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不想酿酒 > 24、好人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刘铭他们再一次出蒸的时候,光明开着一辆小货车过来了。这种四个轮子的货长安,在这边来说很普遍。

    价格不贵,而且还有力。

    周文春三个人,此刻正光着膀子在热腾腾的卓缸这边出蒸。

    刘铭抱着膀子,自然是在一边看了。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出来的配糟,竟然是红色的。

    这样的奇妙变化,刘铭自己都想不到。

    “刘老弟,我来看你的酒糟来了。对了,我也是个老酒鬼了。不知道老弟这里的酒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我带几十斤回去慢慢喝。”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黄明,刘铭听到这句话瞬间眼睛都亮了。

    我靠,那饥渴的眼神,差点让老黄一个忍不住转身上车直接跑了。

    开什么玩笑,我老黄那也是带把的人。金箍棒肯定是要棒打水帘洞的,你让我去大莫高窟这么干燥的地方实在有点不好对吧?

    刘铭这小子,千万不要这么的变……

    “哎呀呀我的黄大哥,等你好久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快点进来进来,我这里有好东西,我给你康个大宝贝。”

    刘铭可不管这老小子心里的不舒服,拉着他就往酒厂里面跑。

    我去,一进来老黄就看到三个光着膀子的汉子。说句实话,这知男而上太可怕了,我老黄受不了啊!

    勉强的笑了笑,黄明用力的挣脱开了刘铭的手。

    “刘老弟,看什么好宝贝啊?”

    刘铭嘿嘿的一笑,随后急匆匆的跑过去用小杯子端了一小半杯的莲花白过来。

    “来来来老哥尝一尝,老弟我这个酒怎么样?”

    看到是喝酒,咱们的养牛大佬黄明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给他看定海神针。

    “这样啊,我来试一试老弟的美酒哈!”

    说完,黄明也不看,直接就喝了一口。没想到,这一口下去,老小子立马愣住了。

    “这……这是白酒?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一股微微的甜味?

    而且,为什么没有丝毫的辛辣?特别是这一股子的香味,实在太美妙了吧?”

    黄明敢对天发誓,这白酒真的很不一样。他最开始,根本没感觉是白酒。

    直到这个后劲上来,他才发现这个是真的白酒。不可思议的看着刘铭,黄明有点怀疑。

    “老弟,你这里面放了糖精和香精了吧?”

    闻言,刘铭脸色刹那间就变得冷漠下来。开玩笑,我刘铭正儿八经的穿越大佬。

    我就是饿死,穷死,被人要账打死,我也不干这样的事情好吗?

    当然了,我也就心里这么一说哈,千万别在意。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做这种生儿子没屁(和谐)眼的事情呢?

    放心我的老哥,你要是不相信,明天过来亲自看着不就行了?

    绝对的好东西,我花了三年时间,从高中开始就在思考的一个配方啊!”

    此时此刻,咱们的养猪酿酒系统好在不知道,不然打死这个不要碧莲的玩意儿。

    你丫穿越过来不到三个月,你说你构思了三年?

    太气人了,打死你这个二五仔。刘铭可不管这些,反正脸皮厚是一个生意人的基本职业素养。

    脸皮都不厚,你丫的做什么生意?好吧,对于刘铭来说,脸这个东西真的可有可无。

    此刻的他,正对着黄明大吹特吹。什么我的酒世间难得,我的酒那是神仙的屁,不同凡响。

    我的酒,那是小孩儿喝了身体受不了,男人喝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喝了男人受不了,双方都喝了床受不了。

    这个老人喝了,眼睛受不了之类的。

    我去,你他么的差点就把这破酒吹成了蓝色小药丸了。

    大哥,麻烦你靠谱点好吗?咱们做个人吧,这样真的不好。

    反正周文春三个老实人,今天只感觉三观遭受了毁天灭地的打击。

    尼玛,咱们这老板,是个啥玩意儿变得?

    我晕,他怎么这么能吹呢?黄明虽然感觉自己信了你刘铭的邪,你个小伙子坏的很。

    可是,他也架不住这个酒确实不错。与市面上的白酒,真的有很大的区别。

    一小半杯,很快就被他喝光了。良心话,此刻他真的有点舍不得放下杯子了。

    “老哥啊,不是刘某人吹牛。我也是个天才了,这样的酒花了我这么多年的精力。

    别的不说,这酒喝了腰不酸腿不疼,一口气上五楼他不费劲啊!”

    黄明:“(?ì_í?)你猜我信不信?”

    算了算了,黄明是真的觉得这酒好。

    “行了我的老弟,你就直说吧,多少钱一斤?你的这个酒,确实很不错。

    不得不说,这些年我喝的玉米酒,和你的比较一下真的差很多。”

    好人啊,天大的好人啊!我刘某人,就是喜欢这样的好人啊!刘铭欢天喜地,老黄这个人真心不错。

    “十块一斤,咱们兄弟友情价。”

    见鬼的友情价,老子信了你的邪哟!要不是看到你贴在墙上的价格表,我黄某人还真的就相信了!呵呵,给我滚出可!

    “是吗?呵呵,刘老弟你可真是一个好兄弟!先给我用矿泉水瓶子装一斤吧,我也不经常喝酒。”

    刘铭:“(?????)っmmp,你给我滚,我这里丢不起这个人!”

    我的天,果然都是玩套路的高手啊!

    “黄老哥啊,你也是个体面人了!矿泉水瓶子装,你也不怕丢人?”

    黄明眨巴眨巴眼,拿出他那穷大方买来的二十的小苏烟抽起来。当然了,刘铭也不客气顺便拿了一支。

    “没办法啊老弟,我今天没带酒壶。难道说,你让我用手心捧回去吗?”

    刘铭听到这话,立马笑开了花,直接一拍老黄的肩膀,吓了对方一大跳。

    “哎呀呀我的老哥,这算事吗?我告诉你,这算个球啊!

    来来来,周文春你把咱们的酒壶拿出来。看什么看,就是放在后面仓库的那个酒壶,去拿一个新的出来。”

    周文春这瓜皮,此刻真的是欲言又止。

    我的天老板,尼玛五十斤的大酒壶是认真的吗?

    所以说,这人真的是一点不懂事。此时此刻,你丫的还犹豫个鬼啊?

    你看看,刘光斗就聪明,二话不说直接向着仓库过去了。

    哎,周文春这样的孩子,要是去混职场可能是三十年不可能升职的人啊!

    很快,一个酒壶被刘光斗拿出来了。

    看到这个酒壶,大爷的黄明食指和中指之间拿一块钱一支的香烟都吓得掉了。

    “我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