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酸梅 >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chapter54

  二月份的时候各大高校与公司开始放假,即将进入春节,街上已有红灯笼高高挂起,红红火火的小玩意儿陆续摆了出来,大型广告牌上,都打出了迎新的标语。

  处处洋溢过节的气氛,为添喜气,陈非晚买了几个巨大的“福”字,字面金光闪闪,周身缠绕着该年的生肖,底下挂着一个中国结。

  又俗气,又看着叫人欢喜。

  夏藤最近总抱着电脑,一看就是看半天,陈非晚问她在干什么,她也不说。

  她走到夏藤身旁,夏藤快速盖过电脑,陈非晚瞟了一眼,没作声,把“福”字给她,“我在客厅挂了一个,你把这个挂阳台上。”

  夏藤“嗯”了一声,人没动,“我等会去。”

  陈非晚站她旁边,一脸欲言又止。

  夏藤不得不问:“怎么了?”

  “阿藤,不论怎么样,日子总得过。”陈非晚见她这样,总觉得不安宁,“我不知道你这两天在干什么,别太把全部精力放上面了,凡事都想争个明白,会把自己累死的,有时候撒手不管也是种解脱的方式。”

  陈非晚轻叹了一口气,“你妈我活到现在,也没活明白。”

  这段时间,家里一直笼罩着低压,夏藤有时候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夏文驰还有一星期才回来,陈非晚扛起来了所有的重担。

  夏藤安静听完,又“嗯”了一声,合上电脑,把“福”字拿起来,“我去挂。”

  客厅的阳台是露天的,她家住二十一层,差不多可以俯瞰风景。夏藤踩着椅子挂“福”,下来的时候没站稳,摔到阳台护栏边,护栏快要高过人脸,摔是摔不下去,但这么磕磕绊绊一下,还是够让人心惊。

  夏藤低头看了眼,人在高处,脚底万物都渺小,风“呼呼”地刮,看久了,头晕目眩,好像下一秒就会被刮下去。

  夏藤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站在高处看远方,远方是景,是不可及;低头,则又有临渊之感,令人心生惧意。

  万幸,她没有对世界麻木,有恐惧,就证明她还是惜命的。

  所以,她不知道穆含廷用了多大的勇气,或是多万念俱灰,才会从二十二层跳下去,结束她二十二年的人生。

  人的承受能力是可以不断增强的,但真的有限。

  很多人争论,一个选择自我结束的人,到底是想通了还是没想通。可能对世人而言是没想通,但于他们本身而言,或许能从此落个轻松。

  夏藤的短片正式完成,也是在那一天。她熬了个通宵,早晨八点,城市在晨光中苏醒,她点击发送,然后倒头睡了过去。

  无论结果如何,是时候结束了。

  再这么拖下去,伤害最深的还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她逐渐意识到,她没有能力改变什么,现况即是现况,发展成如今的模样,又哪里是一天造成的。她的那些动静,搁在大环境里,只能是不痛不痒。

  她想过个好年,然后遗忘从前的种种。

  发送完毕,她像卸掉许久以来沉重的包袱,轻松了吗,应该有一点儿。但身体各项机能仍处在恐惧之中,不太能适应。

  夏藤睡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最好的一次觉。

  因为这次,不是噩梦,而是一个日思夜想的梦。

  梦回昭县。

  那个原始的,安静的,默默生长的边陲小县。

  上回是街道,这一回,是学校。

  放学铃打响,她走出教学楼,身后被人推了把。

  她回头,迎面便是一只手,塞了一颗青涩的酸梅进她嘴里。

  动作粗鲁,且不容她吐出来,她硬是被逼着嚼完咽了下去。

  酸的倒牙齿,她流泪,他蹲在一旁放声狂笑。

  ……

  笑声贯穿了整个梦境,夏藤却哭着醒来。

  她盯着房间里的天花板,在初醒的这一刻,她什么都不记得。不记得人言,不记得黑暗,只记得梦里那个县城里的少年,和那颗硬塞进她嘴里的酸梅。

  酸而涩,总叫人流泪。

  但甜味也有几分,夹在酸涩滋味之中,所以格外令人留恋。

  像极了他们之间。

  夏藤的眼泪一串又一串,顺着流进头发里,良久,她抬手覆上眼睛。

  原来,终究抵不过大梦一场。

  夏藤的短片起初没有什么大水花,她的挣扎在旁人眼里早都成为徒劳,她不叫澄清,叫辩解,叫洗白。

  但她坚持抗争的姿态不是没有效果,一部分人开始转变对她的态度,一个真正心虚理亏的人,是不会用如此多的力气反击的。

  虽然,大部分人仍然讨厌她。

  单打独斗,大多会死于风浪之中。

  同天晚上,另一条新闻爆了各大网络平台。

  穆含廷自杀。

  跳楼。

  一时间网络瘫痪,言论四起,快要掀翻天。人们纷纷猜原因,她这段时间饱受非议,或许是不堪舆论压力,最后选择轻生。

  到底是太年轻了,二十二岁,什么都看不淡,天塌的那样容易。

  死亡在他们口中风轻云淡,没有人去探究,她到底遭受了什么,又是什么压垮了她。

  谁都没有资格要求一个人必须承受住什么,哪怕只是一句恶语,也伤人六月寒。

  穆含廷生前的最后一条动态,是她纵身一跃前一秒发出的。

  她说,我证明,她是清白的,因为我才是最肮脏的那一个。

  她说,脱离镜头,我比任何人都低贱。我越想在人前光彩夺目,我付出的代价就要越多。

  篇幅不长,逻辑混乱,很多语序错误,看得出是压抑已久的宣泄,可惜到最后,有些东西还是不能直接讲明。

  世界有世界的规则,万般荒诞,仍要继续。

  夏藤的短片,在穆含廷事发之后一小时内,被疯狂转发,数以万计。很奇怪,那些伤害过她们,辱骂过她们的人都不见了,一时之间,好像换了一批人出现在网络上,他们都看过她们的电影,喜欢她们很久,从未骂过她们,惋惜她们的遭遇,相信她们的清白。

