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嫡女贵嫁 > 第一百三十二章、故意气走肖海棠

第一百三十二章、故意气走肖海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有什么适得其反的?”肖海棠愣了一下,手中的桃花花饼僵硬在嘴前。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的,也是听人说的,说有些异种的桃花,其实并不适合食,特别是一些……”曲莫影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特别是什么?”肖海棠急问道。

    “特别是一些异种,可能还是从海外一带移过来的那种,和我们中土的不同,花瓣入糕点,要细细的处理过,否则会引起一些其他的并发的症状,过于发热之类的吧,不过,若贵府的不是异种的桃树,不会有事的。”

    肖海棠手中的花饼落了下来,异种的桃花吗?听说就是海外的,这事曲莫影不可能会知道,那说的就是真的了!

    这桃花花饼,自打取了方子过来之后,一直为肖海棠喜欢,比起京中的桃花,这些海外的桃花更香,也很有桃花的味道,吃用起来都是上品,而且还不多,如果不趁着现在的时机,多采下来,以后就没有了。

    所以每次肖海棠到季府的时候,都会吃用一些。

    而最近,她也每每觉得身上、手上长了一些小的疙瘩,虽然不太多,但总有几个冒出来,既便是用了药,也不太好,但又不象是大片的过敏,也就没往这个方向想,以为自己的肤质最近不太好。

    眼下,却突然明白过来,这必然是这些异种桃花的缘故了。

    尴尬的拿帕子抹了抹手,肖海棠干笑了几下,才缓过神来,掩饰道:“这个是不是海外的桃花我不知道,不过为了保险一些,还是不要用了,免得曲四小姐用了有些不适,可就不太好了!”

    说完,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丫环,丫环忙上前把把桃花花饼的碟子取了下来。

    “肖小姐,我姨父病到现在,你见过几次?”曲莫影收敛起脸上的笑意,忽然对小心的抹拭着手的肖海棠道。

    她猜肖海棠是不知道实情的,这种事就算肖氏跟肖海棠再亲厚,必然也不会告诉她,最多就是一个提醒罢了,否则也就不会有季府上门向自己提亲的事情了。

    肖海棠要私下里暗示她跟季元兴关系不简单,甚至表示两府之间早有协议,她正巧也想从肖海棠这里打听一些消息。

    在太子府不敢做的事情,在凌安伯府未必不可以做,只要筹谋得当,她可以先引起世人的怀疑,然后一步步的揭开事实的真相。

    “凌安伯病的不轻,也不在人前露面,可能是因为太子妃和三妹妹的事情吧,一下子……就起不来了。”肖海棠答道,抬起眼眸持了看曲莫影,忽然想起曲秋燕的话,她的这个四妹妹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心头莫名一动。

    “曲四小姐在怀疑什么?”

    “没怀疑什么,只是觉得姨夫临终之前,我和表哥都没有见到,实在是遗憾,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到灵前去见一见姨夫的最后一面?”曲莫影不慌不忙的道。

    肖海棠脸色不悦起来:“曲四小姐,虽然说你是凌安伯的晚辈,但凌安伯的意思,不想让人看到他最后不再威武的容颜,也是真的,曲四小姐若是再这么说,似乎是我们府里不让你看似的。”

    “这是姨夫的意思?”曲莫影水眸微扬问道。

    “自然是凌安伯的意思。”肖海棠脸色冷了下来。

    “这几天说的?”曲莫影再问,脸色一沉。

    “曲四小姐,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肖海棠反问道,她来这里固然是为了向曲莫影展示她和季元兴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姑姑肖氏的意思,一定要让她看牢这位曲四小姐,不要让她到灵堂上面闹出什么事。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她去看凌安伯的遗容。

    棺椁已经被钉了起来,任何人都不许看。

    肖海棠原本以为这有什么难的,世家小姐,都是深闺中养着的,娇小柔弱,谁会没事去看一个已故之人的遗容,看了就不会害怕吗?

    没想到的是这位曲四小姐还真的这么想的,莫名的让她生出几分曲莫影这是故意挑衅的意思。

    “听闻姨夫早几天已经不能说话了,难不成姨夫是早早的便说了不许看的吗?京中历来会在第一天的时候,可以任亲友上去看一眼的规矩。”曲莫影问道。

    京中的确有这么一个规矩,但非至亲,基本上不会上去看的。

    一方面是别人已经装敛好了的,再去推开有些不适,除非是极至亲的,因为没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这才打开来看看。

    但第一天之后必然是会钉起来的。

    当然太子妃季寒月又是不同的,她的身份注定不能让人随意的看,既便是长辈也不行!

