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第一至尊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为自己而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田元正听见姬昊天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心中当即便是一惊,震撼之余,猛然转回身去。

    “轰!”

    一道数百丈的剑气冲天而起,将漫天阴云搅动为无数碎片,随着巨大的能量顺着姬昊天的剑身迸发而出,整个天地之间,都充斥着一股气息滚动的嗡鸣。

    姬昊天迸发出来的能量,此刻已经将身体当中的元气发挥到了巅峰状态。

    就连田元正,也是忽然变得正色起来,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轻视。

    “呼呼!”

    就在姬昊天的这一道剑气直冲天际以后,一股狂风无端的席卷而来,开始将天际之上的无尽阴云汇聚在了一起,逐渐成为了一个望不到边际的巨大的螺旋形旋涡。

    随着这个旋涡开始搅动,中间的位置,开始不断有闪电交汇,闪烁着暴躁的光芒。

    “轰!”

    一道天雷似乎承受不住旋涡当中强大的能量,轰然落向地面,留下了一个燃烧着火焰的深坑。

    “轰轰!”

    随着第一道天雷开始坠落,诸天开始不断闪烁起了阵阵光芒,随即无数道天雷撕裂虚空,开始陡然下坠。

    被旋涡笼罩的地域之内,数道挺拔的山峰被天雷击中,瞬间便被削为平地。

    其余的无数神雷,开始汇于一处,轰然向田元正所在的方位狂暴袭去。

    田元正看着诸天神雷,眼角猛地跳动了几下,原本他祭出漫天雷云,是为了攻击姬昊天的,却不想此刻居然被姬昊天反制,反过来给他做了嫁衣。

    但战斗至此,田元正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当即便极速运转元气开始抵御。

    随着田元正打出手印,以他为原点,轰散扩散出了一股无边无际的强横气息,只是一瞬间,这些气息便犹如被一股巨力拉扯一般,悉数聚集在了田元正周围,开始压缩。

    慢慢地,田元正身边那开始出现了无数拳头大小的气泡。

    这些气泡虽然体积狭小,但其中蕴含的能量确实极为庞大,每一个,都足以摧垮一座山峰,只是,田元正这道术法,并非准备进攻,而是用来防御的。

    随着田元正猛然挥手,他身边的气泡开始不断扩大,一层一层的将他包括了起来。

    无数防护罩闪烁金光,已经让人无法看清田元正的身影。

    “轰!”

    第一道神雷轰击在防护罩上,随即凌空炸裂,化作一片电芒。

    “轰隆隆!”

    随后,无数道神雷落下,开始犹如扫射一般,不断地与田元正的防护罩撞击着,在神雷的攻击之下,田元正的防护罩也开始被逐层削弱,开始一个一个的崩塌下去。

    神雷的攻击,一直持续了一分钟之久,仍旧没有停歇。

    这期间,田元正召唤出来的整整一百道防护罩,已经被击碎了三十多层。

    不过,漫天轰击的神雷,频率也是逐渐放慢。

    防护罩内部的中心点,田元正看着已经式微的漫天雷电,心中轻松了不少。

    刚刚姬昊天仓促出手,险些偷袭成功,让他大为光火,所以田元正此刻已经在暗暗积聚气息,准备等姬昊天的这道术法一旦进入尾声,就杀将出去,将姬昊天枭首当场。

    “嗡嗡!”

    就在田元正做出打算的同时,天地之间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随后一股犹如吟唱咒语般的声音,开始从四面八方泛起,犹如数万人同时在念咒一样,令人心神不宁。

    这阵声音,让田元正极为不舒服,他屏息凝神,想要稳定自己的心智,可是这些声音仿佛能够穿透他的耳膜,而直达心底,让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不知为何,田元正似乎在那数万道声音当中,听见了姬振南的声音。

    只一瞬,田元正的气息便开始紊乱起来。

    “不!不可能!姬振南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田元正一声咆哮,身体周边的数十道防护罩,全都开始随之震动。

    即便田元正知道这阵咒语是姬昊天释放的法术,但仍旧无法抵御,因为这道术法,乃是直指他的心底。

    “呼呼!”

    与此同时,天上的旋涡已经开始飞速选钻,期间掺杂的雷芒,让这个旋涡看起来犹如光轮一般。

    “轰——”

    刹那之后,一道粗如巨龙的雷电,裹挟着煌煌天威,直接将虚空撕裂,奔着田元正坠落而来。

    “嘭嘭嘭!”

    田元正的诸多防护罩,在这一道神雷的轰击之下,根本谈不上任何攻击力,直接便是被轻易击碎。

    “嗡!”

    雷电落下,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当即便扩散出来,以超音速的力量,霎时四下飞舞出去。

    天际的无尽乌云,瞬间便被这些冲击波搅碎。

    许久之后,天际间重归寂静,烟尘落尽,漫天繁星再度显现。

    姬昊天仍旧站在原地,目光平和的看向前方。

    田元正依旧处在之前的位置,只是周身衣物已经尽数被烧焦,狼狈的跪在地上,早已不见了之前仙气飘飘的模样。

    “嗡!”

    随着姬昊天逐步向田元正临近,穿云汉剑开始嗡鸣,闪烁出了一阵嗜血的光芒。

    “不要!不要!”