  夏藤从未受到过如此多的“善意”,他们仿佛要把对穆含廷的愧疚全部补偿在她身上。

  是真的如此,还是换上了另一副面孔。

  不得而知。

  短片不长,通调黑白,没有色彩。

  记录了第一次事发之后,她的每个快要坚持不下去的瞬间,她对着镜头,镜头对着她。

  有她在高处拍的脚下;有镜头对着天花板,旁边是细微的哭声;有画面一片黑,她录自己的睡眠,录到自己尖叫着惊醒;有一条一条拍那些乱七八糟的评论……有堆在沈蘩家门口的花圈,蜡烛,有遗照,有反拍跟踪她的狗仔,有住院后的吊针。触目惊心。

  短片是几个视频拼凑而成的,每个视频下都有时间,记录的断断续续,有些是连着几天,有些是隔十天半个月。

  全程没有人声,收录进来的,只是一些噪音,杂音,物件的声音。单薄,冰冷,空荡荡。

  越安静,越蔓延一股令人窒息的压抑。

  短片的最后,夏藤在纸上写了一段话。

  “虽然已经不抱希望,但还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证明自己没有错。”

  “希望可以再少一点恶意,不论对谁。”

  “希望有那一天的到来。”

  “希望不会太久。”

  ……

  继许潮生和丁遥转发后,那天饭局上的艺人们相继转发,并带上三个字:我证明。

  言论扭转,形势大变,走向另一个极端。

  人人欠她一句道歉。

  经纪公司几乎是立刻联系陈非晚,他们的电话快被打爆了,各家媒体争相采访,公司这边已经拟好续约的合同,希望夏藤调整好状态,等这阵子风波过去之后,正式复出。

  他们说,她终于拨云见日,真相大白。

  陈非晚立起的无坚不摧的外壳彻底崩塌,她形象全无,倒在沙发里放声痛哭。

  夏藤呆滞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期盼这一天多久了,可是真的等来这一天,她却觉得自己麻木了。

  不想哭,不感动,也不轻松。

  真相大白了吗?

  穆含廷死亡,一些人悲伤,一些人冷眼,一些人狂喜,一些人看到利用价值,妄图抽干她最后一滴血。

  这不是抗争来的成功,这是鲜血淋漓的失败。

  她没有看到光照进来,反而拨开云雾,所见仍是无边的黑夜。

  幽深得令人发寒。

  苏池接到祁正的电话,有点儿稀奇,“怎么了?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呢?我以为每次见你都得是你又给我闯了什么祸出来。”

  祁正一点儿铺垫都没有,“姨,我过去陪你过年吧。”

  什么人说什么话,又是乖乖叫声“姨”,又是嘴里冒出“陪你”这种温情的字眼,可信度基本为零。

  “陪我过年?”苏池手头工作一放,“你放寒假了吗?”

  “早放了,无聊死了。”

  “你是看我孤家寡人的可怜想来陪陪呢。”苏池坐在椅子上转圈,语速缓慢地问:“还是打别的心思?”

  祁正那头不说话。

  苏池就知道,想笑又可气,“我听说那姑娘这两天刚洗清冤屈,你这就坐不住了?人家是明星,你来了也见不到。”

  “我想见就能见。”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忘了你?”

  “她敢。”

  苏池一吸气,“你个臭小子,随了谁这么狂?你当这是昭县?”

  “算了,我跟你说不通。”

  “你给我等等!算了什么算了,我不答应你就准备自己过来,是吧?”

  祁正懒得浪费时间,“挂了。”

  “……”祁正这个说一不二不留余地的性子,真的不知道随谁。

  苏池叹了一声气,“行了,我给你订票,就当出来玩一趟,好好过个年。”

  祁正任性,她不能放着不管,最终还是妥协。

  “来了我再收拾你!”

  从小到大,祁正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昭县附近那几个大点的县城,城市化明显一点儿,玩的地方多,但还远不及修机场的程度。

  挤大巴,火车,再转车去机场,这过程就要五个多小时,从天蒙蒙亮出门,到日头高照,眼前的景物也越来越陌生。

  他没行李箱,只背了一个包,挂着耳机。

  机场人来人往,安检顺利过完,他找到登机口,距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他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人人低头看手机。

  祁正没事干,也打开看了一会儿。

  屏幕就是她。

  他低骂一句,赶紧找别的照片换掉。

  这女的真有本事,让他主动找她,一次又一次。

  她主动给他打个电话就做作成那样,那他岂不是要把自己标榜个三天三夜。

  刚把壁纸换掉,前方响起一道略带紧张的女声:“……哥哥能加个微信吗?”

  他头也不抬。

  果然跟她想的性格一样。女生问:“哥哥这么高冷的吗?”

  祁正对大城市的某些现况不甚了解,但话他听懂了,他掀起眼皮,目光一路往上,停在脸上。

  女生挺漂亮,算出众,不然也不会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过来搭讪祁正这种看着就不好接触的帅哥。

  但祁正对美女早有免疫力。这人估计比他还大,她一口一个哥,他听得头疼。

  女生又问:“真的不给啊?”

  祁正舍得张嘴了:“不给。”

  女生不死心,“我不好看吗?”

  “不好看。”

  女生生气地走了。

  祁正毫不在意,在心里又对夏藤罪加一等,这女的有本事,让他看她丑就算了,现在看除了她之外的更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