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嫡女贵嫁 > 第三十二章、这人到底是谁?

第三十二章、这人到底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清梦是在惊叫中醒来的,抬眼看到许离鹏阴狠的眼睛,不由的吓了一跳,但随既娇滴滴的道:“许世子!”

    她一时间不明白身在何处,身子动了动,想站起来,没料想手脚似乎被什么缠住了,下意识的推了推,却没推开,只得转头去看,立时看到一双痴肥的脸上眯成一条线的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眼睛缓缓的低下,一只胖手紧紧的抱住自己,另一只胖手居然还落在自己的胸前,胸前的衣襟零乱,被解了大半,里面的肚兜也露了起来。

    “啊!”尖利的声音穿破了所有人的耳朵,于清梦伸手照着那张胖脸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

    然后狠狠的推开,身子滚落到地上,摔到了许离鹏的脚前。

    双手一把抱住许离鹏的腿,于清梦大哭起来:“世子,他……他是谁,这……这是怎么回事,发……发生了什么……”

    她一阵阵发昏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些什么,男人,又胖成这个样子?

    “啪啪”重重的二个巴掌,这次落在于清梦的脸上,何达庞从榻上起身,照着于清梦就是两个巴掌,“贱人,不是你说仰慕爷,要跟爷在一起的吗?怎么眼下翻脸不认人了?”

    “我……我没有,我不认识你……”于清梦大哭起来,原本挂在额头上的长纱早就落下来,挂落到了脖子上,整个人零乱成一团。

    “你不认识我?方才你自己投怀送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现在看到其他男人,又忍不住了?”何达庞不耐的道。

    他今天过府来是商议景王表弟的事的,自家表弟的心思,他当然知道几分,既然曲府有意亲近,他当然就过来了,没想到请自己过来的曲明诚去了太夫人的院子,让他稍等,之后就带他到了之里。

    然后有丫环偷偷摸摸过来说他们府上有一位小姐,看到他很中意,问他有没有娶亲。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何达庞向来抢人家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小姐说看上他的,一时间激动不已,正巧又无事,来个偷香窃玉也不错,就来了兴致,说自己尚未婚配,还请这位小姐过来一见。

    丫环点头,说那可正好,她们小姐一会过来,并且还说她们小姐喜欢在眼睛上蒙一条长长的纱巾,让他别认错人了。

    曲莫影进门的时候,他在楼上窗口处,看到了她长长的眼纱,当时还觉得现在的世家小姐真会玩,倒是极有趣的,这样一眼看过去就看不清楚长相了,神秘而诱惑,搅和的他心痒痒!

    只是还没等这位小姐上来,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隐隐间似乎看到一个婆子曾经上来过,但细想之下,又似乎没有,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突然之间昏睡过去,可能也是一种情趣!楼子里的姑娘们,不是总会玩一些小把戏,类似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

    虽然世家小姐不是楼子里的姑娘,但这位小姐明显是个会玩的。

    醒来看到有女子在怀,看着还挺漂亮的,象他这样的色鬼,当下就不客气了。

    眼下于清梦长长的缚地额头上的纱巾这么落下来,他就更以为是了,至于两个人的衣裳不同?他当时又没注意。

    谁还会在那种情况下注意到这种小的细节,甚至连谁跟着过来的也没注意到。

    “你自己过来私会我的,这时候反口了?莫不是又看上许世子了?”何达庞似笑非笑的看着许离鹏道,这位名声极佳的永宁侯世子他当然知道了,两个人虽然不交往,但却认识,并且都觉得对方讨厌。

    一个觉得何达庞是色鬼,晕素不忌,实在是有够脏的。

    另一个觉得许离鹏装腔作势,每每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实在是讨人厌的很。

    这会见于清梦紧紧的抱住许离鹏的腿,许离鹏又一副抓住捉奸在床的样子,又看了看长长的缚纱,何达庞觉得自己懂了,双手一拍,大声的笑了起来,“许世子,这位不会是你的未婚妻吧,听说是个瞎子,还长的丑……”

    说到这里何达庞停了下来,绕着于清梦和许离鹏转了两圈,咂咂的道:“看着倒还不错,眼睛也是睁的,不象是又瞎又丑,难道是传说有误?”

    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半露的胸口,于清梦一边哭着一边拉拢着衣衫,身子紧紧的缩在许离鹏的脚边。

    “何公子,请自重!”听了何达庞的话,许离鹏差点气炸了,用力的吸了两口气,才压下心头的怒意。

    “自重?本公子已经很重了,倒是许世子还须自重一些,跟个不瞎的女人拉拉扯扯,还抱在一处,许世子真正的未婚妻看到了会如何?”何达庞占了许离鹏的上风,很是得意,拉了拉敞开的胸口的衣裳,笑嘻嘻的道。

    他也不是笨的,传言许离鹏的未婚妻,是曲志震的四女儿,又丑又瞎,眼下这位明显不符合,听景王说,那一位的确眼睛不好,而且还一直养在庄子里。

    那么有趣了,眼前这位是谁?

