的干冷,南方的冬天,凉意是透进骨子里去的,冷风如冻冰的水,从皮肤上流过去,留下湿冷的触感。

  夏藤紧了紧围巾,俩人没有行李箱,和陈非晚的工作助理会面后,三人低头迅速穿过大厅。

  晚上的机场依然大灯明亮,广播里播报着航班信息,行人来来往往。许久没有接触过城市的光景,夏藤浑身不适,不敢抬头,也不太能切换得过来。

  好在一路顺利,没有引起是非。

  接他们的车等在外面,经纪人佩恩坐在副驾驶,她还是走时的样子,一把马尾,鼻梁架一副黑镜框,本一张圆嘟嘟的脸,现在两边各凹进去一点儿,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的事愁的。

  佩恩手底下带过的艺人不多,但都是有争议度的,一个还在恶评里挣扎,不怎么讨喜,一个现在小有水花,加把劲儿应该可以红。

  夏藤本是最不出名的一个,如今是名声最大,却也最臭的一个。

  公司之所以没放弃,估计是看中了她名字之下自带的话题度,关注度上去了,不怕没机会慢慢洗白。流量当道,黑红也是红,被人骂不怕,怕就怕无人问津。

  上车后,佩恩转过来和她拥抱了下,简单嘘寒问暖了几句,便开始走流程。先千叮咛万嘱咐最近千万不要在网络平台上发话,不要看那些恶评,更不要回击激怒网友,二来,最近有一些采访和综艺邀请她。

  采访她,为的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只能是挖着一个又一个坑给她跳,然后好大做文章,顺应当下热度;综艺都是些没什么名气的,想靠她博取关注。接,还是不接,佩恩没把话说死。公司想铤而走险,之前的事,夏藤消失了那么久,这次又回到大众视线,不如趁着这一回“风头”正盛,让她复出。

  公司不想白白便宜了这波流量,商人而已,利益为上,自然不会考虑夏藤的感受。

  佩恩说,他们会给她适当的安排心理疏导。

  夏藤听着佩恩一秒不停歇地分析着各种情况与利弊,只觉得无比聒噪。

  !

  经纪人口中的那些,她曾经向往过,或者说,第一次陷入风暴从高处跌落时,她每一天都在奢望能有复出的机会,她还是喜欢台前那个光鲜亮丽的自己,喜欢那种成为众人焦点的生活。可是现在,她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人会改,但不会变。经历了两次,她也算看透了些,除非发生什么震撼人心的事,否则人们永远不会停止恶意的散发。

  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无数次。她将永远活在被众人辱骂的恐惧之中,不知道下一次睁开眼,等待她的又是什么新鲜的“黑料”。

  佩恩说的口干舌燥,夏藤不见有一点儿回应,她停下来,推了推镜框。

  “夏藤?你有没有在听?”

  夏藤没有开口,陈非晚看她一眼,接过话,“算了,赶了一条路太累了,明天再说吧。”

  佩恩还想说什么,见夏藤不在状态,考虑到这几天的流言蜚语,闭上嘴转回去了。

  夏藤终于得空,挂上耳机,脑袋抵住车窗。

  灯火流过她的眼睛,她盯着窗外的景。

  高楼大厦,一座挨着一座。抬头望天,天只有几寸。

  建筑物上的灯牌变幻闪烁,街上的灯整夜不停,遍布人工智能的城市,仿佛没有寂静的夜晚。

  夏藤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

  回到家已是凌晨四点,陈非晚困得法令纹都加深了,一边拆头发一边问夏藤:“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睡?”

