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锦宠妻实录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作为赵韩语的证词取回来再欺负思然,用自己诠释了什么叫做作业,没有一个谢谢。你不知道有报酬。这大概是几年前的事儿。七年前,

  思然和赵涵宇说:“哥哥,我明天还有工作,可能要出去,然后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你要不要亲自去送我啊?”

  “你还有啥工作啊,翠圈都快一年了。”还有水口说话完全不知道,虽然在想什么,更加不知道私人,虽然没有在正经的拍戏,但是工作会没有拖迟过。

  “有很多工作啊,比如说我还有一份配音的工作和一份插画没有完成,而且我今天要去对一下相关的细节。要是没错的话,在新年开始前就要完成这份配音的工作,不过没有多少天就能完成了,你不用担心。”

  此人一脸乖巧的和张韩语说话,他没有想过自己只是在解决一点很简单的事情,找汉语却有一些不乐意了,或许是这个男人觉得虽然就应该在家里一动不动的才对。

  宛如一个指挥撒娇卖萌的小可爱。

  私人隔天一大早就醒来了,完全没有以前赖床的趋势。一边给自己补妆,一边和张涵予说。“一会儿还有一些工作,晚上的话哥哥可以不用接我了,我会自己打车回来的。”

  虽然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被小蜜蜂飞过似的,就像是那些小蜜蜂,一个一个在找韩语的心窝子里扎。赵涵宇看起来特别的难过,她后来还是亲自的寿司人去工作,她正在录音棚外看着那个认真的女孩子。他忽然觉得是不是自己配不上他了。

  “说真的,我真的没有想过,如果娶你的人不是我,或者我娶的人不是你。我未来的日子会怎么样?”张涵予没有把这句话告诉施然,但是磕仅听到了,他只是一个单纯路过的一个纯洁的。要工作的人。完全没有偷听的医院,可是被赵涵宇误认为他在偷听。哎。哦!真是一个不太好的误会呀。

  虽然完全不知道赵汉宇就在一边偷听他认真的。背诵着自己的台词,然后去录音棚录制。赵晗宇在门外是他没有看见的角落,等四人出去时候张韩语已经走了。他停了小兔子,站在录音室的门口,他叹了口气。

  “认识你吗,你怎么变化这么大?”一个很好看的年轻男孩子忽然出现,然后和思然打招呼,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不过虽然一直记得这个人,

  “哦,有什么事吗,我变化大不大,和你有什么关系,又没吃你家粮。再说了,别用这种很熟悉的语气和我说话,我现在是已婚妇女,这样不合适会被别人和闲话的。”私人说的特别认真,说我转身就跑,可是手腕会被专注。

  “当年的事情不是我想做的,你就不能原谅我一下吗,再说了,那些事情你也有问题呀,你要是直接和我说你喜欢我,那现在你肚子里孩子就能是我的了。”这个男人就是之前虽然被威胁的那个原因是那个他之前特别喜欢的一个学长大了才两岁。不过是在算比较年轻,据说许是事业有成。不过呀,虽然现在特别喜欢张翰与他们的感情特别好,所以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虽然是完全不在乎的,不慌不在,我甚至想发出一波嘲笑,让对方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

  “你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什么喜欢你不梳头不洗脸,头发油的跟能炒菜一样哦,对了,你这个头发炒菜估计会很恶心。谁给你的勇气,然后让你说你出来我喜欢你这种话我喜欢你有什么用啊,是能吃能喝还是能让我发家致富啊,当然了,你可以说见钱眼开,也说我贪财好色,当然了,你所说的贪财好色,肯定不是我说理解的那么单纯,你是什么人我肯定不知道,再说了,那些茶里茶气的玩意儿,跟你身边转悠你不挺开心的嘛,来我这瞎叫唤什么,我家养狗了,不再需要另外一条啦。”

  虽然说完转身离开,他今天说的特别开心,甚至感觉自己好像是转了一样,虽然站在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他心里在想赵晗羽为什么不来接自己,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自己只是简单的工作而已,这份工作两天就能完成,而且他在配音方面还能有一些比较大的提升。他想着要和赵涵宇好好解释一下,这边那个讨厌的男人,他就又来了。

  “你知道你老公为什么不在吗,如果你求求我的话,我或许会告诉你,其实他20分钟前走的,而且是被我支走的。”男人说话的语气特别无耻,私人想着自己心里的小可爱还没有生出来,现在要生气的话,很容易有危险。他就没有说话,更加没有想着先给赵海宇打电话,万一赵韩语真的有什么事情,他也不能来打扰哇,这么想的就打算先去顶层的办公室,先去找临洮待一会儿,然后再等张韩语来接,自己根本就没有记下来自己今天和赵海宇说过不用他接的那些话。

  这时候的赵涵宇其实在处理自己的那些无所事事的工作,他根本没有特别在意,关于思然和那些事情只是有些想不通,虽然为什么要说出那些话,他为什么要说自己要管的特别多?

  这个男人心里想的有点儿太多了,以至于误会都要准备开启了。

  赵晗羽鸡接媳妇时候正好看见思然正在科锦的办公室睡懒觉,他实在太困了,虽然睡得特别香,抱着林堂给他的娃娃睡得四脚朝天的事项,是一个很舒服的小猫一样。赵涵宇脸上忍不住有了笑容,走过去捏了一下私人的鼻尖,很温柔的喊他醒来,然后准备带他回家。就在要下手的时候,可紧忽然说了一句他最近的那份配音工作,你知道和他对戏的是谁吗?