    听景王说许离鹏跟曲三小姐的表妹,于氏的一个侄女关系很亲近,莫不是眼前这位?

    这么一想就想通了,必竟他今天上门还是于氏的儿子邀请的,能知道自己过来的人不多,这位于小姐应当就是其中一个。

    景王既然有意曲三小姐曲秋燕,对于曲府的一些事情也是打听清楚了的。

    “这位是于小姐吧?听说还是许世子的红颜知已,原本以为传言,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何达庞能得到景王的器重,有时候还是挺聪明的,立时明白这里面的好处,脸上的神色和缓了起来,笑嘻嘻的道。

    许离鹏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抬腿不客气的把于清梦踢开,冷声道:“不知道何公子说什么,这里是曲府,还请何公子注意些。”

    “曲府怎么了?曲府的三小姐就要进我表弟的府上了,说起来也是一家亲,如果许世子要娶这位于小姐,其实我可以帮你一下的。”何达庞笑道。

    一双细眼睛迷成了一条缝,永宁侯府一向不偏不倚,如果这一次能抓住许离鹏的把柄,把他拉到自己表弟的阵营,表弟一定会喜欢的。

    “啊,你们这是……”门口又传来惊叫声,一大帮着人拥着于氏冲了进来,“你……你们这是,成何体统。”

    于氏惊叫道,她进来是在许离鹏的身后,没看清楚地上滚着的狼狈不堪的是于清梦,只看到地面上长长的缚纱搭着,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永宁侯夫人,一副着急着把她往外推的样子:“侯夫人,这里不太方便,我们出去说话。”

    侯夫人脸色铁青,她也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纱带。

    “这是四小姐?”

    “不是,怎么可能……侯夫人,我们还是出去说吧,一个下贱的丫环的事情。”于氏脸上越发的紧张,欲盖弥张的很。

    “府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丫环,我今天倒要好好看看!”永宁侯夫人一把推开于氏,上前两步,看到倦缩在一起的于清梦,眼中露出鄙夷,方才太夫人一口一个退亲,一口一个离鹏和于清梦有私的意思,把个一心求和的永宁侯夫人都气的胸口痛。

    于氏过来,把她带着走走,也算是暂且缓和一下气氛。

    眼下倒是被自己抓住了把柄,说什么都是假的,她要把人带到太夫人面前去,看看太夫人怎么有脸说。

    这亲事退了就退了,曲莫影这样的,最多就给儿子当个妾。

    “来人,把这个贱丫头拉走。”永宁侯夫人冷声道,然后又对一边看好戏的于氏解释了一句,“曲二夫人,这等事情,总得报给太夫人才是,反正我们就要回去,索性一并把人带过去了。”

    于氏巴不得永宁侯夫人插手,心里乐开了花,脸上的表情却显得犹豫,“这可能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太夫人总是要知道的。”永宁侯夫人不以为意的道,这一场面让原本落于下风的永宁侯府占据了上风,看太夫人眼下要如何说。

    “母亲,您还是别管了!”许离鹏不得不上前道。

    站定在一边的何达庞也没说话,笑嘻嘻的双手抱胸在一边看起戏来,眼前的一切,再加上他之前莫名其妙的睡过去,都说明了事情有异,听这意思,这位的身份他一时还真分辨不清了!

    不过不管是哪一位,他都不吃亏就是。

    “既然看到了,又岂能不管。”永宁侯夫人以为儿子怜惜曲莫影,瞪了儿子一眼,冷声道,“来人,还不把这丫头拉走!”

    过来两个婆子扑向于清梦,于清梦慌的把头埋在膝盖里,用力的挣扎,无奈身子被重重的拉了起来,零乱的衣衫出现在众人面前,里面的肚兜也被扯歪了,露出一片洁白如玉的肌肤。

    于清梦慌的低下了头,零乱的头发落下来,半掩住她的脸。

    “母亲!”许离鹏不得不再次上前,见到一边的何达宠露出色眯眯的眼神,落在于清梦的身上,咬牙解释道,“这不是曲四小姐,是于小姐!”

    这事已经是丑闻了,许离鹏有种被戴了绿帽子的感觉,再闹到太夫人面前,就越发的难堪起来,自己和于清梦的那些事情,许离鹏并不想闹的人尽皆知,于清梦眼下处境越惨,就越可能把什么都说出来。

    想到这里,许离鹏头疼不已,不得不让自己的母亲认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这事最好就压在这里,不让太夫人知道才是。

    “什么?清梦?”于氏觉得自己没听清楚,笑容僵在了脸上。

    同样僵住的还有永宁侯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