    田元正周身经络,已经彻底被刚刚的一道神雷震碎,看见姬昊天步行过来,一脸恐惧的向后退去:“小师弟!小师弟你还记得吗!你小的时候,是我把你哄大的!你学习医术的入门知识,还是我教给你的!你记得吗!”

    “天下万事万物,应天道循环而生,你既然曾经拜在姬振南门下,叫过他一声师父,那你自然就是我的师兄,这些事,我们谁都不能否认。”

    姬昊天目光寒冷:“这是你说的!”

    “没错!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对吧!”

    田元正畏缩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既然我们同根同源,为何还要自相残杀呢!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还请你饶我一命吧!”

    “你知道吗!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真的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不仅是我,还有我的父亲、母亲、大哥、小妹!他们都把你当成家人!”

    “而正是因为你这个叛徒,让姬家蒙难!万劫不复!”

    “我们曾把你当成我们最亲的人,却没想到,正是你这个被我们视为至亲的人,对姬家捅出了最疼的一刀!”

    “或许,在你对我父亲举起屠刀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不是吗?”

    姬昊天寥寥数语,字字诛心。

    “小师弟!当年的我,才只有二十几岁而已,求您念在我少不更事的份上!绕我一命吧!”

    田元正天资不凡,自幼便向往化外仙门。

    如今,他真的做到了。

    成为了修者界的排名第二的人物,可以肆无忌惮的横行于诸多位面当中。

    田元正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人生赢家了。

    但是真等他一生的美梦崩塌,他方才清楚。

    原来,自己无非就是一个惧怕死亡的懦夫。

    于是乎,田元正磕头如捣蒜,像极了一条丧家之犬,向姬昊天连番讨饶。

    姬昊天一袭黑衣,眸子清冷的迈步上前,手中的穿云汉剑仍旧铮鸣不止:“我父亲一生教了你无数道理,唯独没有教过你贪生怕死,或许我真的错了,你,根本就没有成为姬家人的骨气!”

    “刷!”

    田元正听见这话,猛然抬头,眸子当中闪过一抹绝望色彩。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嗡!”

    姬昊天语罢,穿云汉剑拖曳着一道长长的流萤,在漆黑的夜幕当中划过。

    “扑通!”

    许久后,田元正血溅荒野,头颅重重的坠在了地上。

    ……

    一日后,日照中天。

    旋秀山,姬家墓地。

    姬昊天孤零零的一道身影,安静的跪在姬振南的墓前,田元正的头颅,端端正正的摆在了墓前的供桌上。

    整个过程当中,姬昊天未发一语,却安静的看着姬振南的墓碑,喝光了一坛烈酒。

    十年饮冰,热血难凉。

    如今,祸乱姬家的贼首田元正终于伏诛,那一份埋藏在姬昊天心中,让他煎熬了数千个日日夜夜的伤口,终于开始缓慢的愈合。

    ……

    眨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数月。

    盛夏已至。

    五月初五,端午节。

    这一日的镇南医馆格外热闹,凌巧云、姬素素、温可人、穆离、林韵,还有特意从燕京赶来的樊珂,都在帮忙做着饭菜。

    “妈,眼看着都快到中午了,我二哥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姬素素洗着菜,向凌巧云笑问道。

    “你二哥说他有要事处理,一大早就离开家门了!”

    凌巧云笑着解释道。

    “切,我看她明明就是不想干活,提前躲出去啦!”

    姬素素一语罢,引得满屋欢笑。

    ……

    云征界,龙王宫。

    “竞渡深悲千载冤,忠魂一去讵能还。”

    满头银发的龙王独坐在龙殿前方,看着无尽河山,自斟自饮,孤零零的身影,写尽孤独。

    “国亡身殒今何有,只留离骚在世间。”

    忽而,一个声音在身后传出,接下了龙王的诗句。

    龙王循声望去,看见身后被赵红袖接引过来的姬昊天,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你怎么来了?”

    “今日是端午,自然该来看看你。”

    姬昊天一笑,比划了一下手里的酒壶:“燕京上好的桂花酿,尝尝?”

    “好啊!今日你我父子,一醉方休!”

    龙王大喜。

    “一醉方休,恐怕很难,陪你小酌几杯,我还得回去陪母亲过节。”

    姬昊天莞尔一笑,与龙王对坐。

    “……”

    许久后,一壶桂花酿见了底,姬昊天也随即起身:“时候不早,我得回去了!”

    “好!”

    龙王微微点头,目送姬昊天远走,他本来什么都不想说,但看着姬昊天的背影,仍旧忍不住开口道:“天儿……”

    “怎么?”

    姬昊天转身。

    “没事。”

    龙王沉默片刻,微微摇头,把想说的话压在了心底。

    “准备新任龙王的即位典礼吧,端午过后,我会回来。”

    姬昊天仿佛看穿了龙王心底的希冀,轻声回答,而看见龙王脸上泛起的笑容之后,姬昊天也继续笑道:“不过先说好,我即便接替你的位置,最多也只是兼职,之前十年,我始终在为复仇活着,往后余生,我想为自己而活!”

    “依你!”

    龙王一笑,如沐春风。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