  “是谁啊?”赵韩语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他就连私人有一个拼音的工作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他在听到了唐钰的名字之后就有些奇怪,好像是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虽然这边也醒来了,他也听到了这个名字,他忽然表情有一些不耐烦,好像是有些生气了,他们照汉语,为什么要打听这么多事情?

  “怎么难道是我没有那个年轻的小哥哥好吗?我好像比他有钱,成熟,而且更明白你吧。”赵海宇自认为自己特别的有骨气,甚至授权在我告起床的私人有点儿起床气。他抱着小玩偶气呼呼的就瞪了赵涵宇一眼。

  “好了,我知道了,难道这玩意儿有什么重要的吗,再说了也就比你年轻行不行,我就喜欢年龄小的,行不行,你别来烦我了。”虽然说完,甚至小胡到小区和赵涵雨吵架,他今天本来就不舒服和不如意的,舒舒服服的睡一会儿,没想到张韩语还是这样的。有些不通情理。

  在一边看戏的科技倒了一杯牛奶给,虽然他有一些迟疑的语气说,难道你就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吧,虽然说这是你的工作。可是你现在跟一个保护动物似的,难道就决定这些事情都要你自己独自完成,然后给成绩单给他看什么。

  可紧的吐槽让让汉语明白了赵晗,宇文斯然说。:“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知道你要和他合作的这件事情告诉我可以吗?你先这个情况我不能和你吵,在新闻里知道一下,但是我现在就有些生气。生气的点是你们合作,你们之前关系特别好,我会吃醋,我也是个人。”赵寒宇说完,私人好像反应过来了,私人故意地揉了揉张韩语的头,他和赵涵宇说。那你能不能先哄她一下呀,我今天特别的不舒服,然后肚子也好。头,但是是那种可以忍的疼,不过我现在有点儿不开心了,然后你还要给我哄开心了,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私人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在撒娇,虽然说我就看让韩雨露住了,让韩宇和思然说。:“那对不起了,你别生气,我和你道歉好不好这件事情我就不问了,然后你主要开心就比什么都强啦。”

  科技被塞了狗粮,他一脸冷漠的离开了办公室,然后去回家了。林堂很快就看见了这一幕,领导和科级说,你带我过来,就为了看他俩撒娇吧,咱俩跟个孩子似的,就算撒娇也没什么事啊。

  林堂一脸嘲笑的看着科技,然后就带一个客厅回家去了张韩语这边,虽然根本哄不好,虽然有些委屈地抱住了他,然后哭哭唧唧的说。:“郭哥,那你为什么不能哄我一下呀,其实我是录完今天的工作才看到他的这个都是后期合成的,只是很成本很小的。网剧而已,没有什么特此多的工作,而且我配的又不是主角。”虽然撒娇的语气和赵涵宇说话,这下子赵涵宇终于知道了,原来是自己的误会。这还与红着私人道歉好长时间,他才心情好了一点。这还与这边何思然说。真幸福!“那你能不能就是以后要去哪和我说有什么工作都告诉我一下呀。我今天得特别的不开心,就是一直在想的事情。不再觉得你好像不要我了一样,所以哥哥有些不开心。在家。”

  这回两个人终于和好了,因为这个小小的误会,隔天虽然来上班的时候就看见唐宇正在录音室的门口等着自己手里还有一盆花。

  “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花粉过敏接受不了任何鲜花吗,你这什么意思,想害死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你之前不是特别喜欢玫瑰花吗,然后我特地在本市最大的一个鲜花养育基地买来的这个花特别的贵,然后想着你应该会喜欢睡才给你买的,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一点儿好处都不想着啊?”

  淘米说话的声音很是委屈,好像自己做了什么特别好的事情被误会了一样,虽然这边有些生气,私人和对方说,你要是再废话一句的话,我就会告诉你,这个鲜花养鱼基地是我开的,我哥给我开的,你照顾我的生意,那我很理解,但是你拿这玩意来糊弄我,你说不知道我这些花养育基地的鲜花。价格多便宜什么?

  死人吐槽的特别认真,这些单身边的赵晗羽脸上带了淡淡的笑意,原来心里想的是,虽然是不是不太关系自己给她的这一切结果想起来了,虽然说的这句话,这韩语其实特别想笑,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但还是一脸严肃的站在四海身边。

  “原来人员对哥哥这么好啊,早知道你对我这么好,我就应该对你更好一点儿,这种鲜花都是咱家养出来的,你要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每天束鲜花摆在家里,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种理由拒绝真的老爸,他吃鲜花饼好不好,哥哥下班就去买点鲜花回来。”这还有说话的声音很温柔,故意说给唐雨婷的唐宇这边脸色气得发青,他故意的语气说。“然然,你忘了我们之前的互动了吗,在学校我们可是被称为金童玉女的。当年你家境不好,也是我找了关系,帮你安排的勤工俭学啊。”他是故意的卖三可是虽然并不傻他现在虽然说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可爱但是他会很严肃的和唐玉说“你可别说话了,人家别人的勤工俭学一个小时也有12块钱,我怎么就一个小时十块钱了呢,你还搁这瞎叭叭同一个食堂同一个窗口我就十块钱,你就是后来我仔细一问才知道,你给人家你给我放进去,然后你每个小时你还得说说两块钱干哈呀,服务费也没有这么贵的呀,我当时是个初学生,不加,可是我还不至于傻到这种程度,我说你怎么我不说去的话你就那么着急了。”

  “我还以为你失是什么善良的小天使呢,后来才明白,原来也就是利用我,而且还为了这么一点点小钱,可惜我当时很早就发现了你的预判,要不然的话我现在恨死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