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骨钱令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金甲虫群的转运

第三百二十五章 金甲虫群的转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甲虫。

  颜色金黄。

  一片片,犹如金灿灿的麦田。

  当然。

  如果不是流动的话。

  会更美。

  被金甲虫流动液体一般裹着在地底穿梭的贾行云。

  吐了。

  吐得天昏地暗。

  这裹成球状的玩意。

  完全不顾里面有没有人。

  速度快得,风驰电掣来形容都算慢。

  见过开彩票号码那种转动的机器吗。

  金甲虫裹成的样子,就是那台机器。

  贾行云就像机器中的球。

  开彩票时的那种转动速度,再加快个千百倍。

  就是贾行云现在的处境。

  如果单单是这样,还能忍的话。

  那金甲虫速度起来互相摩擦,产生的那种越来越燥热的气味,就太踏马难受了。

  这味道。

  不好形容。

  打屁虫那种味道,细细想来,这一刻都像是美味。

  贾行云体会着什么叫生不如死。

  差点产生荷瓣剑齐出,毁灭一切的冲动想法。

  不过。

  他忍住了。

  其实,不是忍不忍得住的问题。

  是完全没多余的精力施展。

  稍微分心。

  就,又吐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反正。

  贾行云觉得自己快死了。

  时间漫长得似乎过了一个世纪。

  脑子都快浆糊一样,意识都模糊了。

  金甲虫群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流水一般脱离贾行云的身体。

  它们并没有散去。

  静静地警戒在四周。

  等待贾行云的下一步指示。

  促织牌拥有者贾瑞知,给虫豸军团下过一个命令,简单的五个字:听贾行云的。

  贾行云。

  死人一样。

  瘫在地上。

  缓了许久。

  才捂着恶心的胸口,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除了他。

  最先站起来的是吐得似乎瘦了一圈的西科夫。

  接着就是站起来又跌跌撞撞倒下,倒下又撅着屁股站起来,又倒下的弗雷德里克。

  佣兵团的其他人。

  反应各一。

  狼哭鬼嚎的。

  哭爹骂娘的。

  痴痴傻笑的。

  十几个两米左右的大个,精神萎靡得不成样子。

  “吱吱吱……”每人身边出现一个手舞足蹈的金甲虫。

  它们引起对方的注意后,缓缓后撤。

  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药丸留在原地。

  “原来如此,难怪。”贾行云释然了,就说嘛,家里怎么可能没点后手,就这样一次群传,人站都站不稳,还谈什么战斗力。

  他捡起药丸,咬在嘴中,噗地一声又吐了出来。

  这苦涩味,熏得他眼泪、涎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坑娃啊,老爸。”贾行云心底的话直接喊了出来,惊喜地发现,药到病除,立竿见影。

  贾行云活动活动手指,扭了扭脖子,精气神反而更佳。

  “非常有效,兄弟们,速度。”

  还在踌躇的弗雷德里克等人,见到贾行云生龙活虎的样子,满怀希望地塞药入嘴。

  又是一阵叽哇鬼叫。

  双重“享受”,简直让人怀疑人生。

  “你爸……”弗雷德里克猛咽口水,朝贾行云竖起拇指,眼中是深深的忌惮,“是个狠人。”

  “不要出声。”西科夫侧了侧耳朵,耳朵轻轻扇动。

  那种兽类的天赋被他发挥到极致。

  他吸了吸鼻,蹙眉道:“外面有坦克,直升机,装甲车……”

  “厉害啊,光听听,闻闻就知道?”弗雷德里克嘴巴喔成一个圆,惊讶得口水都差点掉出来。

  “差不多。”

  贾行云淡淡的语气,让弗雷德里克佩服不已:米斯大人,也是恐怖如斯。

  “看看我们所处的环境。”贾行云揪着弗雷德里克的头,别向后方,“应该是一处军事装备的仓库,咯,半废弃的直升机。”

  仓库很空旷。

  除了一架拆去设备的直升机,还有很多蒙上厚厚灰尘的零部件。

  金甲虫早就按照贾瑞知的计划,将贾行云等人带到此处。

  至于目的。

  如果贾行云还猜不出来,那他就不配做贾家的继承人。

  “考虑得真周到,装备都准备好了。”西科夫撬开金甲虫运来的弹箱,取出一把冲锋枪,检查弹夹。

  他拍了拍满弹的弹夹,指挥着佣兵团的人各自装备。

  贾行云和弗雷德里克在门缝处,朝外观察,两人一阵低语。

  “若拉,她上了一辆装甲车,看样子准备带着坦克部队入局。”

  “莉莉安,这丫头,没看出来,还会开直升飞机?”

  “这算什么,我们家族的人,战斗机都会开。”弗雷德里克愣了一下,捏着拳头,狠狠捶了一下门缝,“她们从来都站在父亲的对立面,说起来是至亲,其实连朋友都谈不上,我以前还奢望能用亲情感化她们,现在想来,因为母亲的关系,还是我太天真了。”

  “哪有什么好说的,还坦克飞机,我让兄弟们让这些玩意变成一堆破铜烂铁。”西科夫高大的身躯插入两人之间,挤着身子,眯眼朝外望了望。

  他拍着胸前挂起的两排手雷,豪气万丈道:“能炸就炸,不能炸,就同归于尽。”

  贾行云看着西科夫莽夫一样的神情,情不自禁就想起绑着炸药,动不动就要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梅契耶夫。

  他呼了西科夫脑袋一把,气愤道:“你们家的人,怎么都这臭毛病,动不动就跟人拼命。”

  西科夫红着脖子,还想反驳,被贾行云一眼瞪得没了脾气。

  他抠着脑门,嘟囔道:“那你说怎么办。”

  “这么好的武器,不能浪费了。”贾行云手指点着下巴,思索片刻,回头望了一眼那些整装待发的佣兵团成员,“会驾驶坦克,会开直升机不?”

  “瞧不起谁?”西科夫白了一眼,神色傲然地拍起胸膛,“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海里游的,只要叫得出名,就没有我图勒佣兵团不会的。”

  “航母潜艇你也会?”贾行云嗤鼻轻切,撇着嘴不屑念叨:“瞧把你能得,还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海里游的。”

  “还真会。”西科夫认真想了想,目光清澈,“还记得那什么瓦良格不,被土耳其要过路费,后来希腊不是出面担保吗,我悄悄操作的。”

  贾行云张了张嘴,喉咙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半响才闭嘴,化作一个大大的拇指伸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