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木叶忍者想要平凡人生 > 第96章研究与拒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携带着望月景时决断的纸条的乌鸦飞到泷之国已经是七天之后了。

  当那只赤目黑羽的乌鸦飞到的时候,聒噪的声音吵得刚刚睡着的千月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这位因为过度研究而昼夜颠倒的女性一边揉着杂乱的头发一边穿上自己的白大褂从实验室里走出来,然后对着乌鸦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就在乌鸦准备用自己的爪子抓住千月的胳膊时,十分生气的后者一把抓住了乌鸦的翅膀,狠狠瞧了几下乌鸦的嘴巴后才取下绑在乌鸦腿上的纸条。

  直到看完之后她才放开那只无辜的乌鸦,拿着那张写有寥寥数语的纸条走向了另外的地方。

  数分钟之后,这位故国的公主、现在全身心投入实验中的女性忍者才找到正在忙碌的白。

  她一边摇晃着手中的纸一边对着后者喊道:“白,准备去木叶吧。”

  长着一张女性化脸的男生立刻放下手中的卷轴,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自己的老师,得到许可之后才快步跑到千月的身边。

  “止水哥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她问道。

  千月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详细说明,但是应该是很紧急的事,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让你去。”

  “不过这边的实验真的不要紧吗?本来就人手紧缺,要是我离开的话进度又要推迟了。”白有些担忧地说。

  “没事,”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反正以我们现在的设备,至少两个月后才能想要取得成果,往后推迟几天也不算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的白立刻转身躬身,“唯老师,我明白了。”

  来人正是以前被望月景时复活并从对方手里学习封印术的漩涡唯。

  这个自主解除秽土转生的漩涡一族的忍者在新年的时候又被望月景时复活了过来,并通过香磷和她的母亲与他达成了约定,让这位精通封印术和结界术的忍者成为了尾兽查克拉研究实验的负责人。

  有着红头发红眼睛并穿着红色衣服可谓是一身红的漩涡唯指着千月手上的纸条说:“既然望月景时让你过去,那你就快点赶过去。一路上要注意安全,到了之后记得帮我带句话,让他从木叶弄一些先进的仪器回来,这样可以弥补一下因你离开而造成的时间差。”

  此刻在这个基地之中可谓是研究器械匮乏,许多必要的研究分析都只能通过漩涡一族代代相传的分析卷轴来进行。

  那些有着分析能力的卷轴用在药剂的合成上还好,但是分析尾兽查克拉时只能发出无奈的叹息,效率实在是太低下了。

  最近一段时间里获得的成果全都是靠熬时间硬熬出来的。

  “我记住了,我会如实转达的。”白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跑去。

  等到白消失了,漩涡唯才问道:“他并不适合战场。”

  在与白相处的时间里,他发现这个孩子实在是太过善良了一些,在他的心里,这种人只适合在一个和平的地方生活,而不适合成为一个忍者,尤其还是一个隶属于叛忍组织的忍者。

  千月回答道:“所以你才说出那个要求?不过你放心,即便你不那么说,望月景时也会保护他的。毕竟现在他能用的人手可不多,白算是最好的那几个之一了。”

  “希望如此。”

  漩涡唯抛下这一句话之后便起身朝着自己的实验室走了过去。

  ———

  短册街的旅馆之中,自来也终于找到因为输光了身上的钱而来到此处的纲手。

  “说好了哦,这次的酒钱你来付。”

  纲手随性地靠在椅子上,一边紧紧盯住自来也腰间的钱包,一边则是不住地用右手晃动着小巧的酒杯。

  自来也十分爽快地把钱包派在桌子上,面带笑容地点着头,“当然,这次当然是我请客,毕竟你我也这么长的时间没见面,请你喝个酒也是应该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纲手将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然后很快就陷入了自饮自酌的状态,显然她是想要快点把自己灌醉,防止自来也说出什么她不愿意听到的话,

  自来也自然也明白纲手这样做的原因,他先是暗叹一声纲手拒绝前居然还想要把他的钱包喝空,然后便抓了一个空挡抢过酒瓶,说道:“纲手,现在还是少喝点,要是我说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就麻烦了。”

  纲手没有回话,这位千手一族的公主直接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静音挥手示意,“去,去让老板送酒来。”

  “纲手大人……”

  静音看得出自来也此次前来是为了十分重要的事,但是她又不敢违背纲手的命令,最终却只能陷入两难的境地。

  自来也捏着酒杯,对着静音眨了眨眼睛以示感谢之后说:“这次是老头子说的,希望你能接手火影的位置。”

  纲手不满地哼了一声,她握住自来也的手给自己又倒上一杯酒,说:“火影?!他现在不是干得好好的,况且就算他不干了,不还有你这个好徒弟吗?”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自来也感受着纲手掌心的温度,勉强稳住了心神后说,“我的性格就不适合当火影,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能够接老头子的班了。”

  “他的身体好着呢,接下来再干十年也没有问题,到时候无论是你还是卡卡西都没问题吧?”纲手把酒杯按在桌子上,歪着头笑道。

  自来也赶忙反驳对方的说辞,“你上次不是传回来了一个消息吗?自从卡卡西知道后他的精神更加萎靡了。”

  “那个家伙,枉我当初帮他降低写轮眼的排斥反应了。”

  纲手在自来也这么一句话下想起了那天晚上望月景时所说出的那个名字,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紧绷了起来,最初的轻松以全然消失不见。

  她松开自来也的手,直接起身向着酒店的外面走去。

  “这件事你还是找其他人吧,那个位置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自来也听着那充满决绝之意的话,随后目视着纲手背影从他视线之中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