    “曲四小姐的意思是和姨夫极至亲?那当日姨父在的时候,曲四小姐为什么不过来看,眼下这个时候却又提出一定要看,是何用意?”肖海棠脸色不善起来,心里也莫名的生出一股子怒意。

    原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居然还让曲莫影给顶了回来。

    她心底对曲莫影的轻视,或者说也不只她有,京中知道曲府事务的,都对这位曲四小姐有轻视。

    无才无貌,又被弃养在庄子里,连点教养也没有,又何谈世家小姐的身份,也只有这种没什么教养的,才会提这么不规矩的事情,就算是能看,也轮不到她一个姨侄女来看。

    “肖小姐,我听是说可以让人看看,若我不能看,至少表哥是能看的吧,为什么凌安伯府就是不让看,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曲莫影脸上露出几分惊讶的表情,愕然的看向肖海棠。

    “曲四小姐,你太过份了!”肖海棠心口的气腾腾的上来,蓦的站了起来,瞪着曲莫影道。

    “肖小姐,只是想见见姨父的最后一面罢了,你们为什么不同意,难不成姨父之死,另有玄疑?”曲莫影继续不慌不忙的撩拨肖海棠道,只脸上的惊讶之色越发的浓郁。

    在东宫太子府,她不敢说这样的话,必竟太子妃的身份放在那里,也不是她能置吻的,但这里不同,是凌安伯府,纵然说的冲一些,最多就是一个不怎么识礼数的意思在,却不算是冲撞。

    裴洛安怒力掩 盖的事实,在东宫无人置吻,但这里不同。

    “你……你真是欺人太甚!”肖海棠气愤不已。

    “我是欺人太甚,还是凌安伯府欺人太甚?伯府现在就只有二房一脉,大房的人都没了,现在我们连看一眼姨父的机会也没有吗?”曲莫影淡冷的道。

    “真是不可理喻!”肖海棠气的再听不下去,甩袖转身离去。

    既便是姑姑让她再盯着这个曲莫影,她也呆不下去了,原本以为就算没什么好的教养,但必然也是识礼数的,现在看起来不但不识礼数,而且还是一个让人讨厌之极的,姑姑居然还想让表哥娶这样的女人进门,这还不得闹的家宅不宁。

    回去一定要跟姑姑说说曲莫影的这副样子,姑姑必然会歇了这份心。

    肖海棠走的果断,曲莫影却是不以为意的站起来,看向她离去的背影,这是去找肖氏了,季府,是她生长之地,她又岂会不熟悉。

    虽然只是争吵几句,但一些她想打听出来的事情,也基本上已经打听到了,至于眼下气走肖海棠,也就没人盯着自己了。

    “我们走!”对跟在身后的两个丫环道,曲莫影转身往一条小径行去,这是往季太夫人的院子去的小路,但这个时候季太夫人的还在花厅招待客人。

    小路弯曲向前,曲莫影熟悉的向前行走,到了一处大的院子前面,又转了个方向,这是季太夫人的院子,但她现在要去的是季太夫人的院子后面。

    季太夫人和一些府里的太夫人一般,因为年纪大了,喜欢靠幽静一些的地方住着,而且还会在院子后面设立小佛堂。

    这小佛堂往往也会当成家庙在用。

    曲府也是这样,曲太夫人的院子后面也有这么一个小佛堂,年纪大的人信佛的比较多,时不时的会自己过来点个香,念个经什么的,就这一点上曲太夫人和季太夫人是相似的,其实也不只是她们,京中许多府邸都是这样。

    果然,院子后面是一个小的院子,门虚掩着,曲莫影站定在外面,定了定神,目光落在这虚掩着的门上,这是昨天周嬷嬷跟她说起的事情,现在却是正好趁着季太夫人不在的时候过来。

    “你们两个在外面等我,我去看看。”曲莫影吩咐两个丫环道。

    “是,奴婢知道。”雨春和雨冬应声,两个人对看了一眼之后,一齐退在一边。

    今天季府的人看起来很忙,方才她们过来的时候,也没看到几个下人,都往前面去帮忙了,这会也没看到有人注意到她们。

    曲莫影点点头,举步往里走,心口突突的跳了两下,然后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推开虚掩着的门,里面一排三间屋子,一进间就是浓浓的香烛气息,曲莫影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激动,当中那间大一点的就是佛殿,边上两间侧殿。

    “是谁?”才到正殿门口,立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