  夏藤踏进自己毛茸茸的拖鞋里,摇了摇头,“我先去洗澡了,你早点睡。”

  陈非晚看她一会儿,似乎想确定她有没有情绪问题,半晌道:“行,睡不着了就来找我。”

  她这么问,夏藤才想起离家之前,她的情绪问题确实很严重。

  大概是仗着还有家人关心,就把最歇斯底里的一面坦露出来,想弄得大家都不舒心。

  细数上次归家,已是将近半年前。夏藤按开房间的灯,她的房间很干净,看来回来之前陈非晚打扫过,走时整理行李弄乱的东西都回到原位,床单被套也换了新的。

  陈非晚嘴上不说,其实还是想她!她回来的。

  准备去洗个澡,夏藤打开衣柜拿睡衣,一打开,满柜的衣服让她怔住片刻。

  离开的太久,她似乎忘了自己从前过着怎样的生活。

  夏藤指尖拨过,一件一件翻着,她有很多条裙子,露背的,抹胸裙,短裙,侧开叉的,各式各款。她穿上它们,旁人都夸好看,可能只有他会满脸不高兴地说,“光腿,你找死?”

  或许满柜没有一条裙子,会比这条更漂亮了。

  ……

  洗过澡后,夏藤吹干头发,穿着睡衣出来。

  房间有空调,吹得暖洋洋的,她赤脚踩进地毯里,在房间里踱步。

  可她现在毫无睡意。

  夏藤披了件毯子,拉开阳台门。

  她的房间外有一截小阳台,不比客厅的大,只能放下一条躺椅。旁边的几盆植物很久没人照顾,大多都枯萎了,蔫头耷拉的,花盆里积了很多灰。

  夏藤想起沈蘩家门口的绿植,永远葱葱郁郁。

  她打开手机,看一眼通话记录,又看一眼信息,都是空的。再打开微信,她给他的备注就是祁正两个字,这两个字出现,比什么称呼都来的强烈。

  可是他现在躺在手机里,安安静静。

  在昭县的时候,她和祁正很少用手机联系,因为见面是件容易的事。如今相隔千里,离开昭县整整一天一夜,有那么多种办法可以联系,他偏不找她。

  祁正总归是狠的,说离别就是离别。

  她打开他们俩的对话框,惊觉他们在微信上竟然一句话也没说过。

  夏藤想打字,键盘蹦出来,她看了许久,又关掉。

  她先找他,她就输了。

  祁正能忍住不找她,她也要忍住。

  夏藤又点开他的资料,祁正原是没有朋友圈的,甚至连朋友圈入口都没有,今天一看,却发现那一栏显示出一张照片。

  夏藤心底一动,以为自己眼花了。

  她屏住呼吸点进去,点开那张新发!发的,也是唯一一张照片。照片是自拍,没有脸,只露出半边眉毛眼睛,额前的头发,眉毛,睫毛上落满雪花,头顶是压满积雪枯藤叠落的树枝。

  配着四个字:别下了,操

  也只有他,发个朋友圈都是一副跟这跟那过不去的语气。

  看发表时间……是那天她走后的两个小时。

  她没记错的话,她走的时候,天上开始飘雪了。那天晚上不知下了多大,第二天出门去机场的时候,地上积了厚厚一层。

  难道她走了之后,他就一直在那儿坐着?

  夏藤放大再放大,祁正拍照真的是直男拍照,毫无角度可言。可一条眉毛一只眼睛,已经足够勾勒出他整张脸。

  也是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根本没有回来。

  第二天睁眼,已是下午三点。

  她几乎睡了一个对时。

  然而这一觉并没有让她轻松多少,相反,醒来的时候喉咙干涩,甚至能感觉到隐隐的血味。

  空调忘关了,她极度缺水,感觉快要冒烟了。

  推门出去,陈非晚竟然还在,厨房桌上摆了一堆菜,电视开着没人看,她人在厨房里忙活。

  夏藤在饮水机下接了杯水,一进厨房,里面蒸的热气腾腾的。

  陈非晚见她出来,“醒了?收拾下过来吃饭吧。”

  夏藤扫她两眼,难得见陈非晚穿的如此家庭妇女,还系着围裙。她不喜欢身上沾油烟气,向来厨房都不怎么进。

  陈非晚做饭很好吃,只不过长大各自都忙了后,吃她做的饭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夏藤问:“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嗯。”陈非晚把蒸出来的米糕摆进盘子里,递给她让她端出去,“我也给佩恩打过电话了,明天去公司,你再休息一天。”

