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在逃生游戏里扌…… > 第228章 恶欲(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治愈木偶和普通木偶不同,如医生木偶所说,它是牺牲了无数个实验品才制造出来的成功作品。

  不管是煞气还是灵活程度,治愈木偶都比普通木偶强太多。

  它几乎没有恐惧的情绪,逃离神明荆棘的冰棱牢笼后,在墙上飞奔,开始唤醒其他木偶。

  它不是一味逃跑,这对云叙白来说是好事。他希望治愈木偶给力一点,把墙上的木偶全部唤醒。

  “跑得还挺快。”神明荆棘挥手,星光从他掌中飞出,在行进中幻化成锋利的冰棱,攻击墙上的治愈木偶。

  治愈木偶很敏捷,每次都及时避开冰凌攻击。它很聪明,唤醒同伴后把精力全部放在神明荆棘身上,很快就摸出他的技能冻结时间。

  在神明荆棘无法攻击的那一瞬间,治愈木偶钻出墙体,强势冲向神明荆棘。看气势,完全是奔着取神明荆棘性命去的。

  墙上的其他木偶知道时机来了,纷纷从墙上探出身体,麻木不仁的眼睛盯着这一幕。

  云叙白一直在等这一刻。

  “弦,目标,治愈木偶。”

  无形的线出现在治愈木偶身后,尖端扎进它的后颈,透明的线被血染红,蜿蜒在空中,如同彼岸花生出的蕊。

  这根花蕊的终点,是云叙白的手掌,他勾一勾手指,就能掌控治愈木偶的行动。

  与此同时,直播间出现技能解说:

  [稀世技能:弦。]

  [使用说明:1.你手中的弦落在哪里,就能以你的思想凌驾哪里。2、同一个副本只能使用三次(本技能消耗精神力,请控制使用时长)。3、凌驾时长与对方强弱有关,收集魂力可增加弦的数量、提高神魄。]

  [目前可用弦共50根。]

  第一根弦在剧烈震动,云叙白能感受到治愈木偶的反抗和愤怒,但是他的神魄在它之上,较量两番就完全压制对方。

  以思想绝对凌驾,云叙白成了治愈木偶的新主人!

  神明荆棘发现治愈木偶身上多出一根红线后,它的神情转换得格外精彩,从麻木到愤怒再到乖顺地垂下头颅、收起不安分的爪牙。

  猜到是云叙白使用了某种技能帮自己解围,神明荆棘冲他笑了笑:“谢了。”

  话音刚落,墙上走出五个木偶,它们形态各异,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提着凶器蠢蠢欲动,整个展览厅弥散着恐怖气息。

  “不客气,你要是不快点动手,这些木偶就归我了。”云叙白友情提醒完,控制着治愈木偶的红弦就分裂成数根,同时伸向新出现的木偶。

  云叙白发现治愈木偶身份特殊,从它身上抽出的新弦,或许可以帮助他更轻易地凌驾其他木偶。

  事实证明,他分析对了。新木偶们对带着治愈木偶气息的弦没有警惕心,云叙白顺利接管它们的身体。

  五个木偶察觉到危机,浑身颤抖,同时奋力反抗。

  这些木偶的实力,介于治愈木偶和普通木偶之间,单独控制很容易,同时控制就有点吃力。

  云叙白调整状态,很快就适应同时控制多根弦,并且利用已经归顺的治愈木偶,加强对五个木偶的控制。

  在新木偶们反抗变弱时,云叙白迅速夺走它们的身份证!

  五个木偶变成小巧的挂件,落入云叙白手中。

  有了身份证,以后不用弦,他也能继续控制这些木偶。

  另一面,弦吸取这些木偶的能量,云叙白的神魄在短时间内提高了很多,他以后再用弦会轻松很多。

  云叙白的下手速度极快,神明荆棘感觉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淦!你这是有丝分裂吗?”

  [哈哈哈有丝分裂,可以说是很形象了]

  [这个技能是叙哥在仵作行人副本里得到的吧,我忽然有点想暮春小姐姐了]

  [这个技能太霸道了,直接思想凌驾!这对木偶的“造物主”来说绝对是最大的挑衅!]

  云叙白控制住几个木偶后,展览厅里的阴气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浓重,气温骤降,云叙白感觉到了寒意。

  在莹光照不到的地方,出现一双双红色眼睛,散发幽光。

  凶器拖在地上的声音越发明显。

  云叙白往四周看去,看到十几道半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一个个压迫力十足,竟然不比刚收服的几个木偶弱。

  一个木偶率先走出阴影,出现在云叙白视线内。

  这个木偶穿着白大褂,手上拿着手术刀,从形象上看是医生系列。不过它和上一个医生木偶不同,它身上几乎没有木头痕迹,是个十分接近真人的木偶。

  从气息上判断,这一只绝对不是失败品。

  游戏变得越来越好玩了,云叙白揉了揉手腕,问神明荆棘:“又有木偶出现了,这次你还是不动手吗?”

