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嫡女贵嫁 > 第一百零六章、怀疑,王叔是什么意思?

第一百零六章、怀疑,王叔是什么意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表妹,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越文寒和曲莫影出了季府暂住的院子,就问道,这事越想越觉得玄疑。

    不只是曲莫影,还有季府众人的反应。

    以往他去探过凌安伯的病,还是凌安伯府的二爷见的他,说是凌安伯病的不轻,一时起不来,当时也没怀疑。

    越文寒怎么也没想到凌安伯季永明已经早早的就没了性命。

    “我不知道,就是觉得奇怪,烟月表妹就算是真的病没了,至少也得发丧一下,如果是怕冲撞了太子大婚,可以在大婚之后,稍稍的说一声,哪里到现在什么话也不说,一个好生生的人就没了,这还是世家小姐,若是丫环,更是死的不明不白了?”

    曲莫影微蹙着眉道。

    越文寒点点头,脸色沉重起来,走到廊角转弯处停下了脚步:“曲表妹明天还是不要去看了,我去看看吧。”

    曲志震是什么样的人,越文寒很清楚,对于曲莫影这个亲生女儿,但凡上一点心,也不会让曲莫影弄到眼下这个地步,方才曲莫影说的要和曲志震明天一起去凌安伯府,他也就是这么一听就是。

    “无碍的,我是真的想去看看,总觉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曲莫影低下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

    “曲侍郎明天的腿脚恐怕也不太好,去不了的。”越文寒换了一种说法,婉转的道。

    这话说的曲莫影一阵沉默,而后向越文寒深施一礼,“有劳表哥了。”

    站直身子,一脸正色的看着越文寒,特意多叮嘱了一句:“表哥若是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切记不要声张,眼下情况不明,表哥还需谨慎再谨慎。”

    眼下越文寒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和自己以及季寒月都能扯上关系,但曲莫影怕越文寒冲动,特意的提醒他。

    这话说的颇有深意,越文寒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这个表妹,但还是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

    “好,若表哥得到什么消息,也请先传过来,季府,我是必然会去的。”曲莫影肯定的道。

    越文寒见她执意如此,也就没再劝,又叮嘱了她几句之后,先行离开,独留下曲莫影站在原地沉默!

    季府,她是无论如何也会找机会去的,就算不是这一次,也会是下一次。

    她之前虚张声势说是明天和曲志震去的时候,肖氏的脸色明显大变,不过以肖氏和季悠然的心性,也不会简单的让自己过去。

    必然会想出法子来对付自己,原本自己这个曲府的四小姐,和凌安伯府是勉强扯上关系的,眼下她们要对付自己,必然会更用力的扯紧自己了。

    她还真不怕她们扯?

    又是太子府,又是凌安伯府,但看季悠然这个侧妃娘娘有几只手,是不是真的手眼通天……

    “听说你去看了季府的人?”一个悠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曲莫影定了定神,转过头,果然看到裴元浚缓步走来,身后跟着的内侍吉海见到曲莫影,急忙笑嘻嘻的上前几步行礼,阳光下这一位郧郡王,一如既往的俊美优雅。

    曲莫影退后一步,侧身一礼:“见过郧郡王。”

    “听闻曲府和季府这么多年一直是不来往的,眼下曲四小姐这是要和季府联系了?”裴元浚以一种颇有兴趣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曲莫影,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感觉兴致还不错的样子。

    连往日里的森寒也少了几分,但既便如此,曲莫影也清醒的知道,眼下的这位笑的桃花夭夭的俊美男子,是裴元浚,下手冷血无情的郧郡王。

    “听祖母说,当初季府和曲府断了联系,是因为母亲的事情。”曲莫影低下头,坦然的解释道。

    裴元浚既然来了,必然也是听到了她和越文寒的话,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来说,隐瞒从来都是最差的法子。

    况且她和他的利益必然是站在一起的。

    以裴洛安的心性,如果登上皇位,必然是容不下裴元浚的,这一点,曲莫影相信裴元浚看的很清楚。

    最早的时候,她想找景王裴玉晟,也是因为她知道景王也不可能跟裴洛安站在一边。

    “太子妃没了,你却想跟凌安伯府言归于好了?”裴元浚挑了挑俊眉,问道,这样的目光并不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目光,而是审视。

    浓浓的审视。

    曲莫影知道自己表现出来的情形,和以往的传言相差太多,几乎不是同一个人,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重生是她最大的筹码,不可能有人会想到这种事情,如果这事不是经历在自己身上,自己也绝对不会相信。

