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嫡女贵嫁 > 第一百四十四章、认亲的中年夫妻

第一百四十四章、认亲的中年夫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姐,二夫人处果然要走了一些新做的糕点。”苗嬷嬷进来禀报的时候,曲莫影正在绣香囊,她绣的一般,并不太好,但看得出很用心。

    放下手中的香囊,略想了想,唇角微微的勾出一丝笑意,很淡也很冷:“不多吧?”

    “的确不多,就没几块,后来就有一个丫环出门,说是去街上替二夫人买点喂药吃的蜜饯。”苗嬷嬷又禀报道,对小姐也越发的佩服起来,这种小的方面居然也能想到,实在是聪慧过人!

    曲莫影点点头,这事虽然是闲棋,但如果用上了,也是一个小小的助力。

    有些事情看着只是一个小小的绳结,但在关键的时候,就可能是一个翻身的证据,她眼下倒是颇为期待曲秋燕这事要如何的演下去……

    天色还只是淡淡的一抹亮色的时候,路上也只有一些早起的行人,走路的时候也带着几分匆忙,一对中年夫妻已经到了曲府的府门前,看了看周围,两个人瑟瑟缩缩的又退了出来,退回大街上正对着曲府的一家早开的点心铺子处。

    铺子里已经有了客人,正三三两两的吃用着包子。

    两夫妻进来,样子缩头缩脑的,一看就不是城里的。

    “两位客官,要点什么?”铺子里的人还算不势利,上来打个招呼的粗壮婆子,笑嘻嘻的问道。

    “就……就来两个馒头吧!”中年汉子看了看蒸笼里的包里,咽了咽口水,要了两个馒头。

    “好勒!”婆子应答了一声,过去拿了两个馒头过来。

    中年汉子从怀里取出铜板,递给了婆子。

    婆子笑嘻嘻的接过,又去招呼别的客人,这时候客人并不多,其实也并不是很忙。

    两夫妻坐下,一人一个馒头啃了起来,没啃几下,中年妇人忽然低下了头,抹起眼泪来。

    中年男子也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馒头,安抚女子道:“你也别哭了,再哭又有什么用,至少……至少她也还是念着你的吧!”

    “念着什么?都这么多年了,跟她说她是我们的女儿,可你……你看她认不认我们,到现在……现在还……我……我觉得亏心啊!”中年妇人一边哭一边诉说道。

    这话里的意思太多,以至于周围用早点,又闲着没事的人,听了个清楚,有几个不由的把目光转了过来。

    “你看,才新出来的糕点,就让人给我们带了一份了,可见心里还是知道的,以前有什么也会给我们带一些……”中年男子从怀里摸出一个油浸浸的小包,打开一看,是几块精致的糕点,这样的糕点绝对不是普通的店铺里能做出来的,更象是那些高门大户里面的糕点。

    既精致又美味。

    但这么精致的糕点眼下却不吃,反而用寡淡的馒头,也让人在惊讶之外,又多了几分疑惑,这事透着几分玄妙。

    “谁要她的糕点,我……我只想骨肉-团圆,也不要什么富贵,一家子能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就行了。”中年妇人伸手推了推糕点,继续抹起眼泪。

    “你们的孩子怎么了?”有好事的人多口问了一句。

    “我们女儿……她……她不认我们。”中年妇人听路人这么一问,立时失声哭了起来,一时间竟是压不住了。

    “不哭了,你别瞎说,女儿她……她不会不认我们的,她是有苦衷的。”中年男人劝了一下之后,也转过身偷偷抹起眼泪。

    看着就让人同情。

    “你们女儿为什么不认你们?难道是因为你们……的日子过的不好?”有人打量了这对夫妻的样子,一看就是贫穷的样子,身上的衣裳虽然还算干净,但却打了好几个补丁,手上都有劳作的痕迹。

    “她……她只愿意当小姐,不愿意跟我们回去……她……”中年妇人哭着应声道,但话却被中年男子打断了。

    “你别胡说,给女儿惹麻烦。”

    中年妇人立时就住了嘴,不管别人怎么问,再也不说什么,只频频的看向对门外的曲府,意有所顾。

    他们两夫妻话里的含义太多,把众人的好奇心提了起来。

    原本以为不过是富贵人家的丫环,不认亲生父母的戏码,但方才许多人听到了“小姐”二字,难道不是丫环,是小姐?