  陈非晚的休息并非真的休息,她忙,白天没去上班,晚上还是有应酬。

  “你在家好好待着,有事!事儿给我打电话。”陈非晚踏上高跟鞋,叮嘱完就开门走了,急匆匆从母亲的角色切换成工作狂魔的角色。

  作为母亲,她承受的压力不会比她少。

  这么多天,一连串的事儿压着,夏藤能清晰地感觉到陈非晚有多累。可是她不会喊累,她就是那个性格,就算快要崩溃,也要先把手头的事一件一件处理完,再挑个休息日去崩溃。

  陈非晚染头发很勤,她见不得自己发根变白。

  夏藤从前想不到这些。

  一趟昭县回来,她看到的东西变多了。由着对比,才知道自己曾经确实糟糕了点。

  晚上,夏藤拗不过,被丁遥接到了酒吧。

  夏藤回来,都说要见她。

  开了包厢,许潮生不在,因为这次的事儿他和家里闹得很僵,他只让丁遥带话给她,说他欠她一个人情。

  丁遥说:“我也是。”

  夏藤没玩的心思,今天来也是为了见他们一面。若不是在座的几个关系好,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次事件,许潮生和丁遥把夏藤拖出去挡枪了。

  要说心里完全没有埋怨,也不可能,可他们俩本来就是为了去看她才会被跟拍,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这一茬,还会有新的风暴等着她。

  更何况,她本是碰不到他们这个级别的圈子,许潮生把她当朋友,才会因为家里的处理方式发那么大火。

  他和丁遥本来已经脱离了点大众视线,又因为之后发博为她声援,再次陷入各种纷争。

  能做到这个份上,夏藤觉得足够了。

  上一次,可没有人愿意为她说话。

  酒杯交错,夏藤很久不沾洋酒,今天这么混着喝,没多久就上头了。

  她回到了城市男女的行列中,这么久没见,她再听这群人谈论各自的琐事,从前听着津津有味,如今只觉得吵闹。

  隔了这么久,他们困惑的!的还是半年前的困惑,没有一点儿变化。

  男男女女都打扮的光鲜亮丽,可是明明年纪轻轻,都喜欢故作老陈。

  夏藤想起了他。

  他干什么都信手拈来,骨子里透出来的痞。

  她也说不清自己想干什么。

  一分钟后,手机叮咚一声,秦凡在底下评论:姐你别自甘堕落啊

  连跟他相关的人出现,她都能笑出来。

  好在还有秦凡,能缓解她心里的空落感。

  夏藤回:昨天就到了。

  她想,告诉他,就等于告诉了祁正。

  秦凡过了一会儿才回复:哦,行,我们吃饭呢。

  我们。

  这个“们”里还有谁?

  酒精上头,夏藤想也没想,直接点了个语音通话过去。

  响了几声,那边接了。

  秦凡声音乍乍乎乎的,“你咋啦?咋打电话啦?”

  夏藤随口而出,“我不想打字。”

  那边还没回,她听到有人问了声“谁啊”,秦凡说“夏藤,她到了”,然后便是一阵抑扬顿挫的“哦哟哟”。

  两边都挺吵,夏藤在包厢里,音乐声一阵一阵的。

  听那边的反应,祁正应该在。夏藤以为他会抢秦凡的手机,可是他没有。

  等了一会儿,秦凡问:“那,你还有啥事不?”

  没有就准备挂电话的意思。

  祁正不找她,也不想跟她说话的意思。

  夏藤特想有骨气地说声“没了”,可是电话已经主动打了,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一句:

  “他人呢?”

  “他……”

  夏藤又喝了一口酒,直接道:“电话给他。”

  一通细碎的响声后,电话换人接,那边传来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他点上,才问:“干什么?”

  一秒记住域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