    裴元浚不可能会猜到这一点的。

    自己的行为虽然怪异,但也不是不可以解释的。

    抬眸看了看裴元浚,然后又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这里是太子府,就算不是处处有人监视,但也不是谈话的最好地方。

    “无碍,说吧,没人能听到我们说什么。”裴元浚不以为意的道。

    “我之前……晚上梦到表姐……她……她说她死的冤。”曲莫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低下头,一字一顿的道,声音极低却轻渺。

    她没说是哪天晚上,只说是有一天晚上。

    “太子妃托梦给你?”裴元浚似笑非笑的看着曲莫影,曲莫影的身形比之同龄人更瘦又小一些,这个时候低头的样子,更象是没有长成的少女,忽然伸裴元浚伸出一只手在曲莫影的发顶轻轻的拍了拍,笑了起来。

    “是真的。”曲莫影极无语的往后退了退,避开他的手,然后侧身极优雅的向着裴元浚行了一礼告退,“王爷,臣女还有事情,就先行离开了!”

    裴元浚这次倒是没有阻拦,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自己也转了一个方向,往太子府外行去,方才他已经跟裴洛安道过别了,眼下就要进宫去。

    看着他离开,一个侍卫匆匆的进去灵堂,在裴洛安耳边低低的禀报了方才远远看到的一切。

    裴洛安站起身,带着侍卫往一边的偏房而去。

    季悠然看了一眼,想跟上去,却被一个侍卫拦下,回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烧纸的明仙儿,正看到明仙儿嘴角处一丝还没来得及掩去的嘲讽,一时间又气又恨,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闹事。

    只能退了下来。

    一个丫环匆匆进来,居然是凌安伯府的,看到季悠然,上前行礼之后,也低语了两句,季悠然立时脸色大变,看了看跪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明仙儿,转身带着丫环出去。

    明仙儿跪在地上,看了看季悠然的背影,眼底别有一番心思,但随既又低下头,她这个时候必然要比季悠然更懂事,更贴心,才可以让太子殿下怜惜自己,才能逃过一劫,她之前拼死冲过来,眼下虽然算是逃过了,但这事其实还没算完。

    只是眼下是太子妃的丧事,自己也以替太子妃守灵,冲了自己的冒失之罪,但过后呢,保不准季悠然再次提起,到时候就算是自己有这么一个侍妾的名头,一个侧妃想要自己的性命还是很简单的。

    季悠然必然是恨煞了自己的,但是凭着自己的出身,又不可能当上侧妃,眼下能帮上自己的只有那位曲四小姐了……

    “王叔和曲四小姐说了一会话?而且还笑了?”裴洛安眉头紧皱,问道。

    “对,两个人的确说了好几句话,属下不敢靠近,没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侍卫禀报道。

    裴洛安在原地转了几转,只觉得头脑在疼,如果说他最在意的是谁,当然是这位王叔裴元浚了,如果不是有他在,他早就逼宫,逼得宫里的那位父皇把皇位早早的传给自己了。

    曲莫影和裴元浚,怎么看都象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说的?

    “是故意撞上的,还是不小心遇上的?”裴洛安莫名的烦燥。

    “应当是不小心遇上的,之前曲四小姐还在跟着越大人一起说话,后来越大人走了,郧郡王才上前去说了两句的。”侍卫想了想道,他跟着郧郡王身后,远远的看到郧郡王还曾经在一处站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赏景还是干什么,之后就遇到了曲四小姐。

    当然他不会认为这位郧郡王是在等着越文寒离开。

    从来都只有人等着这位郡王爷过来,还没见过这位郡王爷等人的,既便是太子殿下,在这位郡王爷面前,也摆不了东宫太子的谱,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侍郎的女儿。

    裴洛安点了点头,跟他猜的一样,原本就是偶然遇上,不过说起来这位曲四小姐的眼睛瞎了,才不会害怕王叔,否则哪里有女子看了王叔不害怕的,居然还会跟他说几句话,惹得王叔发笑,瞎了眼睛的人果然是无知者无惧。

    说不得这位曲四小姐还不知道遇到的这位是谁了。

    “殿下,属下好象还看到郧郡王摸了摸这位曲四小姐的头。”侍卫又道。

    “王叔摸曲四小姐的头了?”裴洛安愣住了,愕然的重复了一句。

    “对,郧郡王的确是摸了曲四小姐的头发一下,然后曲四小姐才受惊离开的。”侍卫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可以猜得出来,试问哪一家小姐被一个陌生男子摸了一下头,会不慌的。

    “王叔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上这个瞎丫头了?”太子下意识的自言自语的道,这事……怎么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