  神明荆棘:“……”我上次不是不动手,是没来得及。

  云叙白只是随口一问,没打算等他回答。他放出几根弦,分别攻击离得最近的木偶。

  神明荆棘看到他的操作,危机感涌上心头,也发了大招,直接冻住所有木偶的双脚。

  神明荆棘移动到距离最近的木偶面前,抢夺对方的身份证。

  拿到第三张身份证的时候,神明荆棘忽然感觉气氛安静得诡异,顿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神明荆棘往旁边一看,嗬,因为木偶被冻住,更方便了云叙白收割身份证。

  云叙白的弦不知什么时候改变了方式,不攻击木偶,专门勾走身份证,还有几个小木偶配合着工作。

  所过之处,一张证不留。

  神明荆棘有样学样,放出在另一个区域收到的木偶小弟们。结果木偶小弟们太弱了,根本不敢抢身份证。

  神明荆棘一通操作,到手五张身份证。

  但他知道,云叙白的做法是对的。他的技能的有效时间很短,如果云叙白不出手,这些木偶会再次跑掉,他短时间内定格不了第二次。

  [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只有五]

  [神明心里苦,但是神明不说]

  [这两个玩家同一个阵营,还玩什么游戏啊,完全是单方面碾压,木偶们乖乖交出身份证吧]

  云叙白刚才那一波收了十几张身份证,他数了数,分了几张给神明荆棘,正好一人占总数的一半。

  神明荆棘没接:“这是你应得的,不用给我。”

  云叙白直接把身份证塞他手里:“明算账,我只拿我那份。”

  神明荆棘刚才的操作起了重要作用,云叙白心里清楚,也分得清楚。

  神明荆棘看着手里的身份证,忽然有些感慨:“叙白,你真的好……”

  “咻——”

  云叙白掌心的弦往外扩展,设定弦正在搜寻新的木偶。

  其中一根弦出现在神明荆棘面前,对他手中的身份证虎视眈眈。

  云叙白抽空看他一眼:“什么?”

  神明荆棘把手背到身后:“好弦,把这根收回去。”

  云叙白的弦绕开神明荆棘,继续搜寻目标。

  这个空间已经没有目标,弦没有停下来,穿过封闭小空间的缝隙,捕捉到一个新的木偶。

  这个封闭的小空间支撑不住,迅速破裂。

  云叙白回到原来的展示厅里,他的弦牵制着一个展柜上的木偶,玩家十斤就站在木偶旁边,看样子是准备摘它的身份证。

  但云叙白先一步控制了木偶。

  十斤看了云叙白一眼,缓缓收回手。

  “前辈,”神明荆棘吊儿郎当地对十斤笑:“其他人还没出来吗?”

  十斤对他们的态度并不差,语气和缓:“没有。”

  云叙白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神明荆棘看到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又要搞事:“你准备干嘛?”

  “当然是帮一下队友们。”云叙白露出一个酒窝深陷的笑容。

  空中浮现十数根泛着莹光的弦,有目的地发散穿梭,循着细小的空间裂缝钻进去,捕捉藏在其他空间里的木偶。

  一个、两个、三个……弦每捕捉一个木偶,就会破坏一个隐藏小空间。被困在里面的玩家回到展览厅,木偶则被弦缠住。

  因为云叙白,好几个玩家甩开了棘手的恐怖木偶,他们松了口气,冲云叙白直点头。

  所有玩家和木偶全部回到展览厅,但是情况一点也不混乱。

  云叙白不断增加弦去控制木偶,根本没让木偶们翻出水花来。

  再加上玩家们在旁边帮忙控场,展览厅里最狼狈的,竟然是看似凶神恶煞的木偶们。

  就在云叙白马上要带着玩家们,端掉展览厅的所有木偶时,展览厅上空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紧急闭馆通知:由于遭遇不可抗力,本馆今日提前闭馆,请各位观众用收集到的木偶身份证到前台兑换礼物,并在十分钟后离场。]

  闭馆通知一出,原本活蹦乱跳的木偶们变得死气沉沉,身份证也失去了作用。

  听到这个闭馆理由,玩家们又好气又好笑。

  神明荆棘笑道:“叙白,广播的意思是,你是不可抗力。”

  云叙白晃了晃手里沉甸甸的身份证,有些可惜:“我还没玩够。”

  何雪说:“这木偶馆玩不起,居然搞这种套路。”

  飞儿呵呵一笑:“原本还有个木偶表演环节吧,现在都不给我们看了。”

  云叙白沉吟片刻:“可能因为没有木偶表演了。”

  [木偶馆:我们是真的玩不起orz]

  [哈哈哈哈没有木偶来表演了,有点心酸]

  “等一下,拿木偶身份证兑换礼品是什么意思,这个垃圾副本要回收我们辛苦收集到的身份证吗?”飞儿瞪大眼睛:“我还以为抓到就是我的。”

  “这个稍后再议,”云叙白抬眸,看着那堵发生明显变化的墙:“真正的背景故事线出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