    又看这对夫妻时不时的看向对面的大门,猜测的越发多了。

    许多人就在一边议论纷纷,还有人借着各种原因上前搭讪,想问出点什么,但夫妻两个都是紧紧的闭着嘴,只是红着眼眶,时不时的掉起了眼泪,却是什么也问不出来。

    “你们女儿是曲府的哪位小姐?”终于一个看起来伶俐的瘦干中年人,上前笑问道,这次的问话问的方式不一样,两夫妻愣了一下,中年妇人抬眼看看路人,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是曲大小姐?”

    “不是!”中年妇人摇了摇头。

    “曲二小姐?”

    “自然不是。”中年妇人又摇了摇头。

    “曲三小姐?”

    “不是,不是的!”中年妇人有些慌了,抬眼双手乱摇。

    “那就是曲四小姐了!”对面的人很肯定的道。

    这话一说完,中年妇人就受惊的蓦的站了起来,脸色大变,伸手一把拉起中年男人,慌里慌张的就往曲府大门前走去,不敢再在这里呆着了。

    曲四小姐?那位听说无才无貌,而且还有眼疾,最近又被退了亲的四小姐?如果是以前,京城里的许多人对于这位曲四小姐也只是听说前面几点而已,但最近曲四小姐的事情被挖了许多。

    亲事被退,被曲二夫人陷害的传言现在还是沸沸扬扬的。

    说起这位曲四小姐,现在大家都觉得可怜,谈起以往名声极佳的永宁侯世子,许多人鄙夷 ,而对于曲二夫人,更多的人觉得这样的毒妇太可恶了,居然容不下一个前妻生的可怜的女孩子。

    但眼下是什么情况?曲四小姐不是曲侍郎亲生的?是方才这对贫穷的夫妻生的吗?

    众人面面相窥之余,立时觉得这是一个惊天的大消息,有几个闲着没事的路人就不打算走了,索性就坐在点心铺子里面看个热闹,这会时间尚早,曲府的大门还没开,大家坐在这里议论纷纷,有事忙的人匆匆离开,没事做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就等着看曲府这事的热闹。

    曲四小姐是个假的!

    曲四小姐居然不是曲侍郎亲生的。

    曲四小姐有一对看起来就不怎么样的父母……

    才一会时间,传出的话已经许多了,但大家都自觉的没有靠到曲府门前去,只是远远的看个热闹。

    终于天亮了,曲府的大门打开了,守门的下人看到门口缩着的夫妻两个,立时上前问了几句,而后转身就往里跑。

    众人又等了一会,才看到里面又出来一个管事模样的下人,对门口的一对中年夫妻看了几眼之后,点手把他们叫了进去,而后曲府的大门重新关上了。

    “真的进去了,是真的进去了。”

    “看起来是真的了,不然也没胆进曲府啊。”

    “这位曲四小姐居然是假的,难不成是当年的侍郎夫人……”

    “不太象啊,听起来象是自家的孩子被抱走了似的,多年后父母找到了。”……

    铺子里的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但有一点大家都是相似的,就是在这里看个热闹……

    外面的人在看热闹,曲莫影正在向太夫人请安,曲秋燕居然比她还早。

    才行完礼,忽然看到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进来,“太夫人,二老爷想请四小姐过去。”

    “这个时候?”太夫人也愣了一下,这几日曲志震没有上朝,天天呆在府里。

    “对,就是现在,二老爷就很急的事情。”婆子道。

    太夫人皱了皱眉头:“到底什么事情?”

    “奴婢也不知道,二老爷这么吩咐的。”婆子低头道。

    “祖母,我陪四妹妹一起去看看。”曲秋燕自告奋勇的道。

    曲莫影水眸一转,已经明白了,眸底闪过一丝嘲讽,看起来曲秋燕今天来这么早的目地,就是想亲自到现场了,怪不得今天起的这么早。

    于氏和曲秋燕还真是心急,这就演上了!

    “祖母,可能是父亲突然之间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让我过去问问。”曲莫影柔声道。

    见她们两个都这么说了,太夫人纵然满心疑惑,也只能让曲莫影过去,正巧曲秋燕要陪着曲莫影过去,那就让她们一起过去。

    书房里,曲志震目光凌厉的看向跪在自己面前,哭的泣不成声的一对夫妻,目光落在他们面前的一堆小东西身上,怒不可遏。

    “这些就是你们说的证据?”

    “对,这些就是我们的证据,大人,四小姐真的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只想带走她,我们年纪大了,也唯有她这么一个女儿,现如今就要还乡,把她留在这里,我们不放心,我们什么也不想要,只要她。”

    中年妇人向着上面的曲志震磕了几个头,哭道。

    中年男子也跟着一起磕了几个头,看起来有些木呐,只是跟着中年妇人一起哭。

    曲志震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用力的一拍桌子,桌子上面的笔墨纸砚都震的弹了起来,“你们胡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